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鑒寶秘術 > 第七卷 第四六九四章 請大師章解木
    “大約一個多小時之后,黃某自己突然坐了起來,張口喊了一句:奶奶你別走啊!

    眾人皆驚!

    因為黃某的奶奶早已過世!

    后來清醒過來的黃某給大家講述了事情的經過。

    當時他給媳婦送飯就快到醫院了,走著走著突然被人從后面狠狠的撞了一下!黃某當時沒看清是誰,就一句國罵脫口而出。

    等他看清楚何人時就傻了:是幾個穿著黑袍抬著棺材的鬼!結果還沒等他反應過來,那幾個鬼就把棺材蓋打開,把他塞了進去!

    等他在黑暗中醒來的時候,有個人在緊緊抱著自己,是他奶奶,而且奶奶好像在護著他,不讓別人把他拉走似的!

    就在僵持階段,他又聽見有好多人在喊自己的名字!奶奶這才松手把他推了出去!雖然過程很嚇人,但是我們還是挺高興,他的命保住了!”

    “這還越說越離譜了,我不是很相信這樣的事情。”

    韓晨明顯臉色有點發青,看起來是因為害怕了。

    張天元笑了笑,不準備講了,因為這會兒已經來了很多人。

    雖然聽鬼故事很有趣,不過更多的人,都是沖著解木而來的。

    “再講一個吧,就一個!”

    韓晨身體在哆嗦,可還似乎興趣盎然。

    “這樣吧,說個不嚇人的。”

    張天元看這氣氛似乎有點緊張,便笑著說道:“我回大學參加同學會,班里組織旅游,就在南都邊上轉。

    其實每次出去尤其是南方,導游總會安排一些寺廟啊,道觀啊讓我們去參觀。

    當然那里都有大德高僧或者張三豐多少代傳人等著跟大家結緣。算卦、抽簽、許愿一個都不能少。

    還有掛同心鎖的,我有一個同事,當初我跟在他們后面眼睜睜的看他們掛上了一個金光閃閃的銅鎖,回來不久就離了。

    當然這是少數,我滿心希望有情人終成眷屬的!

    當然也有算得準的,有一個女同事自己算完卦后,出來就神秘兮兮的跟我說:真準啊,連我家廚房水龍頭長流水都知道!然后就請了一個888的明燈回家了!當然大多數算完后,都是一臉天機不可泄露的神秘樣!

    還是回到南都,當時我記得南都有個溶洞來著。

    那天我們就去爬溶洞,在出口就遇到一位老道長,仙風道骨。

    他老人家沒張口吆喝,只是每個出洞的游客從他面前經過,他都要說一句話送給人家。

    當時我們一組有三個女同學。他對排在第一的陳同學說:施主的面相既旺夫又益子!

    劉同學在中間,他的評語是:女施主要時來運轉了!

    對后面的賈同學評價:女施主益子不旺夫!

    可能當時大家都很疲勞,我的三位同伴沒有認真聽。

    但是我卻很好奇,在途中,我就跟她們打聽家中的情況。

    這兩位女同學都是天庭飽滿地閣方圓的主,人很富態,錢包也很富態。

    陳同學說:想當初我結婚那時候,我丈夫連條新褲子都沒買起!

    婚房是跟別人借的!

    轉眼十幾年過下來,我們復式樓都住上了,我丈夫在中石油上班,我自己還開了一所私人醫院!

    兒子也爭氣,去年考上帝都的大學,我直接給孩子買了輛雅閣送去了!

    真真是旺夫益子啊!

    賈同學家境也好,她本是是一家私企的財務老總,能掙多少我不知道,只知道她給她的兒女每人送了一輛車,外加一套房產!

    我小心翼翼的問:那你丈夫開什么車呢?

    賈同學嘴一撇:我可沒給他買車,不瞞老同學你,就是短褲都是他自己買!

    至于那劉同學,畢業之后,一直都沒有穩定的工作,后來干脆自己做生意了。

    折騰了好幾年,也沒賺幾個錢。

    最近卻是真得轉運,生意蒸蒸日上不說,這人似乎也越活越年輕了。

    大師真是鐵嘴啊!”

    “呵呵,要是真有這樣的大師,我倒是想要見見,就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了。”

    韓晨笑道。

    顯然不怎么相信。

    不過相信與否,張天元并不在乎,因為他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這會兒周圍的人興趣都很濃。

    正好可以開始解木。

    “大家想聽故事,書上有的是,就不說了,咱們還是開始解木吧,韓老板,聽說你可是個中高手啊,不如你幫我解木怎么樣?”

    張天元之所以讓韓晨解木,那是因為韓晨跟辛巴并不認識,沒有做托的嫌疑。

    如果是他自己解的話,很可能被認為這木料動過手腳。

    只可惜韓晨卻急忙擺了擺手道:“小老弟你可饒了我吧,這樣的料子,解出來是福氣,解不出來,那可是會壞了我的名聲的。”

    張天元想了想也是,韓晨解木,向來都沒解垮過,這主要是因為他只解那些有大概率賭漲的料子。

    他皺了皺眉,隨即朝著人群喊道:“不知道哪位愿意幫忙解木?

    以前沒解過也無所謂,我可以從旁協助。”

    他這么做的理由,周圍那些人當然很明白。

    只是這種事兒,可大可小,很少有人愿意去趟這個渾水的。

    “不如讓老夫來試試吧。”

    突然,人群中傳來一個聲音,有些蒼老的感覺,但卻非常威嚴。

    “咦?那不是緬甸的解木大師陳武嗎?”

    眾人這才發現,這老者竟然還是個很有來頭的人。

    但凡到緬甸賭過紅木的人,都認識這老者。

    “聽說陳武大師手氣一直很好,傳說中真正的紅手啊,年輕人,讓他試試吧。”

    有人喊道。

    “當然可以,不過陳武大師,待會兒解木,您能聽我的安排嗎?

    這樣的話,即便解垮了,我也不會說半個怨字。”

    突然間冒出來一個叫陳武的解木大師,張天元可不了解,所以他不可能把自己的命運交給一個不熟悉的人。

    這料子,他要自己來決定怎么解。

    “當然可以,老夫就當是幫你忙。”

    陳武倒是灑脫,笑呵呵地走了過來說道。

    “那可真得是多謝老人家了,不過我可得把丑話說在前頭啊,這塊料子,是我隨意選的,根本沒有仔細看。

    而且我也是個賭木界的新人,是頭一次做這個事兒。

    別人都說這料子賭垮的可能性很大,如果壞了您的名聲,您可能不能怪我啊。”

    張天元笑著說道。( 鑒寶秘術 http://www.mhvaca.tw/2_2132/ 移動版閱讀m.zbjxs5.com )
龙江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