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鄉村小說 > 鄉村野事 > 第一百三十一章 猶如做夢一般
    趙鋼本來就對能住在這棟別墅里的人羨慕不已,來公園那么多次,每次來的時候,總是看著這對棟別墅,幻想著自己有一天也能住進這里。豪華的別墅,趙鋼見過,鮑建新和洛絲菱的別墅夠氣派了吧,但是那是在郊區,半山之上!根本無法與這里比擬。

    如果說能在半山上擁有一套別墅,那是是富人的標志,但是在鬧市中,特別是在政府特別保護的中央園林里頭有自己一棟別墅,那是多么的令人驚奇?那些半山腰上的別墅群,能比得了么?

    身在鬧市,卻能獨享一份寧靜,鳥語花香,綠樹蔥郁,遠離塵埃,那是多么令人羨慕事情!然后在將自己的凱迪拉克放在院子里,別人看到會是什么樣的畫面?要知道公園是不能隨便開車進來的啊。幻想著自己無所顧忌的開車行駛進公園的大門,別人那種羨慕的眼神,趙鋼頓時爽翻了。

    所以趙鋼在聽到對方竟然將這座園林贈送給自己的時候,整個人都震撼了,差點就窒息過去。

    震驚之余,趙鋼對何大師再次充滿了好奇,他到底是擁有什么樣的身份和地位,如何恐怖的權力以及財富。

    在暗爽之后,趙鋼終于平靜下來了,想到《龍藏經》開光之后,自己能吸收到里面的精華,于是對何大師說道:“何大師,我能不能提個要求?”

    “趙小友請說。”何大師道。

    “你能不能當著我的面將整本的《龍藏經》開光?”趙鋼道。

    何大師臉色露出難色。單給三張經文開光都讓他感到非常吃力了,現在讓他開一百多張,這不是要了他命么?

    趙鋼看出何大師的難色便說道:“何大師,如果你不讓我親眼看到您為《龍藏經》開光,我寧愿只賣開光過光的三張。”

    只有他開光過后的《龍藏經》他才能吸收里面的精華,雖然現在還不知道這些蝌蚪文能起什么作用,不管三七二一先存起來再說了,再說了,自己的鼻子最初的開發就是因為吸收了《海角經》才變得越來越厲害,光是這一點,趙鋼就覺得有必要那樣做。

    何大師愣住了,苦笑道:“趙小友,開光不說想開就能開的,我已經開過一次,現在在開一次,我性命難保。這樣吧,我再破一次例,給你卜上一卦,如何?”

    開不了光,就不能吸收里面的精華,趙鋼還想拒絕,正要開口,被一邊的鮑建新呵斥住了,把趙鋼拉到一邊,小聲說:“何大師鐵口直斷,一字千金,當如不是如果不是他的的占卜,我是不可能有現在的身在的身家。再說了,開光這種事非常慎重,不是說什么時候想開就能開的,你也不想何大師就此斷了性命吧?”

    趙鋼非常糾結,但也不是不通情達理之人,要是勉強讓他開光,丟了性命,趙鋼也心里難安,看來吸收經文的事得日后了,猶豫了一下,說:“好吧。”

    趙鋼不是很相信占卜卜卦之類,人怎么可能預知未來?不過聽鮑建新那么說,似乎挺神奇的,難道真是如此?

    趙鋼轉過身來,半信半疑的對何大師說:“那麻煩何大師為我卜上卦吧。”

    何大師臉色頓時舒展開來,對鮑建新報以感激的神色,鮑建新微微點頭。

    何大師開始觀看趙鋼的面相,漸漸的臉色變得沉重,便開口問趙鋼的生辰八字。趙鋼一一回答。

    何大師問完之后,開始冥想。

    看著何大師處在冥想之中,趙鋼瞧瞧的在鮑建新耳邊說:“鮑公,何大師真能預知未來?”

    “八九不離十。何大師在奇門之中具有非常高的威望,不知道多少人想讓他占卜指引明路都被他拒絕了。我一次機緣巧合跟何大師結下善緣,他才肯幫卜上卦,不然我性命就早沒了,更沒有現在這樣的家世。”鮑建新道。

    “原來如此。”趙鋼道。

    何大師能一揮千萬,更能將這座林園送于自己,這個世上能有幾人能做到?說明的他的家底無比雄厚,更是那種豪爽之人。

    看著冥思,趙鋼道是希望他能說出點關于自己的未來,不管是兇是吉,兇的話他應該會化解的方法,吉的話那最好不過了。

    “趙小友,何大師是奇人啊,你和他有緣,以后要多多親親啊。”鮑建新突然囑托趙鋼。

    趙鋼點了點頭,正如跟洛絲菱交往一樣,多一個朋友沒有壞處,特別是在這個競爭激烈的都市,自己一沒關系,而沒資本,靠的只能是不斷的積累人脈,為將來有天能夠幫到自己。

    兩人簡單的交流之后便不在做聲,靜靜的等待著何大師冥思完畢。

    趙鋼想了許多,今天的經歷仿佛像過山車一樣,先是白送了蘇冰冰一百萬,結果人家招呼都不打一聲,直接跑路了,搞得他一點心情都沒有。來到這里之后,原本不值錢的書本,竟然換了一千萬和一座園林別墅,讓自己頓時興奮到了頂點。

    正是否應驗了那句老話福兮禍所依,禍兮福所依,世事無常啊。

    這樣一想,趙鋼心情頓時一片明朗。在整個過程中,趙鋼非常感謝鮑建新,好像自己的運氣幾乎都跟就鮑建新又關。當初如果不是跟著鮑公去揀玉河就不可能撿到青玉,今天如果不跟他一起來找朋友,就不能有現在的巨大收獲。

    這樣說的話鮑公就是自己福星啊,以后得多跟他親親才行。趙鋼暗暗想。不過一想到他兒子扈香江便有些遲疑了。

    鮑建新也是想了許多,以后跟趙鋼更要多多交往才行,盡可能的多給他幫助,此人將來的成就無可限量。

    正在兩人都有所思的時候,何大師突然噴出一口鮮血!

    “何大師!”趙鋼兩人同事喊道,快步走過去扶住何大師,怎么好端端突然噴血了呢?

    何大師似乎大傷元氣,在椅子上休息了好久,這才緩過神來,一臉憂慮的看著趙鋼。

    “何大師,好點了么?要不要我打電話通知醫生?”趙鋼關心的問道。看相能看到吐血,這還是趙鋼頭一次遇見。

    “不用了。”何大師擺了擺手,靠在椅子上,緩和心神。

    “趙鋼,你是大吉大兇之相啊。”何大師猶豫了好久這才說道。

    “啊!”眾人大吃一驚。趙鋼跟鮑公面面相覷,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

    鮑公頓時對趙鋼的未來充滿了擔憂,別人的話他可能不相信,但是從何大師口里說出來就不一樣了,絕對不是空穴來風,信口雌黃。剛才,何大師之所以噴血,可能是算出大兇,控制不住才噴血,可見其兇,比自己以后更加的兇險啊。趙鋼這么一個走運的人,怎么會如此大兇的命相呢?

    許久,何大師才說道:“趙小友,從你的面相看,前面的部分是平凡的,三十而立,應當有一妻一女,平安度過;雖無大作為,但也風平浪靜,但是后面不知道為何,到了某個時節,切了天機,乃是大兇大吉之相。”

    趙鋼大驚道:“何大師,您能不能說清楚一點何為大兇大吉之相?”到底是大兇還大吉?

    何大師沉默不語,好像老了好幾歲,最后嘆息一聲,說:“你日后有三災七難,如果能平安度過,定有一番巨大的成就。至于這種成就是什么,我也說不清楚,這不是我的能力范圍。”

    “三災七難?”趙鋼是半信半疑,真的還是假的?三災七難,一般人遇上一災一難,可能命都沒了,我竟然如此幸運?不過這又如何?唐三藏九九八十一難,還能取得真經普度眾生呢。

    “何大師,有避難的方法么?”看著何大師突然老了好幾歲樣子,突然想到別人說的,如果道破天機太多,是要折陽壽,難道真是如此?

    “三十歲之前,遇生不吃,之后的事情我就無法推測了。”何大師說完便沉默不語了。

    遇生不吃?那豈不是不能吃肉?這跟當和尚有什么區別啊。人家還說酒肉穿腸過,佛主在心中呢,讓我不吃肉,萬萬不做到。

    趙鋼內心起伏不定,從艱苦的兼職生活,到在博物館險些命喪,命運的車輪讓自己體驗生活的堅信,也正以為如此才讓自己有一種堅韌的不服輸的性格,在從發跡到現在,自己都是堅定自己的信念。

    三災七難?誰能一生平平安安?我本來就是個平凡人,災難又如何?現在我連連走運,老天都開始妒忌了,世界有公平的道理,做大人就要承受大壓力,這是對等的,反正我順著我的心意,不昧著良心做事,日后有事又怕什么?想到這些趙鋼也就心平氣和了。

    “不做虧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門。違心無愧,我怕個鳥!”趙鋼心里暗道。

    趙鋼原本復雜的臉上,漸漸恢復了平靜,這都看在何大師的眼中,心中不禁贊嘆:“慧根不錯,可惜是紅塵中人,入不了道門,不然那三災七難,又有何懼怕?”

    鮑建新也是細細的打量著趙鋼,生怕他承受不住壓力,做出一些失態的事情來,但是見到趙鋼漸漸恢復了平靜,心中也是極為贊許:“此子,心態之寬,實屬不易啊,如果春江能有他一半,何愁大事不成?”頓時對趙鋼有愛才之意。

    董笑了笑,道:“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只要我坦蕩做人,又有何懼怕呢?”

    “好一句坦蕩做人,單憑你這句話,足見你的人品,我沒看錯人。我鮑公也沒多大的本事,只要力所能及的事,你盡管來找我。”鮑建新豪爽的說道。

    “先謝過了。”趙鋼也不客氣,知道鮑建新不會只是說說而已。

    何大師見趙鋼如此看淡,對趙鋼又多了幾分好感,現在能有如此心態的年輕人不多了,要是他能遁入空門,算了,世間之事又豈能有如果是乎?

    “何大師自然不能把所有的經文開光,這本《龍藏經》你日后拿它來做什么?”趙鋼平和的語氣問何大師。

    “我是佛門大持,這本經書日后會貢起來,給給世人念誦,每年開光一次,直到結束。”何大師道。

    趙鋼沒到對方是竟然是一方的大持,難怪會那么有錢。趙鋼聽說一些關于公開聽誦的事,這可不是隨便就能聽到高僧誦的,據說聽誦要收很多錢,比如深圳某寺的大法師圓寂后,已經為寺里聚了一百多億的資產,都是讓他念誦的人獻的。

    想到自己無法吸收經書里的精華,趙鋼就非常失望,心里有些不平衡,稍微想了一下,脫口而出:“何大師,自然《龍藏經》開不了光,聽誦的收入,我要收取一半。大師,我是個俗人,大師莫怪。”

    不過話剛說完,趙鋼就開始后悔了,自己的貪心怎么那么重?一千萬加上這座園林,自己已經占了很大的便宜了,再者先前已經跟人家說好了,現在又突然加價,未免太過得寸進進尺了吧。

    鮑建新在一邊眉頭也是皺了皺,沒想趙鋼會突然提出這樣的要求,能跟何大師結下善緣不知道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事情,很多人百般討好,不停得給何大師送錢,趙鋼道好居然反過來跟何大師要錢,真怕何大師不高興,為趙鋼捏了一把汗。暗暗給趙鋼使了個眼色,讓他趕緊收回要求。

    趙鋼都覺得不好意思了,可是說出的話,怎么能收回來?這道顯得太過兒戲了。靜靜的等候著何大師的答復,他要是不同意,趙鋼也不強求。

    何大師打量了趙鋼許久,笑了笑,道:“我答應你。聽誦一年舉行一次,得到的費用,我會轉一半給你。”

    趙鋼沒想到何大師居然答應了。

    鮑建新非常意外,見何大師面色友善,這才暗暗松了一口氣:“趙小友真會獅子大開口啊。”

    趙鋼當然不知道一年一次的聽誦的收入有多恐怖,何大師如果現在說出來的話,趙鋼可能眼珠子都要掉下來了。( 鄉村野事 http://www.mhvaca.tw/0_5/ 移動版閱讀m.zbjxs5.com )
龙江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