豬八戒小說網 > 鄉村小說 > 玉都花少 > 109.第一百零九章 臭流氓
    第1章正文

    第109節第一百零九章 臭流氓

    “你混蛋……”小蘿、莉嘴里輕聲罵了許容一句,雙腿用力夾、緊著,把夾在她肥、臀里面,許容的那根棍、棍,用力夾了一下。{www.}

    “還不出去。”這一夾,不僅讓許容的小小容感覺很爽,就是連那小蘿、莉那兒,一時間,都感覺全身滾燙著。

    眼前這個,處在窘迫中的小蘿、莉名叫楊文兒,是玉都市航空公司的一名普通空服人員,和許容的兩位姐姐,是屬于同一個空服小組的。

    “這位小姐姐,你也感覺到了,我的那里,這么硬,要是從你臀、部里面拔出來的話,大家就會看見的。”許容小聲求饒著,雙手小心但是用力著扶住了楊文兒的小蠻腰,把自己的小小容,摩、擦在楊文飛肥、厚的臀、肉中,又往楊文兒的身體里面,送進了幾分。

    “哦……你就是許容吧!”小蘿、莉,楊文兒為了配合許容,讓周圍的那些空姐們,不要懷疑她和許容之間,正在發生的那些事情,只好佯裝稱呼了許容一句。

    “在飛機上的時候,常聽兩位姐姐提起你,說你去了玉都醫學院讀書,而且一直困擾著你的自閉癥最近也好了,正打算去追求你的兩個姐姐吧。”楊文兒大大咧咧的說著,把知道的一些關于許容身上的私、密事情,全部大聲的公布了出來。

    “哎……”這種追求自己老姐的事情,被楊文兒直接說出來,這讓許容臉面上有些掛不住。他有些窘迫著,看了看周圍的那些同在電梯中的美女空姐們的反應。

    見她們對于這樣的話題,顯得很有興趣的樣子,把好奇的目光紛紛轉到了許容的身上。

    “怎么了,還跟我兩位家姐吃醋呢?她們是我的女人,你不也是嘛。”許容本不想再欺負楊文兒了,但是見這小丫頭,如此不聽話,把自己的那些私、密事情,到處亂說著,就狠下了心,打算好好整整這小丫頭。

    許容當著電梯間里,另外十幾個美女空姐,直接把自己的唇,吻在了楊文兒的脖子上。

    濃重的男人氣息,通過那一個深深的吻,直接往著楊文兒的身心里面鉆著,就像是迷人的毒藥一般,一時間讓楊文兒表現的癡傻了起來。

    “你混蛋……你流、氓……”楊文兒嘴里罵著許容,身體卻像條軟軟的蟲子一般,在許容的懷里,變得越來越乖了。

    “嘿嘿……”許容沖著楊文兒得意的笑了幾聲。

    “不好意思啊!我們兩人的事情,礙了大家的眼。”許容此時將楊文兒死死揉在了自己的懷里,身下硬、硬的小小容,就直接藏在了楊文兒的臀、下,讓她的雙腿,用力夾著它。

    電梯間里另外十幾個美女空姐,聽著許容的話,無不是對著許容微微笑著,搖頭表示不要緊的。

    “文兒能有你這么一個帥氣的男朋友,是她的福氣。”

    “是呀!這小丫頭平時的話,總是說要和自己的母親,一同嫁給一個帥氣的小伙子當老婆,讓整個航空公司的姐妹,好好羨慕一下,如今有了你,她這個夢想,算是實現了一大半了。”

    幾個和楊文兒顯得比較熟的美女空姐,此時對許容說著一些關于楊文兒身上的事情。

    “是嘛!小文兒!”許容小聲了一句。

    “呵呵呵……”聽著許容那肉麻的稱呼,同在電梯間里的那些美女空姐們,紛紛掩嘴笑著。

    “哼……別亂說,不然的話……”楊文兒輕聲威脅了許容一句,她那夾著小小容的一雙,用力得夾、緊了一下,給小小容來了一個半分鐘的窒息緊壓。

    “哇……這么厲害啊,我還害怕啊?”許容湊著小嘴,在楊文兒的耳邊小聲說著,然后將頂在楊文兒肥、臀上的小小容,往上對準目標,用力一插,讓小小容隔著那條淺淺的絲襪,給楊文兒粉、嫩的身、下,狠狠捅了一下。

    這一下,幾乎貫穿了楊文兒整個身體,沖擊力直入楊文兒的花、心。

    “恩……”楊文兒悶哼了一聲,雙手直接趴在了對面的電梯門上,臉上滿是紅、暈,轉頭看著自己那些同一個航空公司的同事們,心里是又氣又急。

    正在楊文兒不知道該怎么辦的時候,電梯間的門,在叮咚一聲后,開了。

    “讓讓,讓讓。”許容帶著身前的楊文兒,走出了電梯間。

    當電梯門再次關閉的時候,楊文兒回頭用力揮舞了一下手臂,想給許容的臉上狠狠來一下。

    啪……的一聲,許容早有準備,伸手把楊文兒擊打過來的手臂,給抓在了手中。

    “你混蛋,你流、氓……”楊文兒對著許容喊著。

    “呵呵……”許容沖著楊文兒笑了笑。

    “你笑什么,臭流、氓……”楊文兒對著許容,又罵了一句。

    “我笑那些罵我流、氓罵我混蛋的女人,大部分到了最后,都成了我的女人,所以我剛才在想,你會不會到時候,也成為我的女人呢?”

    “做夢,我就是嫁給一個鬼,也不會嫁給你的。”楊文兒沖著許容狠狠發著毒誓。

    “呵呵……”許容依然笑著,但是對于楊文兒的指責,他此時已經顯得坦然多了。

    “畢竟剛才在電梯間里面,對她確實做得過分了一些,現在的話,被她打,被她罵,其實也是無所謂的。再說了,她和我的兩位老姐,是在同一個空服組的,關系鬧得太僵不好。”許容心里想著,臉色對著楊文兒的時候,和緩了不少。

    “好了,剛才的話,在電梯間的時候,我確實對你做得有些過分了,所以的話,在這里,我向你鄭重道個歉。”許容說著話,朝著楊文兒鞠了一躬。

    “我不要你道歉。”楊文兒轉頭逃避著,一副死也不愿意搭理許容的樣子。

    許容看著這樣的情況,感覺蠻好笑的。

    “真是一個倔丫頭。”許容心中暗暗想著,同時看到,旁邊不遠處的一個房間里,幾個空姐走了出來,朝著他和楊文兒的這個方向走著。

    這幾個空姐,看見對面的許容還有楊文兒似乎糾纏在一起,目光都繞有興趣的看著他們兩個。

    “機會來了。”許容心中嘿嘿一笑,身體忽然撲到了楊文兒的身前,伸手抓住了楊文兒的小手。

    “文兒!你打吧,你使勁打我吧,我知道,我最近不能經常來看你,是我的不對,但是你也要體諒我,我是個有家庭有孩子的父親了,我不能把全部的時間,都用在你的身上。”許容說著話,雙手拿著楊文兒的小手,往自己胸口上,不停揮打著。

    主動打許容的時候,楊文兒身上有的是勁,可是現在,被許容抓著小手打他,楊文兒身上的勁就沒了,特別是看到了前面有幾個認識的空姐,正在朝她這個方向走來。見到這樣的情景,楊文兒也顯得害羞了起來。

    “你放開我。”楊文兒掙扎了一下,一副不想再和許容糾纏在一起的樣子了。

    “不要……不要離開我,文兒……”許容猛的一下,把楊文兒抱在了懷里,嘴里疼哭了起來。

    “我們還有我們的孩子,我們還有我們的家庭,你不可以離開我的,你離開了我,叫我怎么活啊。”許容說完話,嘴里大哭著。

    不過許容實在是沒有眼淚,所以直接就把腦袋伸在了楊文兒的胸口,不停噌著。

    “果然是很直挺的,我的腦袋壓在上面,受到的反彈之力,竟然會這么大。”許容趁著這個機會,用自己的腦袋,好好感受了一下楊文兒的胸、部,當然了,嘴巴湊在楊文兒的乳、溝里,許容好好嗅著,好好添著。

    “感覺好像,還有奶、香的味道。”許容心中暗暗笑著。

    “你……你……”周圍那么多人看著,一時間楊文兒都不知道怎么辦了,可是眼前壞壞的家伙,還在用著他的嘴巴,用力添著自己的乳、溝,那種癢癢的感覺,讓楊文兒,好不難耐。

    “呵呵……”幾個路過的空姐,似乎都不想走開了,一副想好好看看這場戲,將怎么演下去的樣子。

    “文兒!這是你男朋友啊。”其中還有一個楊文兒認識的空姐,此時正對著楊文兒說著。

    “他這么癡情,你還拋棄他啊,再說了,人家長得還挺帥的,你可不要錯失良機哦。”

    被自己的好姐妹這么一說,楊文兒真是有種跳到黃河也洗不清的感覺了。

    “我……我……不是你們想象的那樣……”楊文兒的話,還沒有說完,許容又忽然擁緊了她。

    “文兒……對!事情確實沒有你想象的那樣,那天的話,確實我跟幾個學生妹出去在玩,可是你也要知道,我泡她們,是想讓她們從了我,給你做個女仆,畢竟你都懷了我的孩子,等再過幾個月,臨產的時候,要有幾個貼心的人在你身邊,服侍著你啊。”許容說著話,嘴里一副哭腔。

    “文兒,我的文兒,你一定要相信我,我的家里,你永遠是最大的,還有就是我的家,除了一個主室家庭外,我不會再有什么側室家庭了。”

    聽著許容的話,站在旁邊的幾個美女空姐,一時間動容著。

    “多么好的男人啊!”其中一個空姐,聽著許容的話,淚眼都流了下來。

    “雖然說,獨愛一個女人,對男人和對這個社會來說,是一種罪過,但是因為愛情而獨愛一個女人,那對這個女人來說,是多么巨大的幸福啊。”

    “文兒,這么好的男人,你一定要原諒他啊!”

    “文兒!你太不像話了,身為女人,是不可以這樣逼自己的男人的。”

    一時間,站在周圍看熱鬧的幾個美女空姐,都站了出來,替著許容說話。

    聽著那些話,許容擠在楊文兒乳、溝中的臉龐,笑得異常燦爛著。

    “你……你……好了沒有。”楊文兒此時徹底沒了招,目光朝著許容,投去了投降的目光,眼睛中,淚水汪汪著。

    看到女孩子哭了,許容的心,也就軟了。

    “好了,好了,別哭了。”許容小聲安慰著楊文兒,自己則是轉頭看著身邊那幾個替他說話的美女空姐。

    “謝謝大家,謝謝大家。”許容一邊說著,一邊給眼前的幾個美女空姐鞠著躬。

    “大家的心意我領了,但是大家這樣說我的文兒,對于我和文兒重新和好這件事,利大于弊的。所以請大家還是請回吧……”許容示意著那幾個美女空姐,可以離開了。

    “都會說話的男人啊,長得又這么帥,還獨愛著文兒。哎……我們怎么就沒有這個福氣,碰上這么好的男人啊。”

    “文兒,可要好好跟你男人說話啊,畢竟我們女人,能找一個男人不容易,更何況像他這樣的一個好男人啊。”

    幾個空姐中,有人羨慕著楊文兒,有人勸解著楊文兒,她們都對著許容微微笑著,離開了這里。

    “我的男人。”楊文兒心里狠狠了一句,目光看著眼前的許容。

    “呀……”等那幾個美女空姐走了以后,楊文兒嘴里喊著,沖了上來,小拳頭像是雨點一般,不停揮打在許容的胸口。

    咚咚咚……的聲音,顯得清脆。

    許容感覺到了幾分痛,但是這種痛在持續了半分鐘后,由于楊文兒小拳頭漸漸沒力了,許容也就再也感覺不到什么了。

    “你是個壞蛋。”楊文兒打完許容之后,雙手團在許容的胸口,罵了許容一句。

    “我還是個流、氓呢?”許容回了一句。

    “你……”聽著許容的話,楊文兒想笑,但是又死死憋著,一副死也不笑出來的樣子。

    “孩子!”許容又添了一句,這一句徹底把楊文兒逗笑了。

    “去死……”楊文兒踢了許容一腳,轉頭偷偷笑著。

    “這男人,也太壞了一點吧。”楊文兒心中暗暗想著。( 玉都花少 http://www.mhvaca.tw/0_18/ 移動版閱讀m.zbjxs5.com )
龙江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