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鑒寶秘術 > 第三六四八章 皇家的顏色
    ();

    ();張天元笑了笑,隨即將東西拿了出來。

    莊智一看,不由笑道:“難怪了,這應該是明正德年間的黃釉碗吧,這可是皇親國戚才配用的東西啊。”

    “師父,莊經理這話什么意思啊?”

    劉金寶好奇地問道,他看那也就是一個碗而已,雖然造型不錯,品相完好,但是跟另外一個梅瓶也沒什么太大的差異吧。

    怎么就成了只是皇親國戚玩的東西了?

    “在中國古代,黃色具有極為特殊的象征意義。《通典》注云:‘黃者,中和美色,黃承天德,最盛淳美,故以尊色為溢也。’”

    張天元笑著說道:“也就是說,黃色最為尊貴,一般人不能用的。

    到了明清兩代對黃色的使用則有更為嚴格的限制,據《明史?輿服制》記載:洪武二十四年規定‘官吏衣服、帳幔,不許用玄、黃、紫三色’,英宗天順二年再度重申禁令,將黃色服裝的禁止范圍擴大到皇族以外所有人的身上。

    又《明英宗實錄》卷一六一載:‘禁西江饒州府私造黃、紫、紅、綠、青、藍、白地青花瓷……首犯凌遲處死,籍其家資,丁男充軍邊衛,知而不以告者,連坐。’

    由此可見,不僅衣服不許用黃顏色,就是黃色的瓷器也是絕對不許民間私自生產的。”

    莊智也笑了笑道:“你師父說的沒錯,到了清代,黃色在皇族內部的使用也是有著相當嚴格的等級規定的,淺淡的明黃色只能用于皇帝和皇后,任何人不得僭越。

    此時的黃色已成為帝王之色,黃釉瓷器順理成章地成為帝王的御用瓷。

    尤其到了清朝,黃釉成為皇家專屬,變得至高無上,百姓只可望塵。

    陶瓷中只有黃釉,皇朝不與百姓共享!”

    劉金寶聽得是目瞪口呆,半晌之后才道:“這也太霸道了吧。”

    “是啊,誰讓那個時候是皇權時代呢,他不霸道誰霸道?”

    張天元笑道。

    其實黃釉一般分為“澆黃”和“檸檬黃”兩種。

    明清時期大多的黃釉器都是“澆黃”,所謂“澆黃”,是指采用“澆釉”的方式來施釉,然后再經低溫焙燒而成,因此俗稱“澆黃”。

    “檸檬黃”則到清代雍正時才創燒出來。

    明代弘治時期,澆黃釉瓷器燒造技術達到歷史最高峰,因呈色淡雅,給人以恬淡嬌嫩之美,人們給它起了一個極富詩意的名字——“嬌黃”。

    宮廷造辦處和景德鎮御窯廠的匠師,還嘗試利用從歐洲傳來的琺瑯料燒造低溫單色釉瓷器。

    此后,推陳出新,相繼出現胭脂紅釉瓷器、“淡黃釉”等品種。

    主要見于雍正、乾隆、嘉慶、道光時期,尤以雍正時期的作品質量最好、受到的評價亦最高。

    黃釉瓷器除了作為陳設觀賞、日常生活的用器外,還是宮廷祭祀用器。

    中國古代歷來有敬天尊祖的傳統,到了明清時期,這一傳統就更加規范和制度化。

    明初,開國皇帝朱元璋曾發布詔令以官窯瓷器取代傳統的青銅禮器,用于各種宮廷禮儀和祭祀活動中。

    此后,隨著各種彩色瓷的不斷出現,宮廷對祭祀活動使用的不同顏色的瓷器規定得越來越嚴格。

    《大明會典》“器用”一章敘及祭祀用器時曾提到“洪武元年,多以金造……二年祭器皆用瓷……嘉靖九年,朝廷規定四郊各陵瓷,圓丘青色,方丘黃色,日壇赤色,月壇白色。”

    以青、黃、紅、白四色主祭天、地、日、月。

    清代沿用明制。

    清世祖順治十年年諭“國家典祀,首重祭祀,每齋戒日期必撿束身心,竭誠至敬,不梢放逸。”

    可見,當時,皇家視祭祀為國家大事。

    《清史稿》記載清“初沿明舊,壇廟祭品遵古制,淮器用瓷……凡陶必辨色”,表明清初祭祀沿襲明舊制,唯有器物改用瓷器,并按照顏色來區別。

    黃釉瓷作為清宮祭禮的器物,相關規定于乾隆十三年的《皇朝禮器圖式》中也有記載。

    “天壇正位登、黑、、豆、尊、爵、盞、和祈谷壇配位篡、豆,用青色瓷地壇正位登、篡、豆、尊、爵、盞,社櫻壇正位尊用黃色瓷朝日壇爵、盞、登、篡、豆、尊,用紅色瓷夕月壇正位爵、盞、登、篡、豆、尊,用月白色瓷先農壇盞,天神壇爵、豆、尊太歲壇正位盞、登、篡,用白色瓷太廟正殿登用黃色瓷……”

    因為宮廷嚴格的篩選制度,即使在乾隆朝如此盛世,對宮廷瓷器的燒制還是令人倍感浪費。

    也因此,據說,當時,乾隆為了節約御窯廠的經費,曾下旨給當時的督陶官唐英,允許不合格的官窯瓷器就地變賣,也就是說換錢回來,有御批的。

    但唐英回奏,說變價處理黃釉和帶五爪龍紋的瓷器,較為不妥,因其皆是皇家專用器。

    皇帝再次御批“黃器如所請行。五爪者,外邊常有,仍照原意行。”

    也就是說,黃釉瓷器就按你說的,不要賣了,但五爪龍民間使用者多的是,就不必太過于計較了,仍舊照原來的旨意辦。

    可見,黃釉器在當時是何等的貴重。

    聽了張天元和莊智的一番解釋,劉金寶心里頭是豁然亮堂了起來。

    他現在就像是一個饑渴的小湖泊,只要是有水進來,那都肯定是要吸收干凈的。

    李云璐則明顯聽著有些無聊,片刻之后就打起了哈欠。

    張天元對她,并沒有刻意去提醒,畢竟這丫頭跟著他,其實就是想要玩的,對古玩古董也純粹只是有那么一點興趣罷了,還談不上靠古董去賺錢。

    劉金寶就不一樣了,他需要靠著這東西養家糊口,因此學的就特別賣力。

    莊智在仔細鑒定過黃釉碗之后,想了想道:“張先生,三件東西,你說個價吧,還是按照以前的規矩,咱們按照人民幣來結算?”

    “對,按照人民幣結算吧,到時候錢會有人打到你在國內的戶頭上,至于你怎么弄,那就是你的事情了。”

    張天元點頭道。

    為了方面一些,神羅集團在外的古玩店都開通了人民幣直接結算業務,當然,如果想要用美金、歐元、英鎊之類的也沒問題。

    破防盜章節, ,( 鑒寶秘術 http://www.mhvaca.tw/2_2132/ 移動版閱讀m.zbjxs5.com )
龙江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