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雷武 > 第二百三十章 嘴碎的和尚
    三位妖孽很果斷,并沒有追究暗中是誰在挑撥,轉而就躍進了冰湖。

    “嘩。”

    冰湖當中,湖水瞬間沸騰,卷起朵朵浪花,偶爾還有鮮血飛濺,顯然湖中有水怪被斬。

    “嗡。”

    湖面一顫,一柄巨大刀芒出現,躍出湖面數米之后,在轟然一聲落下,頓時掀起滔天大浪。

    顯然這是蒼猛出手了,緊接著滔天大浪出現,其余兩位妖孽也是出手。

    “還傻愣著干什么,趕緊過去看看啊。”

    看到滔天大浪,所有人都是一怔,并沒有前進,但在此時,暗中的聲音再次響起。

    “這聲音我很熟悉,很像紫宸的聲音。”

    “上次我聽到過,也很熟悉,難道紫宸已經來了。”

    有人聽出了紫宸的聲音,驚呼一聲,向著四周望去,但卻一無所獲。

    “走,過去看看。”

    但也有人,心系冰蓮,向著前方走去。

    嘩啦,眾多修士動了起來,沖向了湖邊。

    “滾。”

    一聲大喝突然響起,黎家四位真元境強者,一字排開,周身涌現滂湃氣息。

    “這是蒼家的地盤,都給我滾。”

    蒼家的強者,周身氣息涌動,也是攔住了一行人。

    “連武宗這里也敢來,你們這是找死嗎。”武宗強者也是不甘示弱。

    三方勢力,擋住了前方所有的修士。

    “憑什么,這里是冰湖,又不是你家的地盤。”

    “這里是大家的,你們憑什么占為己有。”

    眾人質問,這個冰湖足有數里,面積很大,只有區區十二位真元強者,根本擋不住,但是眾人有心觀戰,也不愿意跑到別處。

    “就是,你以為你們三方勢力很厲害嗎,之前還不是被打的像狗一樣,顏面盡失。”

    暗中的聲音再次響起,忽左忽右,忽東忽西,飄忽不定。

    “這就是紫宸的聲音,我敢肯定。”

    “絕對是紫宸,我百分百肯定,上次我還見過他。”

    人群中傳來驚呼,這一次他們肯定是紫宸。

    “什么人,給我滾出來。”

    “一個不敢見人的縮頭烏龜而已,還敢在這里叫囂,有本事現身,看我不斬你。”

    “紫宸,你給我滾出來,“

    三方勢力大喝,他們都是真元三四重天的強者,戰力雖然無法比擬妖孽,但是實力強勁,自認為斬殺紫宸,很是輕松。

    “哼,你們一幫垃圾,也配讓我出手的,死在我手中的不是天才就是妖孽,你們還是滾一邊去吧。”

    暗中的聲音,很是囂張,但卻證實了眾人的猜測。

    “果然是紫宸,三大妖孽都在找他,沒想到他還敢來這里。”

    “紫宸的膽子還真不是一般的大啊。”

    三方勢力的真元強者聽聞,神色一動,道:“紫宸,有本事就給我現身,看我當場斬你。”

    這里足有數百人,根本無法從中找到一人。

    “轟隆隆。”

    就在此時,冰湖當中,掀起的大浪更為可怕,顯然還在發生激戰。

    所有人逼近,紛紛望向湖面,但是很可惜,除了大浪,什么都看不到。

    唯有帶血的湖水,還有偶爾翻滾的水怪尸體。

    “你們這幫白癡,趕緊下水啊,水里不可能只有一個冰蓮,也許還有別的寶貝,或是更多的冰蓮,都傻愣在這里,一個個都被雷打了嗎。”

    “一幫膽小鬼,再不進去,就連湯都喝不上了。”

    暗中的聲音再次響起,這一次是對眾人嘲諷。

    “媽的,這紫宸是屬狗的嗎,得誰咬誰。”

    “紫宸原來這么貧,這么討厭,我呸,就這樣的人,還是妖孽呢。”

    “嘴碎話真多,這樣的人,哪能比擬三大妖孽。”

    有修士怒罵,他們扭頭向著四周望去,但卻沒有看到可疑人,這聲音忽左忽右,根本讓人無法準確捕捉到。

    “他媽的,這死和尚。”

    紫宸躲在人群中,早已把和尚罵了幾十遍,連帶著佛門,從佛祖到掃地僧,都沒有放過,足足問候了對方數十遍親人。

    “哪個廟燒錯了香,竟然點出這么一個極品,這還是和尚嗎,比他媽的無賴還無賴。”

    紫宸氣的咬牙切齒,這一次三方勢力妖孽盡出,又帶來不少真元境強者,如果不是為了冰蓮,他早就跑了,躲的越遠越好,但是這該死的和尚,卻一直模仿他的聲音。

    恨不得引起公憤。

    紫宸早就來到了這里,而且發現此地的很熟悉,一番打量才發現,這是他被趙燦算計,僥幸沒死的地方,只是以前到處都是高山,還長出過雪參,但是現在,卻成為了一大片冰湖,足有數百里。

    紫宸看到了和尚,也知道對方躲在哪里,但卻不敢出面指責,和尚這么做本就是要引自己出去。

    “你們傻啊,趕緊往前沖啊。”

    和尚在模仿紫宸的聲音,此刻,他刻意易了容,帶了一個帽子,收起了隆起的肚子,躲在人群中,用音功傳聲。

    “媽的,和尚你這是作死的征兆。”紫宸咬牙切齒,耳邊卻是一聲聲對自己的怒罵。

    但是和尚卻樂在其中。

    “哎,這位朋友,你看那家伙在干什么,我看他的嘴巴一直在動。”紫宸捅了捅旁邊一位修士,然后指了指和尚所在的方向。

    “嗯。”這人先是不滿,口中罵罵咧咧,聽聞紫宸的話后,便是向著和尚望去。

    一眼之下,他沒有看出什么名堂,那人并沒有開口,只是抬頭望著湖面而已,轉而準備問旁邊的人,卻發現沒人了。

    “人呢,難道是幻覺。”此人一怔,而后下意識的又掃了一眼和尚。

    也就在此時,暗中的聲音又一次想起。

    “你們是白癡嗎,再不進入湖底,就什么都得不到了。”和尚依舊在說話,嘴碎子很多,嘴巴一動一動。

    “是你,你在說話,你就是紫宸。”修士發出一聲驚呼,然后指向和尚。

    遠處,紫宸在冷笑。

    驚呼響起,所有人扭頭,順著修士所指,看到了和尚。

    只是對方跟紫宸的容貌,相差十萬八千里。

    聽聞這道驚呼,和尚轉身,望向了對方,只是眼中帶著茫然。

    “你是在說我嗎。”和尚指著自己,很是茫然,只是在一瞬間,他眼中金光一閃而逝,然后眼底有了一抹失望,他發現此人不是紫宸。

    “不錯,就是你,你剛才嘴巴動了,就是你在說話。”修士指著和尚,很是認真。

    “這位小兄弟,你認錯人了吧,我剛才嘴巴是在動,但卻在罵紫宸,你怎么說我是紫宸呢,而且紫宸我也見過,跟我可是相差十萬八千里的。”和尚并不慌張,淡然說道。

    “哼,都知道紫宸可以變換容貌,你也許變換了容貌。”修士依依不饒。

    “這個小兄弟,你還真是認錯了。”和尚淡笑。

    而旁邊的其他人,也是望著和尚,但都不敢肯定,這是不是紫宸。

    “沒錯,我有人證的,剛才有人告訴我,你很不正常。”看到對方不承認,修士再次說道。

    “哦,不知道是誰說的。”和尚眼睛一亮,向著四周望去。

    “他他一下子就不見了。”修士道,然后四望,并沒有發現之前說話之人。

    “這位小兄弟,你被騙了,我怎么可能是紫宸,很有可能剛才那人就是紫宸。”和尚周身,涌動出滂湃的氣息,這是真元境的氣息,而且是真元二重天。

    “真元二重天。”

    四周傳來驚呼,那位修士臉色更是一變,趕忙道:“對不起,認錯了,認錯了。”

    說完便是后退,他只是先天而已,人家卻是真元境。

    而且紫宸當初展現的實力,只是先天后期,就算最近實力突破,但也絕對達不到真元二重天。

    所以眼前的這個家伙,絕對不是紫宸。

    “無妨,我看你也覺得紫宸太過可恨,躲在暗中叫囂,的確卑劣。”和尚擺手,淡然一笑,卻把矛頭再次指向了紫宸。

    “不錯,都是紫宸。”

    “躲在暗中的鼠輩。”

    只是一場誤會,其他人也是紛紛開口,職責紫宸。

    “你們這幫白癡,找我出來干什么,現在是進去搶奪冰蓮的時候。”就在此時,又一道聲音響起,又是紫宸。

    “無恥啊,這死和尚。”紫宸肺都快氣炸了,這和尚真是無恥,轉身就再次開口,污蔑他。

    這一次,沒有人懷疑和尚,所有人都向著四周望去,但都避過了和尚。

    “紫宸,你給我出來,鬼鬼祟祟的有什么意思。”

    “有本事就出來。”

    四周,眾人不滿,望向四周。

    “諸位,紫宸雖然可惡,但是說的好像不無道理,這片冰湖出現的很詭異,當中說不定除了冰蓮,還有別的東西。”和尚再次開口。

    眾人扭頭,望著和尚。

    “這里有一株冰蓮,那么定然就有第二株,現在幾位大少,一定吸引了水怪當中的強者,我覺得此時下水,也不無道理。”

    和尚話落,緊接著意念向著靠近湖邊的修士掃去。

    “蓬。”

    這為修士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推進了水里。

    “啊,這么心急。”和尚一怔,轉而意念再次一掃,更多的人掉進了水里。

    “對啊,現在三大妖孽正在激戰,定然顧不得冰蓮,這可是機會啊。”

    眾人眼睛一亮,特別是聽到一聲聲的噗通聲,更是有人急不可耐,化為一道光,就沖向了冰湖當中。

    “沖啊。”

    與此同時,更多的身影飛掠而過,沖向了冰湖。

    “滾,給我滾。”

    幾大勢力的真元強者,紛紛出手,想要攔下這些人,然而就在此時,一道璀璨的金光出現,沖向了眾人。

    “蓬。”“蓬。”“蓬。”

    被金光擊中,他們身形不穩,直接跌進了冰湖當中。

    隨著一道道金光出現,十二位真元強者,紛紛掉了進去,沒有人阻攔,其余人更是一個個跳了進去。

    “這和尚,果然夠陰險,使了這么一個小小的陰招,就拖了所有人下水。”

    看到一位位修士跳進冰湖,紫宸很是無語,然而就在此時,和尚目光四望,似乎正在看,誰還沒有跳進去。

    “不好。”紫宸臉色一變。

    ,,,,,,,,,,,,,。

    ps:求訂閱,話說現在危機重重,名次不保,隨時可能被爆菊,一旦被爆,損失慘重啊。

    求全定,求保住名次。

    關鍵時刻,哪怕一個單定,一個全定,都能改變名次。

    五跟六,獎金可是差了好幾百,現在是五,但六隨時可能反超,名次岌岌可危。

    求護菊,求全定,,。( 雷武 http://www.mhvaca.tw/2_2537/ 移動版閱讀m.zbjxs5.com )
龙江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