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移動藏經閣 > 正文 第三千八百八十八章 死士集結
    夜里,張海的妻子從屋內走了出來,看著在黑暗中整理著東西的丈夫。

    妻子知道張海在拿什么東西,事實上這些東西藏的并不高明。

    再加上家里就這么大,偶爾隨便翻一翻,就把一些東西翻出來了。

    那是一對做工很精致的匕首,妻子也不知道張海為什么會藏著這種東西。

    “海子,你要去哪里?”

    “我要去與我的朋友見個面,他已經走了幾年時間了,這時候回來,也該和他談一談了。”張海一邊收拾,一邊回答道。

    “一定要這時候走嗎?”妻子有些擔心的看著黑暗中的張海。

    “嗯。”張海默默的應了一聲。

    其實從那個陌生人送來那一筆巨額的財富后,妻子就已經有所感覺了。

    “不去可以嗎?或者明天早上去……”

    “有些事需要早點辦妥的好,這樣也能早點回來。”

    張海已經收拾好了行裝,提起挎包就推開了房門。

    妻子拉住張海:“你什么時候回來?”

    “不知道,也許很快,也許很慢,不過早去一刻就能早回來一刻。”

    張海走了,妻子站在門邊,看著丈夫的身影漸漸的消失在夜幕下,默然無語,只能在心中祈禱,丈夫能夠平安歸來。

    ……

    張海來到了一個集中地,在集中地已經有十幾個死士到場了。

    而張海居然還在這些人之中,看到了一個熟人,同樣住在貧民窟的老乞丐。

    雖然他們不算熟悉,可是至少算是彼此認識。

    老乞丐也很驚訝張海的出現,他們沒想到對方居然也是皇族死士。

    “張海,沒想到居然是你。”

    “我也沒想到,居然在這里看到你。”張海笑了笑,他不善言辭。

    不過他知道老乞丐很能說,老乞丐經常在城中轉悠,也沒見他挨餓,就是因為他會說。

    “你說我們這次的任務是什么?”老乞丐壓低了聲音問道。

    “不知道。”張海回應道。

    皇族死士只隱于市中,而要么不出手,出手也只會一次,一次后要么死,要么就是功成身退。

    只有在白熾國有滅國危險的時候,才會動用皇族死士。

    雖然他們這些死士都不知道是什么任務,可是他們知道,肯定很危險,不然的話也不會把他們召集起來。

    只是,他們也沒聽說白熾國有什么滅國的危機。

    前段時間白熾國三十萬大軍在羅鄴國覆滅,雖說當時有兩個鄰國借機生事,可是白熾國也撐下來了。

    老乞丐拉著張海東拉西扯,滔滔不絕,仿佛永遠有說不完的話,有講不完的話題。

    不過張海并未排斥,畢竟這種時候,他同樣很緊張,有老乞丐轉移注意力,倒是不錯的選擇。

    隨后的一個小時時間了,又陸陸續續又來了十幾個人。

    不多時,之前找到張海家的那個陌生人來了。

    “我是皇帝陛下身邊的近侍,也就是閹人,你們可以叫我王管家。”陌生人說道,同時目光看了眼:“這次召集你們來的目的,雖然沒有明說,不過你們大部分人想必都已經心知肚明,這次的行動很危險,甚至有可能丟掉性命,當然了,如果你們輸了,也意味著白熾國滅國。”

    “大人,我們要做什么?”老乞丐高聲問道。

    他并不在乎王管家的身份,他只在乎要做什么。

    “我也不知道。”王管家說道:“走吧,跟著來就是了。”

    王管家帶著三十多個皇族死士,又去與其他人會和。

    老乞丐一直跟在張海身邊,看著合并進去的大隊伍,這里少說有一千人,而且這個人數孩子增加,一個又一個的死士小隊被納入大隊伍中。

    一直等到了天明,人數已經超過了五千人。

    先前帶他們來的王總管,也不過是個小頭目,真正統領他們的人,雖然不是每個人都見過他,可是都聽說過他的綽號。

    就叫做:老太監。

    這可不是五千的正規軍,而是五千的死士,全部都是千鈞力士。

    他們之中大部分人從不表露自己的實力,一直都是隱藏于陰影之中,過著普通人的生活。

    “這到底是什么行動,居然召集了這么多人。”

    “滅國之戰,當然不會輕松。”張海淡然道。

    五千人個千鈞力士,同時也是皇族死士,這是白烈最后的底牌。

    如果是一個千鈞力士,可以與一百個精兵對抗,不過如果是五千人的話,大概也不超過十萬人,人數的量變是會產生質變的,而如果是千鈞力士的話,人數卻會限制彼此的發揮。

    “好了,出發吧。”

    ……

    “教主,有一支不知名的隊伍,正在朝著密庫的方向過來。”

    “不知名的隊伍?是不是軍隊?是不是皇族的人把軍隊的人脫下了軍裝?”教主問道。

    “不是,他們似乎不是正規軍,數量只有五千多人”

    “哦?不要是軍隊?”教主瞇起眼睛:“難道是皇族的死士?”

    教主早前就聽說過,皇家一直有一支神秘的軍團,沒想到現在居然暴露了出來。

    “看來白烈是打算與我神火教徹底翻臉了。”

    “教主,讓屬下帶人去殺了那個昏君。”

    “不用了,這時候帶人去廝殺,如果讓那個大敵遇到了,多半會起怡心,到時候未必敢進來。”

    “那就不管他們嗎?”

    “不用,讓他們進來,進來后再收拾他們。”教主說道。

    ……

    “怎么走了這么久,居然跑黑山中來了。”老乞丐有些驚訝的說道:“我還以為這次要先跑斷腿,沒想到就在皇城外。”

    “這黑山之中有什么滅國之災?”

    這時候前方一個細作匆匆跑來,來到大太監的面前:“大總管,密庫的入口已經探明。”

    “神火教可有什么動靜?”

    “似乎沒什么反應,也許他們還沒發現我們。”大太監道:“你來帶路,其他人都跟上。”

    密庫的入口足有三十丈高,絕對算的上銅墻鐵壁。

    “你們是什么人……”站在密庫大門外的兩個狂信徒大聲喝斥道。

    “殺……”大總管一聲令下,死士已經將那兩個狂信徒淹沒。

    他們不用去分辨善惡,只要頂頭上司一聲令下,他只需要之下命令即可。

    殺了兩個狂信徒后,當他們進入密庫通道的時候,已經被這通道驚呆了。

    因為這個通道,就像是巨人的通道一樣高大雄偉,通道的弧形穹頂鑲嵌著黯淡的不知名寶石,而看不見道路深處,越是深入就越是昏暗。

    “都小心點,有點不對勁。”為首的是一個英武的中年男子,只是以張海的眼光來看,這個男子要么實力強的自己看不出深淺,要么就是弱的自己一只手就能捏死。

    “我們大舉殺進來,對方不可能一點感覺都沒有。”為首男子就是白烈,他執意要參與這次行動,身邊的人勸也勸不住。

    “陛……首領……我也覺得情況不對,我們還是撤退吧?”阿德跟在白烈的身邊,壓低了聲音說道。

    “既然來了,哪里還有退縮的理由,繼續前進。”白烈揮了揮手。

    就在這時候,身后突然嘭的一聲,身后巨大的金屬門在一聲巨響中關閉了。

    這讓眾人都嚇了一跳,阿德驚駭的叫道:“陛下,這絕對是陷阱……我們……”

    “閉嘴,我們已經無路可退了,現在唯有進行深入。”

    可是一路上,他們都沒有遇到任何的抵抗。

    只是密庫內的通道復雜,七拐八拐,他們也不知道該走哪條路,只能憑著少的可憐的線索推測路線。

    “張海,這里有點不對勁。”老乞丐來到張海的身邊,輕聲的說道。

    “廢話。”張海白了眼老乞丐,誰知道知道這里有問題。

    只是這一路上,他們連一個人影都沒見到,他們便是想出手也沒機會出手。

    突然,地面震了一下,過了很久的時間,一陣如同雷鳴一般的巨響蔓延過來,這聲音顯然是從很遠的地方傳來,然后又在通道中傳播了許久,這才到他們的面前。

    “這什么聲音?”

    “不知道,反正我總覺得我們這次會死在這里。”老乞丐很坦然的說道。

    “我不能死,我要活著回去。”

    緊接著,前面突然傳來驚呼聲:“有情況,有情況……”

    老乞丐和張海都看到,前面沖出大量的力士。

    “是神火教的……他們是神火教的……”

    前方集結的人數越來越多,很快就超過了他們這邊的人數。

    與此同時,周圍的穹頂突然射下一道道的光芒,將白烈所帶領的五千人完全的籠罩住。

    一個聲音傳了過來:“皇帝陛下,很高興您能拜訪我教重地,我在此深表榮幸。”

    皇族死士一陣騷亂,皇帝陛下?皇帝正與他們同行?

    “哪個是皇帝?”老乞丐好奇的問道。

    “當然是為首的那個,你沒發現他身邊圍著的四個都是內侍宦官嗎,而且都是一等一的強者。”張海低聲道。

    白烈抬起頭,看向前方的隊伍,是一個白袍的年輕人,非常的年輕,甚至只能算是少年。

    這是白烈第一次見到神火教的教主,不,準確的說是第一次看清楚對方的長相。

    當初神火教教主傳圣繼位的時候,他曾經前去參拜過,不過那時候隔著百米的距離,即便他是白熾國的皇帝,可是作為神權與皇權的象征,皇權所代表的皇帝必須距離神權所代表的傳圣百米。

    很難想象,這樣一個少年,會是讓人聞風喪膽,罪惡滔天的神火教教主。

    傳圣的笑容很淺:“皇帝陛下,不知道你此番前來,有何貴干?”( 移動藏經閣 http://www.mhvaca.tw/2_2111/ 移動版閱讀m.zbjxs5.com )
龙江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