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鄉村小說 > 鄉村野事 > 第一百零二章 鑒寶〔中〕
    這個玉碗鮑建新等人都不看好,不論是做工還色彩的搭配都太多鮮艷了,應該屬于近代的仿制品。他們怎么就選了它了呢?難道是另有玄機,還是故意如此。鮑建新之前說了誰挑中的古玩就當禮物送于他,難道他們因為不想接受自己饋贈而選擇這樣的方式?

    董精建自己也有點郁悶啊,他的水平不高,但是也不看好這個玉碗,怎么看都像是近代的工藝品,怎么會跟古董扯上關系呢?趙鋼非要他選這個,他就選了。

    “董小友,你們該不會故意想輸掉吧?”鮑建新開玩笑的說道。

    董精建笑了笑,說:“那可不一定哦。”

    鮑建新見董精建信心滿滿的,似乎非常有把握,難道自己都看走眼了?笑道:“那老夫便拭目以待啦。”

    大家都選好了玩品,接下就是要比一比了。

    “江兒,你先說吧。”鮑建新道。

    扈香江不緊不慢的拿起罐子,沉穩,不驕不躁的說道:“此罐呈香爐狀,約半尺高,坎口斜肩,腹中部較豐滿,釉色晶瑩透亮,積釉處呈青中泛藍,冰裂般的開片紋,透出一種悠悠古韻。腹中部裝飾為素色刻畫花卉紋。雖無明清瓷器富麗堂皇,卻有著宋瓷獨到的風情韻意,本來蓮朵、蘭葉、菊花、牡丹的形象很平常,令人驚奇的是,那流暢圓潤的弧線勾勒線條將郁郁蔥蔥的花瓣枝葉,構成了一幅繁花似錦、欣欣向榮的景象。

    從這件器物的胎釉、刻畫技藝、花紋特點及青釉開片特征看,該器屬宋代越窯產品。早期越窯瓷器,紋飾多以花卉水波紋,畫面層次分明、立體感強,尤以傳統的刻畫技法與器型釉彩巧妙結合成完美和諧的整體,從而賦予器物新的生命力,為宋代瓷器增添了不少光彩。”

    毫無疑問扈香江將罐子分析的得非常到位,鮑建新臉上露出一絲欣慰的喜悅,看來這一年多來他話了不少心思啊。

    “綜合上述,我估計這個宋罐市場價值大概在20萬人民幣左右。”扈香江道。

    鮑建新點點頭,如果確定是真品的話,這個罐子確實值這價。

    扈香江講完后,神態淡定,不驕不躁,臉上沒有絲毫因為選中了如此高價值的古玩而贊贊自喜,這種謙和的態度,讓鮑建新非常滿意。

    “趙小友,你有何看法?”鮑建新對董精建兩人說道。

    趙鋼拿起罐子聞了一下,立刻聞到一股現代復合色料的味道,而從年份上判斷,也屬于現代的仿宋工藝品,這樣的仿制品值20萬?趙鋼正想跟董精建悄悄講一下。

    洛絲菱稍微看了一下,輕輕放下罐子,說道:“北宋早期,越窯繼續繁榮發展,器物造型精巧秀麗,釉色青綠,純凈而透明;盛行纖細劃花裝飾,技法嫻熟,圖樣簡潔清秀。裝飾題材廣泛,有鴛鴦戲荷,雙蝶相向、龜伏荷葉、雙鳳銜枝、鸚鵡對鳴、鶴翔云間、鳥棲花叢,還有人物紋、牡丹紋、蓮瓣紋、水波紋、纏枝紋、龍紋等,形象生動逼真,栩栩如生。

    北宋中期,制瓷工藝漸趨衰退,產品質量明顯下降,但仍偶見工藝精湛的產品。至北宋晚期,器物大多采用明火裝燒,制作粗糙,刻劃花紋簡單草率,釉色灰暗,缺乏光澤,品種趨向單調,瓷業生產已完全衰落。

    南宋初期,由于朝廷征燒祭器和生活用瓷,促使上林湖寺龍口、低嶺頭、開刀山一帶瓷業生產再度興旺,出現了一個新的短暫繁榮時期,但好景不長,龍泉窯的興起越窯終于停燒。這只越窯罐制造水平一流,單從這一點宋代時期的越窯要高明得多了,這是因為現代的制造工藝要比古代要高明。”

    扈香江沒有想到自己一番頗為滿意的見解落在洛絲菱的耳朵里卻是個大笑話,他絲毫沒有懷疑洛絲菱的眼力,英俊的臉上冒出幾分紅色,有點不甘心的說:“自然工藝不錯,也值一兩萬吧?”

    洛絲菱微笑,道:“這種工藝品在京都潘圓里見多了,幾十塊錢就能買到。”

    扈香江臉色更紅了,沒想竟然如此廉價。一邊的鮑建新頗為尷尬,這件個罐子是他話了就三萬塊錢買的!現在在洛絲菱的口中變成了幾十塊錢的地攤貨,這讓他一時接受不了。洛絲菱的判斷也太過武斷了。

    “鮑叔叔,是不是你故意考驗我們的眼力啊?”洛絲菱道。鮑建新當地有名的收藏家,眼力自然不會差,怎么會看不來這個罐子是高仿品呢?

    鮑建新尷尬的說道:“這個罐子確實有點故事。”

    于是把罐子的來歷簡單的說了一下。鮑建新喜歡游山玩水,經常在游山玩水的同時在鄉下淘寶。上個月他到鄉下淘寶,來到一個村子,看到兩農民兄弟圍這破屋子發愁,兩人的懷中各自抱著一只土罐子。他當時覺得這個罐子非常漂亮,問了之后,才知道他們的祖屋破了,兩兄弟無錢修補,只有祖上流傳下來傳說很名貴的罐子,打算賣掉一只來修補。

    鮑公看了看罐子,發現確實很像書中說描繪的宋代罐,打算給五千,正想買的時候突然從破屋子沖出一個老太太,拿棍子將兩兄弟趕了回去,說是祖宗的東西不能賣,就算餓死都不能賣,鮑公越發把撩撥了好奇心,第二天,他既然去鄉下轉悠,終于尋了一個機會找兩兄弟聊天,兩兄弟打算賣他一只,但要三萬,晚上可以送過去,因為眼前罐子被老太太藏起來了,經過交易,鮑公最終花三萬塊買下一只罐子,一直藏起來,因為怕老太太的知道鬧起來,也沒有再去鄉下。沒想自己藏起來的寶貝,居然是假的,這讓他情何以堪啊?

    “洛小姐,老夫也算有幾分眼力,正如你說的那樣,宋代的陶瓷制造工藝頂峰時期的作品絲毫不比現代的工藝差。因此,洛小姐如此斷言是不是太早了?”鮑建新道。

    洛絲菱沒有想到這個罐子竟然有這樣的來歷,難怪鮑建新臉上會顯得尷尬,換誰臉上都不好看,頓時覺得不妥。

    趙鋼在董精建耳邊小聲嘀咕了一下,此刻大家的注意力都在鮑建新跟洛絲菱身上,沒有注意到趙鋼兩人。

    董精建臉上浮現出復雜的變化,猶豫不決,興奮等等。最后董精建像獲得某種無比的正能量,挺了挺胸膛,堅定的語氣道:“鮑公,這個罐子確實是高仿品。我鼻子有時候對某些味道特別靈敏,我聞到罐子里頭一股現代復合塑料的味道。這種味道只有高等工藝煅燒之后才會有,而且我可以斷定這只罐子是四個月前燒出來。”

    洛絲菱極為詫異,驚愕的問道:“你的鼻子那么靈敏?”她之所以斷定這個罐子是贗品靠的是豐富閱歷,而對方竟然靠的是鼻子,還能判斷出它的生產時間。繞得她學習淵博,也從來沒有聽說過這等事。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有時候靈驗有時候不靈驗,可能是對某種特殊物質氣味才能聞到吧。”董精建按照趙鋼的意思解釋道。

    “太神奇了。”洛絲菱忍不住道。

    董精建突然被如此極品美女羨慕,頓時愉悅無比,想不到隨便說一下竟然有那么大的好處,要是羨慕之后在進步一點點,自己豈不是有更大的機會?

    董精建不好意思的說道:“哎,有時候靈驗,有時候沒反應,我也控制不了啊。”反正說得玄乎一點,再有下次的時候,自己沒法判斷,也怪不了他。這個胖子說假話之前先把退路想好了。

    洛絲菱第一次遇到如此神奇的事情,忍不住有幾分興奮,雖然對方說是偶爾靈驗,但這畢竟是實打實的事情,如果不是親眼見到,她肯定不相信。

    鮑建新也是如此,沒想到對方竟然有如此奇異的嗅覺,不過一想到自己可能被人家設局坑了,心中就一陣惱火。

    “老夫出去一趟。”鮑建新道。

    趙鋼聞到鮑建新心跳突然加速,呼吸急促,現在又說出去一趟,肯定是去找賣罐的兩兄弟理論去了,趕忙在背后小推了董精建一把,董精建是個精明人立刻明白趙鋼的意思,趕忙起來道:“鮑公,你是不是去找那兩兄弟?多一個人,多一份力量,我們也陪您一起去吧。”

    洛絲菱也跟著說想去看看,扈香江也是這個意思,他眼角閃過一絲寒意被趙鋼捕捉到。

    混黑社會的富家公子?趙鋼心中感嘆。

    鮑建新見如此也不好拒絕,反正去一趟也不是特別遠,便同意了。趙鋼他們坐鮑建新新買的悍馬,洛絲菱跟扈香江一起坐馬車。

    眾人大步走出大門,趙鋼近距離的看到馬車,非常漂亮,很像十七世紀英國貴族專用的馬車。趙鋼很快就發現扈香江竟然不是跟洛絲菱一起坐進馬車里頭而是跟車夫一起坐在車恒上!而當趙鋼的目光落在馬夫身上的時候突然心生一種恐懼!( 鄉村野事 http://www.mhvaca.tw/0_5/ 移動版閱讀m.zbjxs5.com )
龙江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