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異世無冕邪皇 > 正文 第2784章 掩霞授仙衣
    風絕羽坐著冰蓮臺,一邊面沉似水的說著,一邊慢悠悠的飄了過來,到了斷天理墜落的地方,也看不清斷天理,因為他已經被雪給埋住大半截了,臉露了一半,風絕羽隨意的揮袖一拂,將雪堆散去。手機端

    “我為何要放你?你擅闖我的陣法空間,還出言不遜,如今落敗,你命理應歸我,我說的可有錯?”風絕羽冷聲質問道。

    躺在雪堆里一動不能動的斷天理眼晴直勾勾的看著天空,回答道:“你說的一點都沒錯,求饒,是因為我不甘心這么死了,之前對閣下無理,斷某也知道不對。”

    “既然知道錯了,你還冷言冷語,我看閣下也是飛揚跋扈慣了吧。”

    “是啊,修煉了這么多年,罕逢敵手,出來一趟,才想起世間有句話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但斷某還不想死,閣下不如看在南極七星崖的面子,給條活路如何?”

    這斷天理也是能屈能伸的大丈夫,明知要死了,直接是求饒,有錯,直接認,真是一點沒含糊。

    他如此一說,風絕羽倒是接不下去了,冷冷一笑道:“南極七星崖,風某聽過,放你一馬,也不無不可,只是你差點毀我陣法空間,這么讓你走了,怕是不合適吧,閣下也是大世人,修為乾坤期,見多識廣,不會一點規矩都不懂吧?”

    斷天理聞言,瞬間通透,這他娘的是要好處了。

    氣的想磨牙還磨不了的斷天理狠呆呆的瞪著風絕羽,再一看他身邊那身段相對窈窕的血妖樹,想了一會兒之后,頓時生出了無力之感。

    而風絕羽見他沒有說話,卻有一種頹廢的情緒溢散而出,則是直接笑了:“閣下蠻不講理,技不如人之后還不愿拿錢買命,難道覺得這惶惶大世,都是閣下的嗎?”

    斷天理瞇了下眼晴,頗為無語道:“罷了,你不用拿話譏諷我,斷某敗了是敗了,說吧,你看我值多少錢?”

    風絕羽呵呵一笑:“閣下覺得自己值多少錢?”他把問題回拋給了斷天理。

    斷天理往嘴里抽了口氣,無語道:“你要承神之寶,我手里只有一把紫日流星劍,已然認主,也是我的貼身之物,師傳之寶,不能給你,但我身有一件防御法器掩霞授仙衣,穿在斷某的身,此寶衣以神識駕馭,關鍵時刻可擋下道武至一初窺之境的高手全力一擊,一生只能用一次,拿這個換斷某一條命,你值。”

    “掩霞授仙衣?”

    風絕羽對掩霞授仙衣是頭一次聽說,但南極七星崖的名頭,他可是如雷貫耳了。

    他人在七霞界,卻沒少打聽九界山諸路高手的底細,南極,是南極峰,也叫南極界,七星崖,乃是南極界其一個太天宗,這個太天宗的宗主是個道武至一的帝尊高手,人稱南極帝,可謂聲名遠播,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其實風絕羽早知道斷天理是什么人,但他并不懼怕南極七星崖,原因很簡單,因為斷天理這個人先招惹的自己,而自己放了他,必須拿到好處,以財換命,大世規則,并且他相信,這次算是一種勒索,斷天理出去以后也不會找自己的麻煩,因為南極峰七星崖丟不起這個人。

    至于,斷天理,他也知道風絕羽不是一般的角色,對方要好處,才能饒了自己的性命,這是規則使然,也沒什么不妥的,誰讓自己技不如人呢,他不敢欺騙風絕羽,用一些不入流的寶物來換命,畢竟人家的修為在那擺著的,你拿的東西不入人家法眼了,人家能放了自己嗎?

    那是不可能的。

    做為高手,要有高手的風范,勝了,自然皆大歡喜,但哪怕敗了,也不讓人指著脊梁骨說他斷天理是個沒有素質的小人。

    所以斷天理直接把身那件穿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掩霞授仙衣交了出去,用來換命。

    而這件寶物,也是相當的珍貴。

    試想一下,此寶雖然一生只能用一次,但卻能抗住道武至一強者的全力一擊,關鍵時刻能救命的好寶貝啊,其價值自然不需要過多絢麗的詞藻來修飾了。

    風絕羽聽完眼前是一亮,隨后想都沒想都答應道:“可以,交出寶衣,你可以走了。”此時的他,不像三年前斷天理剛剛進來的時候,困住的敵人過多,沒辦法控制陣法空間的變化,他現在完全有能力在放了斷天理的同時,還能保證死死的困住冰谷雪怪和紫云雪豹,而不需要耗費太多的精神。

    斷天理見風絕羽松了口,心下一寬,方才嘆道:“行,你讓我緩緩,我現在不能動,等我緩過來了,寶物肯定交給你。”

    “要多久?”風絕羽皺了皺眉,心想這貨出了三招之后怎么連動都動不了了呢?

    斷天理無語的一閉眼道:“三個時辰吧,紫日殘陽劍我沒有練熟,而且也不是我這個境界該使的招術,使完了之后有副作用,三個時辰沒辦法動彈,你只能等著了,哎,你不能反悔吧?”

    風絕羽一聽,鼻子差點沒氣歪了:“你這人心還挺大的,這破爛招術也敢用,不怕死在我的陣法空間里嗎?”

    “怕什么,如果我沒猜錯,那個血妖樹肯定是陣法空間的陣眼吧,殺了他,我還愁出不去嗎?”斷天理十分自信的諷刺道。

    風絕羽聞言笑了,看著斷天理道:“嗯,你的想法是沒錯,可惜,你猜錯了。”

    “錯了?”

    “啊,錯了,血妖樹只是我的靈寵,這個結界也不是陣眼,算你贏了,也一樣出不去。”

    “唉,看走眼了啊。”

    斷天理一聽,擺出一副要死的表情,直接不說話了。

    風絕羽覺得這個人還挺有意思,對其談不好感,也談不厭惡,但最后風絕羽還是叮囑了一句道:“這次饒了你,風某當給南極帝一個面子,朋友,出去以后千萬不要亂嚼舌頭,我這個人怕麻煩。”風絕羽的言語十分客氣,但威脅之意也極是明顯。

    陣法空間“無名”還需要繼續推演,他不想更多的人知道他這個地方,平白無故招來一些好事者。

    斷天理聞言,因為不能點頭只能應道:“放心吧,斷某不是一個多嘴的人。”

    “那行了。”風絕羽笑著,把整個結界留給了斷天理,而其的變化法則,一個都沒有開啟,讓斷天理躺在冰天雪地里自行恢復。

    三個時辰之后,斷天理恢復了氣力把身的掩霞授仙衣給脫了下來,其實是一件披掛,像馬甲一樣,透明白紗一般的寶衣,交給風絕羽之后,后者如約放走了斷天理,隨后斷天理也沒多話,抱了抱拳,心氣相當不爽的走掉了。

    ……

    數日后,太清宮……

    一座漢白玉雕飾的精致涼亭當,斷天理身心俱疲的坐在涼亭里,望著太清宮零零落落走來走去的幾個人影發呆。

    太清宮,是御虛軒設立一所別院,里面雕欄玉砌、古香古色,環境格外別致典雅,專門用來招待南來北往的武修。

    在太清宮,并沒什么特別設立的丹、符、器、陣等商鋪,但是你要想購買一些修煉或者冒險用的靈丹妙藥、天材地寶什么的,基本只要你能說出一個名字,能在太清宮買到。

    當然,這里的東西都不是凡品,每一樣天材地寶都價值連城,而且是外面想找都找不到的寶物,可謂鳳毛麟角,但是有一個特點貴。

    非常的貴。

    因為這里賣的東西本來十分稀少,甚至有很多寶物都是世間唯一存在的,以致于買的時候,往往都叫不出名字,非得跟太清宮的弟子闡明用途,然后再由對方介紹,再剖析一下是否合適,最后才能入手。

    所以,這里的交易很古怪,基本屬于那種商量著來的辦法。

    此時斷天理看著太清宮門口一些走來走去的武修發呆,目光陰霾愁容滿面,好像一夜之間老了十歲似的,不知道坐在那想些什么。

    在這時,一個面相猥瑣的年走了過來,看見斷天理坐在涼亭里發呆后,沿著雕工精美的玉橋來到了涼亭,并在一只腳進入涼亭之后抱起了拳,笑呵呵的打起了招呼:“斷兄,在這清閑呢?”

    斷天理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根本沒有聽到此人說話,而且好像看都沒看見,一言未發。

    來人見斷天理神色有恙,心下疑惑,快步兩步湊了過去伸出一只手在斷天理的面前晃了一晃,道:“斷兄,斷兄,想什么呢,這么出神?”

    “池兄?”來人連叫了兩聲,斷天理方才從渾渾噩噩清醒,看見來人,表情極其別扭的露出一抹笑容,然后端正了一下坐姿,指著旁邊的座位道:“坐。”

    “呵呵。”池姓武修也不拒的坐在了斷天理的旁邊,見他臉色難看,問道:“斷兄,你這是想什么呢?我過來你看都沒看見。”

    “呵呵,沒什么,想些事情,走神了。”( 異世無冕邪皇 http://www.mhvaca.tw/2_2668/ 移動版閱讀m.zbjxs5.com )
龙江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