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冒牌干部 > 第506章,那個男人!
    第506章,那個男人!

    第一更!

    露水姻緣,當然不足掛齒!

    接下來的幾天,對楊子軒的形勢,也是越來越嚴峻了。

    邵平帶領調查組去東染調查暴動事件,一直拖延不公布調查原因和結果!

    黃文清這邊在省委常委上面,正式提議調離楊子軒工作崗位,張亞東和任團都表示贊成……

    孫清云和陳志溫雙雙表示反對,周馳坤不表態,令人十分不心安,最后說交給組織部去處理,其實就是想躲開這件事,既不得罪黃文清一系,也不得罪大名系!

    不過,周馳坤也不得不重新審視楊子軒這個人,一個副廳級干部,再耀眼,終究還是沒法子進入周馳坤的法眼,周馳坤沒想到這個自己一直都不重視的青年,竟然能夠激起大名系和黃文清一系的激烈爭端!

    事態就這樣凝固了下來,楊子軒知道周馳坤這樣冷置的處理方式,其實也是一種十分睿智的處理方式。

    分稅制,現在還沒有定論,周馳坤是不會冒這么大風險,輕易去支持黃文清,或者陳志溫的。

    所以對他,對分稅制,冷處理是最好的手段。

    位置算是暫時保住了!

    但是在常委會上面,楊子軒差點被擼掉的消息,卻是傳遍了整個省紀委,監察廳,體改辦!

    邵平和馬鋼重新在省紀委里面趾高氣揚,楊子軒和胡凱,去到哪里都被人在人背后指指點點的議論。

    官場是最容易人走茶涼的地方。

    雖然楊子軒現在只是一個調動的風聲,但是已經令許多人對楊子軒產生了輕視和怠慢的心態了!

    柴太龍站在楊子軒面前,有些苦笑說道,“監察廳那群兔崽子,還真是他媽的勢利眼,一聽到楊廳您可能被調走,我說話都沒以前那么響亮了……”

    楊子軒擺了擺手,“這個不用去擔心,他們是勢利眼,就由他們勢利眼去吧……我今天看了一下春暉的問題,我覺得,大概可以收網了……”

    柴太龍點了點頭,“楊廳,我等你這句話,可是等了好長時間了,我早就想要收網了……春暉公司是省政府指定的國企改革試點,春暉公司高層集體腐敗,騙取省財政資金,大舉揮霍,并且有出逃的意向……哈哈,這樣的案子辦起來,還真是讓人血脈噴張啊……”

    “這個案子肯定要辦,但是也要講究技巧,講技術,不能隨便去調查去,最好還是先營造一下輿論氛圍……”

    柴太龍皺了皺眉頭,“什么輿論氛圍?”

    “春暉公司其實早已經被管理層掏空,國有資產都被轉移,所剩無幾,實際存在的下崗職工,多達上千人……但是這些下崗職工,并沒有被勞保局登記備案……也就是意味這些下崗職工的生活沒有一點保障……你說他們憤怒不憤怒?”

    柴太龍點了點頭,“肯定很憤怒!”

    楊子軒笑了笑,“我就要給春暉公司營造一種世界末日的氛圍,讓春暉公司的高層管理,覺得再也沒辦法裝下去,再也沒法裝盈利了,讓他們害怕事發,倉皇出逃……”

    柴太龍皺了皺眉頭,“需要這么樣多此一舉嗎?我們手頭上面有春暉公司的集體腐敗的材料和證據,可以直接上報黨委,然后進駐春暉公司調查……還怕他們翻案不成?”

    柴太龍看向楊子軒的眼神有些變化,他覺得楊子軒在這次大挫折之后,已經沒了以前那種,要查就一查到底的底氣和魄力了……難道昔日那個鐵腕廳長,再也不復見到了?

    “沒錯……我就怕,他們翻案啊……你也說了,春暉公司是副廳級國企,我們要調查這樣的大型國企的高層領導,首先要上報省委常委會議,上報了省委常委會議,肯定會走漏風聲。春暉公司事先收到風聲,很可能會轉移證據和贓款……就算最后能夠拿下春暉公司的幾只碩鼠,也沒辦法把火往省政府一些責任人身上引……我們謀劃這么久,要打就打一場硬仗,就要擴大戰果……不能只抓到春暉高層管理的幾只碩鼠就算了……”楊子軒看出了柴太龍眼中的疑惑,解釋說道。

    柴太龍恍然大悟,還以為楊廳長,開始變得畏手畏腳了呢,原來是心思緊密,步步為營啊,沉靜點了點頭,“那這個營造世界末日的氛圍的任務,要誰去做呢?”

    楊子軒詭異笑了笑,“這個任務,就由我去做吧,反正現在省委和省政府,都不怎么待見,我干脆開溜,駐扎在春暉公司附近,伺機而動……”

    春暉公司冷氣設備公司這段時間的日子可以說是過得相當不錯的!

    得到了省政府的專項財政撥款,已經有了近八百萬的資金已經到位了,還有將近兩百萬的資金還未到位,讓胡夫為首的春暉冷氣設備公司欣喜若狂,立刻在小范圍內瓜分這八百萬資金,并且迅速通過地下錢莊和秘密帳戶等多種方式,悄無聲息的轉移海外。

    但是他們不知道,在他們以為別人神不知鬼不覺的背后,早已經有一雙鷹隼一樣的凌厲目光在盯梢著他們,這雙眼睛正是楊子軒的。

    秋高氣爽,紫金城一片肅穆,車流人流依舊,政治氣候卻是出現了十分微妙的變化。

    省政府在黨代會前,突然調整省長和副省長的分工,常務副省長的財稅審計大權被調整,使得許多研究人事的人,把這視為大名系勢力全面衰退的標志,隨著大名系省內的核心人物孫清云即將退休,甚至有一些人認為大名系將會在孫清云退休之后全面式微,淪落為省內的二流勢力,離開省權力中樞的漩渦。

    梁君汝也聽到了許多的閑言雜語,也聽聞,楊子軒在省委常委會議上面差點被擼掉,差點被調到閑職虛職的兇險。

    梁君汝就把楊子軒給約了出來,想要寬慰一下楊子軒,但是見到楊子軒嬉皮笑臉的樣子,根本不像是需要人寬慰的樣子。

    “欲速則不不達”梁君汝笑了笑“他們心態是太急躁了,要是不那么急著調查,說不定還真是能夠讓你從現在的位置挪開來。我已經調查清楚了,東染和綠丫河發生的暴動事件主要和東染內部的權力斗爭,利益分配不均有關,而不是省監察廳認定的東染收取了治污工程公司的回扣。”

    “省監察廳的調查明顯有誤導視聽的嫌疑,我已經把有關的證據收集好了,東染主管設備儀器引進的領導蘇城暗中唆使綠丫河的群眾鬧市,以達到拖延東染引進先進技術的目的。”

    梁君汝把一疊厚厚的資料放在了楊子軒面前,楊子軒接了過來,翻身了一會兒,才抬頭朝梁君汝道謝

    。梁君汝嫣然一笑,撩撥了一下自己的發絲,“是不是每個女孩幫了你,你都會道謝?上次在武警系統幫你的那個女孩子,你有沒有抽時間去感謝人家?”

    楊子軒被梁君汝有些諷刺的語氣弄得有點郁悶,他沒想到梁君汝知道他和莊煙雨的事兒,只能訕訕笑道,“我和她也只是普通朋友而已。”

    “我對你和她之間的關系并沒有多大的興趣,我爸和他幾個朋友讓我帶他們謝你呢,你上次在我生日宴會上分析的那些海灣戰爭的啟示,他們回去都做了許多功夫去收集材料,各自在自己熟悉的兵種領域發表了軍事和部隊改革方向的文章,這些文章都受到了上級軍事單位的高度重視,軍委辦公廳甚至打算在全軍推廣他們的文章。”

    “我也只是瞎掰的,你爸爸他們這些軍隊老前輩這樣說要道謝我可是受寵若驚啊!”

    楊子軒當然希望看到梁開懷這些老軍頭能夠迅速崛起,只要他和這些老軍頭保持著相對友好的關系,這些老軍頭就應該能在關鍵時刻助他一臂之力。

    軍方勢力雖然早已經限制不能和干預地方政治,但是在高層政治當中,卻是扮演一個不可或缺的角色,處處可以看到它的影子。

    ……

    鏡子里面的女人,臉色有些憔悴和倦容,但是依然難掩臉龐上的清秀和書卷氣質,陳靈梳著頭,神思卻飄了開來。

    春暉公司最近瓜分了省政府撥款的八百萬,陳靈丈夫蘇燦作為主管財務的處長之一,分到了三十萬,以孫燦目前的工資水平,十多年的工資,才能積累起來三十萬,孫燦一下子得到這么多錢,立刻就傻眼,最近心情好的不得了。

    但是陳靈卻是無法高興起來,她覺得春暉公司的高層越來越糜爛,越來膽子越肥了,以胡夫為首的幾個高層領導就分國逃跑,但是大部分像孫燦這樣的小領導,都是沒法叛逃出國的……肯定會出事的……

    更加令陳靈恐懼的是,那個男人的那雙眼睛!

    陳靈發現自己被楊子軒影響實在是太深了,自己第一次放棄女人的矜持去誘惑一個血氣方剛的青年,沒想到這個青年褻玩了一下她的身體,就揚長而去了……( 冒牌干部 http://www.mhvaca.tw/2_2596/ 移動版閱讀m.zbjxs5.com )
龙江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