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末世黑暗紀 > 356 尋找
    這是高峰有史以來聚集最多的隊伍,也是最爛的隊伍,很多人不知道自己在隊伍中該扮演什么角色,呼喝與謾罵讓歪歪斜斜的隊伍猶如菜市場,這些人并沒有第一時間出動,而是在精銳勇士的帶動下,千人劃分為大隊,一個大隊一個大隊的學習走路。

    高峰對這支站站在一起像鍋粥的隊伍沒有太大指望,只希望他們能夠學會走路就夠,走路是紀律化的第一步,千百人用同一個節奏走路的方式相當震撼人心。

    隊伍中的每個人都被要求挺直后背,學會目視前方,而不是注視腳背,在精銳勇士的喝令下,這群連左右都不能分清的土包子邁著各種各樣的步伐走在一起,只要超過三步就會混亂,后面的人撞到前面的人,前面的人被后面的人給推開。

    總之一句話,在隊列中,沒有誰能夠和身邊的人保持同樣節奏,也沒有人搞明白,為什么非要踩到同一條線上?

    隊伍的訓練自然有下面人去操心,高峰將所有訓練任務劃分下去,卻沒閑下來,連和惑星纏綿的時間都沒有,整天飛翔在天空之上,依靠冬季的大風,巡視整個西部荒野,而他去的最多的地方就是滿頭那邊,擔心滿頭對他們發動突然襲擊。

    但高峰的擔心都白瞎了,滿頭那邊毫無動靜,似乎只要有了圍墻,就能安枕無憂,高峰集結的軍隊每天都在成長,每天都有人被鞭子抽打的死去活來,牢牢記住怎么學會走路。

    鞭子的威力是巨大的,它比刀鋒更加讓人膽寒,荒野的人早已經適應了死亡,死亡對他們來說未嘗不是一種解脫,所以害怕死亡,只不過對死亡本身的恐懼而已,鞭子不同,鞭子抽在身上是會疼的,瘀腫的傷口并不會消失,會整夜整夜的刺激他們的神經。

    在無時無刻痛楚的刺激下,就算再散懶的家伙也知道要專心,要努力,部隊日漸成型,高峰并沒有站在這里表示欣慰,而是到了群山峻嶺中最險要的地方,探知他早想知道的神秘植物。

    西部荒野的環境很奇妙,一座座綿延的石頭山脈將西部荒野和南部荒野給隔開,能夠通行大隊伍的道路數量并不多,方圓一千多公里之內,相當于生活在與世隔絕的環境之中。

    這些峻嶺全是烏黑的石頭山脈,陡峭的山巖被長年累月的山風吹走浮土,也將其吹成刀鋒般的尖利,這些山巖上下錯落,很多地方都是大斜面的鏡面巖石,任何人都不能在上面落足,即使放上一塊多棱多角的小石頭,也會順著快有八十度的斜面滾到山下。

    而這種斜面已經是難得的好路了,千多米的高的山峰中,地勢復雜險峻,無數斷裂的縫隙等著擇人而噬,還有不少翹起的石頭將下山的通道擋的死死的,宛如突起的陽臺,站在上面看到下方讓人眩暈的深度,就讓人打心眼里冒出一股涼氣。

    這些突起的平臺就是當日勇士們難得的休息之地,很多勇士都是因為沒有落腳的地方,體力不支才摔下去的。

    山頭的寒風更加凌冽,已經不算是山風,而是能將人的皮膚吹掉的罡風,大風詭異莫測,沒有特定的方向,一會兒是順風,一會成了逆風,或者能將草葉撕碎的旋風,高峰艱難地飛翔在大風之中,時而前進,時而后退,有時甚至會吹的向下墜落,險險幾次都差點撞在山巖上。

    要說山巖上一般是級積雪最多的地方,但高峰眼前綿延不知道幾百里的山嶺上全是烏黑的石頭,根本看不見積雪,顯然是被這里的狂風吹走的。

    高峰頂著狂風艱難飛行,身后的金屬翅膀不斷地被大風折斷,又被他修復,在和大風的對抗中,不管是體力還是能力都快速消失,最后不得已,高峰飛進了一道裂開的巖縫。

    剛剛飛進去,那能將人吹飛的大風陡然消失,但高峰卻感到發自骨頭里的陰寒,只因這片區域實在太冷,巖壁上覆蓋著一層厚厚的冰層,宛如包裹著水晶一般。

    翅膀已經不起作用了,兩只巨大的翅膀快速收縮,各自分成四肢鋒利的蜘蛛長腿,每根長腿都有靈活的關節和鋒利的爪刃,猶如利刀一般插進厚厚的冰層,高峰背上八只長腿,自己還有四肢,就像多長了四條腿的蜘蛛快速攀爬在縫隙中,他迫切需要找個地方休息。

    這時高峰才知道桿子說的話不假,那種三枝分丫的神秘植物很難找到,這是他查看幾十條裂縫中的一條,能夠凝結水汽的縫隙實在太少,少到高峰懷疑,桿子們發現的那塊縫隙是幾百里山脈唯一能生長植物的地方?

    高峰心中有些焦急,在大風中飛行了幾個小時,消耗了大量體力,若是無功而返,他無論如何也不會甘心。

    順著巖壁的冰雪,高峰緩緩地向下攀爬,不放過任何一塊地方,卻總是徒勞,直到他到了最底層,一點點瑩藍色的火焰在高峰身邊宛如螢火蟲飛舞,將身邊的黑暗驅逐。

    下方除了冰層之外,還有厚厚的落雪,不知道有多深,山頭上的雪花全被刮到了這里,如果想要繼續尋找,高峰就得挖開這些積雪,這條縫隙是高他所見到最深的一條,如果這里沒有,其他地方也不會有。

    高峰摸到腰間的三瓶木蔸花精油苦笑起來,積雪是挖不穿的,縫隙直上直下,他連堆積積雪的地方都沒有,唯有融化積雪,也不知道他準備的木蔸花精油到底夠用不夠。

    三個大號的瓶子曾讓高峰在空中感覺到累贅,在這里卻嫌棄不夠重,上千滴木蔸花精油爭先恐后地從瓶口中鉆出來,宛如蜂群一般旋轉在高峰的身邊,每一滴都涇渭分明,不會撞在一起。

    手指輕輕點在空無一物的身前,一團小小的火苗嗖地竄到了積雪中,碰地一聲,爆出人頭大小的高溫火焰,厚厚的雪層瞬間融化出臉盆大小的面積,高峰連連搖頭,若是按照這個規模,至少要用一噸的木蔸花精油來融化積雪。

    抓撓著脖子,高峰左右盼顧,尋找著其他的方法,可這里什么都沒有,除了積雪就是被冰層包裹的山巖。

    看到山巖,高峰有了主意,抽出死神彎刀便削下一層片狀的巖石,抖落上面的冰層,高峰隨意將其仍在雪地上,打了一個響指,就有一點火苗落到了石頭上。( 末世黑暗紀 http://www.mhvaca.tw/2_2136/ 移動版閱讀m.zbjxs5.com )
龙江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