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官榜 > VIP卷 5846章 合縱6連橫
    “千佛寺的程氏集團那可是咱們國家玉石界有名的龍頭企業,人家那都是能在千佛寺稱雄的,要是說來到咱們這里,絕對是不會給咱們任何喘息之機的。”

    “到那時,咱們這些公司都要被壓榨的沒有任何利潤和生存空間了。”

    “我就說那天看到的人,好像是程氏集團前兩天剛宣布的總裁程琪,沒想到果然是她。”

    “這是典型的狼來了!”

    “何秘書長,你可是咱們市政府的秘書長,你是咱們有鳳市的人,怎么都要為我們著想吧?”

    ……

    隨著王布岐開口說話,幾個人的眼光全都唰唰的射過來。

    沒錯,你何明倫既然邀請我們過來,相信不只是為了危言聳聽吧,您應該是有什么對策?

    那還藏著掖著干嘛,現在就說出來吧,你劃出來的道道只要是確鑿可行,那我們自然是不會猶豫遲疑,肯定會積極相應。

    成功達到目的,何明倫目光掃過幾個人,語重心長的說道:“你們說的對,咱們都是多年至交好友,我豈能看著你們陷入絕境之中。”

    “玉石基地的建設丁市長是絕對反對的,但這事是蘇書記非要強行推動的,所以說要是沒有什么外來原因影響的話,是沒有可能改變蘇書記的決心。”

    “諸位,你們都是做玉石生意的,難道說就沒有想過成立一個協會,一個只屬于咱們有鳳市的玉石協會?”

    “成立協會?”王布岐眉宇微緊,像是捕捉到什么靈感。

    “何秘書長,你繼續說,這個協會是什么意思?”

    “你們成立的這個協會,代表的就是咱們有鳳市玉石界的聲音,你們要是反對的話,其余散貨商人也肯定會附和的吧?”

    “那樣的話,你們就能形成一股聲音,一股不容忽視,代表民意的聲音,從而改變市里面的決定。”何明倫順勢拋出建議。

    王布岐幾個眼前頓時一亮,不過又略帶遲疑的問道:“這樣做有用嗎?”

    “有沒有用,不做怎么知道呢?”

    “那好我來做。”

    “那咱們就請王總當會長。”

    “王總,咱們幾家未來的前途就靠你了。”

    一番談話,何明倫就成功實現計劃。

    一場風暴隨之暗暗醞釀。

    ……

    深夜,有鳳市的一家茶樓雅室中。

    其實很多體制中人都喜歡在茶室中聊天,相中的除了這里的安靜氣氛外,最重要的是不想要讓談話內容顯得多市儈不堪。

    品味茶道,便能輕松的做到這種心境的提升。

    丁云泰端起茶杯,沖著孫中信微微一笑說道:“中信書記,我上任到現在咱們都沒有好好聊聊,正好今天有空,可得跟你多請教請教。”

    “這樣的話,對咱們的私人感情也好,對工作認識也罷,都有所提升,你說是吧?”

    孫中信面帶笑容,很親切的說道:“談不上請教,丁市長有什么話盡管說。”

    兩人會在這里見面聊天,其實是有些出乎孫中信的意料,他真想過丁云泰會在這時候約見他。

    其原本是想要拒絕的,但丁云泰電話里面的語氣非常強硬,說的好像只要自己拒絕這次見面,今后就要成為對頭了。

    孫中信便是被這樣的強勢語氣給要挾著過來的,所以別看他們是和藹著對話,其實心里到底怎么想的,只有自個清楚。

    簡單寒暄后,丁云泰發現孫中信就像是滑不溜手的泥鰍般,硬是不往正事上說,這就讓他有些著急。

    他便沒有任何遲疑,笑吟吟的說道:“中信書記,我今晚找你出來喝茶其實是有事想要和你商量下。”

    行了,肉戲就要上演。

    孫中信心里有數后淡淡說道:“丁市長,你是市長,有話就直說好了,咱們別藏著掖著,我不是那種喜歡玩捉迷藏的人,你要是對工作上有什么想法,也全都說出來。”

    “那我就直說了。”

    丁云泰眼神微寒后斷然說道:“你認為覺得咱們市的劍鈴縣真的需要建造玉石基地嗎?”

    竟然是為這事?

    孫中信心中有數后,說出來的話也就很坦然鎮定,“玉石基地的建設是你們市政府的事,畢竟這事關系到經濟建設發展的大事。”

    “丁市長你這個主管經濟的市長要是都拿不定主意的話,征求我的意見,我也是愛莫能助的。”

    “這么和你明說吧,玉石基地的事情我并不是多么在意的,但要是說你有絕對的理由反駁,倒也不是說不能商量的。”

    有門!

    丁云泰心底開始笑出聲來,孫中信這話說的是挺有藝術性的。

    這擺明就是在說你丁云泰只要是能拿出來足夠分量,能打動我的籌碼,這事不是說不能商量的。

    但你要是沒有,就休要提起,我是不會摻和其中的。

    好,很好,要的就是你這種松動,你要是說死咬緊嘴,半點都不愿意放松的話,我反而是沒轍。

    就知道你是心有不甘。

    丁云泰做事也是謀定后動,放著那么多市委常委沒有選擇而是盯住孫中信,原因很簡單,誰讓孫中信是最有可能被攻破和拉攏。

    要知道以前的孫中信身邊是有馮成峒和劉守木兩票支持的,是在有鳳市都能和陳諫書分庭抗禮的人物。

    可現在卻是只能淪為一個傳聲筒,別說話語權,能保住權威都算是燒高香。

    這種人不好攻破誰好?

    “玉石基地的事情我后面會給你說法的,屆時希望你能在會上多多支持。”丁云泰將這話撂下后,突然間話鋒一轉說道。

    “中信書記,我要是沒記錯的話,陳天朗是棵不錯的苗子,當初在財政部進修的時候,我就曾經夸獎和表揚過他,對他的能力是充分肯定的。”

    “我認為像他這樣有能力有干勁的年輕干部,應該放到更加需要他的位置上才對,你覺得那?”

    孫中信宛如雷震,瞳孔倏地緊縮,望向丁云泰的眼神好似閃電。

    丁云泰竟然知道陳天朗!

    陳天朗是誰?那是他的女婿,只有一個女兒的孫中信自然是將所有心血都放到培養陳天朗身上。

    可陳天朗卻因為沒有雄厚背景,如今在省財政廳工作的并不能算是多順利。

    目前來說雖然也不差,勉強混到了副處級,而像是他這個年齡和資歷的,很多運氣好的都已經是正處級了,想到自己對省財政廳的鞭長莫及,孫中信就有些無奈。

    但現在丁云泰提起這個是意欲為何?

    稍等下,我差點忘記丁云泰之前可是從財政部出來的,難道說他是想要就這事提拔下陳天朗嗎?

    可要是提拔的話,貌似也不是對等的,丁云泰葫蘆里到底賣的什么藥?

    “丁市長,你認識天朗?我以前可是沒有聽他說起過,這個孩子真是的,回到家中我怎么都要好好的數落數落他,怎么能夠忘記你對他的教誨和幫助呢。”孫中信面色坦然如初著笑道。

    丁云泰卻是無所謂的一揮手,以最親近的姿態說道:“這事不能怪他,畢竟我們之間也是有段時日沒見過。”

    “當初在財政部的時候,我還親自給他們那批學員講過課,嚴格說起來的話,我也算得上是他的半個老師嘍。對了,中信書記,你覺得咱們市財政局局長李嘯臨這個人怎么樣?”

    這是要投桃報李嗎?不對,應該是投遞橄欖枝。

    現在的孫中信還沒有做出任何值得丁云泰投桃報李的舉動,人家這分明是在遞橄欖枝。

    想到李嘯臨,想到丁云泰在這個場合說出這個名字的用意,孫中信眼底就冒出些許凝色。

    李嘯臨作為財政局局長并不是孫中信提拔起來的,那可是地地道道的陳諫書嫡系。

    當初陳諫書執政的時候,李嘯臨作為執掌財政大權的財神爺,那說句話是很管用的。

    自己是市委常委又如何?李嘯臨不給面子照樣是不給。

    想到曾經有過的幾次矛盾,想到李嘯臨看似恭敬實則不屑挑釁的神情,孫中信嘴角忽然揚起。

    “李嘯臨作為市財政局局長,我覺得他還是有一些不足的。當初他的提拔就是為了平衡財政局內部的特殊形勢,簡單的說他就是一個維穩形象。”

    “可誰想后來他卻是得到陳諫書的欣賞,在這個位置上竟然硬是坐穩。而他這個人除了溜須拍馬之外,財政專業知識根本一竅不通,甚至就連開會的報告都全部要別人代筆。”

    “記得有一個笑話說的就是他,在一次活動中,原封不動的照著演講稿講,里面竟然將有鳳市說成了其余市,一時間成為有鳳市官場的笑談。”

    “就有鳳市的財政狀況而言,他執掌財政局期間也是頗有疏漏,財政出現無數漏洞,經常是入不敷出。”

    “我就感覺納悶了,難道說咱們堂堂一個地級市,竟然連最起碼的基建資金都沒辦法保證?他這個財政局局長是擺設嗎?”

    “要我說隨便提拔起來一個人,都比他要強,他的思路全都是錯誤的,整個人就是有問題的。”

    “我作為有鳳市的市委副書記,曾經在市委常委會上提過幾次李嘯臨的任職問題,可惜都因為當時陳諫書的反對而宣告流產。”

    “一兩次之后,我也就清楚李嘯臨是由陳諫書撐腰的,我說再多的話,舉報再多次都是沒用的,也就懶得再說。”

    “丁市長,這也就是你在任,我才敢這樣說出來,李嘯臨真不是財政局局長的最佳人選。”

    孫中信的話像是連綿江水般滔滔不絕,做的就是黨建工作的他,對待這種事情自然是很擅長。

    他在說完之后就將皮球踢過來,坐等丁云泰接招。

    你丁云泰今晚找我過來喝茶的目的,現在也該說出來了吧?

    茶室中香茗裊繞。

    兩人相對而坐。( 官榜 http://www.mhvaca.tw/2_2271/ 移動版閱讀m.zbjxs5.com )
龙江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