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冒牌干部 > 第一千四十一章,下鉤子
    北雪飄零,西伯利亞的寒風,讓姑蘇這座同樣古老而繁華城市,銀裝素裹起來。

    “算是今年的第一場雪。”

    楊子軒站在賓館門口的屋檐,伸出手掌,冰雪到了手掌上,第一時間便已融化掉。

    “瑞雪兆豐年啊。”君汝愁眉苦臉的,“可是我怎么感覺,這是我的倒霉年呢。”

    “你別賞雪了,快說說怎么從走賬查案子啊。”君汝煩得直跺腳。

    “首先,我們就已經預設了這樣一個立場,那就是,這兩千萬的消失和屈利明的死是有關系的。然后按照這個邏輯,如果找到這筆錢的下落,那么案情自然就解決了。”

    “這個我也知道,但是問題是要怎么才找到那筆錢的下落。”

    “這恐怕要你動用一些隱秘的力量。”

    “隱秘的力量?”君汝滿臉疑惑。

    “要查賬戶,肯定要驚動檢察院的反貪局,你們梁家在省檢察院應該也有人脈吧?”

    “省檢察院的檢察長是我堂三叔,我可以跟他打聲招呼。”

    楊子軒摸了摸鼻子,感慨一聲,還是有個“靠山”好啊。

    現在自己的靠山呢?

    陳志溫對自己產生了不信任感,這個曾經最大的靠山已經不可靠了。

    “我三叔說會指示省檢察院派出人力來查這件事,有省一級的檢察院牽頭,不怕姑蘇的檢察院不聽話,不配合。”

    “那現在先做個具體分工把,檢察機關負責贓款的流向,確證,凍結和歸案,而你們這個公安調查小組呢,則配合檢察機關追捕潛逃的犯罪嫌疑人。”

    君汝卻蹙著眉頭。“我感覺在檢察院調查出子丑寅卯之前,我們什么都做不了,現在派出的警員,在水蔭縣。就像是大海撈針一樣。”

    “而且。我感覺就檢察院幫忙,我們也不是一勞永逸的。如果檢察院七天都沒法給我們的什么結論的話。我們就要結案了。”

    “現在還剩多少天?”楊子軒扭頭朝她笑道。

    “六天,今天過完的話。”

    “那我幫你分析一下吧。”

    “就等你這句話。”君汝笑了笑。“我就擔心你不肯動腦子。”

    “那我又不知道死多少腦細胞,你總要給我補補吧。”楊子軒邪魅笑道。

    “你想怎么補法?”

    “我要求也不高,親手熬個湯什么給我喝的。”

    君汝撇了撇嘴。“你倒是想得美,我爹都沒喝過我熬的湯呢。”

    “得了,我看你自己都沒喝過自己熬的,說白了,就是不會……”

    “誰說的。”君汝倏地起身,說道,“我熬過。只是,只是拿不出手……”

    楊子軒一副“就猜到你是這樣”的表情,然后說道,“那記著,你欠我一頓湯飯。”

    “得了。你也不是這么婆媽的人。”君汝沒好氣說道,平時她在省廳也是個冷美人警花的形象,哪里會有這么多話,偏偏遇上楊子軒,就像個管家婆一樣,像個話癆一樣。

    楊子軒把車子開過來,讓君汝上車,說道,“廣陵組織了專案組調查資金流向。”

    “有什么眉目?”

    “現在沒什么眉目。”

    君汝嚇了一跳,“那你還讓檢察院去調查?這條路不已經證明走不通了嗎……”

    楊子軒一笑,“我說大警官,你的思維邏輯能力還是有待加強啊。”

    “我不明白你繼續讓檢察院調查的目的。”

    “兩個原因。一,廣陵的專案組調查范圍僅僅局限于廣陵,查不出問題不奇怪。因為如果錢是屈利明弄走的,他必然有多種轉換方式。”楊子軒慢慢把車子往前開。

    “如何轉換?連你們組織專案組都調查不出來?”

    “你應該明白,財政資金的使用,是一個十分復雜的過程,或許在縣一級管控沒這么嚴,但是在市一級,管控很嚴,甚至大額的財政支出,需要我和書記簽字。在這種相對嚴密的管控條件下,屈利明是如何挪走這兩千萬,只有一個辦法,就是私蓋偽造的公章,提供虛假對賬單……然后把錢轉移到他們預設的賬戶上。”

    “那這條線索很清晰啊,你們可以順藤摸瓜的,摸到這個預設賬戶。”

    “你說得沒錯,現在最大的問題是,這個預設的賬戶是個公司賬戶,然后款項被取出來了,專案組的調查,就到了這一步,戛然而止,而且這個公司是個皮包公司,從頭到尾都是假的,法人身份都是假的……”

    “那卷款的手法很純熟啊,看來這個屈利明絕對是真兇無疑。”

    “不到最后一刻,不要下結論。”楊子軒摸了摸鼻子。

    “廣陵專案組能調查的范圍,僅僅是廣陵,省檢察院出面,就不一樣,能夠調查全省的賬戶異動問題,現在讓他們著力調查水蔭縣的異常賬戶,說不定能夠找出什么關聯線索,這才是我讓你跟省檢察院打招呼的原因。”

    “另外還有一個更加深層次的原因是,我想打草驚蛇……”

    “打草驚蛇?”君汝有點不理解了。

    “驚哪條蛇呢?”

    “幕后那條大蛇,從目前來看,那條大蛇政商關系網不小,如果他真的藏身水蔭縣,那么省檢察院到水蔭縣來查賬,他肯定會收到風聲,說不定就要露出馬腳來……”

    君汝沒想到這里面有這么復雜的內容。

    “你這腦袋都是怎么長的,一個小動作,都能夠被你扯出這么多東西來?”

    “這不是扯,這叫思維邏輯能力,能不能推理,能不能考慮全面。”楊子軒笑了笑。

    “那你現在開車帶我去哪里?”

    “你猜。”

    “猜不到。”君汝撇嘴。

    “水蔭縣檢察院。”

    “去哪干嘛?”君汝又不明白了。

    “看看大蛇有沒有行動,我猜,他的政商關系很硬。”

    “你開車小心點,喂。你別以為大雪紛飛,就可以不遵守交通規則了,你慢點,別……”

    楊子軒一路狂飆開到水蔭縣檢察院門口。找了個不起眼的角落停車。

    車里就楊子軒和她兩個人。對方呼吸都能夠聽得見。

    ……

    窗外大雪紛飛,黑暗中。兩個男人在互相交談。

    “左冷禪,我收到風。”

    “呵呵,岳不群,你什么也跟我賣起關子了?對了。現在風頭這么緊,你怎么還敢給我打電話啊?不怕影響你仕途啊?”

    “我怕啊,我怕得要死,我還有那么多錢在你那,你可千萬別給我慫了,更加別給那群兔崽子逮住……”岳不群冷笑一聲。

    岳不群,左冷禪。是他們互相稱呼對方的暗號。

    “還是先說說你收到的風吧。”

    “省檢察院開始出手了。”

    左冷禪臉色大變,“什么?為什么會捅到省檢察院上面去?你不是說廣陵政府要面子,肯定不會捅到省里去的嗎?丟了兩千萬,死了幾個人。難道他們不怕省里會追究一部分人責任嗎?這樣一來,他們不怕有人丟烏紗帽嗎?“

    “左冷禪,你別慌張,冷靜點。捅到上面去的,肯定不是廣陵的人。我懷疑是省廳那個刑偵調查小分隊。”

    “老岳,那小妞,我早就看不順眼了,我想要不要找人干掉她……”左冷禪眼里閃過一絲狠色。

    “老左,你瘋了,你難道想引來梁家瘋狂反撲嗎?她是誰?梁家的寶貝千金。梁家你總應該有耳聞吧?”岳不群嚇得臉色鐵青。

    梁家雖然在南蘇也很低調,但是不代表他們沒有逆鱗了,這個梁家小公主真要是有什么三長兩短,你我估計都逃不掉啊。”

    “老岳,你害怕了?也是,你是體制中人,自然會過分夸大梁家的威力。我曾經也在體制,但是我現在是個亡命之徒,我不在乎什么,我手上已經有十幾條人命了,多那小妞一個不多,少那一個不少,我真的沒什么害怕了。”

    “左冷禪,你別亂來。”岳不群聲音有些慌張,在他看來,這個左冷禪已經有點走火入魔了。

    “行了,老岳,我聽你的。”左冷禪滿不在乎,吸了吸鼻子,“哎呀不行了,我得去來兩口了……”說著,打了噴嚏。

    “你還沒戒掉?”

    “為什么要戒掉啊?來一口才有精神。”左冷禪離開了一會,再拿過話筒,“舒坦多了。”

    “行了,我也沒法和你說太多,得回去辦事了。”

    “你難道不是用公用電話?”

    “肯定是公用電話。”岳不群沒好氣說道。

    “真是煩透了,我設計了那么好一個掩蓋的手段,竟然被那個小妞看出來,搞得我們現在像個喪家犬一般……”左冷禪又開始吐槽了。

    “她估計沒那個本事,我了解過了,是楊子軒發現的苗頭。”

    “楊子軒?就是那個很年輕的市長?”左冷禪有些意外。

    “自然就是他。”

    “真有趣啊,總算找到個像樣的對手了。”左冷禪嘿嘿笑道。

    “你別糊涂,接下來,你要好好應付省檢察院那波人,千萬別讓他們發現了什么蛛絲馬跡。這樣吧,我和你保持聯系,我們兩個人一起把他們耍一耍,我還收到一個消息,就是省廳調查組只能在七天之內破案,如果破不了,就要結案,那你們就可以徹底放松警惕了。”

    左冷禪表示同意,又說了幾句,掛了電話,隨后撥通了一個電話。“喂喂,阿力啊,小心,我們已經被人盯上了,不要露面,一切聽我指揮。另外,你準備一下家伙,我準備親自干掉一個人。去調查一下,到姑蘇調查的省廳一群人的車牌號碼。”

    ……

    楊子軒躺在車座上,許久,都沒見水蔭縣檢察院門口有什么動靜。

    “會不會是你猜錯了?”君汝嘀咕一聲。

    “再等會。”

    “有了,有了,好像是省檢察院的人,看制服像是。”君汝躲在車座后面往前看。

    “他們只是過來跟水蔭縣檢察院打個招呼的。”

    “那我們來這到底觀察什么?難不成幕后那條大蛇。會來檢察院?”君汝嘟著嘴。

    “動動腦子。”

    “還是想不明白。你就給我說說嘛……”君汝現在已經明白楊子軒的風格了:最喜歡賣關子,逗她完,她就索性多配合點。

    “幕后那條大蛇肯定不會來。”

    “那我們還傻乎乎的在這里等什么呢?”

    “等水蔭縣的檢察人員去找大蛇……”

    “你是說他們會去通風報信?”

    “你總算精明一會。”

    等省檢察院的人走了之后,開始有一撥人從里面走了出來。開走公車……

    “這幾個人是執行公務。還是通風報信的?”君汝想讓楊子軒開車去追。

    楊子軒沒好氣說道,“你做賊。難道還會穿著警服嗎?”

    君汝臉上一紅,不怎么的,在楊子軒身邊,自己智商水平好像就急速下降。

    再過一會兒。又有兩個人走了出來,走向他們沒多遠的一輛私家車,兩人打開車門,對視一笑,“今天雪真大啊,不知道嵩山頂峰會不會積雪……”

    “要不,我們開車去看看?”

    “也行啊。不過路途艱難,可要小心,走吧,廢話這么多……”

    車子啟動。從停車場緩緩開出……

    “他們這是干什么?要去嵩山?”君汝蹙著眉頭。

    “他們開的是私人的車子,很可能就是去見大蛇的,嵩山估計是他們的暗語,具體什么意思,我猜不出來,跟著便是了。現在換你來開車吧。你是大警官,對于如何跟蹤這趟事,最熟悉了……”

    楊子軒讓出了駕駛座,撥通電話給老劉,讓他開他那輛車過來。

    “老劉是特種兵出身,有他保護安全點,我怕地兒偏僻。”

    “要不,我讓其他警員也過來跟蹤?”

    “不要了,那樣聲勢浩大,更容易暴露。”楊子軒搖了搖頭。

    下大雪,路上車不多,饒是君汝這種經常跟蹤的老手,也感覺有跟蹤難度,十分擔心被前面的人發現……

    和老劉的車匯合之后,讓老劉跟在他們車子后面。

    ……

    私家車里,其中一男,已經換上了便衣,見到電話響聲,說道,“是左盟主的……”

    “趕緊接啊。”

    “我怕被錄音和監聽。“

    “聽了之后,就丟掉,讓左盟主重新換一電話,這點錢,他不會吝嗇的。”

    那男的這才拿起電話,接通電話,“盟主……”

    “省檢察院剛才已經找過你們了吧?”左冷禪聲音嘶啞。

    那男的吃了一驚,“您怎么知道?我們剛想過去給你們捎個口信的呢。”

    “你們不用管我怎么知道的。但是你們現在回頭看看,注意一下,看有沒有跟蹤車輛,如果有比較可疑的話,立刻給我電話,我讓人處理掉,然后你們不用來找我,往其他方向開……”

    那男的回頭一看,果然很像跟蹤的車,從他們剛出路口,就跟上了,現在還像是牛皮蘚一樣粘著。

    “好像有一輛。”

    老劉的車子被楊子軒的車子擋住了,他們沒看見。

    “你們開到騰龍路口,引誘他們過來,我安排人了。”左冷禪掛了電話,冷笑一聲,跟我斗,我倒要看看誰的腦子好使點。

    ……

    楊子軒坐在車中,見前面的車子,突然加速起來,蹙著眉頭,說道,“我怎么感覺不太對勁啊?”

    “哪里不對勁啊?”

    “太順利了。”楊子軒內心隱隱不安。“前面那車,應該懷疑我們是跟蹤的了,但是毫無兜圈子甩掉我們的意思……這讓我感覺渾身上下都不自在。”

    “好像,真是這樣啊……”君汝也感覺不對勁起來。

    平時她沒少跟蹤,最怕就是跟丟了,一旦被人發現跟蹤,他們肯定會花盡心思去甩掉。

    但是前面那車沒有。

    “那只有兩種可能。一是他們真的沒注意到我們跟蹤,二是,我們中圈套了,他們只是誘餌,引誘我們前去……”

    “快掉頭。”想到這里,楊子軒讓君汝在快接近前一個路口時候,急速掉頭。

    沒等他們掉頭完畢。

    碰的一聲。

    悄無聲息的一槍,把他們車子輪胎給打爆。

    “快蹲下。”楊子軒一把攬住君汝的腰,同時把車子停下來,兩個動作竟然在一瞬間就完成。

    后面老劉也把車子停下。

    楊子軒還以為有后續的動作,沒想到,就沒后續動作了。緩緩抬頭出車窗,四周已經悄無一人,再看那車,已經毫無蹤影。

    “跟丟了,這個開槍的,應該是預定設計好的。看來,我們的這一步棋,早就被人看穿了。看來這個幕后不簡單。”楊子軒嘆了口氣。

    老劉急忙走過來詢問兩人有沒有事。

    “還好,老劉啊,你現在先留在這里,把車拖走去修吧,我把你的好車,開車上去,看能不能追趕一下……”楊子軒整理了一下衣襟,警惕看向四周。

    “我擔心你們遇到什么危險啊。”老劉搖搖頭。

    “放心把,我會拿捏好的。”楊子軒眼神堅定。

    重新開著自己的車,剛開出沒多久,就發現那輛車沒了蹤影。

    “騰龍大道是聯通兩地級市重要快速干線,難道他們是要到梁溪通風報信?

    “我感覺我們現在可以跟著去一趟梁溪……”君汝說道。

    “我怎么感覺這像是有人在下鉤子呢。”楊子軒苦笑一聲。( 冒牌干部 http://www.mhvaca.tw/2_2596/ 移動版閱讀m.zbjxs5.com )
龙江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