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末世黑暗紀 > 1864 幽明的決斷
    來自靈魂的波動,從四面八方向卡萊婭席卷而來,除了她,沒有人能夠聽到這來自靈魂的低語,悶哼中卡萊婭吐出鮮血,從天空跌落,一道黑影閃過,跌落的卡萊婭被暗魔接住,就在暗魔憤怒的尋找罪魁禍首之時,刑劫神主的身影,悄然無聲的出現在宅院的上方。

    只剩下一條大腿的刑劫神主看上去異常狼狽,全身上下幾乎找不到一塊好皮,看似凄慘的刑劫神主,卻散發著怪異的精神波動,猶如強輻射般,襲擾著眾人的腦海,讓她們產生強烈的眩暈,哪怕只剩崩云中階的實力,也依然壓制幾位崩云不敢擅動。

    “混沌神王,混沌神王,我就知道你沒死……。”

    官破鑼嗓子的慘叫突然響起,驚駭與憤怒環繞在一起是壓抑不住的瘋狂,隨著官叫破刑劫神主的身份,幾個原本就被精神輻射困擾的崩云伽羅,心中突然涌起大難臨頭的恐懼。

    “卡萊婭帶著歐若拉走,我們一起上……。”

    幽明極有決斷,當她知道眼前這個怪物是混沌神王后,就知道今天無法善了,以其全都死在這里,還不如走一個是一個,一聲吶喊之后,率先沖了上去,數以百計的墨綠色光環紛紛向刑劫神主籠罩而去,在天空編制出立體的囚籠。

    在幽明的光環與混沌神王接觸之前,是一柄秀氣的紫水晶長刀,這柄長刀從暗魔寬大的長袍中滑出,閃過璀璨的折射光芒,快若閃電的像混沌神王的頸子斬落,隨后是月撩沙銀白色的浮光,宛若煙籠浮沙,飄渺靈動的向刑劫神主蔓延。

    三個崩云圣主同時出手,聲勢不可謂不大,這種程度的合擊,換成頂級家族的老牌崩云也未必能夠接下,但刑劫神主最大的本事,不是能量的運用,也不是肉身的強悍,而是詭異的精神力量。

    暗魔最先出手,紫晶長刀也是難得的利器,可沒有辦法在精神沖擊下,精準的命中目標,在即將斬中刑劫神主之前,暗魔就先一步倒飛了出去,孤單墜落的身影,宛若折翼的燕子。

    幽明的光環隨后而至,這些光環可以輕松將一艘重型主力戰艦切割成零碎,也能將一座巖石構成的山峰泯滅無形,可刑劫神主只是伸出巨大的爪子,隨意劃下,就像剪刀撕開布匹,輕松將光環從中而斷。

    撕開光環,刑劫神主驟然加速,如飛石般沖進月撩沙的光幻薄霧,那能將鐵石腐蝕融化的薄霧,也不能阻擋,輕而易舉的洞穿,出現在月撩沙的身前,單爪就要落到她的頸子,似乎要將她當做小雞抓住。

    月撩沙的戰斗經驗極其豐富,哪怕初入崩云,也沒有因為對混沌神王的恐懼而驚慌失措,在即將被刑劫神主的巨爪抓住時,雙手微攏于胸前,掌心爆發出刺眼的光芒,形成能量內爆,在她與刑劫神主之間炸開,產生巨大的沖擊波,將雙方遠遠推開。

    就在天空的戰斗正式展開時,落到地面的卡萊婭憤怒的不已,不愿聽從暗魔的叮囑,就要沖上去拼命,面若死活的官趕緊拉著她的手臂,焦急的說道:

    “混沌那個混沌是專門為了你們母女來的,他一直想要吃掉你們,吃了你們就能補全自己的缺陷,你千萬不要上當啊……。”

    卡萊婭一直不知道自己有完美基因,官也沒有告訴他,此時已經到了萬分危急的緊要關頭,官也顧不得許多,雖然他有無數的私心,但絕不愿意自己的后代被混沌神王吃掉,尤其不愿意自己天使般純潔的外孫女遇害。

    “趕緊跑,有多遠跑多遠,那個混蛋應該是不在了,你也不要指望了……。”

    官依然拉著卡萊婭的手臂喋喋不休,卡萊婭早就厭煩,雖然已為人婦,但她心里依然存有幾分驕傲,恨恨的盯著天空大占上風,追殺三個崩云的刑劫神主,又看看收到驚嚇而痛哭的歐若拉,最終她將歐若拉扔到官的懷里,尖聲叫喊道:

    “要跑你跑,沒有人比你更了解混沌神王,我要你發誓,一定不要讓歐若拉受到傷害,要不然,我變成幽靈也不會放過你……。”

    卡萊婭說完,不等官反對,就將他掄起來扔了出去,慘叫聲中,官飛出了宅院,落到數百米之外,不等他在驚嚇中摔死,一股奇異的力量將他托住,安然落到地面,而這時,卡萊婭重新飛上了天空,無數銀白的發絲宛若洪流般席卷天空,將數千米范圍覆蓋,也將刑劫神主與三個崩云伽羅卷入其中。

    官抱著歐若拉呆滯了三秒鐘,一張老臉不停變換情緒,最終咬牙跺腳,沒有向停車場跑去,而是朝著村莊的另一頭,幽明所居住的地方奔跑,那里有歐若拉的哥哥,他就算要逃,也要將兩個小家伙一起帶走。

    卡萊婭加入戰場,讓始終被壓制的幽明三人緩過一口氣,卡萊婭的實力不能用伽羅的體系來劃分,堅韌的發絲最是適合亂戰,一旦展開,即使精神力量也能防護一二,同時還能為其他人掩護,就像憑空制造出一個巨大的人工叢林,讓己方盡得地利之憂。

    原本抵擋不住的幽明等人,在卡萊婭的協助下,穩住陣腳,而環繞在身邊的銀色發絲,也將相當的精神沖擊擋下,剩下的也不會像之前那樣無計可施,一時間攻守轉換,反倒是刑劫神主處于下風。

    無數銀色發絲就像千萬條毒蛇,向刑劫神主席卷而去,大有將他纏住勒死的架勢,而刑劫神主速度奇快無比,鬼魅似的游走在發絲之間,尋找著卡萊婭的身影,可惜重重銀絲將卡萊婭遮擋,短時間幾乎不可能找到對方,而暗魔等人不斷的向他攻擊,即使傷不到他,也足夠煩人。

    尤其是暗魔與月撩沙,從低階伽羅就開始戰斗與殺戮,不知道經歷多少危險,實戰經驗不在高峰之下,驟然提升為崩云伽羅,并沒有讓她們改變戰斗的習慣,依舊以近身戰斗為主,各種手段千奇百怪,讓經驗不足的混沌神王應接不暇。

    總的來說,即使有卡萊婭參戰,她們也未必是刑劫神主的對手,作為分身被主體意識控制,產生的效果遠大于11,但有了銀絲環繞的空間,就變得不同,暗魔就像一名高超的刺客,總在刑劫神主最想不到的時間與地點,突然現身發起致命一擊,一擊不中必然會抽身遠去,那無時無刻不再想著要將刑劫神主捕捉的銀絲,總會給暗魔留下一道縫隙,將她保護其中。

    月撩沙又是另外一種風格,任誰也想不到,青春秀氣的月撩沙,一旦動起手來,就像一條瘋狗沖動莽撞,白瞎了崩云圣主舉手投足殺人于無形的高雅,總是悄無聲息的沖到混沌神王身前,兩只晶瑩如玉的小拳頭,將全身的能量匯聚,然后爆發出恐怖的威力,連自己也會卷入危險之中,簡直就是同歸于盡的人肉炸彈,一場遭遇戰,總是月撩沙傷的更重,但她并不在乎,依舊熱衷與自殺性的攻擊,也讓刑劫神主身上多了幾道巨大的傷痕。

    相比月撩沙與暗魔,幽明更像是打醬油的,她的各種攻擊總是無法落到刑劫神主身上,因為刑劫神主的速度更快一籌,即使這樣,她也不曾退去,哪怕三番五次的遇險,作為高峰的母親,她也許不合格,但作為一名強者,哪怕戰死她也不會后退一步,在她身后是家族子弟和孫兒孫女,為了他們,也要血戰到底。

    混沌神王越來越焦躁,他為了來到這里,付出了太多的代價,不但損耗了刑劫神主百分之五十以上的能量,還有一條大腿,修復大腿所用的能量同樣是一大筆數字,若是以前他還不在乎,但現在必須要精打細算,可隨著戰斗的持續,能量消耗越來越多,而抓住卡萊婭的希望越來越小,同時還有楓葉狂隨時可能出現,一旦楓葉狂出現,恐怕自己連湯都喝不到,更別提吃肉了。

    就在他思量著是不是冒險,用最后的能量再次發出白火,將漫天的發絲燒盡時,心魂突然一跳,感覺有不好的事情將要發生,就在這時,一道強橫的身影驟然闖進了發絲構筑的空間,猶如一頭荒野猛獸,向正摸到混沌神王身后的暗魔狂沖而去。

    暗魔首先感覺到的是一陣驚悸的窒息,那是遇到天敵無法抗拒的茫然,一瞬間,她仿佛從強大的崩云伽羅跌回了普通人,再也沒有一絲一毫的力量,而迎面撲來的猛獸,有著鋒利的爪牙,殘忍的暴戾,還有不可抗拒的恐怖。

    眼看她就要被蔓藤纏繞的楓葉狂抓住吃掉,手中的紫晶長刀輕輕一挑,刀刃朝外擋在身前,下一刻,兇猛的楓葉狂就撲到了刀刃之上,數十根蔓藤同時向暗魔席卷,就在這時,一縷柔軟如羽毛的銀色發絲悄無聲息的卷在暗魔腰間,輕輕帶動,就將動彈不得的暗魔扯如銀絲深處,也將楓葉狂擋在瀑布似的發絲前方。

    暗魔不是一個人戰斗,卡萊婭的能力最適合群戰,能夠作為最強的輔助手段,無論是誘敵,還是救援,都能隨心所欲的控制場面,只要她所在的位置不被發現,也不存在危險,也許攻擊力并不強,但想要擊敗她也不容易,即使是楓葉狂與混沌神王。

    失去暗魔,楓葉狂也不惱火,或者說他連喜怒哀樂的情緒都沒有,只有單純的食欲,沒了暗魔,他就將豆子大的小眼睛瞄上了刑劫神主,并不是之前吃的大腿美味難忘,而只是刑劫神主離他最近。

    控制分身的混沌神王第一時間就知道楓葉狂出現,發現楓葉狂的目標是暗魔,他還心中竊喜,可沒想到自己就成了替罪羔羊,頓時郁悶交加,也不愿意與楓葉狂糾纏,將速度提升到極限,向著銀色發絲最密集的地方沖去,之前還略有懷疑,卡萊婭在發絲最集中的地方,所以不斷試探,現在攪局的瘋狗出現,他不得不將試探轉換為實際行動,對卡萊婭他勢在必得,哪怕犧牲所有能量也在所不惜。

    一陣陰風吹過,帶來一股污濁不堪的腐爛氣息,那是一種夾著植物與尸體的味道,唯有楓葉狂才具備這種混亂的氣味兒,在陰風吹來之前,刑劫神主就先一步沖向了銀絲,而楓葉狂緊隨其后,一步不落,就在他無法在刑劫神主接觸銀絲之前追上之際,銀絲自動分開,出現月撩沙雪白的臉頰。

    臉頰的雪白是不自然的慘白,而在嘴角留有一抹酒紅色的殘跡,雪白的衣衫點點落梅,渲染出一副生動而別致的水墨畫,這有著古典韻味的美女,臉上泛起別樣的瘋狂,晶瑩剔透的雙眼,閃耀著堅韌執著的戰意,仿佛燃燒的火點。

    突然出現的月撩沙早已知道她將面對的是什么,什么話也不說,照著刑劫神主當面就是一拳揮出,瑩亮的光芒環繞在玉石雕琢的拳頭上,擠壓著空氣也隨之混亂。

    這不是刑劫神主第一次遭遇月撩沙的伏擊,在那拳頭揮來之時,兩只巨大而鋒利的爪子就是餓虎撲食般,雙雙揚起猛地落下,似要將那單薄的小拳頭撕扯粉碎。

    刺眼的閃電在拳頭與刑劫神主之間炸開,無數細碎而鋒利的能量刺呈三百六十度范圍暴走,刑劫神主原本傷痕累累的軀殼又多了幾道傷口,而月撩沙雪白的衣衫,也多了幾點落梅,讓人驚嘆的是,她雪潤的臉頰,卻始終不曾有過一絲血絲,始終瑩白如玉。‘

    的沖擊力將雙方分開,月撩沙宛若輕巧的雪燕,輕靈倒飛而回,刑劫神主則被沖擊波帶到楓葉狂身前,就在楓葉狂伸出十多根蔓藤,要將其捕捉時,刑劫神主的后背恍然出現一天暈黑的光團,這團能將光線都吸納進去的光團幽暗流輝,在楓葉狂接近之前驟然炸開,竟是學著月撩沙的攻擊手段,以自爆來拉開距離。

    這一切都發生在短短幾秒鐘,無論是刑劫神主,還是月撩沙,都將自己的能力發揮到極限,但依然不夠,卡萊婭的銀色發絲在楓葉狂面前,就像脆弱的蛛絲,隨意拉扯就能將其寸斷,幾乎沒有誰能夠阻擋。

    毫無疑問,楓葉狂才是最強悍的大敵,尤其是現在,有刑劫神主糾纏,幾個崩云伽羅都無法脫離戰場,而她們的能量并非無限,隨著戰事僵持,自身的能量直線下降,一旦跌到谷底,最終的結局不言而喻。

    如果沒有楓葉狂,刑劫神主可以依靠自身雄厚的根基,將幽明等人耗到油盡燈枯,可當楓葉狂出現之后,一切都變得復雜,相對來說,楓葉狂比他更有優勢,就算取得勝利,最后的獲利者也不是他,何況他與卡萊婭還有著某種關系,若是被他吃掉,不過是將基因補全,讓本體恢復的時間提高十倍,可要是讓楓葉狂吃掉,他一百個不甘心。

    當刑劫神主沖破銀絲最密集的地方,卻沒有找到卡萊婭的痕跡,他頓時明白了,卡萊婭并非停留不動,只要在銀色長發的范圍之內,卡萊婭可以隨意移動,這里就是她的主場,想要在卡萊婭的主場找到她的痕跡,幾乎不可能,唯一的辦法,就是將卡萊婭的主場完全撕破。

    幽明的心并不在戰場上,很多時候她總是向地面張望,那里有她重新建立的家族,調皮搗蛋的孫子玄天,此時此刻她只期望惑星能聰明一回,帶著玄天逃離這座即將毀滅的山谷,哪怕沖進怒雪風暴生死未卜,也比呆在這里等死強得多,可惜她始終沒有看到惑星所在的位置有什么動靜。

    月撩沙與暗魔拼命廝殺,并未掀起她的心弦,在她看來,無論是月撩沙還是暗魔,如果沒有高峰的人造能量池,沒有火龍血的幫助,這輩子都不可能突破崩云伽羅,既然高峰成就了她們,為了高峰的家族戰死,才是她們的本分,唯一可惜的是,她們還不夠強。

    突然,暗魔心中一動,她看到一個老家伙帶著兩個娃從老宅里沖出,準確的說,一個銀發女童被他抱在懷中,另外一個古靈精怪的男孩,飛在他的頭上,而他手中還握著一柄造型古怪的槍械,不時向后做出射擊的姿勢,但每每舉槍,卻沒有一顆火點飛出,而在他舉槍之后,后面追趕的惑星與伽羅們總是會如臨大敵,仿佛有看不見的子彈向他們射去。

    老家伙就是幽明萬分厭惡的官,雖說是親家,但她絕不愿意承認一個大鼻子老外有資格與自己攀親戚,可現在,她對官倒是高看一眼,雖然私心重,可決斷力絕對不差,眼光也有,至少比蠢笨的惑星強得多,既然如此還有什么不放心的?

    看到孫子們安全,幽明放下了最大的擔心,重新恢復了淡然,向那不斷在銀色發絲中掙扎的刑劫神主看去,月撩沙夠狠,以兩敗俱傷的打法,一次次削弱刑劫神主,誰也不知道,月撩沙的狠辣是她一手教出來的,幽明之前對月撩沙與暗魔拼命的戰法無動于衷,是她清楚,兩個年輕的崩云伽羅依然還不夠狠,真正的狠辣,是用命來換取敵方更加慘重的損失,傷其十指,不如斷其一指,將全身的能量匯聚自爆,帶來的傷害,才能真正讓刑劫神主痛徹心扉。

    做好準備的幽明輕輕的嘆了一口氣,留戀的望著坐上浮車的孫兒孫女,眼神閃過追憶的茫然,曾經的種種在心頭浮現,最后化作絕然的剛毅,撩起發絲綰在耳后,讓自己最完美的一面展現在此時,眉心浮現一顆墨綠色的光點,光點不斷擴張,逐漸將面容遮擋,當光點形成的光暈擴張到極限后,又開始收縮,露出她蒼白的臉頰。

    收縮的光點不再是墨綠色,而是比微型黑洞還要黑的純粹,任何光線到她身前都會消失,仿佛被黑點吸入其中,而她滿頭的青絲突然發生變化,由黑變灰,又由灰變白,瞬間蒼老了二十歲。

    一瞬間,激烈的戰場突然停頓,除了依然在銀絲中穿梭獵食的楓葉狂,所有人都心有所動的看向幽明這邊,他們感覺到一種恐怖的力量正在形成,這種力量已經無限接近碎星階位,若是驟然爆發,并不下于碎星伽羅的全力一擊。( 末世黑暗紀 http://www.mhvaca.tw/2_2136/ 移動版閱讀m.zbjxs5.com )
龙江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