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末世黑暗紀 > 1806 爭執
    “3打印?這我知道,以前地下也有這種設備,隨著人口增加,需要更多的工作機會和崗位,也許需要培養工程師與技術人員,所以逐漸淘汰了,沒想到會這么神奇,這東西應該用在外部殖民……。”

    蕭翎瞬間就明白了,不無遺憾,當年剛剛進入地下時,資源和物資都很豐富,問題是大多數人不能無所事事,閑的時間太長,總會發生各種問題,為了控制和管理,最初給每個人都安排了工作,讓他們通過工作來換取食物和物資,還有各種待遇,反而淘汰了效率更高的制造技術,不能不說是種倒退。

    “可惜,要早點遇到你們就好了,很多計劃都能加快進程,也不用像現在這樣捉襟見肘……。”/++++小說 >

    華夏語在阿爾法他們學習的第二語言,但她并不懂成語,微微露出疑惑的眼神,正要問個明白,蕭翎突然打斷:

    “那我們下一步怎么辦?就在這兒杵著?萬一被混沌神王看破……。”

    “怎么會?生物戰艦需要補充,受損的艦身需要修復,這不是現成的借口么?”

    高峰心中早有預案,說出他事先就準備好的理由,如今一動不如一靜,真要被混沌神王摸進老巢,真是哭都來不及,雖然他不知道混沌神王為什么要尾隨,總之絕不是好事。

    “可萬一時間拖得太長,混沌神王羞惱成怒怎么辦?我們擋得下來?”

    蕭翎依然滿懷憂慮,高峰沒有回答,扭頭看向阿爾法,阿爾法緊皺眉頭,依然在思索之前高峰所說的成語。

    “生物戰艦大概需要幾天才能完成修復?”

    “兩天吧?有補給艦協助修復很快的,如果沒有補給艦,恐怕要就要十幾天……。”

    阿爾法不愧為艦隊司令,對這些心中有數,張口就能回答,高峰點了點頭才對蕭翎說道:

    “我們可以放緩戰艦的修復,只要能保證在第三天完成就夠了……。”

    “三天?為什么是三天?啊!!!”

    蕭翎最開始是疑惑,隨即想到了什么,頓時驚訝了,疑惑的眼神得到高峰點頭肯定,這下蕭翎頓時放心了,事情還沒到最壞的地步,尤其是與他們之前的計劃并不沖突。

    五艘生物戰艦在被稱之為幽靈鬼窟的絕地停留下來,吸收輻射核廢料的同時,愈合自身損傷,按照高峰設定的時間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愈合艦身的損傷,若真有外人偷窺,也會一廂情愿的認定,生物戰艦在這里是為了修復自身。

    與此同時,荒野也迎來了一位了不得的客人,屬于高峰的毀滅王巢,這艘毀滅王巢與之前在東南被擊毀的空中堡壘一模一樣,甚至更加威武,駕駛這座浮空堡壘的是少量艦載機器人,它們穿越充滿死亡的輻射之地,來到了這片荒蕪與活力并存的地方,受到五月第一時間的歡迎。

    五月是最早知道毀滅王巢存在的人,從月球回來后,就一直在等待這艘龐大的戰堡出現,心中已經開始盤算,怎么利用這艘巨大的堡壘,是拆開組建新的沙狐艦隊?還是拆開加工成材料,送到月球上作為物資囤積?

    燕二十九站在五月身邊,皺眉看著被高峰弄回來的大家伙,全身一陣無力,她真心不知道該怎么安排這艘可以停留上百艘戰艦,猶若巨型城市的龐然大物,心中暗恨高峰總是給自己找麻煩。

    就在這時,文欣兒出現了,有了絕對的權力,文欣兒變得更加強勢,女強人的風范絲毫不比燕二十九差,又因為都是權力欲極重的漂亮女人,她與燕二十九天生就是對頭,總會有意無意的攀比和抬杠。

    燕二十九正在計劃著將毀滅王巢扔到前線,讓鐵山河去操心,文欣兒卻走到燕二十九身前,毫不客氣的說道:

    “這東西我要了,準備一下,我派人接受……。”

    等在一邊的五月頓時驚訝了,張開嘴巴似乎不敢相信,燕二十九微微皺眉,惱怒的呵斥道:

    “憑什么?你之前搞到的東西,不交出來也就罷了,還想要這座空中堡壘,難道你想造反么?”

    燕二十九的訓斥,讓五月后面的話卡在喉嚨里,搖頭苦笑不止,貌似不管他有什么想法,都沒戲了,不管是燕二十九,還是新出現的文欣兒,都不是他能對付的,在女人特有的花攪蠻纏下,他已經學會好男不跟女斗。

    “憑什么?這得去問大統領,他任命我開發月球,我就要集中一切資源做好這件事,雖然我是你的副手,但我并非你的屬下,你負責地面,我負責天上……。”

    振振有詞的一番話,讓五月差點噴出來,他貌似才是月球開發的主官吧?但他并有說出來,文欣兒太強勢了,強勢到連他都不愿意招惹,不過文欣兒也知道分寸,從不觸動底線,個人能力無人能比,最善后勤營運,同時協助燕二十九的地面后勤,他的月球運輸,還有豐禾財團的月球開發計劃,明明是掌握資源最少的,卻是進度最快的,一度讓五月眼紅,恨不能將文欣兒搶到他的指揮部里,這樣他的進度將會增加三倍以上,不會像之前,運送的人員與物資都無法在第一時間得到安排,全都堆積在外星基地里無所事事。

    “別動不動就拿大統領說事兒,就算他在跟前兒,我要反對,他也不會拒絕……。”

    燕二十九可不再文欣兒拿高峰出來說事,事實上也是如此,高等在荒野并非權威主義統治,甚至可以說對權力毫不上心,如果不是伽羅世界形成的強者崇拜傳統,還有必須依靠高峰自身強大,拖著荒野篳路藍縷歷經艱險,走過一個個危機,說不得早就完成了權力交換,由議會來決定荒野的發展與未來。

    當然,這些都是臆想中的,只說地下人與地面人百年的仇恨,沒有高峰的實力壓制,說不定早就烽煙四起了,燕二十九說出這些的意思,是要告訴文欣兒,她的話,就算高峰也無法反對。

    “可惜啊,大統領為了你們未必能夠回得來,沒想到他最倚重的人竟然會這么說?”

    文欣兒一句不經意的話說出了口,這話本不該說的,文欣兒也不會這么弱智,但問題是,她與燕二十九都是女人,女人之間一旦開始攀比和敵視,往往會不經大腦的做出決定,就像現在,當她這句話一說出口,五月和燕二十九的眼神頓時不對了,文欣兒也發覺自己做的傻事,立刻住了嘴。

    “未必能回得來?你都知道什么?”

    燕二十九就像一只即將發怒的母豹子,兩只明亮的大眼睛閃爍著危險的光澤,一眨不眨的盯著臉色蒼白的文欣兒,文欣兒支支吾吾,想要錯過這個話題,沒想到一直站在旁邊看戲的五月動了,抽出腰間的手槍,瞄準文欣兒的眼睛,寒著臉孔,等待燕二十九的命令。手機用戶請訪問m..( 末世黑暗紀 http://www.mhvaca.tw/2_2136/ 移動版閱讀m.zbjxs5.com )
龙江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