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銷魂倚天神雕 > 第047章 一夜春風幾度歡
    第047章一夜春風幾度歡

    一夜春風幾度歡,恩澤廣施到天明。《+鄉+村+小+說+網 手*機*閱#讀 m.xiangcunXiaoshuo.org》

    一張古香古色的大床之上,粉臂玉腿,嬌體橫陳,誰若進來瞧上一瞧,簡直就是大飽眼福了,昨夜之中,超群哥大展神威,徹夜奮戰,六女盡皆敗于馬下。

    其余四女倒也罷了,身材雖算不錯,但姿色普通,那一對姐妹花,卻是乖乖不得了,漂亮狐媚是自不必說了,兩個都是索取無度啊!剛剛喂飽姐姐,妹妹就摸了上來,把妹妹弄趴下了,姐姐又大叫我要!一晚到天明,大炮轟鳴之聲,幾乎將房頂給掀了去。

    反正,那五姑要徹底康復至少還要十天左右,左右無事,好不容易有何太沖何掌門買單嫖女人,何必浪費?

    苦干徹夜,嬌聲止歇,埋頭大睡,睡得昏天暗地之際,超群哥突然感覺到有人在自己身上亂摸,從胸腹一直摸到那里,然后便似乎有人張開了嘴,像是叼小鳥一般將那活兒含在口里吮吸起來。……

    迷迷糊糊,張超群只覺通體舒泰,舒服得不想睜開眼睛,ròu棒被不知道是誰的嘴巴撩撥幾下,迅速脹大。

    我靠,是哪個騷貨欲求不滿?昨晚干那對姐妹花就干了七八次了,再加上那四個紅黃藍綠,加起來十幾次了,若非練了玉女心經,只怕就精盡人亡了,小爺我以后除了叫床上小郎君之外,得把一夜七次郎改成一夜十三郎了,如此彪炳戰功,誰能比得上?

    正欲睜眼去瞧究竟是哪個沒事干玩鳥,只聽一個嬌媚無比的聲音輕聲道:“姐姐,你還不夠么?”

    原來說話的是小魚,玩鳥的是小雁!

    一張濕潤的小嘴早已含不下自己的擎天柱了,順勢離開,細聲細氣地道:“這張公子年紀輕輕,想不到這么厲害,昨晚跟我就做了五次了,你呢?”

    嘴雖離開,一只小手卻是輕輕撫弄著。

    小魚道:“你倒好,我只做了三次呢!”

    小雁低聲嬌笑,道:“那我讓給你吧!”

    超群哥暗暗道:讓什么讓啊,一起來吧!忽然感到奇怪,怎么那紅黃藍綠四女呢?緊接著便聽到小魚說道:“我可不像你那么猴急,反正她們四個走了,就咱們姐妹倆,我先睡一會兒。”

    超群哥暗暗松了口氣,還好,那四個走了,不然,今天又要被榨一次了。就兩個,好對付多了。

    隨即,ròu棒之上一熱,一張小口又貼了上來,用舌尖不停地在龍冠之上舔吻,一雙手也沒閑著,慢慢地玩弄著ròu棒之下的兩顆肉蛋。超群哥假裝未醒,任憑小雁吃豆腐。

    不多時,胸前兩粒小乳之上又多了兩只手,原來那小魚睡不著,也湊了過來,兩人四只手,輕輕地撫弄著超群哥全身上下,好像生怕驚醒了他似的,沒過一會兒,這對姐妹花便發出輕微的嬌喘呻吟。

    忽然,霸占了鳥巢的小雁突然停止了舔吻,口中“嗯……”

    了一聲,超群哥聽得聲音有異,偷偷瞇眼一縫,只見小魚伏在妹妹小雁的yīn道前,伸出香舌,仔細地舔了起來,那小雁不堪情挑,星眸微閉,小口微張,舒服得全身戰栗。

    “你小點聲,別把他吵醒了!”

    小雁輕“嗯”了一聲,低下頭來,一手握住超群哥的ròu棒,張口將這粗大之物含住,只不過,ròu棒太粗,她只能含住龍冠(也就是guī頭了。不過,男人的龍冠是最敏感的地方,雖然沒有那種抽插感,但也絕對讓人銷魂,操藝高超的,倒也能忍得住許多時,稍稍欠缺點的,被女人不停用舌頭舔咬龍冠,三五分鐘就泄了,不過,超群哥自從修煉了玉女心經,陽物早已堪稱圣物了,玉女心經中獨特的法門,能自由地控制住陽精,而且能讓ròu棒脹大,張超群一夜十三郎也藉此而來。

    “妹妹,你流了好多水哦。”

    小魚的嬌媚聲音再次傳來。

    小雁嗯了一聲,喘著氣離開可口美味的ròu棒,嗔道:“被你舔了那么久,那當然了,你讓我舔試試。”

    小魚應道:“好啊!”

    小雁嗔道:“原來你是預謀好了的。”

    小魚道:“你吃了這么久,該輪到我了。”

    兩姐妹輕手輕腳地換了人,這小魚比她妹妹可要不安份多了,一邊舔上幾口,一邊嘖嘖贊嘆道:“姐姐,你見過這么大的家伙么?”

    “沒有見過,難道你又見過了?”

    小魚道:“我也沒有見過,唉,可惜啊,享受了這么一次,今天不知道什么時候他就走了,以后那些男人,我可是沒什么興趣了。”

    小雁道:“那就今朝有酒今朝醉。”

    小魚吃吃笑道:“昨晚被他弄得像是要死了,又像是要飛了,還從未有過這種美妙的滋味,現在還早,你說,如果我在上面,他會不會驚醒過來呢?”

    小雁道:“原來你又想了,我可不知,若是弄醒了他,說不定他就要走了,你可別亂來。”

    張超群心中暗暗歡喜,來吧!來吧,你在上面我更喜歡。

    小魚道:“我慢慢地動就是了,他不會知道的。”

    小雁嗔道:“你這浪蹄子,隨你吧。”

    張超群閉著眼,一動不動,感覺到床輕輕動了一動,那細膩柔滑的身子在自己大腿上磨蹭了兩下,登時,只覺ròu棒被一只小手握住,緊接著,一個又濕又滑的熱乎乎的洞口便輕輕地套了進來……

    “嗯……不行不行……他那東西好大,我……我疼……”

    小魚嘴里叫著疼,卻是不舍得放棄,口中嘶著氣,硬是朝著ròu棒子坐了下去,但卻不敢太快,磨磨蹭蹭了老半天,直到她花徑之中蜜汁涌流,這才完全進入了。

    “不行了……不行了,太深了!好像頂到肚子了……嗯……嗯……”

    小魚呻吟著,將香臀翹起些,哪里還敢亂插?

    不多時,小魚終于開始動了,但她不敢做直下運動,只敢來回扭擺,超群哥只感覺ròu棒子好像鑲嵌入那充滿蜜汁的洞穴之中,隨著那輕微的扭動和偶爾的抽插,小魚的雙股之間,黏黏膩膩,沾滿了aì液。

    “啊……唔,唔……”

    動人的呻吟聲好像天籟之音,那里面實在是太舒服了!更加上這種仿佛被女人給迷奸的感覺,實在是很刺激,不敢發聲,不敢動彈一下,生怕驚動了上面的美人兒,超群哥也不知是辛苦還是舒服了。

    小魚越來越動情,運動的幅度也是越來越大,她那mī穴之中,yín水四溢,每一次撞擊,都從里面溢出水來,yín水越積越多,順著超群哥的ròu棒一直往下流淌,冰冰冷冷地流到肉蛋之上。

    不多時,小魚突然不動了,捂著嘴發出低沉的呻吟聲,嬌軀之上,亮光閃閃,小雁吃吃笑道:“你流了好多汗呢!是不是來了?”

    小魚從嗓子深處發出“嗯”的一聲,歇了許久,小心翼翼地從他身上下來,軟癱在床上。

    小雁半晌道:“姐姐,我有個主意,我們平日也攢下了不少銀錢了,不如我們回去取了出來,交給張公子,讓他給我們贖身,你說好不好?”

    小魚黯然道:“你倒是想得美,這個張公子,一看就是名門望族,就算不是,也必定大有身份的人,我們姐妹倆是什么身份?人家張公子能要我們?”

    說罷,幽幽一嘆。

    超群哥只覺ròu棒子上面濕噠噠的,粘了盡是小魚的蜜汁,黏黏膩膩,聽她們說話,那小雁也不來搗弄幾下,不由得心急,剛才小魚在自己身上玩得那么盡興,都來了高潮,那小雁怎么就忍得住?操!這都要著火了,你們倆姐妹還說什么閑話!

    只聽小雁道:“誰說要張公子娶我們了?我說啊,就算是給他做丫鬟,也總比我們每天對著那些糟老頭子要強出百倍,只盼他一個月能垂憐我們姐妹一次半次的,我就心滿意足了。”

    小魚幽幽地道:“做丫鬟啊!會不會被他打呢?我聽說我們有幾個姐妹從良之后,不是被正房虐待,就是被人瞧不起……”

    一時間,兩姐妹都不出聲了。把個什么火焚身的超群哥涼在那兒,超群哥幾乎要暴走。

    看她們情緒低落,看來沒得圈圈叉叉了,張超群只得裝作剛剛醒來,“嗯”了一聲,故作驚奇道:“咦,怎么就只有你們倆?她們人呢?”

    兩姐妹一齊道:“她們一早走了。”

    忽然意識到自己還沒穿衣裳,兩張一模一樣的臉蛋上同時緋紅,趕緊鉆進被窩之中。

    張超群哈哈大笑,道:“都早已看到了,還藏什么?昨晚上本公子干得你們舒服么?”

    見二女不做聲,蒙著被子連頭也不露,超群哥嘿嘿一笑,從被褥下伸出手去,也不知道是摸到了誰,光溜溜的一條腿,那條腿一縮,卻是被超群哥鐵鉗子一般的手抓得牢牢的。

    超群哥笑道:“讓我來猜一猜,這個是誰?小魚!”

    沒聽得有反應,張超群不禁一怔。

    被褥忽然掀開,露出兩張紅撲撲的臉蛋,都是一臉可憐兮兮的模樣,不知道是小魚還是小雁說道:“張公子,我們……我們兩姐妹有個不情之請……但……但我們不敢說。”

    張超群立時猜到是要求自己為她們贖身,心中一陣猶豫,道:“你們都說出來了,我總不能不讓你們說吧?”

    一女說道:“張公子,我們姐妹知道你是好人,我們想……想讓你為我們贖身,不知道張公子愿意不愿意?哦,我們不需要張公子出錢的,我們都有些積蓄的。”

    張超群沉吟著,說實話,他挺喜歡這對姐妹花的,長得甜美,雖然是遠及不上龍兒和黛綺絲,但比紀曉芙、丁敏君還要漂亮些,而且,跳起艷舞來,實在是閨中極品,不過,卻不是處子之身,未免有些美中不足,正躊躇,另一女說道:“我們知道張公子是嫌棄我們姐妹出身風塵,我們不敢奢求給公子做妾,只希望能給工資做個填房丫頭,公子你累了乏了,我們給你捶背捏腿,公子渴了餓了,我們會做好飯菜,公子若是需要我們姐妹服侍,我們也一定讓公子滿意,只求公子能帶我們脫離苦海……”

    說到這里,二女一齊在床榻之上跪伏下來,口中已是哽咽起來。

    張超群一陣感慨,忙道:“好,好,你們別這么說,我答應我答應,不過,有一點我不同意。”

    二女收淚,齊聲道:“公子你說。”

    張超群道:“我好歹也是大男人一個,你們的贖身錢我出了。”

    正在這時,門外忽然傳來腳步聲,二女不及致謝,急忙各自尋找衣衫,張超群笑道:“忙什么?難道還有人敢闖進來么?”

    輕輕地拍門聲響起,一男人的聲音在門外道:“張公子起身了么?”

    張超群道:“你是誰?”

    那人道:“小的是怡紅院的,來接兩位姑娘的。”

    小魚小雁一齊望著張超群,眼中露出懇求的神情,張超群朝她們點了點頭,示意她們安心,朗聲道:“還沒起身,你明天再來吧!”

    那人為難道:“張公子,這……這不合規矩吧!還望公子可憐小的,不然小人很難回去交差。”

    張超群道:“小魚小雁她們兩個本公子都買下了,你回去就這么說吧!”

    那人道:“這個……這個小人可做不了主,我回去跟我們老板說說,公子爺讓她們先回去,您湊齊了銀子再去接她們如何?”

    張超群怒道:“老子說話,你哪來的那么屁話,你做不了主,叫你們老板來找我!”

    那人遲疑了一下,又道:“張公子,這個實在是對不住了,您不懂得這里頭的規矩,人我們是必須帶走的……”

    張超群愈加惱怒,惡聲道:“你等等!”

    怒氣沖沖地穿衣而起,小魚小雁急忙道:“公子,這真的是我們那里的規矩,您就讓我們先回去,免得……免得發生誤會。”

    張超群道:“什么規矩!拳頭就是規矩!”

    不理會兩姐妹的哀求,只叫她們穿上衣衫,二女穿衣之時,門外傳來雜亂的腳步聲,有人低聲道:“怎么了?他要鬧事么?”

    起先那人道:“不知道什么來頭,說話沖得很,你快去叫老板來。”

    “砰!”

    張超群一腳踹開房門,雙手叉腰,道:“老子說了,這兩個人我要帶走,你們要多少錢就開價,我回去自會叫人送來,若是敢啰嗦,老子的拳頭可不認得人!”

    運起內力,一拳朝門上砸去,登時將木門砸了個窟窿。

    那人吃了一驚,弓著腰,顫聲道:“公子爺,您別為難小人啊,小人若是就這么讓你把人帶走,小人擔待不起啊,你一走,老板準叫人拆了小人的骨頭啊……”

    眼珠一轉,見小魚小雁也走到了門口,急忙又道:“小魚姑娘,小雁姑娘,您兩位也給我說說話啊,這里頭的規矩,公子爺不知,您兩位還能不曉得?您兩位要是走了,我……我就沒法活了呀,小人家有老小妻兒,以后就都沒人養了啊!”

    這人說了一大通,張超群也覺得自己有點過分了,這時小魚小雁也勸了起來,便道:“算了,我也不為難你了,都不容易,我等你們老板來就是。”

    說著,走去廳堂。

    就在這時,門口一人喝道:“怎么回事?”

    來人正是何太沖何掌門。

    張超群見了他,笑道:“楊大哥,你來了!你來了就好。”

    迎了出去。

    何太沖哈哈一笑,道:“兄弟你春風滿面啊,怎么了?這人站在這里做什么?有沒有打攪兄弟的雅興?有的話,我拆他骨頭!”

    張超群將自己要給姐妹花贖身之事說了出來,何太沖一怔,隨即笑道:“好,這么點小事,算得什么?我們這便走吧!”

    那人急忙道:“大爺,公子,你們不……”

    何太沖瞪了他一眼,從懷中摸出一塊銀色的牌子,當啷一聲丟在地上,道:“叫你們老板找我拿錢!”

    那人還待要說,忽然眼睛瞧著那銀牌,面色大變,兩條腿一軟,癱倒坐地,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終于完成一章,下一章的內容暫且不透露了,哈哈……快三點了,要睡了。( 銷魂倚天神雕 http://www.mhvaca.tw/3_3011/ 移動版閱讀m.zbjxs5.com )
龙江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