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鄉村小說 > 我的貼身校花 > 正文 第10398章 103938暴殄天物
    唐宇來到褚幽的身邊,果然看到,被封禁下的褚幽,睜開了一雙湛藍色的眸子。

    非常的純凈,如同藍寶石一般。

    配合著她那張傾國傾城般的美顏,任何人看了,恐怕都會下意識的沉醉其中,不愿意清醒過來。

    此刻,褚幽明顯已經恢復了意識。

    她的眸子里面,充斥著冷靜和悲痛。

    她很清楚,自己被封禁,恐怕又是因為犯病了。

    模糊的記憶,讓她知道,她這次的犯病,比以往,要早了一些。

    已經多少年,維持犯病規律,突然間卻提前了,這讓她有些惶恐,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已經沒救了。

    她心中已經開始思索,應該怎么自裁了。

    她實在不愿意,自己成為一個實力強大,卻無法控制自己力量,而傷害了太多無辜人的惡魔。

    她寧愿自己去死。

    唐宇微微皺著眉頭。

    褚幽眼眸中的悲痛,讓他一時間也受到了影響,感覺到絲絲心疼的感覺。

    他雖然不知道褚幽心中的想法,可是卻能感受到,她的那種死志。

    如此絕美的人,卻產生了自殺的想法,那絕對是暴殄天物了。

    唐宇肯定不能讓褚幽死去。

    而且,褚幽現在清醒過來,也證明了他之前的一個猜測。

    褚幽血脈暴動后,無法控制自己,竟然真的是因為她血脈中的那些蟲子。“不要抵抗,我要檢查一下你的身體。我是你妹妹,請來幫你查看身體的人。”唐宇柔聲解釋道。“請你不要放棄,你的情況,現在基本已經處于徹底空置的狀態。以后,再

    也不會發生你擔心的那種問題了。”

    “唰!”

    一抹湛藍色的光芒,瞬間從褚幽的眼眸中爆閃。

    那是希望的光芒。

    她絕美的臉龐上,閃過激動和不可置信。

    “你確定,我真的已經可以控制自己的身體,以后再也不會出現那種情況了?”褚幽忙不迭的問道。

    可是,褚幽現在還處于封禁的狀態。

    她微微有些蒼白的紅唇,只能晃動著,卻并沒有發出任何的聲音,從封禁中傳遞出來。

    但是,唐宇一直都緊盯著褚幽的面孔,也大概的猜到了,她現在說的什么。

    “我先幫你把封禁接觸吧!”唐宇說道。

    “唰!”

    一道光芒一閃而逝,唐宇手中快速結印,打入到褚幽身體表面的那層封禁上。

    “咔嚓!”

    緊接著,一聲輕響。

    褚幽身體表面,出現了一層透明的防護罩。

    防護罩剛一出現,便如同鏡子似的,直接碎裂了開來。

    “你剛才說的是真的?”褚幽能夠感受到,自己的身體可以活動了,立刻翻身而起,抓住了唐宇的手臂,震驚的問道。

    “額!”

    唐宇頗為無語,因為他發現褚幽的手臂,力量十足,自己竟然完全掙脫不出來。

    這也就意味著,他把褚幽的情況治療好,讓她在清醒的狀態下,控制了自己體內的力量后,竟然讓她的實力,直接提升到,至少真神七境的程度。

    “我怕不是個吉祥物吧?只要和我產生了一些交際的妹子,必然會有天大的收獲。”唐宇忍不住在心中,自嘲一般的吐槽了起來。

    “你難道感受不到,你自己身體的變化啊?”唐宇掙扎了一下,發現自己根本無法從褚幽的手中,掙脫出來后,便只能無奈的說道。“我的身體……”褚幽查看起自己的身體,同時嘴里不由自主的說道:“我的身體,不應該是體內血脈暴動的能量消耗一空,才讓我恢復意識了嗎?咦!不對,我現在竟然有

    著真神七境的修為?我控制住我血脈暴動的能量了?”

    “是的!”唐宇笑著點頭道。

    “姐姐,你已經是真神七境的強者了?”褚芊同樣驚喜道。

    “你是怎么做到的。”褚幽急切的問道。

    “我只是發現了一些,在你的血脈中,對你而言,不應該出現的東西!”唐宇一臉淡然的說道。

    “是那些小蟲子嗎?”褚幽突然說道。

    “你竟然知道它們的存在?”唐宇非常的驚訝。“那你為什么不把它們清除掉?”

    “我……我根本沒有想到,讓我變成這樣的罪魁禍首,竟然會是它們!”褚幽呆愣道。

    唐宇看著褚幽,并沒有說話,因為他能感覺到,褚幽這個時候,肯定有自己的想法,會主動說什么。果然,片刻之后,褚幽開口說道:“其實,在很久之前,我就研究過自己的血脈,發現了它們的存在。那時候,我非常的惶恐,不知道這些小蟲子,到底是什么東西。于是

    我就研究它們。”“后來,我發現,這些小蟲子,在我的血脈之中,并沒有對我產生什么影響。甚至,我的血脈,能夠源源不斷的提升下去,還是它們幫忙的。每一次,它們的數量增加,我

    體內的血脈濃度,就會隨之提升一些。”

    “如果是這樣,那這種小蟲子好像確實有很大的好處啊!”唐宇頗為驚訝的說道。“主人,你可不要產生什么不好的想法。”蓮花荷竹的聲音,突然出現在唐宇的識海中。“你應該也發現了,那些小蟲子長時間在他們的血脈中,會對他們的血脈,留下很大

    的痕跡。這些痕跡,想要恢復,非常的困難。”

    “這些痕跡會產生什么結果?”唐宇遲疑的問道。“結果很嚴重。首先,是這些痕跡如果將血脈切斷,那這個修煉者,因為血脈而提升的實力,就會在瞬間消失。第二個,如果血脈中,存在的痕跡,不能恢復,那將永遠無

    法達到血脈最強程度。同時,一些專屬的功法,也無法修煉。”“比如說主人,你擁有巫族血脈,相對應的蚩魔巫譜,可能就無法修煉。蚩魔巫譜還不是最強大的,專屬于巫族的功法,可它都不能修煉,更不用說,那些厲害的了。這不

    相當于血脈直接廢了嗎?”

    “要知道,血脈爆發的力量,只是最初級層次的血脈運用。專屬血脈的功法,修煉之后,才能讓血脈運用,提升到更高層次,也能擁有更加強大的實力。”

    “嘶~”

    蓮花荷竹的解釋,讓唐宇不由的倒吸了一口涼氣,他猛地驚醒過來,慶幸自己第一時間,就發現了這些存在于血脈中的小蟲子。

    不然,等它們對自己的血脈造成了影響,那他的實力,可就要跌落大半。

    畢竟,目前除了法則之力、和幾種特殊的能量,唐宇最強的底牌,基本上都和巫族血脈有很大的關系。

    再加上,還有一個蚩魔巫譜。

    唐宇現在沒有正式開始修煉,就從里面得到了不少的好處,可以預見,等他真正修煉了,實力會有怎么樣的一個爆發式的提升。

    但如果血脈被影響,這一切可就完全白費了。

    這還是蚩魔巫譜。

    蓮花荷竹也說了,還有比蚩魔巫譜更加厲害的專屬巫族血脈的功法。

    萬一以后唐宇遇到,那不是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寶山在前,卻無法使用嗎?

    那就太可惜了!

    “我血脈中的那點影響,應該沒有問題吧!”唐宇還是有些不安的問了一句。“這點影響,能夠恢復的,主人不用擔心!”( 我的貼身校花 http://www.mhvaca.tw/0_805/ 移動版閱讀m.zbjxs5.com )
龙江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