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鄉村小說 > 鄉村野事 > 8.第八章 去你家里
    (網 <a href="http://" target="_blank"></a>)[第1章第一卷男女之事]

    第8節第八章 去你家里

    只有去趙芬家讓四九聽到打賭才能贏。

    對,去趙芬家,現在就去!

    一這么想,秦二柱心里有了主意,而另一面忍著下身的腫脹,從趙芬身上離開。

    這么一來,趙芬到不知所措了,無辜的看著秦二柱,氣得直罵:“秦二柱,你不帶這樣逗人的,都什么時候了,你讓俺咋辦?”

    “芬姐你別生氣。”秦二柱哄著趙芬,眼睛一轉,便想好了理由:“我忽然想起來了,我家嫂子可能是去服裝鋪取衣服去了,我擔心咱么這樣,一會被我嫂子看見。”

    趙芬聽了氣得不打一處來,也不管被人聽見不聽見了,大聲的說道:“那你還這樣,二柱你……”

    二柱在趙芬耳邊嘀咕道:“芬姐,我也是為你著想,我嫂子可潑辣的很,你我這樣被她撞見,傳出去不好聽。”

    “撞見就撞見,老娘敢偷人,就敢承認。”也是秦二柱把她挑逗的,趙芬也就不顧忌什么后果了。

    “芬姐,你不怕我可怕,你那死鬼男人可是村長的侄子,若張揚出去我是吃不了兜著走。”秦二柱笑著說,手依依不舍的摸了一下趙芬的高聳。

    “少來。”趙芬打了秦二柱的手:“怕你還摸,怕你還碰?”

    “芬姐,我也沒說不和你好,我只是說我嫂子要回來了,我們避一避。”秦二柱賴皮的摟住了趙芬,大手游走在趙芳豐滿的臀部,挑逗著她的身體:“芬姐你先回家去,我一會去你家,你家不常來人,我去了……就是你不讓我那啥,我也不會放過你,咱們那啥一夜都沒關系。 ”

    本來生氣的趙芬被他這一撫摸,心又不平靜起來,分析一下秦二柱說的也在理,火就消了一半。

    “就你那玩意,還能那啥一宿,我可不信。”

    秦二柱笑了,下身的兄弟也因為剛才他觸摸趙芬又再次立了起來,他撞了趙芬一下:“芬姐到時候不就知道了嗎!”

    “嗯……好吧,你可不準不來,你要是不來,以后休想爬上老娘的床!”趙芬答應了,不過還是不怎么高興,一邊警告著,一邊提上了褲子。

    系上襯衫的扣子,趙芬就猶猶豫豫的推開大門離開了。

    關上院子門,秦二柱隨后走了出去,此時天已經黑了,外面沒有人。

    趙芬就住在秦二柱家隔壁,所以沒走幾步路就到了趙芬家門口。

    “二柱。”

    正想著推門進去,有人喊了他一聲,他看一個人影走來,身材不高,非常瘦,二柱便知道是周四九。

    “喊什么,被人聽到怎么辦。”秦二柱小聲說著,嗔怪周四九大吵大嚷。

    “我從小就是一個大嗓門,你還不知道。”周四九根本不在意,不過適量的壓低了聲音:“你還真敢來趙芬家啊?二柱,你還真的有膽量,不過但愿你的兄弟別像李壯那樣廢了。”

    “廢個球,你他媽廢了老子都屹立不倒。”

    周四九點頭:“屹立不倒這么多年不還是跟棍嗎?!”

    “你不也是個光棍?少笑話我了。”秦二柱可沒有心情跟他從這里斗嘴:“如果不想讓你聽聽老子多偉大,我早他媽在我的院子里草了趙芬了。”

    “趙芬去找你了?”

    秦二柱可沒有閑工夫和周四九嘮嗑:“我先進去了,不和你說了,一會我就睡了趙芬給你看,你就聽一宿吧。”

    說罷便進了院子,關上門,秦二柱就直奔正房。

    屋子里一共是東西屋,去了西屋發現炕上躺著的是趙芬的女兒,孩子已經睡著了,秦二柱就去了西屋。

    看到趙芬在西屋,秦二柱樂了,但一看后窗戶關著,就走了過去:“天可真熱!”

    順手把窗戶打開,然后走到了趙芬跟前。

    “等你半天你怎么才來。”趙芬有些怨氣,不過還是抱住了秦二柱。

    趙芬胸前的兩個渾圓柔軟的擠在秦二柱的胸前,秦二柱小腹竄過一股暖流,身體像觸電似的打了個哆嗦,緊跟著下身立了起來,正好抵住趙芬的小腹。

    “芬姐,我也急呀。”秦二柱一邊說著,一邊脫下了趙芬的衣服,望著她胸前豐滿的雙峰,眼睛閃爍光芒的說:“真好看。”

    “光吃了俺的豆腐了,你也不讓我看看你的,剛才可把我想壞了呢。”趙芬等秦二柱一脫下褲子,便抓住了秦二柱的分身,賭氣似的狠狠的捏了下。

    “哎呦,芬姐,你別廢了我啊,廢了我你不是白等這么久了嗎。”秦二柱還真被趙芬嚇一跳,心道如果因為睡一個寡婦把兄弟弄殘了可真的犯不上,直到趙芬松了些力道,他才放下心來。

    趙芬摸著那長物,心中喜愛的緊,也不顧什么矜持了,便半蹲下身,用那張櫻桃小口裹住了秦二柱的長物,舌尖像是舔舐糖塊那樣圍著他堅硬的頂端畫圈圈。

    畢竟結過婚的趙芬,自然有都是辦法對付這個對男女之事懵懵懂懂秦二柱,她還想著以后長期和他好呢,所以這么做也是為了留住秦二柱的心。

    “嗯,芬姐,芬姐你真好。”秦二柱從沒有這樣過,立即愛上了這種感覺,他以前也聽過周四九說過這種方式,不過卻從沒有和女人這樣過。

    周四九經常去城里,所以他就和村里的人見識不同,他不但睡過村里的女人,還上城里包過小姐。

    以前秦二柱什么也不懂的時候,周四九總是和秦二柱講城里小姐會做什么服務,以此來在他面前炫耀,現在他終于體會到周四九所形容的那種飄飄欲仙的感覺了。

    秦二柱有些不滿足,他扣住了趙芬的后腦勺,將長物推進她口中幾分,這么做卻引來了趙芬的不滿,在她的掙扎之下,秦二柱只好放開了。

    “咳咳咳……你想噎死我啊,那么長,幸好只是推進去一半,不然我就沒氣了。”趙芬既惱火又慶幸,腦海幻想著一會秦二柱將那啥放進自己身體的感覺,越想身子就越熱,細白的腿也就勾住了秦二柱的腰,只等他的進入。

    秦二柱摸著趙芬的胸前的柔軟,將自己的兄弟對準了幽谷。

    ------------------------------------------------------------------------------------------------( 鄉村野事 http://www.mhvaca.tw/0_5/ 移動版閱讀m.zbjxs5.com )
龙江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