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說的!好!嬸子要好是啥也好,長得漂亮漂亮,通情達理,會說會唱,做一手好飯菜,酒量也大。《+鄉+村+小+說+網 手*機*閱#讀 m.xiangcunXiaoshuo.org》酒量大的人肚量就寬!人們說:‘人無完人。’我看嬸子就是完人,是最完美的人!”

    說著把酒一口喝盡了,然后看著暢玉,意在讓他喝光。

    暢玉看著浩天,一仰脖子就喝了。范霞見暢玉臉就像大紅布了,把酒杯斟滿,對他說:“不能干杯了,看你的臉成甚樣了?”

    “喝酒臉紅那是很正常的,臉白了就醉了。”

    暢玉說完“呵呵呵”地直笑。

    “自己度量自己的,不要喝得多了。”

    浩天看見暢玉的臉紅得厲害,勸他說。

    “我媽媽給我度量著,她平時哪叫我這么喝,你來了高興,就放寬我了,其實我也能喝點。”

    暢玉說完,又“呵呵”“呵呵”地笑起來。

    “自己也長大了,倒快大學畢業了,還叫媽媽度量,我才不管你哩!”

    范霞給浩天使了個眼色,浩天會意。

    “那咱們來第二輪,還是從我開始,我這次回來租賃土地,簽訂30年的合同,我今年25歲,再有30年55歲。30年能不能成就事業,我知道關鍵在自己努力,但是一個好漢3個幫,我還得靠叔叔、嬸嬸、玉玉的幫,當然還得靠全村人幫。這一杯酒,我敬你們!”

    浩天喝完舉杯喝得一點不剩。

    “沒說的!”

    暢玉紅漲著臉來了個底朝天。

    “多吃上點兒,一喝酒就顧不上吃了,跟你爹一樣樣兒的。”

    范霞看見暢玉喝得多了,安頓了一句。然后舉起杯來,也喝得一點兒不剩。她就像喝水似的,喝完臉色基本不變。

    暢玉喝了一口說是要上一趟衛生間,可一進衛生間就吐了。吐了出來,反倒沒事了。范霞給兒子到了一杯茶,讓兒子把嘴好好兒漱一漱。看著暢玉漱完口,她就去做面了。

    “不要喝酒了,再喝你就多了。”

    浩天對暢玉說。

    “我喝酒一吐就沒事了,把這杯喝了就別喝了!”

    暢玉拿起杯跟浩天碰了一下一飲而盡。

    喝完以后,覺得頭暈,遂爬到了桌子上。

    “嬸子,你看暢玉,說不要喝了硬要還喝一杯,這一杯一喝下去就爬在那兒了。”

    浩天望著廚房門口說。

    “讓他爬給一會兒,喝上點兒面就好了。”

    范霞用她那雙泛著粼粼波光的眼睛看著浩天說。

    浩天被放下那雙眼睛的看得心潮澎湃,其實浩天之所以被范霞迷了心竅,最關鍵的是那雙攝魂的眼睛。豐滿的乳房,圓翹的臀部,光潔的胳膊,這些固然可愛,但是都難于把他長時間地勾住。

    浩天知范霞沒有態度明朗堅決地制止暢玉喝酒的目的,他看得非常清楚。他想暢玉也應該是清楚的,可是他竟然喝成這樣,看來他自己對自己的酒量還是沒有度量準。

    酒稍微讓他喝得多一點兒,睡上一覺就沒事了。浩天想范霞總是這么會籌劃安排。

    由此他想起了18歲那年范霞的一次安排。她叫暢玉先去地里摘上十幾個葫蘆,叫他跟她到窖里取山藥,說是取上山藥就讓他出去跟暢玉把葫蘆一起背回來。

    暢玉一走,范霞就把大門鎖了。范霞家的山藥窖特別寬大,人進了窖里,站起來伸起手才能探到頂子。

    浩天一進山藥窖,就跟范霞親吻,然后就迫不及待地給她褪下了褲子。范霞手托住梯子,撅起白屁股,他急切地插進去,足足頂了半個小時。

    等他到了地里的時候,暢玉早已等得不耐煩了,他心里想:“你怨你媽去吧,這是你媽設計的。”

    那個暑假,他記不清跟范霞搞了幾次,每次都是她想點子把暢玉支走,然后兩個就折騰起來。有一次,暢玉在睡覺的時候,她倒褪下褲子叫他搞,他當時有點害怕,可是搞完了暢玉還沒起來。他現在想起來,范霞的確有點子,有頭腦,也有膽量。

    可那時暢玉畢竟還小,這會兒他已經23歲,下半年就是大四學生了,范霞莫非還敢在暢玉喝了酒睡著以后跟他搞?此時的浩天,心里竟想了這么一些內容。

    004:嬌情惹火(1)

    004:嬌情惹火(1)范霞把面做好,端到飯桌上對兒子說:“起來把面吃了就好了。”

    浩天推了一下暢玉,暢玉瞇著眼睛,說:“昏得不行,不大想吃,你先端住吃吧。”

    “馬上就上來了,你不舒服,吃上點就好了。”

    浩天把碗放在暢玉跟前,暢玉這才吃起來。這時范霞又端上一碗遞給浩天。

    暢玉一句話也不說地吃完面,說他要到東間睡覺去了。

    “那就睡去吧!”

    范霞對兒子說完,看著浩天說,“他喝得有點猛了,實際也能喝點兒。”

    暢玉搖晃著身子站起來,浩天趕緊過去攙住送到東間,安頓暢玉睡下才回到大房里。

    浩天今天看到范霞,心里比以前還要激動。剛才想起跟范霞的肌膚親密,他已經****燒身了,無奈暢玉在身邊,無法靠近范霞。

    他從東間一過來,就急著要抱范霞。范霞一把推開他說:“吃飯,不要這樣好么?”

    這話說得冷冰冰的,浩天聽了有些心里不悅,可又想也是對的,飯還沒吃完,暢玉剛剛睡下,就灰作亂,的確有些不妥。于是坐下吃起面來。

    范霞也慢悠悠地坐下吃面。浩天覺著范霞這時的表情不對勁兒,剛才還跟他眉來眼去的,現在只兩個人了反而繃起臉來了,就像是心里對他有了什么意見似的,莫非是因為暢玉喝得多了,可喝得多了也并不是他的過錯呀!

    兩個吃完面,范霞收拾了飯桌,讓浩天到東臥室床上睡覺。浩天要幫助她收拾,可她不讓他幫。

    浩天只好到了東臥室,他躺在床上琢磨,實在有些出乎意料。

    今天一看見范霞,她的舉止模樣是那么親切,心下更感到她是個不平凡的女人。

    浩天半年多沒碰過女人了,心里只想著回來跟范霞好好兒地親熱,可是她怎么突然就變卦了。

    他在床上輾轉反側,胡思亂想,忽聽見范霞說話,仔細一聽是打電話,聽見她:“他喝了點兒酒睡覺去了,行,他睡醒了我跟他說!”

    范霞一接完電話,就開門進來了。浩天坐起來,問他是誰來電話了,常嫩荷說:“是仙梅打電話問暢玉。”

    范霞本是想看看他,然后去睡一覺的。她的飲食起居很有規律,中午總得睡一會兒覺,睡得時間雖然不長,但從來不耽誤。由于心態好,生活有規律,因此身體保養得特好。

    范霞見浩天兩眼凝視著她,沒敢正面看,問他喝不喝水,浩天說喝。她從廚房里倒了水,把水遞給浩天的時候,臉上顯出了一絲嬌羞的樣子。

    那嬌羞的樣子讓浩玉更覺得有些抑制不住了。他讓范霞坐在他身邊,范霞坐在床沿邊,說:“我瞌睡了,每天中午不睡一會兒,一下午不精神!”

    浩天向前移動了一下,伸手摸著她的胳膊說:“這胳膊真比大姑娘的好揣,你是越活越年輕。”

    浩天怕過分的舉動引起范霞的反感,于是試探道。

    范霞自信地說:“都說我年輕,有人還認我20多歲,我罵他們是故意耍笑人。”

    浩天將手伸入后背,輕輕地摸著說:“讓我好好摸一摸。”

    范霞忽然站起來低聲說:“咱們好好兒睡上一覺吧!”

    “你后悔了?”

    浩天面帶慍色地問。

    “見不得人的事情,我不能大白兩天跟你亂來吧!”

    范霞一臉嚴肅地說。

    “你我都不跟人說,誰還能知道?”

    浩天站起來抱住范霞說。

    “時間長了還能不知道?哪有不露風的墻!”

    范霞掰開浩天的手說,“叫人知道了,我倒是無所謂,可是對你不好,我不能害了你呀!”

    “你怎么就說怕害了我?”

    浩天又把范霞緊緊抱住,下面硬邦邦地盯著范霞的綿軟的翹臀。

    “叫人知道了,你怎娶媳婦呀?我是為你好。”

    范霞用力擺脫浩天。

    “我們在電話里說好了的,你怎么就變卦了,你是在騙我?”

    浩天聽了范霞的說法很是惱火。

    “見不行人的事情,只能是偷偷摸摸的,大白兩天的,暢玉還在那邊睡著,怎么能呢?”

    范霞說著趕緊出了東臥室。浩天緊追其后。

    “我明白了,你總是怕讓暢玉知道。他喝得酒多了,早睡著了。”

    浩天捉住了范霞的手。

    “誰知道睡著了沒有?他是二十二三的人了,不像十幾歲的時候了。”

    范霞這次沒有甩開浩天的手。

    “你好好和我配合一下吧,我實在是忍不住了?”

    浩天央求道。

    “怎么配合?”

    范霞站在飯桌邊說話,因為這里外面眊不見。

    浩天從身后抱住范霞說:“你說句真的,你究竟想不想跟我好?”

    范霞模棱兩可地回答:“那還用問?”

    浩天于是憨笑著說:“我知道了,你已經變心了。你又有了人了,就看不起我來了!你是男人誰見誰愛的大美人!”

    004:嬌情惹火(2)

    004:嬌情惹火(2)范霞見聽他這樣說話,故意說道:“你喝多了,我是你嬸子,你怎么這么跟我說話!”

    “電話里叫你老婆叫過多少次了,你還說嬸子,嬸子是叫給外人聽的。老婆,我想死你了?”

    浩天央求著。

    “快喝上一口,好好地睡一會兒,不要亂說了。”

    范霞還是堅持要他規矩。

    “我的酒量很大,你不要怕我喝了酒就沒勁兒了,我今天非要你,你不要拒絕我!”

    “你不要這樣,大天白日的,玻璃明晃晃的,叫人看見多不好。”

    放下說著就走進了衛生間,浩天緊跟著也進了衛生間。

    范霞一進衛生間就蹲在便池上了。浩天看著范霞說:“對,這里好,這里安全,誰也看不著。”

    說著就把門鎖上了。

    范霞低聲說:“你說話聲音小點,后窗子外就是大路,說話聲音高了,聽得真真切切的。”

    浩天激動地放低聲音說:“那好,那我就低聲說,不說也行,可你要好好配合我!”

    范霞沒說話,浩天等范霞小便完后,不讓她穿褲子,一下子就給她把緊身褲褪到腳腕,又給她把衫子脫了。

    范霞全身裸露著,一時間懵了。浩天肆意揣摩著范霞略顯下垂的不軟不硬的乳房。范霞感到害羞,趕緊彎下腰提褲子,浩天不讓她提起來,索性給她把褲子也脫了,范霞又抓起衫子想捂住身子,浩天又抓住衫子扔到了一角,低聲說:“我好喜歡你這個樣子。”

    范霞聲音顫抖著說:“真的不行!”

    “你不要怕,當年也是你,你在哪里也敢跟我來,現在怎么就說不行了呢?”

    浩天有點粗野地說。

    范霞推開浩天,用手捂住乳房說:“不行,嬸子怕?”

    “你怕什么?”

    浩天摸著范霞光滑的身子說。

    “傻瓜,我有臉啊!”

    范霞紅著臉說。

    “誰也看不見,你還怕甚?”

    浩天把堅硬按在范霞的腹部說。

    “啊呀!暢玉要是醒來了,看見了,我怎么活呀!”

    范霞說著要找衣服穿上。

    浩天抱得她緊緊的,貪婪地撫摸著范霞光滑的肌膚,說:“你是不是到80歲也會這么嫩?”

    范霞沒回答,今天她連自己也不知道為什么會怕得一點興致都沒有。

    浩天被范霞這個樣子弄得渾身就像著了火一般,緊緊地抱住范霞就猛親起來。可范霞的身子卻哆嗦起來了,哆嗦得一會兒比一會兒厲害。

    浩天見她嚇成這個樣子,忙說:“嬸子,你涼了,快穿衣服吧!”

    于是給范霞把緊身褲提起來,緊緊抱住說:“嬸子,你到底怎么了?”

    范霞漸漸地好轉了些,說:“我也弄不清怎么了!”

    浩天又把衫子取過來,幫她穿好,然后把她扶到沙發上坐了。

    這時候,范霞比剛才好了許多。浩天見范霞剛才煞白的臉變得有了血色了,這才不太著急了。范霞怕浩天擔心,就說:“沒事了,喝口水就好了。”

    浩天趕緊倒了水,遞在范霞手里,問她說:“你剛才到底是怎么了?”

    范霞長呼了一口氣說:“也許就是冷了,——也不是冷。那年家地下有個大耗子從柜底下鉆出來,我看見了,一下子就像剛才那樣抖開了。”

    浩天火忿忿地說:“我明白了。那我走了!”

    范霞吃驚地說:“你要去哪?你不是說這次回來就在我這兒住么?”

    浩天看都沒看范霞,說了句“謝謝了!”

    扭頭就走。

    范霞趕緊上去拉住浩天說:“不要這樣好不好,你等到晚上不好么?我實在是怕叫暢玉知道,叫他知道,他怎么能看起我這個做媽的,你得理解我呀!”

    就在這時,他們聽見東間門響了,知是暢玉起來了。

    暢玉一進門,范霞就問:“怎么樣,睡著了沒有?”

    暢玉冷冷地說:“哪能睡著!仙梅打電話了沒?”

    “打了?你的手機沒電了,她給我打過來,我說你睡覺去了。”

    范霞看著兒子的臉色回答說。

    “她沒說在哪?你也沒問?”

    暢玉用責備的口氣問。

    “我沒問,給你電話,現在問問。”

    范霞口氣溫和地回答。

    暢玉拿了手機到東間打去了。

    范霞和浩天面面相覷,浩天伸了一下舌頭,意在說好危險哪!

    暢玉打完電話,拿過手機,淡淡地說了一句話“我走了”然后就找仙梅去了。

    005:情迷語亂(1)

    005:情迷語亂(1)暢玉走后,浩天把范霞抱在北臥室里,按在炕上像發了瘋一般親吻起來,如果是局外人看了,那根本不是親吻,純粹是蹂躪,是吞噬。

    浩天整個身子壓住范霞的嬌軀,大張著口用舌頭在范霞的臉上額上鼻子上舔著,最后才含住了鮮紅濕潤的嘴。但范霞根本不把浩天這樣的做法看成是蹂躪和吞噬,她喜歡浩天就是喜歡他這樣的瘋狂。

    她搖動著嬌軀,接受著浩天的舔舐和吸吮,而且熱烈地相迎,默契地配合。她推開浩天( 肥田誘人:嬸子的沃土 http://www.mhvaca.tw/3_3041/ 移動版閱讀m.zbjxs5.com )
龙江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