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官榜 > VIP卷 第6734章 責3任共擔
    志高集團在兩年內會將小南山社區項目經營起來,但要是說遇到天災人禍的原因,志高集團隊此條款所涉及的時間擁有解釋權。

    小南山村項目是商業用地,任何想要購買房產的人都必須以當時的市價購買,有誰想要違背此條款的,只會按照每畝地三千塊錢的標準進行賠付。

    合同的整體解釋權歸志高集團法務部。

    當這樣的條款清楚無疑的映現在每個人眼前的時候,蘇沐猛地將合同扔在桌子上,眼神冷漠的說道:范關鍵,這就是你口口聲聲說的志高集團當初簽署的有效合同?這樣的合同你當時到底是怎么審批過的?難道說你就能縱容這樣的不公平條約簽署嗎?

    “我”

    范關鍵頓時語塞。

    辯解?

    現在貌似說任何話都是沒用的,誰讓事情已經變成這樣,你要是說這事是你做的,那么好,這份合同怎么解釋?可你要是說不是你做的,剛才你又為什么那樣力挺志高集團?

    狗日的李格致,你這次將我坑慘了。

    首長,這份合同和當初志高集團拿給鄰水市市政府的那份完全不同,現在看來是我們市政府的人疏忽了,對這事我肯定會支持到底的。

    而既然合同是這樣的,那么我現在沒有任何意見,我對拆除小南山項目不再反對。

    范關鍵一咬牙說道,真的?蘇沐淡然問道,“是真的”范關鍵頜首說道。

    “那就好!”

    蘇沐手指敲擊著桌面,掃視全場后語重心長的說道:

    “各位,現在事情的真相已經明朗化,志高集團在小南山的項目上很顯然是耍了花招的。

    我真的沒有想到,一個這樣的集團,竟然會這樣做事,難道說他們不知道這樣做是違法行為嗎?”

    “將老百姓當做玩物,玩弄于鼓掌之間,這就是他們的目的!”

    “對這樣的集團,我們省政府是必須要嚴肅處理的。

    南恪省長,這件事就交給你負責,你去和志高集團談這事。

    而至于說到鄰水市那邊的話,慕白,你來負責對小南山項目的拆遷,要讓小南山村的人看到咱們省政府的公心。”

    “是!”

    這事就此解決。

    沒有誰對這樣的處理結果是有意見的,誰都對志高集團是充滿著鄙視的。

    你說你那么大的規模,怎么就會玩弄這樣的骯臟伎倆。

    要是說都像你這樣的話,整個世界豈不是會亂套?

    所謂的律法威嚴,又怎么能夠保證?

    這就叫做自食惡果。

    慕白和范關鍵并沒有分開回去,而是一同乘車離開,在車中,看著范關鍵有些頹廢的神情,慕白感覺有些尷尬和內疚。

    “范市長,剛才在省政府的事情請您多諒解,我……”

    “你沒有什么需要道歉的,你做的都是對的。”

    范關鍵嘴角浮現出些許自嘲冷笑,苦澀的說道:

    “是我對志高集團太相信太放縱,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我那時候但凡是深入的研究下這份合同,也不會發生現在的事情。

    慕白,這事你做的非常好,我對你沒有絲毫怨恨。”

    “范市長,我也是不得已而為之的。”

    慕白苦笑著說道。

    “我也清楚志高集團對咱們市的影響力,也清楚志高集團在連山省的地位,可這些沒有任何價值。

    因為它的地位是建立在對老百姓利益的摧殘基礎上,是沒有將老百姓的利益當回事,對這樣的集團,我們難道說要聽之任之發展嗎?”

    慕白眼底滾動著一抹冷意。

    “這次的事情是我慕白要做的,范市長,不會連累到你的。

    就算是傳出去,別人知道的也只是你在省政府這邊和我打擂臺,志高集團會對你更加感恩戴德的。”

    “你的意思是說好人我做,壞人你做?”

    范關鍵眼神幽幽。

    “對!”

    慕白沉聲道。

    “哈哈!”

    聽完慕白的話,范關鍵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一掃剛才的陰霾烏云,看著慕白的眼神流露出一種贊賞和豪邁。

    “慕白,我范關鍵不是那種沒有魄力和擔當的人,這事不能說只是讓你來背鍋。

    放心吧,我心里有數。

    這次的拆遷我來幫你做,市里面有誰有任何意見的話,都來找我。

    至于說到志高集團那邊,我回去后就會和董建水談!”

    “范市長……”

    慕白看著范關鍵的臉,第一次感覺到這位能坐上市長的位置,胸襟和氣魄果然是非同凡響的,正廳級干部的任命由此可見絕對不是走過場。

    鄰水市志高集團分部。

    當省政府的決議傳出來的時候,李格致就在這里坐著,他并沒有離開鄰水市,而聽到蘇沐的決策后,他嘴角冷笑連連。

    看來這個蘇省長是想要拿著咱們志高集團開刀。

    這事不能忽視。

    董建水神情凝重的說道:要是其余省長的話,咱們或許還能運作,但蘇沐卻是絕對不行,他來到這里后的每個決策都是果斷的,只要是被他盯上的人,斷然是沒有好下場的。

    咱們志高集團要是說硬碰硬的話,最后只能是倒霉的。所以你的意思呢?

    難道說要將小南山項目拆掉嗎?

    不可能的!你應該比誰都清楚,咱們早就收了那些業主的購房款,這筆錢如今已經花掉了。

    要是說拆掉的話,哪里有錢來還債?

    這還不算,如今快要到年關,銀行那邊肯定是會逼債的,這筆錢又怎么說?

    想到到處都是要花錢的地方,李格致就頭昏腦漲,心中對蘇沐愈發的惱恨。

    要不是你非要拆除我的小南山項目,何至于會這樣?

    那您的意思呢?

    董建水愁眉苦臉的問道。

    沒錢拿什么做事?

    這是最現實的問題,誰都別想躲過。

    “我的意思是小南山項目絕對不能拆除,這事吧咱們還要好好的運作下。”

    就在李格致這邊琢磨這事的時候,老爹的電話忽然打過來,接通后那邊就是語氣陰冷的一番喝叫。

    “你現在立刻給我回來。”

    “是!”

    李格致掛掉電話后沖著董建水無奈的搖搖頭,“是老爺子的電話,估計是知道這事了,不過這樣也挺好,看老爺子那邊怎么說。

    至于說到你這邊,暫時就按照我剛才說的那樣,不管是誰來找你談話,都給我拖延到底。”

    “明白!”

    董建水點頭道。

    “暫時只能是這樣。”

    李格致搖頭晃腦的走出辦公室,而就在他離開這里沒有多久,范關鍵就直接出現在辦公室中,坐到了董建水前面。

    看著這個不速之客,董建水急忙賠笑著招待。

    “范市長,我已經聽說今天的事情,這事真的是要多謝您,要不是您在省政府為我們志高集團說話,真的是要被那些作惡的小人惡心著。

    您這次過來是有什么命令要吩咐嗎?

    放心,只要是您的命令,我們絕對二話不說的去執行。”

    董建水拍著胸脯表忠心。

    “小人惡心著?”

    范關鍵的眼底滾動著一抹冷意,氣勢如虹的呵斥道:

    “董建水,請注意你說話的語氣和分寸,你說誰是小人?

    你說惡心著誰?

    慕白是我們市政府的常務副市長,是你能隨便誹謗的嗎?

    你給我聽著,再敢這樣胡說,我對你刑罰處理。”

    怎么會是這樣?

    這和劇本的發展不對啊!

    對,或許是我真的想多了,范關鍵是肯定要維護慕白的尊嚴,要不然被人知道在在自己肆意詆毀的時候,范關鍵也是落井下石,豈不是影響到這位市長的形象。

    肯定是這樣的。

    自以為是想通這個事情的董建水,屁顛屁顛的端上來一杯茶水,放到面前后,笑吟吟的扇了自己臉一下,沒有正經的說道:

    “都是我的錯,是我口不擇言。

    不過蘇市長,省政府那邊發生的事情,真的是要感謝您,不是您的話,我們絕對不可能說能像是現在這樣安然無恙。

    就算是以后有什么惡劣事件發生,我們志高集團也絕對會領您的人情。”

    領我的人情嗎?

    范關鍵輕輕挑起眉角,不經意的說道:

    “行啊,既然你這樣說,那現在就將人情還給我吧。

    我現在代表鄰水市市政府向你們志高集團宣布一條通知,我們將會在三天后對你們小南山違規項目進行拆除,屆時希望志高集團能多加配合。”

    “什么?

    您是說要拆除我們的小南山項目?”

    董建水不由愕然,眨巴了兩下眼睛后吃驚的問道:

    “范市長,您不是反對拆遷的嗎?

    怎么會變成同意這樣做?”

    “我是反對拆遷,但那是之前。”

    范關鍵突然間拍案而起,指著董建水的鼻子就怒聲呵斥,“但現在卻是贊同,我是舉雙手贊同的,董建水你們志高集團怎么能這樣糊涂做事?

    之前給出的合同和你們和那些小南山村民簽署的一樣嗎?

    你捫心自問一樣嗎?”

    “我!”

    董建水有心想要說一樣,但已經變色的臉出賣了自己,就在他有些遲疑的時候,范關鍵已經是冷漠的揮揮手。

    “事已至此,多說無益,拆吧!”( 官榜 http://www.mhvaca.tw/2_2271/ 移動版閱讀m.zbjxs5.com )
龙江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