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合體雙修 > 公子修魔 第1好214章 我真不是好人...
    光族與一般的北天修真族不同,此族修士姓在后,名在前,族人姓名大多起做某光、某某光。

    這名光族準圣便是以申屠光為名。

    在紫斗仙域的年代,申屠光倒也算小有名氣的人物,年輕時也入過紫斗座下仙帝前八百的序列。可惜歲月無情,他的仙壽早已耗盡,現如今,只能在避天棺中茍延殘喘,形同廢人。

    此人身材干瘦矮小,宛如一個瘦猴,光芒編織的長袍上,閃爍著古猿拜日的圖案。他其貌不揚,又因氣血衰竭,氣息顯得死氣沉沉,卻唯有雙目炯炯有神,眼神猶如太陽般閃耀,隱約間,更有離火在眼中燃燒。

    與此人目光交匯的瞬間,寧凡雙目有了灼痛之感。此人狂妄歸狂妄,到底也是有幾分本事的。

    “是申屠老祖!他老人家出手了!”

    隨著申屠光現身此地,光族族地頓時響起陣陣歡呼聲,無數修士朝著申屠光頂禮叩拜。

    更有數十名黃巾力士打扮的光族巨人,合力抬著一柄小山般巨大的六棱長錘,吃力走了出來。

    那長錘太過殘破,已不知經歷了多少歲月,靈光損失十分嚴重,但其上布滿的血銹,仍舊給人煞氣沖天之感,赫然是一件先天中品法寶。

    “請老祖恕罪,我等耗費三十萬載歲月,仍舊無法徹底修復碎仙錘,只能勉強恢復此寶六成威能。”眾黃巾力士請罪道。

    “無妨!六成威能,足夠對付末法準圣了!”申屠光老氣橫秋道。

    他一步踏出,周身頓時光芒大作,于光芒之中化作百丈萬古真身,將那碎仙錘持在手中,繼而迎著寧凡砸了下去!

    這碎仙錘足足有三十顆修真星的重量,一錘砸落,整片星空都在劇烈震動!很難想象氣血枯竭的申屠光,居然還有力氣揮舞如此沉重的兵刃,此人縱然氣血枯竭,也絕不弱于仙石一級的準圣!

    面對此人蠻力一擊,寧凡選擇閃避,可問題是,他明明閃開了申屠光的巨錘一擊,卻不知為何,還是被重重轟飛了!

    如同被三十顆無形修真星同時轟中,那種破壞力,直接撞碎了寧凡的防御!

    未開真身的前提下,寧凡的‘肉身’直接就被打爆了!霎時間,整個光族全都是歡聲!

    “太強了!申屠老祖竟只用了一擊,就滅殺了入侵準圣!”

    “這就是與我光族為敵的下場!”

    “這外族準圣只有這點實力,居然還敢口出狂言,要搶我光族寶物,真是可笑!”

    并不是所有光族修士都在歡呼,也有人感到困惑。

    “太奇怪了,準圣有這么好殺嗎?就算申屠老祖很強,也不至于將對方一擊滅殺才對…”

    申屠光老眼一瞇,他當然不會認為寧凡這么容易就能殺死。當他看到寧凡爆開的‘肉身’化作漫天木屑后,神情微微一驚,明白了!

    “居然是木之分身!此人何時使用的分身,我竟沒有半點發現!莫非此人竟身懷木封號或者木掌位?否則老夫斷然不會察覺不到他的分身氣息!”

    卻見!天地間破碎的木屑忽得凝聚,頃刻間,寧凡軀體重塑,從木屑紛飛中走了出來。

    當然,那只是看上去像是軀體重塑,事實上,寧凡的真身根本沒有破碎過,自然也就談不上重塑了。

    當巨錘襲來的瞬間,寧凡在體表變化出了木妖分身的軀殼,整個人藏身于軀殼之內,以分身軀殼來抵消敵人的攻擊。

    木妖分身居然還能這么用!

    這也是寧凡最近才琢磨出來的戰斗技巧,身懷木之神格,卻不多開發些木之手段,實在有些浪費。

    “想不到你的木行造詣竟高到如此程度,看來老夫之前有些太小瞧你了,末法準圣確實良莠不齊,但你絕對是其中的佼佼者。可惜你的對手是老夫!似你這等程度的封號、掌位準圣,老夫全盛之時也擊敗過一些,如今雖然實力減退,敗你仍舊不會有多困難!你對古今準圣的實力差距,根本一無所知!”申屠光雖然驚訝于寧凡的木行手段,卻還是嘴硬道。

    “一無所知的是你才對,我不是準圣,只是一介仙王。”寧凡搖頭道。

    當他沒有實力時,他會故意偽裝高深修為,來威懾敵人。

    當他擁有實力時,他不介意暴露真實境界,沒有必要再作偽裝。

    “什么?你是仙王?一萬七千劫法力的仙王!”申屠光終于面色大變。

    一個法力純度虛浮的末法準圣,縱然修出掌位,也不足以令他太過動容!

    但一個一萬七千劫法力的仙王,就真的有些嚇人了!仙王之時就能修出一萬七千劫法力,這要是成了準圣,又該是何等強者!末法時代何時出了這等妖孽!

    “好了,閣下的本事我已經試探出來了,接下來,我要認真踢宗了!”

    短暫的一回合交鋒,寧凡已經試出了申屠光的深淺。此人的碎仙錘法寶表面上是一件錘寶,實則此錘散發的光芒,都是它的攻擊所在。想要躲開此錘攻擊,極其不易;被此錘隨便打一下,都是三十顆星辰的沉重打擊。只一個碎仙錘就不易對付了,申屠光身為準圣,定然還有其他手段。寧凡自忖,若不使用底牌,想要戰勝此人,怕是要苦戰一番的。

    那就使用底牌好了!

    他是來踢宗的,要的是速戰速決,而不是慢慢和敵人磨蹭!

    兩儀宗的踢宗傳統是什么,寧凡不了解,可他記得黑魔派的踢宗傳統,歷代黑魔踢宗之前,都要先砸三下對方的山門,抖一抖自己的威風!

    恍惚間,寧凡好似又回到了七梅城的風雪中,回到了雨界,回到了少年時,第一次和老魔踢宗時的場景。

    他的嘴角勾起一抹溫暖的笑意,可做出的事情,一點也不溫暖!

    他,直接祭出了蟻主道山,朝著申屠光狠狠砸了下來!

    “放心,我只砸三下,多一下也不砸。”

    寧凡的話語沒有多余的情緒,但聽在申屠光耳中,卻無異于天大諷刺!

    “只砸三下,多一下也不砸!這是覺得三招就能秒掉老夫啊!呵,真是個狂妄的小輩,有老夫當年風范吶!”

    申屠光怒極反笑!

    從來只有他狂妄的份,什么時候竟輪到別人站在他面前狂了!

    管這小子是不是逆天仙王,管這小子日后是不是前途無量!

    老夫今日就要掐了此子所有前途!

    “天地光芒,聽我號令!化入吾錘,砸碎此山!”

    這申屠光好生了得,雖非真正的光掌位,但也勉強摸到了光掌位的門檻,竟能以些許掌位之力聚集天地光芒,令碎仙錘威能大進!

    這一刻的碎仙錘,仿佛更加沉重了,幾乎有了四十顆星辰的破壞力!

    申屠光真身持錘,一聲長嘯,沖天而起,迎著蟻主道山就是重重一錘!

    他的真身如此偉岸!

    他周身的光芒如此耀眼!

    他的準圣氣息驚天動地!

    他的族人正懷著崇敬的目光,仰望他!

    他,要砸碎此山!

    他,要教寧凡做人!

    他,要…哎呦我去,等等,老夫的錘子怎么碎了!

    申屠光面色大驚,他四十星重量的碎仙錘,砸在寧凡祭出的山峰上,粉碎的居然不是寧凡的山,粉碎的居然是他的碎仙錘!

    碎仙錘,碎了!

    就算此錘殘破腐朽,也不至于這么容易粉碎才對,那可是先天中品法寶啊!不是碎仙錘太脆,而是寧凡的山峰太硬!太重!

    蟻主道山砸碎碎仙錘后,繼而就砸在了申屠光的身上。

    申屠光凌亂了!

    申屠光險些破口罵娘!

    他僅僅被蟻主道山輕輕砸了一下,就狂噴鮮血,從空中墜落了下來,狼狽如斗敗的公雞!

    就好似砸他不是眼前山峰,而是成百上千顆修真星!

    太、太重了!

    這是什么鳥山,怎得重到如此程度!百星沉重?千星沉重?不!這不是物質層面的重量,而是道重!這他娘的是道山!這他娘的是圣人道山!這世上居然有第二步修士掌握了圣人道山的鎮壓手段,開什么玩笑!

    “老、老祖居然擋不住那山峰一擊!”整個光族一片死寂,所有人都被驚得無法言語,信仰碎了一地。

    “假的!假的!老夫不信這是圣人道山!一定是感知錯了!”

    墜落中,申屠光強行穩住身形,怒吼一聲,將天地間的光芒凝聚成一只千丈光龍,踏著光龍再度迎著天空上的道山,撞了過去!

    轟!

    他第二次和道山撞在一起!

    他第二次被道山撞得吐血,從空中墜了下來!

    “竟是…真的…”

    申屠光絕望了!

    這他娘的…真的是圣人道山!他怎么可能是圣人道山的對手!

    轟!

    是申屠光重重砸落地面的聲音!

    轟轟轟轟轟!

    是蟻主道山同樣砸在光族大地,將整個光族大地砸出無數裂谷的聲音!

    道山一次砸落,將光族族地砸出數百道縱橫交錯的巨大裂谷!

    第二次砸落,那裂谷數量增加到了數千道!

    第三次砸落,整個光族族地破碎成了無數碎塊!

    這可是光族的族地啊,地脈之中不知有多少強大守護陣紋,便是北天的二階準圣都不一定能毀滅此族地。但,這族地仍舊還是被寧凡砸了個稀碎!

    這一切,申屠光根本無力阻止,甚至于,倘若不是寧凡手下留情,就連他本人都會被砸得肉身毀滅。要知道,他的肉身、元神早已油盡燈枯,經不起太多損傷了,肉身若毀,元神消亡也是遲早的事情了。

    “多謝道友,手下留情…我光族,認輸了,道友想要我族何物,我族愿拱手獻上…”

    申屠光從廢墟之中爬出,苦澀道,同樣從廢墟爬出的,還有一干光族修士,一個個表情失魂落魄,深受打擊。

    但沒有任何一個光族修士死于波及,顯然寧凡完美控制了道山砸落范圍,同樣手下留情了。

    申屠光終于還是決定服軟了。他之前言語有多狂,此刻服軟姿態便有多狼狽。

    可不服軟不行啊,光族的主力都在界河征戰,留在族地的都是年輕人,是光族的未來。不服軟,難道要讓敵人滅了光族未來嗎!

    “哎,此子來勢洶洶,也不知是想來搶什么東西的。果然,此子是盯上了行光秘卷吧,又或者,他是沖著我族珍藏的古國交易陣陣法殘卷而來…”服軟歸服軟,一想到族中珍寶要被寧凡搶走,申屠光還是大感肉疼。

    見申屠光服軟,寧凡也就不再動手了,對著蟻主道山隨口吩咐了一句,蟻主道山就飛回玄陰界。

    而后他取出全知老人給的材料單,仔細看看看名目,道,“我要一百顆陰光石,一百顆,一顆也不能少。”

    陰光石這種東西,寧凡也是第一次聽說,想來是真界的珍貴仙料吧。

    果然,一聽說寧凡是來搶陰光石的,申屠光直接愣住了,而后,滿面悲憤,怒指寧凡方向,一副想罵卻整理不好措辭的姿態!

    見狀,寧凡微微皺了眉,心道這陰光石對光族如此重要不成?不然為何申屠光會氣著這副模樣。

    “你說是你是來搶陰光石的!”申屠光終于開口了,口氣憤懣無比。

    “是。”

    “就為了區區一百顆陰光石,你就把我光族砸成了支離破碎?!”申屠光因為過于憤怒,語調都有些尖銳了。

    “區區?”

    “你何不早說!何不早說啊!早知你只是想要陰光石,莫說一百顆,便是一千顆,一萬顆,老夫也給!也送!就為了那種不值錢的破玩意,你居然毀了我光族耗費數世累積打造而成的族地地脈!我族族地毀得冤啊,毀得不值啊!”申屠光悲道。

    “就算我事先道明來意,以閣下的性格,怕也不會拱手相送吧,閣下一露面就說了,要直接不問姓名將我擒拿呢。”寧凡不以為然道。

    “這…”申屠光一時無言以對。確實,不打這么一場,不知道寧凡的厲害,就算寧凡想要是只是一根草,他也不會拱手相送的。憑什么堂堂光族要向一個外人低頭?這是原則問題、臉面問題。

    最終,寧凡從光族得到了十萬多顆陰光石,滿載而歸。

    申屠光目送寧凡離去,直到寧凡遠到神念都感知不到了,他才松了一口氣,確信對方真的離去了。

    等等,似乎忘了一件重要的事。

    這個連圣人道山都能馭使的絕頂強者,這個將光族族地打得支離破碎的人,是誰…

    “哎,老夫閉關太久,竟不知北天出了這等人杰。有誰知道,此人是誰?”申屠光微微尷尬,向族人們問道。

    “回老祖的話,我等也不知此人是誰。”眾光族修士皆是一臉茫然。

    倒也有幾人知道寧凡。

    有幾個人恰好看過黑魔派的大比,知道寧凡是北天黑魔派的修士。

    有幾個人之前巡邏時,遇到過寧凡和雷澤老祖攜手進入光祖地淵。

    另外一些人則是通過水宗發布的懸賞令知道寧凡的。

    申屠光整理了一下各路情報,對于寧凡的基本信息終于有了了解。

    “黑魔派?寧凡?踢宗?砸對方三下山門?老夫知道了!此人的黑魔派身份只是掩飾,此人是兩儀宗的人!難怪啊,難怪此人行事如此霸道,搶個陰光石都要毀我族地;可此人霸道之中分明又極有分寸,從始至終未殺我光族一人,這正是兩儀宗當年的作風!此人怕也不是末法小輩,而是和老夫一樣,從亙古活到今日的兩儀宗老怪!”

    “只是,老夫怎么不記得兩儀宗成名老怪中,有人是叫寧凡?果然,這個名字只是化名。又或者連他的相貌都是偽裝,如此特意偽裝一番,怕也是因為此人是老夫當年熟識之人,搶劫之時顧忌臉面,故而有所遮掩,不會錯,定是如此!”

    “還有一點,此人究竟是何修為?他雖說自己是仙王,但仙王有可能厲害到如此程度嗎?果然,他又說謊了,他根本不是仙王!此人縱不是二階準圣,也絕對是一階之中極強的那種存在!哼,想欺騙老夫,門都沒有!既然是兩儀宗的人,又對我族手下留情,這筆賬只能這么算了。哎,誰叫我族當年欠了兩儀圣因果呢,總不能對人家的徒子徒孫趕盡殺絕吧?你們聽好了,此事到此為止!誰都不準報復這個化名寧凡的老怪物!此人可以無禮,我等卻不可以無義,要銘記兩儀圣當年的恩惠!日后此人再入光祖地淵,爾等也需以貴客來對待,明白了嗎!”

    申屠光一臉嚴肅,對光族族人們令道。

    莫看申屠光話說得漂亮,可若不是寧凡的圣人道山太厲害,他還會不會顧忌兩儀圣的些許恩惠就不知道了。

    “明白了!”光族族人們小雞啄米般點頭不止。報復寧凡?他們有那個本事嗎。嫌命長?沒看準圣修為的申屠老祖都被虐了個可憐?

    至于水宗頒發的懸賞令,則通通被光族修士撕掉了,自此徹底無視。

    …

    “我,已經擁有挑戰秘族的實力了么…”

    遙遠星空外,寧凡忽然頓住腳步,感嘆道。

    他曾獨自一人挑戰暗族,但那只是說來好聽,他根本沒有憑一己之力碾壓暗族全族,甚至,他連戰勝黑繩都僥幸。

    這一次則不同,他輕易就擊敗了申屠光,碾壓了光族全族。好吧,光族的準圣主力其實不在,但這也足以說明,如今的他有了正面和秘族叫板的資格。

    “少往自己臉上貼金了!你根本不是憑自己實力碾壓光族的!你用的是本宮的道山好嗎!而且你根本沒有馭使本宮道山的修為,你只是用花言巧語,哄騙了道山!哄得她對你惟命是從!若不用道山,你可還有本領碾壓光族?根本沒有。”識海中,蟻主不斷挖苦道。

    “不,就算不用道山,我也能碾壓光族,我還有三張圣人雷符沒用。”寧凡笑道。

    “可惡!那雷符也是本宮的東西!有種你連雷符都不用,把光族鎮壓了!”蟻主氣道。

    “什么你的東西我的東西,連你都是主人的東西!你入了主人的識海,就是主人的婢,要銘記自己的身份!”這一次開口的,是寧凡識海中另一位客人,陰姬。

    “放肆!小小灰塵仙安敢口出狂言!本宮乃是堂堂圣人,你竟敢說我是婢!就算是婢,我也只當鴻鈞主子的婢!”蟻主不再理會寧凡,而是跑去和陰姬掐架了。

    這就是她最近沒有和寧凡吵架的原因,她最近忙著和陰姬掐架呢,哪有時間搭理寧凡,今日也是心血來潮,才諷刺了寧凡幾句,誰料還沒說幾句,就又和陰姬掐上了。

    “對呀沒錯,我就是灰塵仙,可我驕傲,我自豪。因為我是眼淚哥哥一滴淚點化而成的灰塵仙,你呢,你只是微不足道的小螞蟻,你還不如我。”陰姬得意道。她口中的眼淚哥哥,自然是那個無臉巨人了。

    “哼!我也是鴻鈞主子點化的螞蟻,我也驕傲,我也自豪,這驕傲更勝你灰渣子千百倍!要知道,我的主子可不是你眼淚哥哥比得了的!”蟻主爭道。

    “不許你說眼淚哥哥壞話!他比你鴻鈞主子強千百倍!”

    “不許你說主子壞話!他比你眼淚哥哥強一億倍!”

    “你閉嘴!”

    “你才該閉嘴!”

    “我打死你!”

    “本宮和你拼了!”

    寧凡默默將識海中的吵鬧聲屏蔽。倘若日日都聽這兩個女人掐架,他還怎么靜下心做其他事情。

    話說,這是成年人在吵架嗎?怎么有點像兩個小孩在比誰的父親厲害,聽起來無聊又可笑。

    寧凡搖搖頭,將雜念驅散,取出材料單,看了看。

    除了光族以外,材料單上再沒有準圣勢力了,接下來的材料,都十分容易入手。

    “下一個要踢的,是海沙宗,宗主是六劫修為的海沙大帝,要搶的是太陰神沙半斤…”

    …

    北天,海沙宗。

    近日正是海沙大帝迎接大天劫的日子,海沙大帝已經很老很老了,修為卻始終卡在萬古第六劫,不敢朝第七劫邁入。

    突破萬古七劫,他連半成的把握也沒有,強行突破,絕對會死。

    可此次大天劫,海沙大帝同樣沒有多少把握渡過,約莫只有三成把握渡劫成功,余下的七成,同樣是死。

    整個海沙宗上下一片緊張氣氛,誰都不知道自家宗主這一次渡劫能否成功。

    暗處更有數名北天大帝盯著海沙宗,倘若海沙大帝死于天劫,海沙宗的地位必會一落千丈,跌出仙帝勢力范疇。到時候,整個北天不知會有多少大帝,將海沙宗瓜分得片瓦不留。

    “為什么!為什么宗主不付出代價,請人幫忙渡劫!那樣的話成功率不是更大么!”此刻,海沙宗某處,一名海沙宗新弟子不解問道。

    “你是新人,有所不知,事實上宗主前幾次大天劫就有些過不去了,一身積蓄早已散盡,這才請來幫手,僥幸渡過了前幾次大天劫。可這一次,宗主已經沒有多余寶物請人出手相助了。宗主的大天劫次數太多了,早已是末劫威能,沒有足夠的報酬,哪個大帝會蹚這趟渾水…”另一名海沙弟子回答道。

    “可我聽說,福澤真君就曾放話,愿意無償相助,宗主為何不同意呢?那可是福澤真君啊,末法時代屈指可數的準圣大能!有他出手,就算是末劫,也能輕易渡過了。”

    “你是不是傻,福澤真君的話你也敢信?難道你沒聽說過,一千多萬年前,也曾有一名北天大帝面臨渡劫困境,那人請了福澤真君相助,劫臨之時卻被福澤真君吞噬了元神,死得可憐…準圣畏懼因果,輕易不涉紅塵,倘若踏入紅塵,必定有所圖謀,不可能真的無私的!”

    “什、什么!福澤真君竟如此不顧信義!他怎能如此!四溟宗就不管管此事嗎!”

    “信義?要是顧念信義,福澤真君可修不到如今境界。至于四溟宗,好端端的,他們干嘛要為一個已死仙帝問罪準圣?噓,那可是準圣大能,不是我們可以非議的,此言到此為止,小心為海沙宗惹禍。”

    “是極是極,我等還是莫要論了。”

    這兩名海沙弟子正打算回房休息,忽得見到一道黑氣直沖星空,登時面色大變。

    不只是這兩名弟子。

    這一刻,整個海沙宗處處都是驚聲。

    “不好!宗主的末劫來臨了!時辰不對,早了數個時辰!”

    “這才是問題所在!宗主已經完全控制不了末劫降臨的時辰了!這一次末劫怕是三成把握都不夠!”

    “如何是好!倘若宗主出事,我海沙宗必定自此衰敗!”

    “閉上你的烏鴉嘴!宗主不會有事!宗主一定不會有事!”

    這一刻,無數海沙宗老人跪在地上,虔誠替海沙大帝祈禱。他們修為太低,無法直接入劫相助,只能以這種手段祈求上天開眼,再救宗主一回。

    海沙宗上下,所有人眼中都存著一絲希望,希望有奇跡出現。

    卻只有海沙大帝本人,眼中滿滿透著死氣與絕望。

    “兩成,不,一成五都不到…這一次真的要死了么,老夫不甘心,老夫不甘心吶!”

    轟!

    一道碗口粗細的黑色雷霆忽得劈了下來,直劈海沙大帝天靈。

    沒有時間絕望了!海沙大帝明白,他必須立刻靜下心,全力渡劫,方能提升些許生機!

    千重劫云下方,海沙大帝掀起海浪滔天,誓要再與上天爭一分氣數!

    可就在這時,異變突起!

    一道傳送門忽得直接開在了千重劫云之間。

    這是有人突然入劫了!

    見狀,海沙大帝駭得面色如土,倘若有他人入劫,會導致天劫威能大增的。

    果不其然,因這傳送門的突然出現,海沙大帝的天劫威能直接暴漲了一倍不止!

    他原本就不大可能渡劫成功,這下子簡直就是必死無疑了!

    “我命休矣,我命休矣!定是仇家害我,故意遣生靈入我劫。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吶!是誰,是誰入劫害我!”海沙大帝老淚縱橫,憤慨道。

    “不好意思,沒想到道友在渡劫,打擾到你了。其實我是來踢宗的…呃,這些天劫好生煩人,算了,踢宗的事等等再說,區區劫雷,還不給寧某消散!”

    寧凡法力一催,一萬七千劫的法力好似狂風蓋世,直接就將海沙大帝的千重劫云吹散了!

    海沙大帝驚得合不攏嘴,那可是他的末劫啊,竟直接被來人的法力吹散,這是何等浩瀚的法力!這等法力數量,絕對是準圣!且不是一般準圣能夠擁有的法力!

    來人竟是一位一階準圣之中的高手!

    “主人,這些劫雷都是末劫劫雷,可不可以喂給滅道雷嬰吃?白白散掉太可惜了。”寧凡心神中,忽然傳來黑魔的請求。

    “可以。”

    于是寧凡又做了一件驚人之事。

    他召出了滅道雷嬰,吞掉了四散的劫雷雷力!

    海沙大帝揉了揉眼,不可置信!

    那可是滅道雷嬰啊,天道魂中一等一的存在,為何會像仆從一般,對修士言聽計從,就算是準圣,也不可能令滅道雷嬰屈服的!這太假了,一點也不真實!

    “多、多謝前輩助晚輩渡劫,大恩大德,沒齒難忘,前輩但有所求,晚輩絕不敢不從!”海沙大帝畢竟是活了無數年的老人,雖然對來人本領感到吃驚,倒也不至于忘了禮數。

    整個海沙宗數萬門徒更是跪倒一片,對寧凡千恩萬謝,他們祈禱的奇跡出現了!寧凡是好人啊!是拯救了海沙宗上下的大恩人!

    這下子,就輪到寧凡尷尬了。

    他是來踢宗的好嗎!

    怎么一不小心成了海沙宗上下的大恩人!

    這種氣氛下,他還怎么搶東西?伸手不打笑臉人好嗎…

    “我真的不是來幫你的…”寧凡想要解釋一二。雖然這種氣氛之下,就算他直接開口,對方想必也愿意將他要的東西拱手相送,可那樣一來,就不符合兩儀宗的踢宗傳統了,老魔知道了會生氣的。

    “前輩施恩不望報,真大德也!”海沙大帝感激涕零,整個海沙宗上下同樣感激涕零!

    “可我沒有幫你的理由…”寧凡更頭疼了。

    “對啊,前輩明明沒有幫我的理由,為何要助我渡劫…”海沙大帝一愣,繼而一拍白發蒼蒼的腦門,明白了!

    他不可置信地打量著寧凡眉眼,也只看眉眼!

    他不認識寧凡的容貌!

    可他怎么看寧凡的眼神怎么眼熟!

    撲通!

    海沙大帝這一回直接給寧凡跪下了!

    “趙、趙簡前輩!是你,不會錯,是你!你曾在蠻荒救我一回,今日,你居然又出手救我,兩度再造,晚輩何德何能,能令前輩如此厚愛!理由?不需要!因為你是趙簡前輩,因為你是仁義無雙的趙簡前輩,你只需心之所善,便可以舍身救人!你救人從來不需要理由,你的高尚,令我輩修真者汗顏!”

    原來海沙大帝曾參加過蠻荒那一戰,曾被眼珠怪附身的寧凡救過…

    他實在想不出寧凡這等強者出手救他的理由,于是歪打正著,想出了一個理由,最巧的是,他居然還猜對了!

    寧凡真的是趙簡!

    他這一句話,直接道破了寧凡隱藏多年的身份!

    “…”寧凡無語了。

    能不無語嗎!

    海沙大帝所有推理邏輯全是錯的,然而結果卻蒙對了!世上居然會有這種事情…

    “難道前輩不是趙簡老祖?難道晚輩猜錯了…”海沙大帝其實也不是十分肯定,見寧凡遲疑,頓時暗呼不好,猜錯對方身份,未免也太失禮了。

    寧凡一嘆,他可以對趙簡的身份瞞而不說,但若是對方認出來,他卻懶得多此一舉撒謊。

    他如今,已經有足夠的自保實力了,便是多曝光一些事情,也不至于惹禍上門。

    “你猜對了,蠻荒救你的人,確實是我,難怪我會覺得你有些眼熟,卻原來早在蠻荒便見過…”

    “真的是趙簡前輩!來來來,孩兒們,給趙簡前輩磕個頭!老祖宗可都是靠著趙簡前輩一次次茍活至今的!磕一個頭不夠,要磕一百個,一千個!”海沙大帝聞言,再度感激涕零。

    海沙宗上下的氣氛更和諧了。

    寧凡更加無法開口打劫了…

    迷之尷尬…

    暗處。

    幾名想要圖謀海沙宗的仙帝,此刻已經嚇得說不出話。

    “不會錯!抬手滅天劫也就罷了,關鍵是,此人居然可以馭使滅道雷嬰這等天道魂!非遠古大修豈能做到!一萬七千劫定然不是此人法力極限,他只用了少許法力,就滅了此地天劫!他是一名遠古大修!”

    “想不到海沙宗竟與遠古大修趙簡有交情,如此重要的情報,世人居然不知!可笑我等竟還不知死活,想要圖謀海沙宗,莫看那趙簡此刻不理我等,事后必定會一一上門問罪,屆時定是滅門之禍!速走!持重禮來向趙簡前輩謝罪,否則必有滅門之禍!”

    這一日,一則則消息再度驚爆了整個北天的萬古圈子!

    【震驚!遠古大修趙簡忽現海沙宗,無私救人不求回報】

    【震驚!大修抬手碎天劫,法力無窮誰可爭鋒】

    【震驚!修真界最后的凈土,日行一善唯我趙簡】

    【震驚!滅道雷嬰聽了都會流淚,因為感動,故而認主】

    那些曾被‘趙簡’救過的北天仙帝,全都坐不住了!

    近百名仙帝、仙王、仙尊持重禮趕往海沙宗,想要拜謁傳說中的遠古大修!

    上一回寧凡去了純陽宗就走,使得很多想要拜會大修的人到了純陽宗后空手而歸。

    這一次則不同!

    寧凡被海沙大帝強留留住了,定要大宴十日宴請寧凡!

    這下子好了,所有想要拜會寧凡的人,全部直奔海沙宗而來!

    “說好的踢宗呢,這下子,還怎么踢?現在海沙宗上下一見了我,就跪在地上千恩萬謝,我,下不了手…”寧凡真是哭笑不得。

    他已經給海沙大帝解釋了一百遍,他不是好人,可人家不信!( 合體雙修 http://www.mhvaca.tw/2_2663/ 移動版閱讀m.zbjxs5.com )
龙江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