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食人魔的美食盒 > 正文 第六百零四章 最毒女人心
    薩菲拉斯的龍威雖然強橫且純粹,是掌控高級位面規則的產物。但是面對數股品級絲毫不在其之下的威壓聯手沖擊,瞬間便潰散湮滅,這一幕看得眾人不由得冷汗直冒,就連擁有正面抗衡方才龍威的大將軍左德,也不由得倒抽了一口涼氣。

    如果龍之子薩菲拉斯亂侖弒母,實力突飛猛進的一幕,還在左德將軍能夠接受的范圍之內的話,那么戈隆隱藏在身體里的那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就有些讓左德徹骨勝寒了。

    他是已經對位面規則有了較深入理解的真正強者,所以也就大致能夠猜到戈隆體內隱藏的那一堆東西,其存在的真正意義。

    那就是可能性,決定最終成長形態的可能性。

    凡是體內藏著某一種“怪物”的家伙,最終都有可能向那種方向發展。就比如薩菲拉斯,他體內流淌著遠古圣龍的血脈,無論是多么稀薄。

    這里不談他使用了何種手段,但至少是在可能性上,無論是多么的渺茫,他也確實擁有成長為其先祖,真正的遠古圣龍的那一線可能。

    同理,那些覺醒了先祖之力的亞人族,還有被上級惡魔附身的人類,最終的成長方向多多少少都會受到這些古老而強大,又或者該說是陰魂不散的東西影響。

    這些喜歡附著在子孫后代,信徒及關系者身上默默影響其發展方向的東西,被統稱為“上位意志”。

    左德戎馬一生,或在明處或在暗處,尤其是在四處搜集天賦之子的過程中,見過不少身體里面藏著“東西”的人,有些是源自于血脈傳承,有些則是源自諸神的祝福或者詛咒。

    但是那些模模糊糊,有些連具體形態都無法展示出來的上位意志,和戈隆身體里面藏得那些東西相比,簡直就是一些孤魂野鬼,根本不值一提。

    那種等級的怪物,隨便挑出哪一個能夠真正茁壯成長,戈隆要達到他這個層次都不是什么問題,而若是全部都……當然,這也要這些力量,這些古老的存在相互之間沒有先在戈隆的身體內打起來再說。

    那些上位意志若是開始爭奪戈隆身體的控制權,這些古老的靈魂足以將那個孩子的身體撕扯成碎片,左德一時間都不知道該羨慕,還是該同情戈隆了。

    在瓦解對方的龍威之后,戈隆已經沖到了薩菲拉斯身前,他暫時無法變身,而丹毒之力在這種場合下也不適宜使用,于是戈隆只能抽出綠杖,變化成巨大的圖騰柱,向著薩菲拉斯狠狠地砸去。

    就算是人類形態,這個位面敢于無視小食人魔恐怖巨力的存在也沒有幾個。薩菲拉斯皺著眉,終于無奈地從鮮血瀑布中走了出來,他隨手一招,手中已經多出了一柄火紅色澤的雙手重劍。大劍與圖騰柱撞擊在一起,二人同時悶哼了一聲。但是小食人魔明顯要狼狽不少。

    “弟弟!你聽我說,你和她不一樣,你是我真正的親人!我,我不想傷害你!”薩菲拉斯一邊揮舞著長劍,格擋開小食人魔疾風驟雨般的攻擊,一邊神情認真的說道。

    他的態度十分的誠懇,和方才那種故意譏諷左德將軍的樣子截然不同。而且他一下也沒有做出還擊,要知道,以他現在這幅從容不迫的樣子,要想斬殺,至少是擊退早就是強弩之末的小食人魔應該不是多么困難的事情。只是已然進入狂化的戈隆顯然沒有任何和他交流的意思,根本就不搭茬,只是一味地猛攻。

    “哥哥,你在干什么呢?”龍之子的反常舉動終于引起了另一位龍之女莎拉薩的注意,她面露不悅地說道:“這個家伙才不是我們的兄弟呢,你和他廢話那么多干什么,殺了他,然后再把這里所有人全部都殺光,我們和這條蠢龍還有很多事情要做呢……”

    “閉嘴!”薩菲拉斯冷冷地打斷自己的妹妹,頭也不回地說道:“你繼續在那里吸收力量就好了,這里的事情不用你管。”

    一邊說著話,龍之子一邊手上用力,將小食人魔砸的倒飛出去,不過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來,他明顯是留了力道,否則戈隆身上的傷勢必然比現在要重許多。

    后面趕上來的艾利克斯與米歇爾饑荒騎士等人,頓時將戈隆保護了起來,但卻并沒有上前和薩菲拉斯拼命的意思。

    老實說,他們與翡翠龍伊瑟拉一家并沒有什么直接關系,這亂七八糟的一家人相親相愛也罷,打生打死也好,都和他們沒任何關系。如果是為了保護戈隆,達成他的意志,那么他們就算犧牲在這里也有意義,但是龍之子似乎并沒有置戈隆于死地的意思,那么現在沖上去拼命非但沒有任何好處,還會連累己方造成大量不必要的傷亡。

    這里不是只有他們兩伙人,還有迪奧親王,還有與龍之子明顯是敵對關系的左德將軍一方。與其自己上去打生打死,還不如躲在一旁靜觀其變,看著他們狗咬狗,自相殘殺更好。

    這原本是一個非常理智的選擇,但奇怪的是,之前最最“理智”的一個人,此時卻有了非常反常的舉動。

    那就是阿美尼斯。

    這位大小姐顯然知道很多別人不知道的秘聞,而她對于龍之子薩菲拉斯的態度似乎也很值得玩味。

    如果說之前父親背叛自己的行為讓大小姐無限傷感的話,此時當她看到自己的未婚夫和他的親妹妹抱在一起之后,少女眼中燃燒的就不僅僅只是悲傷了……

    “莎拉薩,我的好妹妹,我很好奇,既然你們這一族是通過殺戮血親來提升力量的,那么你們兩個現在為什么會相安無事呢?”阿美尼斯陰陽怪氣的語調突然間響起,頓時如同一盆冰水澆在眾人頭上一般,每個人都很好奇的停下了手上的動作,靜靜地觀望著即將上演的一場好戲。

    阿美尼斯完全無視薩菲拉斯那充滿殺意的警告目光,身體躲藏在眾人身后,防止薩菲拉斯可能做出的突然襲殺,嘴里繼續用似笑非笑的惡毒語調說道:“其實我也能猜到是怎么回事,無疑是你們兩兄妹設計坑了我那個自大又自以為是的父親大人,聯手從左德手上奪走了你們最感興趣的東西,同時也算是向你們都厭憎的愚蠢母親伊瑟拉復了仇。你們是共犯,更是關系‘十分要好’的‘親生兄妹’,當然會一起分享這份勝利的果實,共同體驗升級的快感。但這之后呢……”

    在說到關系“關系十分要好”“親生兄妹”的時候,阿美尼斯的話語已經難以掩飾那種厭惡和憎恨,但她還是一口氣將所有的話語全都說完:“但是你們想過沒有,你們體內都流淌著人類的血脈,而人類最著名的特性,可就是貪得無厭啊,看看吧,力量的提升如此的容易,成長的快感是那樣令人愉悅,你們……真的能夠抗拒這種誘惑嗎?就算我對上古龍族的事情不怎么了解,也知道你們這一族早就已經瀕臨滅絕,還活著的也無一不是沙羅曼蛇那樣的恐怖存在。想要繼續通過殘殺同族提升實力幾乎是沒有可能的事情,而最簡單,最直接的方法,最理想的殺戮對象在哪里……我想不用我再多說什么,你們自己心里也是十分清楚吧……”

    “莎拉薩!你不要聽這個賤貨碧池胡說八道,你是我最心愛的妹妹,更是我最愛的女人,只要我們兩個在一起,這個世界就會被我們踩在腳下!”

    只可惜薩菲拉斯的憤怒表白已經有些晚了,莎拉薩有意無意的已經和他拉開了距離,然后面容詭異的說道:“我自然不會愚蠢到看不出這是她在挑撥離間,但是,我也不會天真到以為這些都是沒有根據的胡扯。”

    莎拉薩越說臉色越是古怪,她看了看臉色陰晴不定的哥哥薩菲拉斯,又看了看被眾人簇擁在中間,已經站都站不起來的小食人魔戈隆,突然間恍然大悟道:“你管那個人叫弟弟,他想至你于死地,而你卻對他處處手下留情,原來是這樣啊……你喜歡他,你一直都只對自己的血親感興趣,但只有這個孩子,只有他體內沒有流淌著那條蠢龍的血液,所以他才不會覬覦你體內的龍之力,而我,則是你已經準備拋棄,準備掠奪的對象了,對不對?”

    “這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會對自己的親生妹妹下手!”

    “站住!不要靠近我!”莎拉薩一聲歷喝,制止住想要走近自己的哥哥,大聲說道:“你忘了我們剛剛正在干什么事情嗎?我們可是在割開自己母親大人的脖子,用她的生命之血沐浴洗澡啊,所以別在我面前再提什么親人和親情了,簡直令人作嘔。更何況剛才那種美妙的感覺,老實說我自己都已經無比沉醉其中,要說能夠抗拒哪會那么容易,只是,你想要殺死我,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莎拉薩話音剛落,身體就猛然躍起,在半空中已然化身為一條身段修長似蛇,背生四翼的銀色飛龍。翅膀煽動之間,她的身體頓時化作一道白色閃電,沖向洞穴頂部一個專門用來通風的隱蔽通道。

    看樣子,薩菲拉斯八成也是從那條通道中潛入進來的。( 食人魔的美食盒 http://www.mhvaca.tw/2_2397/ 移動版閱讀m.zbjxs5.com )
龙江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