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美女贏家 > 正文 一第一二一一章 后悔了
    家長可能是不放心還是太容易想念,每次楊景行一個人帶小家伙出來玩,只要超過兩個小時,中途都至少會有一次電話。今天大半天都沒電話,父母是不是想著有兩個人照看放心了。

    然而電話還是來了,趙興夫打來的,楊景行接聽后只喂了一聲就在外面喊:“一一,一一……媛媛!”

    何沛媛的聽力好得被嚇一跳,不過一看楊景行舉著電話就明白了怎么回事,抱著正玩在興頭上的趙一一就往這邊拖呀。趙一一當游戲玩,奮力逃跑,還成功掙脫一次。何沛媛畢竟苗條,都要渾身使大力氣了還加上不正當:“乖乖給你買爆米花。”

    趙一一搶電話:“爆米花爆米花……”

    趙興夫是很寬容的,呵呵笑:“一一今天乖不乖呀?”

    當然乖了,當然好好吃飯了,正在玩呀,見到晨晨阿姨了呀……

    趙興夫還問:“何阿姨呢?”

    趙一一才想起來:“我陪何阿姨玩船,叔叔咔嚓。”

    趙興夫哦:“你要聽何阿姨的話,不能一個人跑,再玩一會就該回家了,叔叔阿姨也累了要休息……”

    趙一一很有信心:“何阿姨一點點不累。”

    何沛媛喘著氣笑呢。

    趙興夫哈哈:“何阿姨好厲害,電話給叔叔……”

    電話面提著呢,楊景行喂:“今天我當提包了,輕松愜意。”

    “提包也不輕松。”趙興夫呵呵著:“馬上下班,我過去接一一吧。”

    楊景行說:“不用,一會就回家。”

    何沛媛已經看到希望了:“她答應了,哪個和哪個,玩完就走。”

    趙一一不放心:“爆米花……”

    趙興夫的真正目的是:“我說嘛,就跟小何回家吃飯。一一,爸爸叫你邀請何阿姨……”

    楊景行沒改變主意:“下次吧,今天沒剩多大點二人世界了。”

    何沛媛不插話,但是一臉抗議。

    趙興夫哈哈,也表示理解……

    近五點,吃過了爆米花的趙一一在何沛媛的耐心勸導下答應回家了。有些事還是得女人呀,楊景行每次每次陪趙一一玩過之后就是帶小家伙洗洗手,何沛媛就不一樣了,仔細幫一一洗手洗臉梳頭,甚至把自己的隨身乳液和護手霜用上了。

    外表看不見的何沛媛也不放心:“餓了嗎?”

    趙一一點頭:“點點餓……”

    楊景行又嚴格要求:“回家吃飯,乖。”

    何沛媛簡直氣憤,差點跟男朋友吵起來,太沒愛心了……

    上車回家,何沛媛繼續陪著一一,要總結一下,今天開心嗎?阿姨的選鞋鞋喜歡嗎?中午的菜好吃嗎?下午玩得高興嗎?

    小家伙挺滿足的,甚至是玩膩了:“跟叔叔回家,好好練琴。”

    楊景行重申今晚不能陪小家伙練琴,但是可以口頭演練一下,先讓小家伙回憶確定她心目中今天的精彩開心時刻,或者是什么場景顏色,然后引導著小家伙想一想晚上想彈什么曲子,曲子的什么具體細節應該怎么表現……

    四歲不到的趙一一,跟楊主任討論得有來有回,似乎口齒都伶俐了。那玩玩具時還顯得有點笨拙的小手打起節拍來表達自己的想法,簡直有點專業風范。

    看著一大一小踴躍積極地叮叮叮當當當的,好像這才進入今天的正題,何沛媛應該也領略到了楊主任為趙一一量身定制的“日記式音樂培養法”的功效,何沛媛就又鼓勵的神色:“喜歡叔叔教你練琴嗎?”

    “喜歡!”趙一一說起這個的時候有點顯擺:“最喜歡奶奶和叔叔,張阿姨,喻阿姨,劉伯伯,陳伯伯……安阿姨,都教我,所有全部都好棒,浩坤哥哥。”

    何沛媛鼓勵:“你最喜歡哪個阿姨?”

    楊景行搶答:“都喜歡。”

    趙一一點頭:“對呀。”

    何沛媛笑笑,顯得欣慰:“喻昕婷阿姨,安馨阿姨,我也認識她們,以前也是好朋友。”

    小孩子的思維:“現在所以呢?”

    何沛媛燦爛笑:“也是呀,因為好長時間沒見過面了……”

    快到了,何沛媛又開始準備,把盒子袋子再歸納一下,家里帶出來的毛毯整理得更方正:“……小米奇呢?”

    “米奇?”趙一一驚嘆的:“米奇躲貓貓了!”

    何沛媛已經能很好配合了:“我們一起找到它吧!”

    趙一一習慣性喊幫手:“叔叔,米奇躲貓貓了……”

    楊景行就沒何沛媛那么實誠,看都不看一眼地干喊:“米奇,你在哪兒?”

    幸運地在冰箱盒子里找到了玩具后,何沛媛都心疼了,擔心小米奇凍壞了:“……你要好好照顧它呀,它被關在里面會害怕的。”

    趙一一摸摸@玩具表示安撫,還分享并不存在的糖糖。

    何沛媛似乎都不放心了:“一一回家要好好吃飯,多吃蔬菜水果,然后認真練琴,明天好好上體育課……”

    進小區了,李迎珍又給楊景行打電話來:“還回不回?”并不是關心的語氣。

    楊景行說:“到了,樓下。”

    李迎珍嗯了半聲掛電話,都沒要聽孫女講話。

    發現何沛媛準備讓自己一個人把那么多東西抱上樓,楊景行不干了,太沒義氣了,而且:“……到了不上樓,這么見外?”

    何沛媛跺腳嗯地抗議。

    趙一一看見了,有樣學樣。

    楊景行哈哈大笑,何沛媛氣得要咯吱小家伙,不過抓住后一一卻是整理頭發后衣服。

    進電梯,楊景行熟練地抱小家伙起來按按鈕,然后就不放下了。何沛媛就要抬臉跟趙一一講話了:“到家了喲,可以把玩具都拆開,美美衣服都再試一遍……”

    楊景行拆臺:“不可以全拆,今天已經拆了一個,明天再拆一個。”

    趙一一還是有點規矩的:“明天裝公主屋。”

    何沛媛依然期待:“肯定好漂亮好漂亮,讓媽媽陪你一起組裝好不好……”

    出電梯,楊景行放小家伙下來:“何阿姨牽你。”

    何沛媛好像累了,這時候有點不情愿了,但是小孩子主動伸手,她也不能不給面子。

    門鈴也得一一來按,她才不管是誰接聽:“我回來了!”

    “一一想爺爺了嗎?”

    “想了……”

    這爺爺也當得有點憋屈,通常只能在門鈴或者電話里聽到點孫女的甜言蜜語。還沒聽夠呢,就有人開門了。

    很少分開這么長時間過,趙一一好思念的:“媽媽!”

    媽媽沒第一時間擁抱女兒,而是打熱情量歡迎客人:“小何,快請進……”并伸手接東西。

    “你好。”何沛媛禮節地遞上自己抱著的鞋盒:“……不打擾了。”

    爺爺拍著手蹦跳出來了:“我的一一今天去哪兒玩了?早上怎么沒告訴爺爺呀,有誰陪你玩呀?”

    趙一一講道理:“爺爺是你沒告訴我,你比我先去玩。”

    大人們都哈哈哈起來,何沛媛也呵呵。

    雖然講道理,趙一一依然樂意介紹:“何阿姨……”還拉何沛媛上前呢。

    一一媽媽簡直急切:“進來,一一帶何阿姨進屋!”

    何沛媛陪笑的都有點尷尬了:“不麻煩了。”

    楊景行把自己手上的東西放柜子上:“一一爸爸還沒回?”

    嫂子保證:“快了,說了五點下班……她爸爸今天加班,幸好感謝你和楊景行,我又輕松一天。”

    何沛媛笑:“一一特別懂事,特別聰明。”

    當爺爺的幾乎蹲坐在地上想吸引孫女的注意力,無奈失敗了,只好站起身:“小何進屋坐,沒關系,跟楊景行家一樣。”

    何沛媛保持呵:“您好。”

    李迎珍也出現在玄關那頭,看到孫女就微笑。

    “李教授好。”何沛媛小鞠躬,還是學生見了教授的樣子,都不笑了。

    李教授也是學校里的那種架勢:“何沛媛。”

    何沛媛再點頭禮,嗯一聲。

    趙一一使出吃奶勁拉阿姨的衣擺了:“……來呀!”

    何沛媛連忙彎腰,切換成親親小阿姨的表情:“一一別拉,小心摔跤。”

    楊景行著急呢:“一一拜拜,跟何阿姨拜拜。”

    一一好像不愿意了,李迎珍對楊景行就不是嚴肅,而是完全沒好氣:“飯快好了,去哪兒!?”

    是呀是呀,飯都快好了,準備了,李教授的家屬都是熱情的。

    楊景行嘿:“中午陪一一吃營養餐少油水,現在要去大魚大肉了。”

    何沛媛沒拆穿楊景行,還打掩護地跟趙一一拉手玩:“你好好吃飯,好好練琴,記得叔叔跟你說要怎么彈……”

    李迎珍還真是及時:“何沛媛爸爸現在身體怎么樣?”

    何沛媛再切換表情:“現在還好,謝您關心。”

    李迎珍的教授面孔稍微放松了一點:“父母都到你們孝順的時候了。”

    何沛媛點頭嗯,再點頭,很聽教誨的樣子。

    李迎珍又給臉色:“吃什么大魚大肉?清淡點不好?”

    “一一拜拜。”楊景行才不怕:“明天叫奶奶陪你裝房子,裝不好也罰奶奶不準吃糖糖。”

    一一媽媽哈哈:“……不吃飯進屋坐會喝杯水,小何辛苦了吧。”

    何沛媛搖頭:“一點不辛苦,陪一一玩特別開心。”

    一一爺爺隨便:“什么時候想吃清淡的再來吧,小何,今天謝謝你了。”

    何沛媛笑:“您別客氣……一一拜拜。”

    趙一一有點舍不得呢,畢竟這是個全天百分百耐心愛心偏心的小阿姨呀,所以都開始期待啥時候再跟何阿姨一起玩了。

    何沛媛會哄了:“你棒棒的,下次還陪你蕩秋千爬格子。”

    李迎珍也走近了一些,羨慕孫女:“這么多東西,誰賣給你的?”

    何沛媛回答:“都是楊景行買的。”

    趙一一沒金錢觀念的:“何阿姨買的。”

    楊景行氣:“一一你沒義氣,何阿姨只幫你選,是我幫你買。”

    李迎珍就怕孫女沾染銅臭:“謝謝何阿姨吧。”

    何沛媛簡直受之有愧:“不用謝……”

    楊景行再次:“走了。”

    何沛媛再次鞠躬:“李教授再見。”

    李迎珍居然隱約有點笑意地嗯:“畢業了也別放松,下個月很多老師要去看你們演出。”

    何沛媛鄭重點頭:“我會努力的。”

    一一爺爺附和老伴:“是該努力。”

    楊景行死不要臉:“別有壓力。”

    何沛媛沒聽見,依依不舍地看一一,再次搖手:“拜拜……”

    楊景行終于成功把門帶關上了,何沛媛還不放心呢,再輕拉一下。楊景行趁機抓住女朋友的手,長嘆氣:“啊,解放了。”

    何沛媛笑一下,好像好在角色中。

    運氣好呀,電梯還等著呢,兩人進去了轉身。何沛媛腳步輕盈,多轉了半圈幾乎跟楊景行直面相對,表情也變了,要算賬了:“我才解放,累死了,都怪你!”

    楊景行笑:“媛媛辛苦……第一天當女朋友就這么辛苦是我的不對,罰我這個月不準給媛媛買禮物,好不好?”

    何沛媛瞪著男朋友,然后哼地一聲別過臉去。

    楊景行把女朋友往懷里拉。

    何沛媛躲讓擁抱,但是身體歪斜,要把體重盡量壓在楊景行牽著自己的那只手上:“不準你吃燒烤!”

    楊景行點頭:“不去了,讓媛媛休息。”

    何沛媛很是懷疑楊景行的誠意:“怎么休息?”

    楊景行嘿:“回家休息。”

    “不要!”何沛媛趾高氣揚地果斷。

    楊景行說:“那家魚膠還行,媛媛辛苦了,補充點能量……”

    下樓上車,何沛媛放低靠背:“我要按摩。”

    楊景行想得美:“我幫你按,手工的好。”

    “不要!”何沛媛稍微扭動一下,然后伸懶腰:“舒服……好不習慣呀,都當阿姨了,老了。”

    楊景行笑:“答應當我女朋友的時候沒想到這個吧。”

    何沛媛連連點頭,觀察著司機:“后悔了!”

    楊景行嗯:“媛媛……”

    何沛媛煩煩的:“干嘛?”

    楊景行問:“當我女朋友好嗎?”

    何沛媛翻起小白眼:“……沒誠意。”

    楊景行嘿:“你小后悔我也小追求,是不是,答應我嘛。”

    何沛媛坐起來:“我大后悔!”

    楊景行看看女朋友:“真的?”

    形勢雖然有點不利,但是何沛媛還是勇敢了起來:“……就是!”

    楊景行點頭:“好,那就大追求,從頭開始……媛媛,當我女朋友吧?”

    何沛媛很失望:“還是!”

    楊景行提示:“你要先拒絕呀。”

    何沛媛提高警惕,看著司機,仔細看,然后敏銳了:“你想故技重施,哼……”擋住嘴。

    被看穿了,楊景行惱羞成怒兇相畢露,撲了上去。( 美女贏家 http://www.mhvaca.tw/0_405/ 移動版閱讀m.zbjxs5.com )
龙江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