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鄉村小說 > 鄉村野事 > 第九十一章 第一桶金〔一〕
    古城是n市保留最完好的老城區,被國家列入文化遺產極重點保護區域。老城區又稱古城,已經有好幾百年的歷史了。

    古城坐落在n市的城南,直到改革開之前這里也是一度繁華,但隨著國家的經濟建設步伐的加快,古城陳舊的建筑和擁擠的交通跟不上社會的節奏,漸漸被新城區所代替,不夠古城并沒有因為新城區的建成而被人遺忘,充滿著濃郁的文化氣息的古城反而成為n市的一大特色,而最具特色的除了古式建筑外,最著名的就是這里的古玩市場。

    有句俗話:亂世黃金,盛世古玩。現在正處于盛世時期,國民生活質量的提高,古玩市場出一種日新月異的景象。大到商家巨賈,小道凡夫小販,對收藏有著不小的喜好。當然更主要是媒體的導向,就好比福利彩票,中獎的人天天都有,但是基本上不會落在你身上,但是古玩市場里的揀漏不一樣。運氣之外還要有眼力,它中獎的概率遠比買彩票要高得多。

    誰不想一夜不暴富?揀漏就行!正以為在這種媒體的鼓吹之下,很多人沖進了二道販子這個特殊的行業。也真有人靠倒賣二手古玩發財了,但也有人傾家蕩產了。

    董精健信心滿滿的來到古城,他擦亮的眼睛,摩拳擦掌,能不能瞎貓碰到死耗子就看今天了。想到創業,董精健對老爺是咬牙切齒,他就老爺子這么個一個兒子,自己出來創業就給三千塊錢,多一分也不給。要么老老實實回公司,幫他打點生意,學鑒賞古玩的眼力,將來公司是他的。

    人這一輩子喜歡干的事情不多,要是連自己喜歡的事情都不能做,那活著還有什么意思?所以董精健已然拒絕了老爺子,帶著三千塊出來創業,反正在也大四了,學校安排的就業單位他才不想去。

    古城分東南西北四條街,四條街交叉生成一個“十”字型,中間的是一座小型的廣場。古色古香的建筑,黑色的腳踏石,無處不透露著濃濃的文化底蘊。街道兩邊的古董商鋪,還有擺著地攤的小商販,陳列著各種古玩品種,精工細作的翡翠白玉,栩栩如生的佛滿堂……

    趙鋼具有奇異能力鼻子能夠準確的判斷出這些古玩品中的具體年份,這就好比一個超級無敵的作弊器,是真品絕對逃不過它的嗅覺,現在就差運氣了,碰到哪個不長眼的,揀個漏,那便賺了。之前趙鋼從來沒有這樣的想法,那是因為沒那個條件啊,現在有了,當然要好好利用了。

    來到古城,趙鋼兩人一路慢行走,董精健身上只有三千塊,想到進那些裝修豪華的古董店買古董,估計一塊小玉都買不到,加上這次他們的目的是揀漏,希望能在地攤貨上揀到好東西,因此并沒有光顧大店面。

    董精健懂得那么一點點,只是比常人多那么一定點,想從成千上萬的贗品中找到真品,按照他的話來講是瞎貓碰到死耗子。但盡管如此,他信心依舊滿滿。

    趙鋼不一樣,雖然他現在無法確定某樣古玩的到底值多少錢,但是最少他能夠辨別是真的還是假的,至于值多少錢,得最后揀到古東西,然后拿到專門收購古玩的古董店才知道。

    “靠!”趙鋼暗罵了一句,急忙拿開放在鼻子邊的,看似精美又上了年紀的紫砂壺竟然是現代塑膠難聞的味道,搞了好多次差點讓趙鋼當場嘔吐,真他娘的坑爹啊。

    趙鋼的鼻子太靈敏了,如果聞到香味那還好說,如果聞道臭味,那是奇臭無比,而整個攤點基本上沒有發現一件好貨,都是些現代工藝的仿制品,那些難聞的氣味把趙鋼坑得夠嗆!

    雖然有如此厲害的作弊器,但是想要淘到好東西也非易事。不過趙鋼并不是輕易認輸的主,依舊在地攤邊上一件又一件的聞。

    董精健見趙鋼拿起一件又一件物品聞一聞,臉上露出千奇百怪的表情,有時看過去特別的難受,有時候見了又特別的舒服。

    “趙哥,你這是干什么呀?”董精健奇怪道。雖然他不是很懂,但也知道把玩的專業知識要非常高,而且心思還要足夠細膩,是件技術性很高的活,正因為如此他才沒那么多精力去研究。人家是用眼睛去看東西,難道趙鋼是用鼻子看東西?

    趙鋼不好意思在大街上開口,瞪了一董精健一眼,湊到他耳邊小聲說:“挑東西。”

    董精健好些年沒見過趙鋼,難道他懂得揀漏?不過看樣子不像啊,拿起來聞一下就放下來了,要是真懂的人起碼要正眼看一圈呀。

    董精健不知道趙鋼搞什么,不過人家也是一片好心,自己也四處張望能不能有看上眼的,但是在他眼里那些古色古香的玩意全都真的,像待嫁的閨女特別好看。

    轉了大半天,古城已經走了四份之三,趙鋼還是沒有聞到年份比較久遠的古玩,中間最長的是民國的一塊銀元,這個東西不值多少錢。董精健也沒有看上眼的,他兜里就只有三千塊,要是買錯了本錢就沒了,不能不慎重考慮啊。眼看著東街要走到盡頭了,董精健一臉垂頭喪氣的樣子,看來今天是無功而返了,就在他準備打道回府的時候見趙鋼在一個小地攤上頓了下來。

    趙鋼手里頭拿著一個六方壺,他聞了一下,心中暗暗喜悅終于碰到一件年代久遠的器具了是在1025年,他稍微算了一下,那個時期應該于是宋朝時期。趙鋼雖然不知道這個六方壺值多少錢,但是從年份來看肯定有得賺。

    趙鋼向一邊的董精健使了個眼神,董精健略微有點疑惑,眼神集中在趙鋼的手里的方壺。陶瓷呈六方形,用泥片鑲接法形成,壺嘴神的鑲接處貼還帖著一個柿形片子修飾,看過去比較粗糙,外表也不精美。

    “趙哥看中這個玩意?”董精健雖然是個門外漢,但是也有點常識啊,這個方壺從外觀上看一點都不上眼,在他所見識的過的古玩陶瓷品中都是精美的工藝品,光是這一點這個玩意就不合格。

    趙鋼伸手讓董精健自己看看,然后小聲說:“買下它。”

    董精健腦子短路了幾秒鐘,他雖然有些猶豫但是他相信趙鋼!他先是裝模作樣的拿著方壺周身看了一遍,然后又放下來,拿起旁邊另外一件青花瓷,不在理會那個方壺。

    “老板這個青花瓷多少錢?”董精健隨意的拿起一個做工精細圖案精美的青花瓷問道。

    老板是五十來歲的老頭,小小的臉蛋,八字胡須最為顯眼,他之前看趙鋼拿起紫砂陶瓷六方壺還以為他看中了呢,沒想一句話也沒說讓給身后年輕小伙子長眼,一身的牌子貨,顯然是個有錢的主,不像先前的小伙子全身上下都是地攤貨。

    “你可真有眼力,這可是出至乾隆時期的官窯。叫“龍鳳吉祥”當年就收藏在頤和園,八國聯軍的來時候,我奶奶的奶奶偷偷從里頭拿出來的,一直傳到現在。要不是家里頭急著用錢,我也不會拿出來賣。”老板一臉沮喪表情非常之情深意切。

    董精健遇到類似的事情太多了,這老板編故事也太假了,只有傻子才看不出來他說的話是假的,笑了笑說:“老板開個價吧。”( 鄉村野事 http://www.mhvaca.tw/0_5/ 移動版閱讀m.zbjxs5.com )
龙江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