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末世黑暗紀 > 1384 確定目標
    迷蝶餐廳是間神秘的餐廳,餐廳的主人是個神秘的女孩兒,高峰不知女孩兒背負怎樣的痛苦?唯一念念不忘的不是女孩兒無瑕而完美的嬌容,而是她灑脫奔放的性格。

    可惜這里不是高峰的地盤,而他還要尋找曾經的屬下,走出餐廳,高峰悵然若失,低頭看向手中暗紅色蝴蝶紋路的卡片,這是女孩兒給他的報酬,里面有不設上限的信用點額度,還是繼承迷蝶餐廳的憑證,餐廳的財富不是保險柜里的能量晶石,也不是賬戶里的巨額信用點,而是廣泛的人脈與資源,只要高峰愿意,他馬上可以成為地下人中的頂級富豪,享用最奢華的享受。

    回到了軍人攢動的大街上,高峰就像從一個世界來到了另外一個世界,耳邊全是粗俗不堪的臟話,入眼處都是勾肩搭背,滿身酒氣的軍人,街面上突然多了無數雪白的大腿與乳溝,一個個穿著簡陋,濃妝艷抹的女人站在街邊,向軍人熱情的招呼,每時每刻都有衣衫不整的軍人從偏僻的小巷中走了出來,臉上,脖子上還殘留著深深的吻痕。

    在這些軍人中間,軍裝筆挺整潔的高峰倒成了另類,沒女人招呼他,顯然站街的女人也是極有眼色的,知道從醉鬼的荷包里掏信用點更方便,讓高峰詫異的是,女人中有相當數量的荒人女性,她們比地下人女性更加豪放,只用寸寬的獸皮擋住一絲要害,就在街上拉扯著醉鬼,用荒人女性獨有的力量,將醉醺醺的軍人提小雞似的弄到后面簡陋的窩里。

    這條街似乎除了最原始的欲望與酒之外,就剩不下別的東西,到處充滿了肉香味兒的誘惑,經歷了生死大劫的士兵毫無收斂的放縱,很多人剛剛走出女人的房門,腳步還在輕顫,又被其他女人拉上了充滿異物與臭味的大床。

    高峰擠開一個個肆意放縱的軍人,來到大街盡頭,突然發現路口被簡單的設立障礙物,幾輛黑色漆面,刷著白色橫條的軍車將接口隱約包圍,一名名身材高大,英俊嚴謹的憲兵死死的盯住游蕩在街口的士兵,手中的武器隨時做好了射擊的準備。

    看到憲兵,高峰心中苦笑,看來新城的憲兵對新編第三師的士兵極不放心,已做好鎮壓準備,也許士兵們只能在這條街上游蕩,但他不能一直呆在這里,硬著頭皮走到一名眼神不善的憲兵軍官身前,沉聲說道:

    “我要去別的地方逛逛,這里沒意思……。”

    也許是因為筆挺的軍裝,也許是因為不曾喝酒,憲兵軍官用審視的眼神上下打量高峰,沉默了大概一分鐘的時間,歪了歪頭,讓開了道路,高峰還了一個微笑,淡然的走過,就在這時,幾個醉醺醺的軍人罵罵咧咧的跑過來,想跟在高峰身后越過憲兵。

    醉鬼們顯然打錯了注意,憲兵軍官一聲令下,十多個憲兵抽出軍棍,劈頭蓋簾的打在醉鬼們的身上,讓他嗷嗷慘叫,這下再沒人敢過來,只能躲在后面惡毒的痛罵。

    相比被揍成死狗的醉鬼,高峰倒是對憲兵有些好感,不管怎么說,憲兵在地下軍的兵種中,是最像軍人的一群人,而憲兵不需要執行作戰任務,手上或許沒有沾上荒野人的血,高峰似乎沒有理由要他們的命。

    沒有了到處擁擠的醉鬼,沒有了滿街白肉的粗鄙叫賣,高峰感覺頓時不同,吃飽喝足的他隨意走在干凈寬敞的人行道上,看著頭頂飛馳而過的浮車,雖然眼睛只能看到底盤,感知卻能詳知車內的細節,只要高峰愿意,可以隨手招到出租車。

    剛剛吃完一頓豐盛的佳肴,正需要散散步來消化,高峰不急不緩的沿著人行道先前走去,感受地下人營造出的虛假繁華,感知就像偷窺隱私的小偷,不斷掃過身邊一座座大樓。

    大樓里多是各種辦公樓,里面的人員不多,絕大多數房間都是空著,這讓高峰想起核心城區外圍,無數排隊等候領取食物與飲水的普通人,他們只能住在最簡陋的帳篷里,吃著劣質食物,等待工作的機會。

    不知不覺,高峰來到城市的最中心,占領軍司令部,不等高峰靠近,只在外圍高峰就發現三道警戒線,幾乎所有制高點都有狙擊手在值班,地面也隱藏著無數炮塔,一旦受到襲擊,就會伸出地面發動狂風暴雨般的攻擊。

    感知微微深入,高峰的臉色就變得難看,生物實驗室的感知探測器竟然出現在軍區司令部,換句話說,除非高峰能假扮司令部的軍官,才能混入其中,但地下軍擁有完整而嚴謹的門禁系統,假扮可不容易。

    猶豫了一會兒,高峰決定放棄潛入占領軍司令部,他發現司令部對外來的車輛與人員相當謹慎,檢查的程序繁瑣復雜,繼續冒險得不償失,而他也不認為占領軍司令部會將暴風戰士關押在里面,不管再任何時候,軍事主官都不會將俘虜放在自己辦公的地方。

    占領軍司令部是龍潭虎穴,高峰無奈只能換個方向,繼續游蕩,新城是北方軍建起的,軍人的數量最多,街面上行走的軍人不少,高峰也不怎么引人注目,不過高峰倒是乘機搞清楚了地下軍的軍種虛實。

    地下軍分為野戰部隊,后勤部隊,特種部隊,還有憲兵,內衛部隊,軍裝與款式都有不同,高峰身穿的是米黃色的野戰軍裝,領口分別有中士軍銜和車長記號,袖章上則是新編第三師名牌,后勤部隊則是藍色的連體制服,看上去像群工人,沒有袖章,只有軍銜,憲兵不需多說,內衛部隊的軍裝也是黑色,與憲兵不同的是,袖口是半寸寬的紅色紋路,不管是武器還是防御裝備,都比新編第三師的野戰部隊強不少。

    至于特種部隊,高峰看到陰蛇與藍魔的軍裝,軍裝的款式大同小異,材料與普通的軍裝不同,不管是韌性還是堅固度,都與憾軍伽羅的仿佛差不多,不管是陰蛇還是藍魔,都有配屬的輕型浮車,往往在空中呼嘯而過,常人難得一見真容。

    恰好兩輛相互爭奪車道,囂張無比的輕型浮車從頭頂掠過,發出凄厲的呼嘯,感知就掃描到藍魔與陰蛇私下的競爭,一人袖章上是藍寶石鑲嵌的邪惡眼睛,另一人袖章則用黑色晶體拼出蛇頭圖案,相同的是,兩個人都摟著赤身美女飆車。

    “這幫家伙太無法無天了,現在如此緊張,還這么囂張,憲兵怎么不把他們抓起來?”

    身邊傳來一陣話語,高峰沒有扭頭就知道,是兩個從后方大步走來的內衛軍官,一邊走一邊聊天。

    “沒辦法,他們是直屬部隊,參謀長都沒法管,憲兵就更管不著了,放心吧,出現昨天晚上那種事,這些家伙一定會頂在最前面,說不定幾天之后,你就能看到尸體了……。”

    “這種話不要隨便說,萬一被人聽到……,不過新編第三師這次可真的夠慘,傷亡四千多人,其中軍官就有六百多,聽說郭鬼到處拉人,填補軍官不足,還有憲兵那邊也忙的不行,連看押所關的官兵都看不過來,全都送到我們這邊協助看管了……。”

    “我看夠嗆,新編第三師放假三天,誰知道這三天,會有多少人發瘋,都是從戰場上下來的,眼睛都是紅的……。”

    兩個內衛部的軍官沒注意悠閑散步的高峰,腳步輕快的走到前面,很快說話聲也聽不見了,高峰若無其事的看著街道對面走過來的靚麗美女,心中思量著剛才聽到的話,腳步驟然一頓,他知道暴風戰士管在哪兒了。

    憲兵主管軍人的違紀,擁有逮捕權和拘押權,憲兵司令部有自己的監獄和牢房,現在違紀軍人全都轉移到了內衛部,那么空出來的牢房又關押著什么人?

    想到這里,高峰招手攔下一輛出租車,關上車門就說道:

    “去憲兵司令部……,”

    “大兵,你還以為是在地下軍區啊,這兒可沒有憲兵司令部,只有憲兵總隊……,還有,信用點貶值了,除非你有一萬信用點,不然就用腳底板吧……。”

    司機是個頭發碧藍,穿著唇環的年輕人,深陷的眼眶隱隱發青,一看就知道屬于縱欲過度的頹廢份子,調侃的話語帶著一絲鄙視,似乎高峰是從鄉下來的家伙。

    高峰無奈的搖頭,掏出迷蝶卡在車載POS上掠過,輸了整整一萬的數據,頓時讓司機死死的閉上嘴巴,不敢繼續嘲笑。

    被錢砸暈的司機有超乎想象的高效,出租車開的和特種部隊那幫無法無天的家伙一樣快,十分鐘不到的時間,就來到了核心區邊緣的一處大樓前,大樓門前沒有街壘和碉堡,只有兩個黑色軍裝的衛兵,看上去好不顯眼。( 末世黑暗紀 http://www.mhvaca.tw/2_2136/ 移動版閱讀m.zbjxs5.com )
龙江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