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鄉村小說 > 鄉村野事 > 第一百零三章 鑒寶〔下〕
    馬夫三十來歲的中年人,簡單的服飾,從身型上看極為精干,略微僵硬面孔說明他是個不茍言笑的男人,特別是他的眼神,平靜如水,看不到一點感情波動,直覺告訴趙鋼這個男人不簡單!

    照顧到后面的馬車,悍馬行駛的速度不是很快,在趙鋼的車廂里頭有些沉悶,誰都沒有說話。鄉間的馬路有點蜿蜒崎嶇,但是坐在車里頭卻是平坦無比,基本上感覺不到太大的動靜。馬車不遠不近的跟在車后面。

    大概行駛了一個多小時,一個小村莊出現在眾人的眼前。小村莊依山而建,山背面是一條小河蜿蜒向東延伸。

    越靠近村莊,趙鋼聞到鮑公的心跳漸漸加速,像他這樣有身份的人自然不會在乎那點錢,應該是咽不下那口氣啊。

    “就是個地方!”

    鮑建新在村口一間破舊的土房停下來,快步走出來。趙鋼他們也跟著走出來。

    “有人在家嗎?”鮑建新站在門口朝里頭喊道。

    很快一名老伯伯從里頭走出來,五十來歲,很精神,見一輛像坦克一樣的車子停在自家門口略微顯得有些緊張,問道:“你們找誰?”

    鮑建新想可能是那兩名的青年的父親問道:“老哥,你那兩個兒子在家?”

    老伯伯奇怪道:“你是不是找錯人了?我只有一個女兒,那里來的兩個兒子?”

    鮑建新仔細的看了周圍,沒錯就是個房子。

    “老哥,這個房子是你的?”

    “是啊。有問題么?”老伯伯警惕的回答。

    現在情況已經很明顯了,不過鮑建新還是有點不死心,問道:“老哥,那你有沒有見過來兩位青年還有一位老奶奶……”

    鮑建新把那名青年和老奶奶的長相身高大致說了一下。

    老伯伯搖頭說:“沒見過。你是不是找錯地方了?”

    鮑建新這下全明白了,氣得直跺腳,險些破口大罵。

    董精建見鮑建新非常氣惱的樣子,關心的問:“鮑公,怎么了?”

    鮑建新氣憤道:“剛才我們經過的那條河以前發現一座古墓,經常有人在河里撈到古陶瓷之類的古玩,沒想到在這地方竟然有人設局來框老夫!大意失荊州啊!”

    三萬塊錢對鮑建新來說九牛一毛,關鍵是面子問題啊!在n市別人都恭敬的喊他一聲壺公,沒想在自己地頭竟然讓人給擺了一道,擺一道也就算了,還沒處說。要不是這次拿出鑒賞,不知道自己還要被蒙騙多久,想到這個鮑建新就越氣憤!

    對于這樣的騙局,董精建見多了,不過竟然有人框到鮑公頭上,膽子不小啊,不過可能是人家不認識鮑公。對于鮑公這樣有身份的人,被人坑了丟的不是錢,是面子啊。這事要是傳出去,背后肯定有人笑話啊。這道是打了一輩子的鷹,老了反被老鷹抓瞎了眼,這不能不讓他氣憤啊。

    董精建也非常氣憤的說道:“要是讓我碰上他們,非狠狠揍他們一頓!”

    趙鋼心中笑了笑,打眼坑了你,那是人家本事,怪不了別人。趙鋼打量著這間破房子,應該四五十年代建的房子,用泥土搭建成,殘損的瓦片,破損的土墻,外面個小院子,雜亂的堆積著干柴茅草。

    “喵喵!”幾聲貓叫,一只小黑貓從門沿邊跳出來,跑到屋檐下的小黑色罐子覓食。黑色的小罐子立刻吸引了趙鋼注意力,本能的鼻子極力聞一下,立刻聞到一股濃重的歷史氣息,竟然無法嗅出它的年份!濃郁的歷史氣息,告訴趙鋼小黑罐的歷史一定非常悠久。

    趙鋼的鼻子可以吸收到古書中的靈氣,而這些靈氣是在古書所在年代形成,然后在他的腦海里形成對于那個朝代的烙印,下次聞到這個年代的東西,腦海中就會出現具體的年代,否則只能感受到遠古的氣息,而無法判斷它具體年齡。當然這所謂的靈氣,趙鋼并不清楚,還以為是鼻子失靈了呢。

    小黑色的罐,形狀非常的平常,類似于日常生活用罐子,只是開口稍微大一點,長期丟放在墻角里看過去臟得要命,小貓在上面舔吃著殘羹飯菜,津津有味,不是還抬頭向趙鋼瞧了瞧。罐子看過去臟兮兮的,不過并沒有破損。

    無法判定年份的遠古氣息,這個罐子價值應該不會低。趙鋼立刻有了判斷,不露聲色的把董精建拉到一邊,手指偷偷指向那個黑色罐子,低聲說:“那個罐子看到了么?想辦法買下來,不過不要驚動其他人,也不要讓老伯伯坐地起價。”

    董精建望了望那個臟兮兮的罐子,橫看豎看都不像是古董啊,不過趙鋼說要買就無條件的支持,稍微想了一會,信心滿滿的說道:“沒問題,看我的。”

    嘚嘚的馬蹄聲,在馬夫的吆喝聲中,馬車平穩的停靠在路邊,像悍馬一樣極為顯眼。

    鮑建新還在惱火中,心中憋著一口悶氣,背著手低頭踱來踱去,見馬車來了也不理會,心煩著嗯,這事又不好張揚,難道自己被人坑了,還到處說啊?夠丟人的了。尤其是在洛絲菱面前,人家一眼就瞧出罐子是假的,自己還當寶貝了,這不是打自個老臉么?

    洛絲菱輕輕的跳下馬車,微微抬首,舉目四望,玉臉不禁露出愉悅的笑意,這里景色優美,濃郁的鄉村風景。

    老伯伯看到洛絲菱的時候臉上的皺紋動了幾分,怎么有如此標致的女娃啊,比電視里頭的小姐還要漂亮。

    趙鋼見到洛絲菱只是看了一眼,便轉上一邊了,尤物誰都喜歡,但也要有本事擁有才行,癡心妄想只會自尋煩惱。在不經意見,趙鋼跟馬夫的眼神對視了一下,趙鋼微微點頭露出笑容,算是打個招呼了。對方目無表情,僵硬的面孔在趙鋼身上停留了幾秒后,轉上四周。

    董精建笑呵呵的跟老伯伯打招呼:“老伯伯,我想跟商量個事。”

    老伯伯見董胖子人畜無害的小臉,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疑惑的說:“商量什么?”

    董精建慢慢的蹲在小黑貓的跟前,極為無奈的說:“老伯伯,你這只貓能不能賣給我啊?我在城里頭開了一家小生意店,沒想三天兩頭的鬧耗子,搞得我每晚都睡不好。您看能不能賣給我啊?我出一百塊錢。”

    老伯伯沒想人家竟然想買他的貓,這只母貓是他從外面揀來的,養了還不到半年,平時在家里也是趕耗子的,逮耗子沒見過。貓在農村里很常見,價格也便宜,一百塊錢算是高價錢了,老伯伯當下就心動了,不過看著胖子非常誠心的樣子,一定是很喜歡這只貓就想多加點錢。

    老伯伯露出不舍的表情,說:“我這只貓啊跟了我好幾年了,我不想把它賣了啊,再說要是我把它賣了,我還得去再去買一只回來,農村里不比你們城里,耗子兇得很。”

    董精建是個生意精,怎么聽不出老伯伯的意思?裝作非常虔誠的樣子,道:“我知道,我知道,但是我著實喜歡這只小黑貓,這樣吧,我出兩百塊,您看怎么樣?”

    老伯伯還是猶豫不決樣子。

    “三百塊。”董精建道。

    三百塊買只貓這個價格非常高啦,一般的黑貓能賣個五十塊都不錯了。

    老伯伯這才勉為其難的說:“好吧。三百就三百了。”

    董精建高興道:“謝謝老伯伯啊,這下好了,晚上不用為耗子發愁了。對了,您能不能把那個罐子送給我啊,貓習慣了用它吃東西,換個吃飯的家伙,我怕它不適應。”

    老伯伯一想一個罐子也不值幾個錢,人家花了三百塊買了小貓,自己占大便宜了呢,當下就答應了。

    “謝謝老伯伯。太感謝您了。”

    董精建在答謝聲中小罐子里的飯菜倒到一邊,讓老伯伯找個袋子裝起來。

    洛絲菱看罐子的時候明眸閃出一絲疑惑的眼神,這個罐子好特別,好像在哪里見過,但一時又記不起來,董精建的真正目的恐怕是這只罐子,而不是那只不起眼的小黑貓。他隱藏得夠深。

    洛絲菱看出董精建的目的,不過沒出聲。

    董精建拿到罐子,直接遞給趙鋼,小聲說:“搞定。”

    趙鋼沒想董精建還有這一手,名為買貓實則買罐啊,這就學問啊,胖子天生就是個生意精。

    洛絲菱本來沒注意到趙鋼,但是董精建將罐子拿給他的時候才注意到,看董精建的表情,似乎是受趙鋼的指示?

    董精建的嗅覺非同一般,難道他比董精建還厲害?

    洛絲菱不禁在趙鋼身上多看了幾眼,這個年輕人從見面到現在給她一種很神秘的感覺,讓她看不透。

    三百塊對于老伯伯來說算是筆不少的收入了,心情非常高興,見胖子說話又那么順耳,而他身后那些人應該都是有錢人,可能都是沖著撿玉河來的,便說:“你們是不是要去揀玉河啊,是的話我可以順道帶你們去。”( 鄉村野事 http://www.mhvaca.tw/0_5/ 移動版閱讀m.zbjxs5.com )
龙江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