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末世黑暗紀 > 220 拖拉
    “轟……。”兩人身邊的部落勇士將一具具黃犼勇士的尸體抬起來,搖擺幾下扔進谷口的火堆,引發無數火星像天空飛散,炙熱的火浪隨即將山頭上的勇士趕到一邊,灼熱的氣流讓山頭都站不住人了。

    尸體滾入火海的轟鳴打斷了兩人的談話,高峰呆滯的看著成堆的尸體,突然咬牙說道:

    “不需要有人看管他們,將男人,女人,孩子單獨看押,男人負責作戰,若是不愿意,就殺死他的女人和孩子,女人負責后勤,若是不愿意,就殺死她的孩子,孩子由我們的人教導,灌輸他們忠于天爪部落的思想,每十天才能和他們的父母見一面,必須在監視下見面,我就不信他們還能搞出事兒來……。”

    高峰的決定讓桿子歪頭思索起來,丑陋而恐懼的面孔上,眼神閃爍不定,時而兇熾,時而陰森,好一會兒才點頭說道:

    “這個辦法不錯,不過最好用連坐,十個人一個隊,一個人犯錯,一隊人屠絕……。”

    桿子的辦法更加嚴苛,比起之前不分青紅皂白全部殺死要強得多,高峰沒有再說什么,看著一具具尸體滾入火海,為谷口的防御而頭疼起來。

    谷口的陷阱被點燃,成了他們最大的弱點,一旦被聯軍突入山谷內部,北龍峽谷陷落的機會將增大十倍不止,何況他還從得自采風的望遠鏡看出,對面的聯軍中,還有大量全身金屬甲胄的精銳,一旦被這些人突入山谷,即使使用箭矢,也未必有用。

    “找些大石頭來,看看能不能將谷口給堵住……。”

    高峰實在想不出辦法,將這個不是辦法的辦法說了出來,桿子點頭就準備去辦,但又被高峰叫住。

    “不行,石頭會被燒酥,到時候不可能擋住他們……。”

    高峰看到火焰邊緣已經白化的巖石憂心道。

    “要不,我們將火澆滅?山谷里有水源……。”

    桿子也想不出辦法,不由地摸著腦袋說出更餿的主意。

    “行了,你先下去吧,昨天抓住的黃犼勇士和他們的家小全部處死,死去人的家人貶為契奴……,”

    高峰心里煩躁,將桿子打發,盯著殷紅的火焰若有所思。

    死去的黃犼勇士和牽連的女人被野蠻的天爪勇士扔進谷口依然燃燒的火焰之中,火焰中燃燒的不止是尸體,還有大大小小的金礦,這些被挖掘之后,等著成為原材料的金礦被高峰毫不質疑的扔進火中。

    既然石頭也會被融化,那就用金礦來鑄就一堵不可逾越的黃金之墻。

    高峰的命令得到了完美執行,剩余的兩千三百多名黃犼勇士被均分的分布到兩座山頭,就在他們眼前,一具具失去生命的部落成員被扔進火焰之中燃燒,而他們也被剝奪了勇士的尊嚴,沒收了屬于他們的盔甲和武器,只能作為輔助兵力協助守衛山頭。

    以前被黃犼部落當做契奴的人被高峰提拔為管理者,看管他們以前的主人,這些麻木的契奴一開始有些惶恐和茫然,在他們發覺自己再也不會被黃犼勇士任意殺死或毆打之后,他們驟然適應了身份,變本加厲的將以前的遭遇施加到原主人身上。

    黃犼勇士們突然遭受大變,最恨的卻不是天爪部落的勇士,而是之前倒戈的那些人,這件事若是成功了還好說,實際上卻失敗將他們牽連,這讓他們怎么也接受不了,簡直是無妄之災。

    上千個婦孺被被貶為契奴,她們連奴女的身份都沒有,但最壓迫她們的反而是同樣貶為契奴的黃犼勇士。

    人性的丑惡在這一刻被展現的淋漓盡致,北龍峽谷危在旦夕,而聯軍大營再次迎來了風塵樸樸的藍鈺。

    數百個晶瑩剔透的小瓶子在雪白的皮草上一字鋪開,藍鈺身后站著淡然清雅的月撩沙,除了他們之外,就只有一百多個全副武裝的家族武士,兩個顯鋒伽羅并不能震撼在場的部落聯軍首領。

    即使如此,也沒有人敢妄動,哪怕他們看著藥瓶的眼睛充滿火熱和熾烈,他們忌憚的不是藍鈺,而是藍鈺身后的家族憾軍。

    藍鈺掃視地上琳瑯滿目的藥瓶,高傲的抬起下巴,似在宣揚家族的財力。

    “我知道,你們這么久都在磨蹭,是想要看到實物,這里有足夠你們百年所用的藥劑,武器盔甲,糧食也到了,現在,你們沒有理由再推脫了吧?”

    藍鈺已經失去了耐性,整整七天,聯軍都在北龍峽谷外圍磨蹭,不管他怎么催促,都以準備不充足而拒絕。

    他知道,聯軍是被天爪部落的戰斗力給嚇到了,重裝勇士的覆滅,神選勇士的潰敗,都說明天爪部落才是當之無愧的強軍,但他必須覆滅天爪部落,才有機會得到憾軍伽羅的提升方法。

    “藍鈺大人,你誤會了,我們可不是害怕,你不知道,幾萬契奴轉移過來需要準備的東西太反繁瑣了,要給他們安排吃,安排住,還要防止他們逃跑,甚至還要防止他們聯合在一起反對我們……。”

    洛蘭摸著腦門上的暗紅十字星紋身,帶有討好的向藍鈺解釋,但一雙眼睛卻不停的在藥劑上掃視,貪婪的樣子,猶如饑餓的野獸。

    神無忌站在一邊淡然微笑,一雙碧藍的眼眸始終注視著月撩沙,不像其他人那樣關注月撩沙的身材,只是盯著她的眼睛,釋放著灼熱的情感,仿佛除了月撩沙,世間再無能打動他的人或事。

    月撩沙明媚的眼睛飄渺虛無,并不在神無忌身上,即使神無忌帥到一塌糊涂,也并不在意,但她的雙手始終籠在袖子里,隨時應對各種突變。

    四個人周圍零散的散步著幾十個庇護者,都是滿腦肥腸,挺著孕婦一樣大肚子的上位者,他們的眼睛始終聚集在藥瓶上,要不是顧忌幾個顯鋒伽羅,說不定一哄而上搶奪的心思都有了。

    藍鈺面色不善的聽完洛蘭的解釋,挑動眉峰,掃視周圍挺著胸部,仿佛鋼鐵城墻一樣的部落勇士,這些部落勇士剛剛得到家族送出去的甲胄,表現的猶如天神一般偉岸。

    但他們卻不是即將征服北龍峽谷的主力,而是戒備幾萬荒人契奴的監視者。

    從這些部落勇士身上,藍鈺能看出,聯軍更本沒有在乎北龍峽谷,他們一直這么磨蹭,就是家族給出的東西還沒有滿足他們的胃口,果不其然,洛蘭接著問道:

    “家族的信譽我們一直都很信服,但這畢竟是場傷筋動骨的大戰,一個不好就會損失慘重,到目前為止,我們已經傷亡了差不多一萬多人……。”

    臉不紅,心不跳的將聯軍的傷亡數字翻了三倍,洛蘭說著聯軍的苦楚,雖然沒有明說,但話中的意思直指他們交易的尾款,顯鋒喚醒藥劑。

    就算洛蘭敢要,藍鈺還不敢給,誰知道他們會不會拿了東西翻臉不認人?

    “顯鋒喚醒藥劑已經準備好了,只要你們發起進攻,當天就能送過來,我今天過來,只是想要告訴你們,月曇益大人已經很不高興了,你們這么磨蹭,實在要挾他么?”

    藍鈺將月曇益搬了出來,讓洛蘭一張臉變得通紅,不由自主的看向神無忌,卻發現神無忌癡迷的看著身材并不出眾的月撩沙,對他們之間的對話不理不睬。

    “神老弟,你說說話呀,到底怎么個搞法,你拿個主意才是啊……。”

    同藍鈺不信任聯軍一樣,聯軍也不信任月曇家族,中間還有一個憾軍伽羅,一旦出現問題,這些荒野草根必然在幽明的怒火中覆滅,雖然藍鈺一再保證,但他們心中始終有所顧忌,除非,他們看到顯鋒喚醒藥劑。

    {..感謝各位書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末世黑暗紀 http://www.mhvaca.tw/2_2136/ 移動版閱讀m.zbjxs5.com )
龙江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