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禁書之獵艷 > 第二十五章峰回路轉
    “大膽!光天化日之下,公然殺人,尤岳,你該當何罪?”霸飛怒吼一聲,身形微動,擋住了尤岳的攻擊路線。《+鄉+村+小+說+網 手*機*閱#讀 m.xiangcunXiaoshuo.org》

    如果說蝎族在獸人王國內還有害怕的種族,那么非雞族和獅族莫屬,雞族是他們的天敵,幾乎快要滅絕了,剩余的也只有獅族一個,蝎族的族長尤達雖列入黑道十大高手之一,獅族族長當今獸人王國的國王霸無敵更是名列白道十大高手之一,所以當看到霸飛擋住去路之后,尤岳頓時清醒了過來,強忍下心中的怒火,冷冷得看了一眼魏士奇,轉身離去。

    霸飛抱拳道:“墨兄弟,霸飛來遲一步,險些造成難以挽回的失誤,還請贖罪。”

    “呀呀……”墨顏咂咂自己的嘴,道:“好酸,好酸,霸兄,你再這么說話,我今后就不能看到你了,不然你非把我的牙給酸掉,我就沒有機會再吃飯了。”

    雙方相視一眼,哈哈大笑起來,霸飛道:“那為兄也不客氣了,走,今天我請客。”

    魏士奇道:“還是不要了,想到樓上的惡心樣子,我就想嘔吐,不如我們去豹族那里蹭點飯吃,小墨子和他們很有淵源,那里的飯菜又好,還可以不用花錢,一舉兩得,多好。”

    幾人都露出了會心的微笑,都知道魏士奇話中的意思,墨顏和洛穎真不由一起抬頭看向霸飛,希望能夠看出他們獅族的態度,也有他們的態度能夠看出獅族這次的實力是否足夠強大到不在乎墨顏的存在。

    霸飛意味深長的露出一絲笑容,道:“我也對豹族的美食非常感興趣,能夠有幸免費嘗到這么鮮美的美味,當然不會錯過了。”

    “好,我們走。”氣魏士奇大笑道。

    吩咐那些衛隊繼續巡邏,霸飛和墨顏三人向豹族的府第而去,一路之上四人有說有笑,黑虎更是蹦蹦跳跳的在前面跑著,引得四人不時地發出會心的微笑,拉在后面的墨顏總是找機會和洛穎真擠眉弄眼,時不時地偷偷的摸一下她的身體,惹得她不斷地送來似嗔似怒的眼神。

    前方遠處就是豹族的府第了,從里面傳來兵器的撞擊聲,還有狂笑聲,墨顏冷哼一聲,一馬當先,仿佛化作了一道流星,緊隨其后的是黑虎,四肢在地上波動的頻率快得驚人,而魏士奇則不見了蹤影,最后的洛穎真臉上掛著笑容,似乎一點也不著急。

    躍入院子的一瞬間,墨顏看到一個蒙面人一掌將楚劍南手中的書籍給拍成了碎末,心中狂喜的同時,臉上卻怒吼一聲,破皇劍彈入飛行的軌跡,一把握在手中,在空中輕輕的劃動著幾個圓圈,奇快無比的刺向那名蒙面人。

    蒙面人轉頭露出一雙充滿了殺戮的眼睛,血紅色的光芒讓人膽顫心驚,借住楚劍南的掌力翻身上房,發出一聲得意地狂笑,轉身消失在人們的視線中。

    墨顏長嘯一聲,飛身上房,看到遠處一個小黑點眨眼間消失無蹤,只能無奈的返回院落,看到院子當中四處都是高手,其中狼族的烏常天和一幫狼族高手抱拳道:“各位,告辭!”

    “站住!”墨顏冷哼道,一步來到烏常天的面前,“烏常天,不要再讓我看到你,否則的話,我不是砍斷你一條胳膊那么簡單了,可能是你的腦袋。”

    烏常天仰天狂笑,道:“墨顏,你也不要得意,很快我就會讓你用一條命來償還我一條胳膊的。”

    “是嗎?”墨顏感覺到烏常天話中有話,抬手將破皇劍放在了他的脖子上,由于速度太快,又有些突然,烏常天連反應都沒有,只感覺到脖子旁冷森森的氣流轉動,“那我現在要了你的命,你又如何來讓我償還?”

    看著散發寒氣的破皇劍,烏常天臉色變得異常的難堪,生硬的道:“你想干什么?霸少就在這里,你要是敢殺我,豹族絕對會遭到狼族和眾多有正義感的種族的攻擊。”

    不屑的看了烏常天的老臉一眼,破皇劍微沉,一絲鮮血流出來,墨顏道:“我和豹族沒有什么關系,如果硬說關系的話,那就是我受了楚前輩的托付,你們憑什么和他們過不去?”

    “哼,你少在這里強詞狡辯了,我們又不是不知道你就是楚前輩的弟子。”烏常天冷笑道。

    真氣運行,勁氣爆發,一股奇寒入骨的氣息從墨顏的體內噴發出來,周圍的溫度頓時下降,流進來的風好似寒流一樣,所到之處,仿佛呼嘯的冬風,讓三米內的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打了一個冷顫,道:“怎么樣?豹族的絕學似乎不能摻入這種真氣吧?”

    烏常天驚訝得兩只眼睛都快瞪出來了,要知道豹族的武學和狐族的武學是獸人王國各個種族的極端,一個純陽,一個純陰,不摻雜任何其他的一絲雜質,如果墨顏是楚望天的弟子,這就是最大的反駁。

    “我從來沒有反對過你們稱我是楚望天的弟子,不過好像我也沒有承認自己是他的弟子吧?”墨顏臉上掛著嘲諷,繼續道:“告訴你們也無妨,看到這把劍了嗎?破皇劍,我是千年前莫武的隔代弟子,如果論輩分的話,嘿嘿,楚前輩雖然可能是現在天下輩分最高的,可是和我相比,似乎還要矮上不知道多少輩,我想拜他為師,他卻不收。”

    “你想怎么樣?你這是在獸人王國,我們狼族也不是好惹的”烏常天知道自己已經無法威脅對方,仍然嘴硬道。

    “狼族?那又怎么樣?這么大的一個王國,難道還被你們控制了不成?再說你認為有多少種族真的和你們一條心?會為了你們得罪楚望天前輩?”墨顏陰森森的笑道,慢慢的將對方的心理防線給摧毀。

    “你,你……”烏常天搜腸刮肚都沒有找到恐嚇對方的言語,神色更加的難看,好像一只腳已經踩進了鬼門關。

    手腕一翻,破皇劍劃過烏常天的耳朵,一股獻血噴出,耳朵應聲落地,墨顏看著痛苦的慘叫不止的烏常天,冷哼道:“現在割掉你一只耳朵作為懲戒,滾!”聲音好似一條龍沖破寒風的范圍,擊中了烏常天的胸口。

    凄厲的慘叫一聲,烏常天摔出去十幾米的距離,砸中了兩名狼族高手,將他們給鎮的吐血不止,其余的狼族高手驚恐的抱著三個傷號,快速的離開了。

    看著他們離開的背影,墨顏冷哼一聲,反手破皇劍入鞘,道:“秘籍被人家給毀掉了,看來族長這次我們對王位又沒有機會了,嘿嘿……”說著又恢復了嬉皮笑臉的樣子,道:“看來回去之后,要躲開楚老頭遠遠的,嘿嘿……”

    楚劍南笑道:“就算我得到了,修煉成功了,我們兩人怎么可能一只打到最后的決賽?依我看,我們還是另外設計一番。”

    “霸兄既然跟我們來到這里,想來你們對王位的衛冕有很大的機會了,可是又有多少把握對抗狼族等種族的聯手攻擊?”墨顏道。

    “墨兄弟有什么想法,盡管說出來。”霸飛似乎早已經有了準備。

    眾人來到客廳,分賓主落座,墨顏道:“其實我這次來的最主要的目標是讓獸人王國不要被雷萬春利用,當然如果可以的話,順便幫助豹族成為國王更好了。”

    霸飛淡然一笑,道:“從墨兄弟到來,我們就已經在研究你此來的真正目的了,當今天下四大家族之一的燕家二家主似乎就是墨兄,你的根本目的應該是我們獸人王國成為你們的后盾才對,對不對?”

    楚劍南道:“如果我們輔佐獅族衛冕成功,不知道獅族有什么決定?”

    霸飛并沒有回答,而是反問道:“族長應該知道霸飛只是一名在獅族沒有任何職位的人,所說之話,能算術嗎?”

    “嘿嘿,少族長此言差矣,你能夠如此年輕成為開天級高手,更是在獅族最年輕的高手,自然有相當的分量,何況你已經是欽定的下任族長。”魏士奇看著霸飛,嘿嘿笑了起來。

    “哈哈,我把你這只打老鼠給忘記了。”霸飛苦笑著搖頭道:“不錯,那么也請各位拿出實力來讓我們信服。”

    楚劍南一拳打出,一道剛猛無匹的拳勁發出,距離十幾米的門口的柱子上留下了一個拳印,道:“我的霸王拳加上墨公子的破皇劍,如何?我們別的把握沒有,至少能夠在連續兩輪中將尤達擊敗。”

    緊鎖的眉頭猛然松開,霸飛道:“想來也只有兩位有把握擊敗尤達了,只要沒有他,王位一定不會脫出我獅族的手中。”

    魏士奇道:“那是自然,一位白道十大高手之一,兩位開天級高手,就算你不想成功都難。”

    “不要高興得太早了。”魏百知潑冷水道:“狼族可能因為烏金的出戰實力大打折扣,可是另外兩名高手一定會是最強大的,而且邪圣尊三大殺手組織的首腦也有可能出現,還有黑鐵槍殺手組織的首腦,如此一來,他們如果出動的話,可能會有四五名黑白道二十大高手中的人物,很可能會在中途像我們一樣進行阻攔的。”

    一直未曾說話的洛穎真輕輕的撫摸黑虎的脊背,道:“前輩放心,這些人還沒有那么多的時間,雷萬春的周圍還有更加強大的力量對他進行牽制,最近傳來兩個皇子對他非常不滿,另外四大家族燕家的遭遇,已經給其他的三大家族提了醒,四大家族的力量更是深遠,即便所有的高手留下,都未必是幾大家族的對手,如何在放手這么多超級高手離開?”

    霸飛啞然的看向洛穎真,看著她還在撫摸著黑虎,想到霸無敵對墨顏的評價,其中洛家姐妹就是關鍵的智囊團,沒想到這個在外面以調皮著名的美女竟然有如此才智,點頭道:“不錯,如果我們兩家聯手,成功的機會最大。”

    “既然如此,我們是不是該大吃大喝一頓?”魏士奇提議道。

    黑虎第一個響應,從洛穎真的懷中跳出來,站在桌子上發出陣陣的低吼,似乎再說:“我要喝酒……”

    眾人看得哈哈大笑,墨顏叫道:“我一直以為是蛇鼠一窩,沒想到現在變成鼠虎一窩了。”

    眾人還沒有落座吃飯,就聽到外面有人跑來,將一封信交給了墨顏,奇怪的接過信來,問道:“誰送來的?”

    “是狼族人送來的,說什么要和公子決斗?”那名豹族高手道。

    魏士奇一把將信搶了過去,抬手就是一掌,只見一股白煙冒出來,冷冷得道:“這幫家伙,真夠歹毒的,連這種下三爛的伎倆都敢用。”

    霸飛臉色異常難看的道:“紫索羅?他們難道已經得到花族的支持了不成?”

    “花族?”墨顏奇怪的看向霸飛,這個花族似乎一點都不出名,為什么他這么震驚?

    “花族只是一個大的統稱,其中有一個族種是專門采取各種植物毒藥,這種紫索羅是一種奇怪的花粉制造而成的,一旦被人吸收了,一天之內不會發作,等到第二天,就會全身酸軟無力,真氣會逐漸消失,直到消失殆盡。”魏士奇一邊說著,一邊將信拿出來交給墨顏道:“肯定是要你明天午時之前到某個地方去決斗。”

    展開信一看,墨顏道:“明日午時,圣山生死決戰,烏金留字!”

    “嘿嘿,烏金萬萬沒有想到你沒有中紫索羅。”魏士奇擦擦自己的鼻子,道:“他不該忘了我魏士奇的存在。”

    洛穎真點頭道:“一點沒錯,他怎么也沒有想到老鼠的鼻子比狗鼻子還靈,嘻嘻。”

    魏士奇道:“弟妹啊,我可是救了你夫君一命,你不來感謝我,怎么還諷刺我?”

    親自站起來,為魏士奇斟滿酒,洛穎真道:“多謝你救了大色狼,不知道又有多少黃花閨女被他給糟蹋了。”

    “哈哈……”眾人看著墨顏大笑起來,臉皮超厚的他也不知道害臊,自己拿起酒杯道:“各位,明天就要和烏金決戰了,看來這酒,我要多喝點,回去睡個好覺。”( 禁書之獵艷 http://www.mhvaca.tw/3_3037/ 移動版閱讀m.zbjxs5.com )
龙江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