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末世黑暗紀 > 1757 安撫
    高峰正不知道如何回應對方鋒利的話語,感覺到火媚兒對自己的恐懼,眼珠子一轉,對安娜塔西亞說道:

    “你的事先不慌,我在西方找到一部分羅斯人,他們被混沌陣線的反叛軍收容,向我這里趕來,等他們達到后再說,火媚兒是個不錯的女伴兒,由她陪著你先安頓,感受一下新城的氣氛與文化……。 ”

    高峰很不負責任的將安娜塔西亞扔給了火媚兒,完全沒有想到,兩個女人早已勢如水火,刑無名頓時想要開口反對,可又想到,安娜塔西亞在這里沒有熟悉的人,反倒是火媚兒與她關系最近,又想到兩個丫頭至少不會打的頭破血流,也就默認了下來。

    火媚兒則哭喪著一張臉,但在高峰咄咄逼人的眼神中,終究還是不敢說什么,最后鼓起勇氣,用蚊子般大的聲音說道:

    “您知道恐怖圣主在哪兒么?我很長時間沒看到他了……。”

    高峰心中一緊,他擔心鱗甲分身的情報從火媚兒嘴里泄露出去,畢竟那是他最后的底牌,也是讓他具有碎星戰力的根本,不敢輕易透露出去,微微皺眉,很遺憾的說道:

    “他死了,死在深淵魔鷹爪下……。”

    此話一出,火媚兒的眼睛頓時失去了神采,而安娜塔西亞則驚呼道:

    “為什么會這樣?難道我一直都錯怪他了?他將深淵魔鷹引走,才保全了羅斯人的部族……。”

    “你們不用再擔心深淵魔鷹,當我知道后,已將深淵魔鷹給殺了,這就是深淵魔鷹剩下的東西……,你們留作紀念吧……。”

    高峰隱約感知到火媚兒對鱗甲分身的情意,但此刻改頭換面的鱗甲分身就站在不遠的地方,對火媚兒根本無動于衷,同樣他也沒有正常人的情緒,不管是火媚兒還是安娜塔西亞,都是一件可以利用的工具,沒了利用價值,工具也就無關緊要了。

    取出得自深淵魔鷹的骨珠,給了安娜塔西亞和火媚兒一人一顆,一邊的刑無名頓時眼熱無比,他也聽說過深淵魔鷹的恐怖,按照描述,戰斗力還在半步碎星之上,如今見到如此珍貴的事物,生物科學家的本性頓時無比膨脹,但高峰沒有給他,之前的一頓爭吵,高峰可還記在心里。

    “是它,真的是它,它的氣息不會有錯……。”

    安娜塔西亞緊緊握住手中的骨珠,激動的不能自已,語無倫次的述說此時的興奮,而火媚兒一顆心如墜冰窖,涌起一種強烈的絕望,幾乎不下于當日部族被攻破,父母親人全被羅斯人屠殺的那一刻。

    “現在,你該告訴我,有沒有辦法解決地下人的基因崩潰?”

    高峰將注意力轉移到正用貪婪眼神望著女孩兒手中骨珠的刑無名,科學家的德性大致差不多,尤其是當他們有新發現時,恐怕將整個世界放在他們眼前,他們也會視而不見,只想弄個清楚。

    “十顆骨珠,給我十顆骨珠研究,我就想辦法弄出成果來……。”

    刑無名很沒節操的投降了,明碼標價的告知高峰,高峰差點被氣笑,作為地下人之一的刑無名竟然如此無恥,綁架地下人的命運,讓高峰來妥協,真是讓他沒話說了。

    “一個月,給你一個月的時間,只要你找到大規模解決基因崩潰的辦法,我給你十五顆,每提前一天,我增加一顆……。”

    高峰說出自己的價碼,深淵魔鷹的骨珠威力強大,但對他顯得可有可無,每次戰斗最多用兩顆,他就會能量耗盡,這還是以碎星伽羅的階位戰斗,若是沒有鱗甲分身俯身配合,一顆就能要了他的老命。

    “沒問題,就這么說定了,我馬上回去,需要的實驗設備和人員,你要負責給我準備好,還有,至少一百人個地下人配合實驗……。”

    刑無名扔下這番話,便抓著作為臨時保鏢的冼釗匆匆忙忙的離去,竟是連喝杯水的功夫都沒有,冼釗一臉苦相,眼巴巴的望著高峰,被一臉皺紋的刑無名抓走,那副幽怨的摸樣,就像被賣做童養媳的小女孩兒一般。

    “你要的東西,我會在三天內準備好,初步準備四十名科學家與工程師,一百噸以上的生活物資,后續還有十倍的人員與物資轉運,但你要盡早擊敗混沌艦隊,不然后續再也不可能擠出一個人,一噸物資……。”

    燕二十九同樣知道解決地下人基因崩潰的好消息,心勁兒頓時提升了很多,也不再專注于高峰的笑話,信誓旦旦的向高峰保證月球遷移計劃的前提供應,對此高峰表示滿意,沒想到燕二十九很面一番話,又讓他呆滯了。

    “那你的未婚妻準備住哪兒?新城不歸我管,所以臨時安排不了,如果你不反對的話,就安置在你妻子的房子里吧?那里正好空著……。”

    當妻子兩個字一出口,不管是心如死灰的火媚兒,還是一臉淡定,猶若圣女般不惹塵埃的安娜塔西亞都豎起了耳朵,尤其是安娜塔西亞,一股強烈的危險正在她身上醞釀,猶如烏云蓋天的暴風雨般壓抑,高峰頓時頭大無比。

    等到高峰來到自由之城時,身邊多了兩個小尾巴,讓他的追隨者從紅沙與小東西兩個,增加到四個,之所以這樣,是安娜塔西亞死活不愿意去他妻子曾經住過的地方生活,情愿呆在他身邊,讓無數人側目。

    對于安娜塔西亞的用意,高峰一直搞不明白,勸說幾次后,懶得再管,愛咋滴咋滴,就當金發小妞不存在了,唯有一點沒有想到,火媚兒的直覺這么準,竟然認定改頭換面的鱗甲分身就是曾經的恐怖圣主,不時試探對方,收到高峰嚴令的鱗甲分身不得不裝聾作啞,就當自己是個木頭人,不管火媚兒怎么試探,都沉默以對,即使這樣,也依然擋不住火媚兒的好奇。

    飄渺對于出現的兩個女孩兒并沒有異常反應,依舊是該吃的吃,該睡的睡,偶爾找到紅沙,趴在她身邊么享受小手梳頭的安逸,但紅沙不知道為什么,對兩個出現在高峰身邊的陌生女人抱有敵意,平時也不再默默無聞的躲在高峰看不到的地方,只要兩個女孩兒湊在高峰身邊,她是必然要出現的,仿佛在宣誓主權。

    此時的自由之城更加緊張,火炎與熾天返回后,一直閉門不出,也不接見任何人,徹底放棄自由之城的控制權,似乎連邊兒都不愿意沾,也不知道再打什么主意,而幾位頂級家族的族長早已等的心急火燎,若是高峰再不出現,說不得要跑到荒野親自去找。

    這些天以來,他們一直在擔驚受怕,尤其是碧玉家族的毀滅,讓他們切身感受到混沌神王的強大與威脅,雖說當日十二個神王分身被消滅了八個,但他們并不認為對方受到重創,按照高峰這邊透露的情報,神王分身還從沒出現過十二個一模一樣的,批量出現,意味著將來會有更多的神王分身到來,那個時候,即使所有頂級崩云聯合在一起,也必然走碧玉家族的老路。

    高峰出現的瞬間,幾個頂級家族的族長就圍了上來,嘴上諸說紛紜,一時間嘈雜之聲四起,聽不出誰是誰,總是亂成一堆,吵鬧的高峰腦袋都昏沉沉的,也不作答,任由他們吵鬧,直到這些人絞盡腦汁也想不出新的話語,這才消停下來,這時,一口卷舌音的安娜塔西亞出人意料的站出來,對幾位焦急的頂級家族族長說道:

    “各位的焦急,我丈夫都已知曉,你們擔憂的問題,他也早有預料,并做出計劃與安排,事關機密,不能當面與你們說,只需要安心等待幾天,自然會給諸位一個交代。”

    此話一出,場面的氣氛頓時消停下來,高峰嗔目結舌的呆望著瞇著眼睛,如太陽菊般燦爛,又同時擁有冰雪氣息的絕代佳人,散發著強大的女王氣場,讓幾位心急火燎的族長平靜下來。

    被人群包圍的安娜塔西亞不卑不亢,不說那番言語,只說她平靜的氣質,就足以將人心安撫下來,一時間,幾個家族族長相續對安娜塔西亞表達感謝,并識趣的將時間與空間留給兩人,相續告退。

    等到人都走了,高峰還沒明白到底發生了什么,為什么冰雪女王幾句話就將眼下最大的難題給平復了下來?這似乎不科學吧?

    “他們要的只是一個態度,事關生死,任何人都不會一味指望別人,這個時候,就需要你來表達態度,只要讓他們知道,你心中有數,不管有沒有辦法,他們都不會再糾纏下去,畢竟他們也不希望激怒你……。”

    女王似乎找到了適合發揮自身特長的地方,一番話點醒了高峰這些人的目的,事實上,碧玉家族毀滅的一刻起,這些老奸巨猾的頂級家族就有了各自的安排,但他們更希望高峰能夠頂在前面,這樣一來,大家都放心了。( 末世黑暗紀 http://www.mhvaca.tw/2_2136/ 移動版閱讀m.zbjxs5.com )
龙江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