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鄉村小說 > 鄉村野事 > 第一百三十三章 開好車回村
    何大師端坐在沙發上,平靜祥和,不沒有太多的話,之前為了給趙鋼卜卦,耗費了他很多心力,趁這個時候調理身體。

    趙鋼和鮑建新不想打擾到何大師休息,也都不說話了,直接讓國棟欣出去了,交代她可是辦理手續的時候再來通知他們。

    國棟欣一出來,立刻被叫去了副會長的辦公室,詢問情況。

    “何大師很好說話,沒有生氣,他說等可以辦理手續的再去通知他。”國棟欣道。

    “太好了,何大師是我們的大客戶啊,小欣干的不錯。”副會長高興道。

    “謝謝。”

    “今天下午你什么都不用干了,就在貴賓室外面等候,看何大師有什么需要。”

    “是。”

    “去忙吧,有事電話告訴我。”

    國棟欣便守候在貴賓室外面直到聶輕眉律師的到來。

    “聶律師。“何大師就在里面等候。”國棟欣見聶輕眉邁著矯健的步伐快步走過來,急忙起身迎上。

    “知道了。”聶輕眉道。

    國棟欣先敲下門,得到里面有人應聲喊:“進來。”這才幫聶輕眉推開門,請她進去,然后跟悄悄的跟在身后。

    “何大師。不好意思啊,讓您久等了。”聶輕眉面帶笑容,不像剛才在門外冷若冰霜的表情。

    趙鋼精神一震,好有氣質的女人!只見她雙眉如劍,明眸如炬,炯炯有神,透著一股無比的自信,刀削的鼻梁,微微凸起的吻部,帶著淡紅的潤澤,讓人冒出一股想親其芳澤的沖動。加上她那副幾乎可以用妖孽來形容的臉蛋,趙鋼心中不禁感嘆,老天爺的鬼斧神工的本事。

    聶輕眉一身黑色的職業裝,內穿白色的花邊襯衫,七分褲裙秀出兩條潔白如玉的美腿,身姿前凸后翹,完美無比。

    何大師道:“聶律師,我們開始吧。”

    “好的,稍等片刻,我去拿資料。”聶輕眉一到事務所首先就來拜會何大師還沒來得及去辦公室拿相關的資料文件。

    聶輕眉進來的時候注意到了趙鋼,心中非常疑惑,如此年輕,他跟何大師是何種關系?

    聶輕眉的動作非常迅速,很快就將資料取來,當著何大師的面拆開封條。交接的手續很簡單,只要提供個人的身份證復印件,然后擬一份合同,雙方簽字確認就行了。整個過程不到半個小時。

    聶輕眉非常吃驚,何大師的別墅竟然是贈予給趙鋼!要知道這棟別墅的價值不是用金錢可以衡量的!

    這個趙鋼到底是什么人啊?

    在一邊幫忙整理文件的國棟欣是吃驚不已,趁著他們沒留意的時候,忍不住偷偷將趙鋼的樣子用手機拍下來。

    何大師將別墅贈送給趙鋼不脛而走,立刻引起事務所高層的注意,紛紛猜測趙鋼的真實身份。

    關于趙鋼的身份有很多種版本,其中一種說法說趙鋼是何大師的私生子,最近才相認,何大師為了彌補當年犯下的錯誤而將別墅贈送給趙鋼作為補償,不然怎么可能將如此昂貴的別墅贈送給他?

    這些議論只是在高層中傳開,一般的職工并不知道。別墅換了新主人,自然而然趙鋼也變成了事務所的大客戶。

    不管別人怎么議論,趙鋼一無所知,辦理完手續后,何大師便跟趙鋼分開了,臨走的時候說有緣再見,而鮑建新也告辭了。

    趙鋼感覺就像做夢一樣,千萬別墅還有后花園,自己存款上千萬!儼然是個富人了!而只在一天之間發生了。

    回想自己還在農村的時候,為了幾千塊而發愁,想著如何的賺錢,如何娶媳婦,如何才能讓父母過上無憂無慮的日子,然后帶領村里的人發家致富……現在自己只來到城里不到一個月的時間。

    如果是以前,難道這不是在做夢么?

    趙鋼凝視著手中的別墅鑰匙和檔案袋里的房產資料,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可能是這些東西來得太容易了吧,反而讓自己覺得不太真實。

    趙鋼深吸一口氣拿出手機,撥通父親的手機號碼,來了那么多天了,還沒給家里人打過電話,很快手機那頭傳來父親的聲音:“兒子,是你么?”

    趙鋼笑了笑,說:“爸,你這說的是什么話,我不是你兒子,是誰啊。”

    趙父一愣,頓時高興的說道:“兒子,你聲音變回來了?太好了。”

    “是啊,變回來了,家里還好嗎?”

    “還行,就是你媽老是念到你。你什么時候回來啊?”趙父問道。當初是因為聲音的毛病才選擇出去一陣子,現在聲音好了,當然要回來了。

    趙鋼想了一下,反正董精建要一個禮拜后才回來,而且鳥店的事暫時也用不上他,便說道:“我明天就回去。”

    “太好了,一會我就跟你媽說。”趙父高興道。

    趙鋼跟父親又閑聊了一下就收了線,不管自己在外面做得如何,家始終是自己最溫馨的港灣。

    現在趙鋼有錢了,總覺得該拿這些錢去幫助需要的人,家鄉的父老鄉親是最需要幫助的人。

    趙鋼琢磨了一下之后便打定了注意。

    雖然拿到了別墅的鑰匙,只要帶上簡單的行李就可以進去住,但是趙鋼暫時不想進去住了。

    開車回到跟董精建租的房子。

    今天的經歷像做夢一樣,許久之后趙鋼才恢復平靜。突然想到好久沒跟劉艷聯系了,便拿出手機猶豫了一下,才從電話簿找到劉艷的名字。

    “您所撥的號碼已經關機…。。”

    “不知道她還在不在村里。”趙鋼心里有一絲絲甜蜜。

    從n市到南陽大約需要四個小時的車程,趙鋼早早起床開車回去。心中說不出的興奮和激動,如果老頭子看到自己開著車子回去,不知道會驚訝成什么樣子。在高速路上一路狂奔,中午十二點時,趙鋼到了南陽縣。

    趙鋼并沒有急著回家,挺好車子后去購物了。給父親和母親各買了兩套衣服和鞋子,當兒子那么多年還沒買過東西孝敬過二老呢。以前是窮,舍不得買,現在有錢了,當然不會在乎了。買完衣服和鞋子,給父親買了兩條大中華,七七八八的買了大堆東西,后備箱都塞滿了。總共花了一萬五千多,趙鋼心里高興,心中也有自豪感。

    能在有生之年孝敬父母是最幸福的一件事。如果等到子欲養而親不在的時候,才叫人生的悲哀。

    東西都買好后,看時間差不多三點了,這個時候政府單位該有人上班了,趙鋼便開車去縣農業局。

    趙鋼要帶領村子發家致富,就要有個長遠的規劃,而要做出長遠規劃就要把屯子的資源了解清楚,才能研究出一個合理的可持續的發展規劃。在這方面趙鋼不是專家,得找專業的人士,所以他來到農業局找人。

    趙鋼現在可不像當初在村子時的土樣,講究穿戴那是必不可少的,現在這個社會以貌取人的人太多了。

    趙鋼的凱迪拉克緩緩的行駛進農業局大院停車場,立刻引來這里辦公人員的注意。小縣城能開得起好車的人不多,因此一輛好車行駛在大街上都引來很人的注意,才對車子的主人是羨慕嫉妒恨。

    “看到沒有,凱迪拉克啊,夠炫吧。”

    “看把你口水流的,什么時候你升官了發財了也搞一輛來坐坐。”

    “算了吧,就算是將來萬一有一天真當上領導了,也不敢開那么好的車啊。八十多萬啊,不貪污怎么可能有那么多錢?”……

    趙鋼很有派頭的走下車子,走向農業局辦公樓,這次他來直接來找局長。盡管他現在還不知道局長是誰,但是他相信一定能說動局長。

    “先生。請問您找誰?”辦公樓大門邊的阿姨見趙鋼走過來,見他器宇軒昂,雖然年輕但是派頭十足,不像那些鄉巴佬,渾身的泥土味。

    “我找你們局長。請問他的辦公室往哪里走?”趙鋼道。

    阿姨面帶笑容的說:“你是局長什么人啊?”

    “他是我叔。”趙鋼道。這年頭想見個人都得攀關系嗎,特別是這些衙門里頭,不說帶點關系人家不讓你進去。

    如果還以前趙鋼絕對不敢說這話,現在不一樣了,第一他有錢了,上千萬資產的有錢人,第二像何大師這樣的大人物他見了都不緊張不害怕,現在去見一個小局長還有理由害怕嗎?再說了趙鋼本來就是個天不怕不怕的主。

    果然阿姨聽了趙鋼的話后更加的客氣了,告訴趙鋼局長的辦公室在二樓靠近東邊的第一間,還小聲說,你來的真是時候局長平時都很忙的,幾乎不在局里,下午有個會議,剛進上去一會。

    趙鋼謝過阿姨,走上二樓,正如阿姨說那樣,局長的辦公室很好找,一眼就看到門沿上角釘著局長辦公室的牌子。

    趙鋼走到辦公室門口正想敲門,突然聽到里頭傳來一陣低低的呻~吟,現在趙剛聽力非常好,一點細微動靜他都能聽得清清楚楚。

    辦公室里頭那嘀嘀的呻吟聲參雜著男人的低吼聲,不用猜都知道里頭在搞什么名堂了,真沒想居然撞上這種勾當事。

    趙鋼臉色微微紅,向后退出幾步,直接走到走廊的盡頭。這個時候豁然敲門,是非常不明智的選擇。

    趙鋼心中鄙視,上班時間在辦公室里亂搞男女關系,這個農業局長的生活作風如此敗壞,工作作風肯定也有問題。

    趙鋼俯視著停車場里的風景。等了半個多小時,終于聽到開門的聲音,一名穿著很有品味的女人走了出來,轉身正好看到趙鋼,女人不是很漂亮,但是很有韻味,可能是剛才激情的痕跡沒有完全消退,臉上還帶著粉色。

    女人看見趙鋼有點吃驚,做賊心虛的緣故趕緊帶上墨鏡,快步走向樓梯口,消失在樓道中,只有嘚嘚的高跟鞋鞋跟敲打樓梯的聲音。

    趙鋼敲一下門,聽到厚重的男子聲音,“請進。”推開門,一名身寬體胖的中年人坐在大班椅正對著趙鋼。

    男人四十出頭,一張國字臉,皮膚白皙,略顯富態,一看就知道平日里是養尊處優的主,看見趙鋼一個二十出頭的年輕仔,臉上略顯不悅,下面的人怎么搞的,隨隨便便就讓陌生人進來,萬一是來報復怎么辦?得把看門的給換了,再出份通知,不能隨隨便便就讓人進來。

    “陳局長,你好,我是桐兒灣的趙鋼。”趙鋼道。

    趙鋼長得大塊頭,盡管看過去很年輕,但是身上的氣質一點都不弱,在局長面前一點都不顯得拘謹。

    陳局長打著官腔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趙鋼開門見山的說:“我想請你們農業局根據我們村的具體情況作一份長遠的發展規劃。”

    陳局長嘴角露出一絲不屑的笑意,慢悠悠的端起茶杯。

    “陳局長,剛才我在門口站了好一會。”趙鋼淡淡的說道。

    陳局長的瞳孔頓時張開,手中的茶杯險些端不穩,道:“你什么意思?”

    “沒什么意思,我什么都沒聽到,也什么都沒看到。我在外地賺了一筆錢,想為村里人辦點實事,帶動村里人富裕起來,但是具體的方案我還沒有,所以想通過貴局給個合理的規劃。”趙鋼道。

    趙鋼的語氣平和,但是卻透著一股上位者的氣質,容不得別人有商量的余地。陳局長被趙鋼抓住了小辮子,心中很害怕。誰知道這小子是什么來頭,萬一他將事情捅到上面去,肯定影響自己的仕途,現在新來了縣長狠抓公務員的生活作分,關鍵時候不能讓他給攪了。

    陳局長在短暫的思考權衡利弊之后,帶著笑容對趙鋼說:“年輕人能有這樣的思想覺悟,難能可貴啊,這樣吧我派一個專家小組去你們做實地考察,然后根據具體的情況,再制定方案。”

    反正這件說來并不是什么難事,他不是說要搞投資那么,搞了自己還有一份業績,何樂而不為?

    趙鋼笑了笑,說:“謝謝局長。什么時候派人下去?”

    陳局長心中有點不爽,不過小辮子抓在別人手里,陪著笑臉,道:“你留個聯系方式,明天我就派人下去。”

    趙鋼把自己的手機號碼給陳局長后,隨便說了幾句奉承的話,便離開了。他一走后,陳局長立刻把負責門衛工作的科長來,狠狠批了一頓,可憐的科長一頭霧水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就挨了一頓臭罵。

    辦完事情后,趙鋼便開車回家。不知道劉艷還在不在,林巧巧嫁人了么?還有一面之緣的秦嵐是否來找過他。

    炫耀的凱迪拉克緩緩的行駛進村子,頓時村里的人注意,在看到是趙鋼在開車的時候,露出驚訝的表情。

    “這不是趙鋼么,都開上車啦。”

    “這車漂亮啊,這得花多少錢啊。”

    “趙鋼才出去一個多月就賺那么多錢啦,厲害啊。趕明,我也讓我家老二出去……”

    趙鋼的車子剛開到家門口,他開車回來的事也在村子里頭傳開了,街坊鄰居都往他家里趕,想知道趙鋼是靠啥法子發財的。

    二老看到趙鋼開著嶄新發亮的車子回來,嚇了一大跳:“趙鋼,這車是借的還是買的?”

    “買的。”趙鋼道。這事沒有什么好隱瞞的,在說自己這次回來是想帶動村里人發家致富,自己越顯得有錢,他們就越有信心跟著自己干。

    “你的錢?”二老疑惑的盯著趙鋼。

    趙鋼笑了笑,說:“不是我的錢,還能是誰的錢啊?”

    趙老爺子臉色凝重,把趙鋼拉到一邊,說:“趙鋼,你說你是怎么賺那么多錢?兒子啊,咱窮要窮得有骨氣,違法的事情我們絕對不能做。”

    趙鋼又好氣又好笑,道:“爸,瞧您說的,誰干了違法的事了?我賺的每一分錢都是干凈的,絕對不會給我們祖宗丟臉。”

    趙父見趙鋼不像說假,頓時放心了,但還是有點疑惑,趙鋼趕緊說了:“這事我以后慢慢跟你說,我肚子都餓死了,讓我先吃飯行吧?”

    來看熱鬧的街坊鄰居終于走了,趙鋼的耳朵總算安靜了。

    “爸,我去水塘找啊全。”趙鋼跟老爺子打聲招呼便出了門去找王全了。這次回來是先還沒跟他打個過電話呢。

    趙鋼遠遠就望見王全在滑動著竹筏在水塘里下了料。

    “啊全。”趙鋼站在岸邊向王全招手。王全一見趙鋼回來了特別高興,趕緊推動竹竿,劃向岸邊,靠岸的時候直接跳到岸上。

    “你的聲音變好了?”王全拍著趙鋼的肩膀。

    趙鋼爽朗的笑道:“好了。”現在看來還得感謝馬道人,如果不是他把自己聲音變成女人的聲音,他就不會有出去的念頭,自然就不會后面的事情發生。

    “太好了。”王全高興道。

    “晚上去我家喝酒,有事商量。”趙鋼簡單的詢問了一下水塘的情況,水塘的護理基本上了軌跡,劉二這段時間沒敢來搗亂,據說在認真學習,改過自新。趙鋼的眼界廣了,對于劉二這等的流氓痞子,他已經不放在心上,如果他再來搗亂,一定讓他付出慘痛的代價。

    “好嘞。”王全爽快的答應了。

    ——

    晚上趙鋼跟完全商量如何帶動村人里人發家致富的事,起初王全不大相信,但是聽到趙鋼打算拿五百萬出來扶持,頓時瞪大了眼珠子。王全知道趙鋼這次進城賺了一筆,但是沒有想到會賺那么多。

    “柴哥,你給我透個數,這次進程你賺了多少?”王全忍不住問道。

    俗話說財不外露,不過王全是趙鋼的好兄弟,他不是貪財之人,告訴他也沒關系。

    “你猜?”趙鋼故意吊一下他的胃口。

    王全想了想,試探的說:“八百萬?”

    趙鋼笑著搖了搖頭。

    “不會是一千萬吧?”王全道。

    “差不多吧。”趙鋼道。

    王全像怪物一樣盯著趙鋼半天才說出話來:“你才去了一個多月,難道城里遍地都是黃金,隨便讓你揀啊。”

    “我只是運氣好而已。”

    趙鋼簡單的把自己揀了一本古書然后轉買出去得了一千萬外加一棟別墅的事跟王全說了一下。

    王全感嘆啊:“你的命怎么那么好啊。”

    趙鋼發大財了,王全也替他高興。也更加的佩服趙鋼的為人,發財了并沒有嫌棄村里人,而是拿出錢來幫助村里如何致富。

    “柴哥,你說吧,怎么干,我都聽你的。”王全道。

    “具體怎么搞我還沒想好,今天去找縣農業局局長,他答應明天派一個考察隊下來,了解我們村的具體情況,做出一份可行的方案再做打算。”趙鋼道。

    “還是柴哥想得周到。”王全佩服道。

    說完了正事,趙鋼問到關于林巧巧現在怎么樣了。王全非常泄氣,追了林巧巧一個多月,還沒追到手,安慰的事劉杰也沒追到手。

    林巧巧雖然是趙鋼的初戀,跟林巧巧分手時他也恨過,但是他現在隨著視野的廣闊,那份怨恨漸漸消淡了。

    “加把力。多花點心思,總能打動她的。”趙鋼道。在關于林巧巧的問題他也不想多說什么了。

    兩人一直喝酒到半夜,王全喝多了直接跟趙鋼一起睡了。

    第二天,臨近中午的時候,農業局考察隊來到村里,對村子周邊的山地、田地、地形、土壤等等作了全面考察。

    王全佩服啊,瞧趙鋼的能耐,直接把農業局的人叫來,這才叫牛逼!不像某些人只會吹大炮,沒見他有過具體的行動。

    等考察隊離開之后,趙鋼才去找村長林雙橋。要帶動全村的人發展經濟,如果得不到村委會的支持,很多事做不了,必須讓村委會出面牽頭才行。

    林雙橋聽說趙鋼發大財了,起初還不大相信,村里人傳話越傳越玄乎,村頭說是只貓,傳到村未就說成老虎了。

    “你出資五百萬?”林雙橋端著茶杯手不禁抖了一下,險些沒拿穩,瞪著眼珠子疑惑的盯著柴旺。( 鄉村野事 http://www.mhvaca.tw/0_5/ 移動版閱讀m.zbjxs5.com )
龙江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