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合體雙修 > 公子修魔 第1249章4 女蘿老祖
    修真者得到什么的同時,往往伴隨著失去。

    辟谷可以免于饑餓,卻也剝脫了修士的食欲,以及飽腹后的滿足感。

    斬赤龍可以避免月事煩擾,卻會削弱女修的生育能力。

    象馬陰藏可以加深玄門道行,卻會失去魚水之樂。

    智謀越高,城府越深,便越是難以信任他人。

    壽元漫長,近乎永恒,卻偏偏尋不回凡塵的快樂。

    寧凡早已忘記餓肚子的感覺,然而這一刻,他竟有種想要進食的沖動。

    這種感覺,令他困擾,令他茫然,更令他懷念。

    一個清心寡欲的人,和一個被欲望遮住雙眼的人,看到的世界是不同的。

    就好比,一個憋了無數年的男子,驟然看到一副椿宮圖畫,也能忘乎所以。

    但若是他釋放掉所有欲念,轉而就會進入心如鐵石的賢者境界,再看這副圖,便只會覺得興味索然了。

    沒有食欲的修士,看待生靈萬物、山河草木,如看一幅畫。他們可以欣賞山明水秀,可以從中體悟諸天大道,卻難以真正融入其中,僅僅只能路過。

    寧凡則不同。

    此刻他有了食欲,于是看待草木山河、萬物生靈,頓時有了不同。

    他路過了一座山,一座位于鶉尾宮南邊的大山。

    他看到了白鹿跳躍于山間。

    他的第一反應,不是這只白鹿如此靈動、美麗,而是驀然想起了年少時獵鹿的往事。

    他想起了年少時,以凡人之軀進山獵鹿的種種,想起了有一次,他追著一只鹿,一直追到深山中。他終于獵到了那只鹿,可也不幸在山中迷了路。天色已晚,山雨突如其來,他瘦小的身體扛著鹿,四處尋找地方躲雨,終于找到一個山洞。

    而后他燃起篝火,烤起鹿肉,幸而身上帶了少許鹽巴,又從山野中尋來些許蜂蜜,抹在烤肉之上…

    “烤鹿肉或許不錯…”

    寧凡這般想著。

    未曾想,在寧凡打算狩獵白鹿時,那些白鹿居然也有同樣的想法。

    察覺到寧凡的到來,原本歡騰跳躍的白鹿,一瞬間安靜下來,而后…一個個目露兇光,朝寧凡沖了過來。

    有些人認為鹿只吃素,但那其實只是錯覺。鹿也吃肉,寧凡年少時進山打獵,就見過野鹿吃魚,吃鳥雀,吃死掉的兔子。

    眼前的鹿群,顯然更具攻擊性,它們甚至敢將入山者當成獵物,主動發起攻擊。

    于是,上百只殺氣騰騰的白鹿,一眨眼的功夫,就將寧凡包圍了。

    鹿群的首領,是一只蒼老的鹿王。

    鹿王冷漠看著寧凡,如看食糧。它驕傲地垂下頭,碩大的鹿角,轟然撞向寧凡。

    一擊之威,赫然竟有數顆星辰的沖擊力!

    如此駭人的沖擊力,足以令一些末法仙尊驚慌失措了,但還不足以讓側目。

    寧凡只隨意一按,就把沖撞過至的鹿王按在了原地,動彈不得。

    鹿王的頭,被寧凡按住了。它想要掙脫,卻駭然發現寧凡的力量遠比自己更強。

    “爾等狩獵于我,想來也是做好了覺悟…”

    寧凡面露無情之色。

    不一會兒,這些白鹿就被寧凡一一宰殺,做成了烤鹿。

    木之神格搭起了巨大烤架。

    上百頭鹿切割后,擺在了烤架上。

    魔火在下面烘烤,寧凡在一旁忙著涂抹醬料,不一會兒,這些鹿肉便被烤得金黃,香氣四溢。

    寧凡取下一串烤鹿肉,嘗了嘗,最終卻是遺憾地搖搖頭。

    “沒有小時候的鹿肉好吃,是鹿肉不同,亦或者,是心不同了…”

    話雖如此,烤架上的鹿肉還是飛速減少著,寧凡很餓,不會浪費眼前的食物。

    體內,九十九道饕餮之力在胃里流轉。

    隨著鹿肉的消化與吸收,不知何時,那饕餮之力減少了一道,只剩九十八道。并在饕餮之力減少的同時,更加劇烈的饑餓感,沖擊著寧凡的胃。

    “古怪,我明明吃了這般多的鹿肉,卻反而,越來越餓了…”寧凡不解,不過并沒有深究這些細節。

    烤肉的香氣,飄得很遠,很遠。

    深山中,一只沉睡多年的巨大黑虎,在這一刻,睜開了雙眼,口中流出了口水。

    它循著香氣,一路尋了過來,在見到烤架的鹿肉的瞬間,不顧一切撲了過來。

    轟!

    一道掌風飄過,黑虎被人隔空扇飛,慘叫一聲,倒飛了出去。

    “這是我的東西,你,不能搶。”寧凡淡淡道。

    “吼!”那黑虎似被寧凡的舉動激怒了。

    但聽黑虎一聲怒吼,山林間頓時刮起了滾滾黑風,那些黑風聚集在黑虎的口中,凝聚成一個刺目的黑色風球。

    嘭!

    風球轟然打出,直面寧凡而來,幾乎不遜色仙王一擊多少了。

    寧凡看都不看那風球,袖袍隨意一卷,就將風球卷的不見了蹤影。

    黑虎一個激靈,終于意識到寧凡不好惹了。

    此刻它哪還敢再搶寧凡的食物,轉身便想逃跑。

    寧凡隨手打出一道劍光,只聽一聲慘叫,那黑虎已被逆海劍釘死在地上。

    于是,寧凡的烤架上,又多了虎肉。

    這只黑虎的實力,已接近仙王,其血肉蘊含的精氣遠超鹿肉,一經燒烤,幾乎直沖云霄。

    極遠處,三只魔井鳥聞到了虎肉的味道,全都在這一刻流下了口水。

    “好香的味道!二位哥哥,那個方向似乎有什么好吃的,我們要不要去看看?”年紀最小的魔井鳥激動道。

    “貪生前輩派我等在此督建魔井,連通兩界,我等不可擅離職守,莫要胡鬧!”排行老二的魔井鳥訓斥道。

    “那莫丹老都被人殺了,在此建造魔井的四村苦力也都逃回各自村子,我等便是留在此地,這魔井也建不成了。偶爾出去覓個血食,有何不可?”年紀最小的魔井鳥不以為然,最終獨自煽動巨翅,飛出了暗無天日的魔井。

    “哼!小弟總這般不聽話,遲早要惹禍的。大哥,你也不說說他,他素來不聽我的話,但若是你,總該聽的!”老二不滿道。

    “呼呼呼…”年紀最長的魔井鳥,忙著呼呼大睡,似對外界一切之事都不關心。

    …

    寧凡吃完了鹿肉,又開始吃虎肉。

    這黑虎也不知是什么品種,烤起來味道極香,吃到嘴里味道卻有些發酸,并不是太好吃。

    好在此刻寧凡極餓,便也顧不上好不好吃了,轉眼就把半只烤虎吃到了肚子里。

    說也奇怪,他吃完白鹿,體內饕餮之力減少到了九十八道。

    此刻吃了黑虎,體內饕餮之力又減少到了九十六道。

    寧凡并不知道體內饕餮之力的減少,有什么特殊意義。

    他只知道,體內饕餮之力越少,他便越餓,真是太奇怪了。

    “這些虎肉不夠吃,我需要更多食物…”

    寧凡正尋思著再去哪里尋些食物,頭頂的天空,忽然被陰影籠罩,陷入黑暗。

    卻原來,一只體型巨大、營養豐富的魔井鳥飛到了此地,它羽翼撐開,直接就將山林上方的天空擋了個完全。

    龐大的殺意,更是在第一時間,鎖定到了寧凡身上。

    “未經我等魔井使者允許,在此打獵者,死罪!”魔井鳥的口氣高高在上。

    它煽動翅膀,鋒利的羽毛如刀刃般,嗤嗤飛出,霎時間就將山坡上的草木全部斬斷。

    那些羽刃同樣朝寧凡襲來,但卻在接近寧凡百丈之時,被一圈圈無形墻壁擋住。

    那無形墻壁也不是什么神通,僅僅是寧凡釋放而出的道念。

    一念而已,竟可令等閑攻擊無法近身!

    “嘶!此人居然只憑道念,就擋住了我的羽刃之術!”魔井鳥嚇了一跳。

    不過那驚嚇也只是一瞬,下一刻,它的目光重新變得兇狠,冷聲道,“大膽!區區下等丹魔,居然敢反抗本使者的制裁!”

    原來如此,這只魔井鳥居然將寧凡當成了此地丹魔,是以才一副高高在上的口氣。

    “這只大鳥的肉,真是不少,卻不知,能否讓我吃飽…”寧凡沒有理會魔井鳥的聒噪,完全當魔井鳥當成了送上門的食物。

    他目光滿是回憶,不經意想起了年少時,爬樹摸雀的往事…

    魔井鳥被寧凡的態度激怒了,殺意一瞬間加重!卻見,魔井鳥口中念念有詞,雙翼之上,頓時就有十四根羽毛變了顏色,從烏黑變成了赤金,又由赤金變得火紅。

    “吾一生之修,為十四后天火羽,十四火羽齊出,堪比先天火,可焚天,可焚地,焚你道念,易如反掌!”

    嗤嗤嗤!

    十四道火羽化作火光飛出,天地一瞬間被映得火紅!

    魔井鳥滿臉自信,它這一擊威能,堪比先天魔火,仙帝之下哪有幾個能接得住,眼前的下等丹魔,多半一瞬就就會被燒成灰燼!

    火光越飛越近,眼看著就要燒到寧凡身前,寧凡忽得抬手一攝,直接將火光抓在手中。

    完全無視先天魔火般的熾烈溫度!

    “你以火燒我,我便也以火燒你吧,此為因果…”

    寧凡張口一吞,將手中的十四根魔井鳥火羽吞入腹中。

    又一吐,卻是吐出了一塊火紅土塊。

    那土塊看似尋常,但一經升空,頓時化作無邊之巨。

    這哪里是什么土塊。

    這分明是一整塊大陸!且不是普通的大陸,而是一處十界至火之地!

    寧凡的魔火,在這片至火之地熊熊燃燒,并在至火之地的加成下,威能暴漲了數倍不止。

    魔井鳥恐懼了!

    它從這至火大陸之上,感覺到了無法匹敵的火溫,若被此物攻擊,它絕對會一瞬間燒為灰燼!

    “四村丹魔之中,根本沒有如你這般厲害之人!你不是四村丹魔,你是殺了莫丹老的那名外修!”魔井鳥意識到了什么。

    它煽動雙翼,奪路就逃,哪敢在此地多留,可,根本逃不掉啊。

    無論它逃出多遠,頭頂上方,永遠懸著一整片至火大陸。

    那至火大陸終于砸落,絕望之下,魔井鳥拼死去擋,卻只一瞬,便被這片至火大陸燒光了身上的羽毛,而后,它的肉被一點點烤熟…

    不是它太弱,而是寧凡的手筆太大,竟以十界至火之地來做燒烤,這世間又有幾人能不被烤死。

    寧凡小心控制著火溫,生怕溫度太高,將這只魔井鳥燒成焦炭。

    一面燒烤,一面還在疑惑。

    “此鳥剛剛說我殺了什么莫丹老,那是何人?這只鳥,怕是認錯人了…”

    莫丹老其實就是鶉尾宮老丹王的名字,本體是寧凡所吃的那顆十轉健胃消食丹,確實是被寧凡所殺,這一點,魔井鳥并沒有冤枉寧凡。

    可惜,這等活不過半集的龍套,寧凡壓根沒去問名字,又如何知曉此事,當然,便是不知,也不會在意。

    …

    “該死!老三的命牌碎了!”幾乎是魔井鳥小弟隕落的同時,魔井鳥老二發出了憤怒的咆哮。

    原本呼呼大睡的魔井鳥老大,也從沉睡中蘇醒,眼中升起了凌厲的寒芒。

    “敢殺吾弟,老子殺你滿門!”兩只魔井鳥咬牙切齒道。

    而后,兩只因憤怒而失去理智的魔井鳥,沖出魔井,殺向寧凡。

    再而后,寧凡的烤架上,又多出一大堆新鮮的烤鳥肉。

    寧凡正大快朵頤吃著魔井鳥,不知過了多久,忽有一縷香風吹過,一名身著青色羅裙的女子從天而落。

    “這位道兄,只吃這些個雜碎,就能讓你滿意了么,我名女蘿,你可愿隨我來,去吃些更好的東西…”女子嬌笑道,聲音極其好聽。

    寧凡目光微瞇,抬起頭,打量著女子絕美的容顏,最終,他的目光落在女子咽喉處。

    在那里,似乎有一個不太明顯的喉結。

    這是一個…女子打扮的男人???

    …

    “前輩說是去覓食,怎么去了這么久,還不回來。莫非,前輩今夜要在水村之中留宿…”

    姬扶搖等呀等,一直等到天黑,寧凡都沒回來找她。

    寧凡說去覓食,她下意識以為,寧凡是去參加四村丹魔的酒宴了。

    寧凡遲遲不歸,她便也下意識以為,寧凡今夜是在丹魔們的家中留宿了。

    一想到寧凡此刻正左擁右抱著丹魔族的少女,這般那般,姬扶搖不由得有些不舒服。

    她倒不是在吃醋,而是被丹魔族追殺過太多次,骨子里極為厭惡丹魔這種生物。

    她對寧凡充滿敬佩與感激,視寧凡如恩人。她的恩人,便是尋歡作樂,也不該去找卑鄙無恥的丹魔。

    寧凡值得更好的!

    不能如此輕賤自己啊,前輩!

    “不行,我得去勸勸前輩,不能什么阿貓阿狗都收入房中…”

    懷著異樣的心理,姬扶搖一路來到水村。

    來到此地后,姬扶搖詫異地發現,此時的水村,根本沒辦什么酒宴。

    隨便尋了一名丹魔一問,才知寧凡壓根沒來此地。

    “前輩沒來此地,那他是去哪里吃飯了?”

    姬扶搖正在疑惑,忽有幾名在外面巡邏的丹魔,滿面喜色回到水村。

    “大喜,大喜!將我等奴役多年的三只魔井鳥,被人除掉了!除害之人,正是恩公寧凡!”

    “啥?恩公不肯接受我等的宴請,卻偏偏又幫我等除去了魔井鳥大敵?”

    “真任俠也!”

    “恩公如何殺死那三只惡鳥的?快快說來給我等聽?”

    “不可思議!恩公居然直接祭出一片至火之地,將三只惡鳥烤了吃?”

    “恩公現在何處?”

    “原來是在南鶉大山。”

    “什么?不只是三只惡鳥,恩公連作惡多年的黑虎精也殺了?”

    “啥?那群食人鹿也被恩公一并鏟除了?”

    “老夫活了一世,好從未見過如恩公這般行俠仗義之人!”

    “恩公一再幫助我等,縱然他不愿來此赴宴,我等也該有所表示!”

    “有了!我等將酒宴搬到南鶉山,恩公不來,我等便親自登門,無論如何,都要向恩公致謝!”

    丹魔們搬運著酒食,隊伍浩浩湯湯,直奔南鶉山而去。

    姬扶搖正沒處尋找寧凡,便也跟著丹魔的隊伍,一起前往南鶉山了。

    可惜,當她來到南鶉山,寧凡已經不在此地了。

    篝火已經熄滅,原地只剩燒得焦黑的巨型烤架,以及滿地啃得干凈的骨頭。

    有鹿骨、虎骨,還有巨鳥之骨,通通都是寧凡留在此地的垃圾。

    除此之外,此地還有一名背著巨大藥葫蘆的道童,在此等候。

    “嘶,此人莫非是女蘿大人門下的藥童子!”一些丹魔認出了童子的身份,紛紛下拜,恭敬無比。

    那童子態度十分冷漠,見眾丹魔下拜,只淡淡說了句“免禮,起身吧”,便不再理會這些丹魔,而是朝姬扶搖走了過來。

    “見過藥童大人!”姬扶搖向著這名童子盈盈一禮。

    她對紫薇北極宮并不陌生,當然知道眼前這位藥童子的厲害。

    此人雖是童子之身,一身修為卻堪比古之大帝,容不得她不敬。

    面對丹魔,藥童子滿臉冷漠,但面對姬扶搖,這位性情冷漠的童子,居然擠出了幾分笑容,“寧前輩有令,讓我在此接姑娘前往玄枵宮。”

    “去玄枵宮?寧前輩讓你在此接我?”姬扶搖似有不信。

    她每次進紫薇北極宮,都會被此地妖魔追殺,戒備之心極重,故而對藥童子的話語半信半疑,沒有輕信。

    見姬扶搖不信,藥童子也不生氣,一拍儲物袋,取出一面銅鏡,朝鏡中打出一道指訣。

    而后,銅鏡之中映照出寧凡的身影。

    此時的寧凡,跟在一名相貌絕美的女子身后,已經離開了鶉尾宮,進入了第八宮鶉火宮。

    二人本來相談正歡,不過感知到自己正被查看,寧凡中止了談話,隔著銅鏡,對姬扶搖道,“我受女蘿道友之邀,有些事情要做,你可隨藥童子一道前往玄枵宮,不必疑慮。”

    “好可怕的感知,竟能察覺到巫山古鏡的窺視,甚至反向借用此物對話!”藥童子滿面震驚,而后對寧凡的感知嘆服不已。

    巫山古鏡,姬扶搖倒也認識,知道這面古鏡其實是玄枵宮的主人——女蘿老祖的寶物。

    古鏡中說話之人,毫無疑問是寧凡,氣息做不得假,所以眼前的藥童子,真的是寧凡派來接她的。

    “如此,道友可愿隨我前往玄枵宮?”藥童子笑問道。

    “嗯。”姬扶搖自然是要去玄枵宮找寧凡的。

    只是她還是有些不明白。

    寧凡好端端的,為何要接受女蘿老祖的邀請。

    傳說女蘿老祖極愛男色,紫薇北極宮厲害的男性妖魔,不少都曾被她染指…

    莫非…女蘿老祖看上了寧前輩的美色,故而邀請寧前輩前往玄枵宮春風一度???

    “這怎么可以,前輩怎能如此隨便,他與女蘿老祖明明才只見了一面,這,這也太快了…”

    念及于此,姬扶搖整個人都不好了,就好似心中的男神,即將被人玷污一般。

    …

    紫薇北極宮,第八宮,鶉火宮。

    寧凡跟在女蘿老祖身后,一路從鶉火宮上空飛過,無數鶉火宮的火魔被驚動,卻不敢有任何阻攔。

    “鶉火宮是火魔的領地,此地自古以來,便是紫薇尊的養火之地,直到紫薇尊逝去,昔年養在此地的強大火焰,才被紫斗仙皇取走。自此,此地僅有少數劣等火焰遺留,久而久之,劣等之火化身為火魔。這些火魔看似強大,實則不值一提。”女蘿老祖一面領路,一面給寧凡解說道。

    她的口氣十分輕蔑,完全不將鶉火宮的火魔放入眼中,當然她也有資格這般輕蔑。

    她是一名二階準圣,身具如此修為,瞧不起一群火魔又如何!

    “道友說要帶我尋找好吃的,不知這鶉火宮可有什么美食?”寧凡問道。

    萬物溝通的他,能感知到眼前這名女蘿老祖毫無惡意。

    他很好奇,這位女蘿老祖,為何好端端的,要找上他,難道真的只是想要幫他尋找食物?又或者,另有目的。

    “咯咯,鶉火宮確實有一些好吃的東西,只不知,道友敢不敢吃。”女蘿老祖嬌笑道。

    “我雖不挑食,卻也不是什么都吃。”寧凡不置可否。

    “道友放心便是,見了此物,你絕對會喜歡的,只不知,你能吃多少,敢吃多少。”

    女蘿老祖帶著寧凡,一路來到鶉火宮的極東之地。

    入目處,是一片荒無人煙的沙漠。

    女蘿老祖帶著寧凡降落到了沙漠之上,蓮足輕抬,繼而狠狠一踏,“火魔小子,速速出來見我!”

    語氣強勢,不容拒絕!一踏之威,整個沙漠生生裂成了兩半,并從裂縫之中,飛出一個白發蒼蒼、滿面憤怒的火魔。

    “何方賊子,竟敢…”那火魔老者一看來者是寧凡這等外修,下意識便要目露殺機,可再一看寧凡身邊還有女蘿跟隨,等下嚇得面色灰白。

    “晚晚晚,晚輩龍炎生,見過女蘿前輩!不知前輩今日前來,可是、可是要‘留宿’...”

    言及留宿二字,名為龍炎生的火魔幾乎快要哭了。

    此人好歹也是一名仙帝,且一看就是那種悍不畏死之輩。如此之人,面對女蘿竟慫到了骨子里,實在讓寧凡好奇,此人與女蘿之間,究竟發生過何事。

    “咯咯,你已年老色衰,本姑娘再怎么饑不擇食,也不至于找上你…”女蘿輕蔑地望著龍炎生,輕蔑之中,又有無盡可惜、遺憾。

    想當年,這龍炎生可是火魔之中第一美男子,卻不料才被她采補幾次,便成了這幅枯老模樣,真是沒用!

    被女蘿罵成年老色衰,龍炎生非但沒有半點屈辱,反而露出大喜之色,就仿佛不被女蘿看上,是多么幸福的事情。

    心情一好,龍炎生臉上也多了笑容,打量起寧凡來,這一看不打緊,他這才發現,寧凡的相貌居然如此不俗!

    “懂了,懂了,原來前輩今日不是來留宿的,而是來借宿的。放心!晚輩定會轟走此地所有人,不叫任何人打擾前輩的雅興…”說吧,龍炎生又同情地拍了拍寧凡的肩膀,安慰道,“好好服侍女蘿前輩,若是實在撐不住,就…就用這個…”

    好心的龍炎生,送給寧凡一個藥瓶。

    寧凡神念一掃,臉登時就黑了。

    藥瓶內裝的,并不是什么彈丸,而是一整瓶藥液,用處是給谷道滋潤…

    “休得胡言!本姑娘請寧道友前來,是來辦正事的!速速打開封印,本姑娘要去火鶉池!”女蘿不悅道。( 合體雙修 http://www.mhvaca.tw/2_2663/ 移動版閱讀m.zbjxs5.com )
龙江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