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 正文 第三千四百六十章 突破
    ****************************************************************************************

    或許意識到了我處于某種“臨界”狀態,艾弗利亞沒有再吭聲了,轉瞬間,這個世界又只剩下自己一個人。

    不,不對,還有眼前的“女孩們”。

    看好了喲,大家,我可是忍這一刻,忍了太久了,一起來隨我見證吧,那現實世界人類所無法企及的四翼境界。

    步伐不知不覺移到了船頭,再往前一步,就是高達百米的懸空,還好,拖一個多月專注雕刻,平心靜氣的福,這種時候腦海沒有忽然冒出“youjump,ijump”的奇怪念頭,不然不然我的四翼之路,大概就要直接一個靈性漂移,繞道超越之境去了。

    地獄世界的風,實在算不上友好,凜冽,邪惡,冰冷,仿佛一把把帶著詛咒的銼刀從身上刮過,普通人根本無法在地表上活動太久。

    或許,我應該回營地突破才對,算了,也罷。

    再將就一次吧,畢竟那話叫什么來著,節操只要掉過一次,后面就再也捂不住了。

    這樣想著,雙眼緩緩合上,雙臂慢慢展開。

    本能之上?源覺?天人合一?

    這些都只不過是代號而已,以我本人的智商,如果是獨自一個人研究,或許再給個三百年時間,我也未必能找到正確方向,好在,艾弗利亞打開話匣子后,也如同我那捂不住的節操一樣,沒事就扯幾句。

    說白了,不過是跟天地交流的手段之一,而小亞瑟王和月神大人她們,以戰斗的角度理解這種手段,其實也沒差,只不過是相對狹義了點,畢竟心神融入到了這片天地之中,敵人的攻擊手段也就無所遁形了,非要簡單理解的話,有些像是圣月賢狼的精神力偵查的強化版,被動光環版。

    說玄乎點,超越本能,直覺的源頭,便是天地一體。

    當然,我也要這么說,肯定又要被艾弗利亞當頭棒喝了,四翼境界也配自稱天地一體?夢里都沒有,你們充其量是成功的讓世界麻麻給你換了樣新兒童玩具,比如說,充氣娃娃換成sd娃娃,充氣錘變成【嗶嗶】棒。

    不管怎么說,四翼在它面前都好像很lo的樣子,雖然有點受打擊,但也不是完全沒有好處,艾弗利亞這種極力輕蔑,成功消磨了我不少對四翼境界的敬畏和不安,偶爾會想,這么lo的境界怎么就會沒人能突破呢,今天我【吳!節操主角!千年長者!天命之子!凡】,就要突破給你們看。

    這到也是好事,平常心呀平常心。

    不知不覺,起風了……

    咦,不是一直有風么?來自地獄的冷冽刺骨陰風。

    風從何來?

    是從……自己身上嗎?

    我漸漸意識到了。

    身體,起風了。

    并非巨大的風暴,元素化的征兆,只不過是……是自然而然的……起風了?

    意識漸漸犯困,這是以前修煉源覺的時候,從來沒有發生過的事情,但是,自己好像并不驚訝的樣子,依然是那種……很神奇的……自然而然的感覺。

    好像自己現在的一舉一動,都是順應自然,順應天地,或者說的高深莫測點順應法則。

    體內蘇醒的力量,開始奔騰,放在往日,身體早已經無法承受如此龐大的能量,要么巨大化,要么元素化,要么……要么自爆。

    現在,卻感受不到飽和的感覺,并非作為容器的身體,變得更加結實了,而是……

    而是,龐大的能量,正隨著自己精神,靈魂,在往外“溢出”。

    意識漸漸模糊,好像在被一股溫柔的力量包容著,不斷升起,越飛越高,越發分散,漸漸地,漸漸地,似一捧塵土,消散在天地之中。

    忽地,意識清醒過來,睜開了【雙眼】,我看到了宛如骸骨巨龍的背脊一樣崢嶸陡峭,張牙舞爪的地獄山。

    視線的范圍越來越大,早以突破一雙眼睛能夠達到的極限,我又看到了骸骨之地,看到了投石機地獄。

    這時候,我才意識到自己的視覺角度。

    是在俯瞰。

    是的,自己在俯瞰著這片大地,但是,感覺不到身體的存在,甚至連意識的存在,也變得相當曖昧,就好像徹底融化掉了,變成了天空的一雙眼睛。

    這種陌生的變化,本應該引起慌亂才對,但是,此時此刻,我卻理所當然的陶醉在了這份視角當中。

    渺小,太渺小了。

    原來大地只不過如此渺小。

    那么生活在上面的生命呢?短則轉瞬即逝,長也不過萬載壽命,相比恒古存在的大地而言,又渺小了不知多少。

    甚至乎,連折磨了自己千年的時間,也變得渺小了,無論經受多少時間沖刷,這片大地依舊屹立,不是嗎?

    在天地法則面前,所有的一切都太渺小了,那些自以為逆天而行的英雄,那些自以為統治大地的君王,在天地一眨眼,打個盹的功夫,便已經煙消云散。

    唯有化身天地的自己,才是永恒的,偉大的存在。

    忽如其來的天旋地轉,仿佛被硬生生拉扯到什么里面,【眼睛】再次睜開的時候,映入的視線變得極其狹小,周圍的嶙峋怪石,變成了一座座高樓大廈,高到令人眩暈的天空,在狹隘的視線中變成了扭曲的球形。

    就仿佛自己被吸入到了一個拇指大小的瓶子里,只能透過狹隘的瓶口窺視外界。

    如此的渺小。

    一瞬間,我無比深刻的理解了艾弗利亞說過的話。

    太渺小了,無論是作為救世主的自己,還是自詡大陸主人的人類,精靈,獸人,亦或者是要入侵的地獄一族,乃至是數十萬年的大陸歷史,末日原罪地獄三大戰。

    在茫茫的天地法則中,在時間的長河里,都只不過是幾個字,幾個標點符號。

    但是,但是,就算如此,就算了解了自身的渺小,了解了自己現在所做的一切,在天地面前是如此的微不足道,我也想要努力的活下去,想要去做自己還沒有做完的事情啊。

    所以,你的力量,能夠借給我嗎?

    冥冥中,渺小的自己,似乎從微小的瓶口之中,伸出了手。

    拜托了,我需要你的力量。

    恍惚中,天空似乎露出了一張溫柔的笑臉,大地傳來嗡嗡震鳴。

    隨即,不知道是否可以說是存在的意識,被溫暖的白光所包裹,如同靈魂直接泡在溫泉里一樣,舒服的快要融化。

    咔嚓!

    一聲脆響,吸引了我的注意,而后發現,意識和靈魂,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回到了身體當中。

    真正的目光落到了那聲脆響上面,才發現,那竟然是自己在無意識間開啟的世界結界。

    在破裂。

    自己的世界結界,在破裂!

    但是,為什么沒有一絲慌張呢?只是靜靜的站著,靜靜的注視著,注視著世界結界的裂紋,在連續不斷的脆響聲中,宛如蛛網般迅速擴散出去,不一會兒就已經遍布整個結界,隨時都要崩潰。

    明明看到此副恐怖的景象,看到屬于自己的力量正在崩潰,心里卻一片寧靜,甚至帶著強烈的期待。

    就好像……好像是在盼望著,破殼而出的瞬間。

    并非在外界,并非是誰,而是在蛋殼里面,期待破殼而出的自己。

    當內心產生這一份明悟的時候,世界結界終于承受不住遍布的裂痕,轟然崩塌,化作無數晶瑩剔透的世界碎片。

    那一瞬間,風起云涌。

    那一瞬間,雷鳴電閃。

    那一瞬間,山崩地裂。

    不僅僅是自己在期待,整個天地,好像在用一種特別的方式,期待著,慶祝著這破殼而出的瞬間。

    來不及和天地一同分享這份期待和喜悅,猛烈的,從未有過的能量風暴,已經將自己牢牢包裹起來,那股兇猛勢頭,就好像天地原本是密封著的,然后忽然出現了我這個唯一的漏洞,于是不要命的一股腦涌入。

    千分之一秒不到的時間,身體已經達到了承受的極限,開始不受控制的膨脹,巨大化。

    一秒后,地獄山冉冉升起一座數百米高的熊人,呲牙咧嘴,露出痛苦表情,似乎想訴說世界麻麻的愛太沉重,一口氣吃不下,它還在不斷繼續膨脹。

    瘋狂涌入的能量,不僅僅沒有減少,反而隨著身體的膨脹,巨大,仿佛裂口也變得更大了,能量以更加瘋狂的勢頭和速度涌入,還在不斷巨大化的身體,已然無法承受。

    下一秒,籠罩整個地獄山的風暴,冰雪和火焰從無到有,瞬間將地獄山變成一片元素海洋,巨大化的身體再加上元素化,總算堪堪承受住了來勢洶涌的能量。

    還沒停,還在不斷的涌入,籠罩了地獄山的元素海洋,在不斷像外擴散,我甚至能【看到】骸骨巨龍露出一副驚了的表情,夾著尾巴,二話不說就從窩里蹦起,竄了出去,不顧它的前方是投石機地獄。

    投石機地獄的投石機,似乎也當機了,對于骸骨巨龍的入侵,竟然毫無反應。

    事實上,不僅僅是投石機,整個地獄世界都似乎陷入了靜止的狀態,唯獨那不斷膨脹的元素海洋,顯得偉大。

    人類的力量是如此渺小,唯有借助天地之力,方能偉大。

    內心涌動著無數大大小小的明悟,瘋狂涌入的天地力量,也漸漸消停,最后歸于平靜。

    地獄山中,那紅藍白三色的元素之海,忽然沸騰,翻滾,元素不算收攏,聚合,壓縮,凝實,最后,籠罩了兩個地獄山面積的元素海洋,化作了一尊數千米高的元素巨人。

    腳踩巖漿,身披冰霜,吞吐風暴。

    已經……好久沒有過這種感覺了。

    搞不清自己到底有多強,能做到什么程度……這種感覺。

    那還是自己在現實世界當中成長過速,所產生的迷茫,不自信,不敢確定這股力量是否是真的屬于自己,那時候才會有這種感覺。

    而且,現在這種感覺空前強烈,比那時候更加強烈十倍,百倍。

    這股龐大的,幾乎無法想象的力量,真的屬于自己嗎?

    似乎只要輕輕一踩,就能讓大地崩碎。

    似乎只要伸手一撕,就成讓天空破裂。

    俯瞰著變成只有齊腰高的地獄山,第一次,產生了某種荒謬的幻覺。

    仿佛自己是,俯瞰眾生,掌握命運的神靈。

    忽地,陷入靜止的地獄世界,動了。

    致命的動了。

    大地破碎,天空破裂,整個世界,就彷如剛才的世界結界般,毫無預兆地出現了無數裂痕,進入了崩潰預兆。

    等……等等!

    這是要干什么?

    可別告訴我考驗世界無法承受得起區區四翼級別的力量!

    艾弗利亞,等等啊!

    讓我仔細感受一下四翼境界的力量!

    讓我去拜訪一下七巨頭,看看差距到底還有多大!

    再給我一點時間啊!

    不是說好了十年嗎?

    “已經……過去十年了,這個世界,完成了它的使命。”艾弗利亞平淡的聲音,回蕩在破碎的考驗世界中,不斷崩塌掉落的天空碎片,仿佛在倒映著它的半截入土身姿。

    “怎么可能!”

    “你以為你用了多少時間感悟啊……”

    話落音,世界徹底崩塌,仿佛宇宙爆炸般的白光,將自己吞噬,籠罩,毫無抵抗之力,剛產生的恍若神靈的膨脹感,此時就像一只被電蚊拍上抽搐的蒼蠅,再次讓我意識到了自己的渺小,四翼的渺小。

    艾弗利亞,我心里有一句mmp,不知道當不當跟你說。

    心里閃過最后的念頭,而后,陷入了無盡黑暗。

    仿佛經過了一段漫長的,漫長的時間,意識終于恢復,睜開了雙眼。

    這里是?

    回到現實世界,等待我的應該是熟悉的天花板才對,這是什么鬼地方?白茫茫一片,莫非是下一個副本,全新的考驗世界,足以提供我晉升到六翼境界,吊打一切!

    “艾弗利亞?你在搞什么鬼!”我大喊大叫著,直至喉嚨嘶啞了,也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等等,我好不容易晉升到四翼境界的力量呢?

    揮了揮拳,我驚恐的發現,自己竟然又變成了弱雞?!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這個世界到底是怎么回事?

    忽地,模糊的回憶,在腦海中一閃而過,想抓,卻沒能抓住。

    自己以前……是不是經歷過這樣的靈異事件?

    這個白茫茫的,白霧籠罩寂靜白色世界。

    我好像認識!……(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http://www.mhvaca.tw/2_2323/ 移動版閱讀m.zbjxs5.com )
龙江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