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蒸汽時代的道士 > 正文卷 第十七章 沖突交手
    殷勝之心中咯噔一動,又見那陸氏一族的村老居然小心的向著他靠了過來。

    “不對……”

    殷勝之心中閃過念頭,已經是抬步向前,彷佛是不經意擋在了那陸氏一族的村老面前。

    “轟!”

    許白賢眼神猛然收縮,這個時候利益巨大的已經讓他忍不住動手!

    居然伸手向著那陸氏村老抓去,卻被殷勝之一把攔住,兩人交手,頓時發出巨大的爆炸聲音。

    許白賢退了一步,眼神收縮,高手一出手,就知有沒有。

    他和殷勝之一交上手,就詫異于殷勝之怎么會如此厲害?

    短時間內,如果不出絕招的話,應該是拾掇不下殷勝之的。

    心念電閃,無奈那陸氏一族的人十分重要。許白賢的元神法相一瞬間展開,化為一座危岑聳立的山峰,鎮壓而下。

    陸氏一族世代守護龍宮機密,實在太過重要。

    以前陸氏一族世代為朝廷,為治河總督衙門效力。

    可以說歷代朝廷想要治理大河的,就少不得陸氏一族幫忙協助,因此自然有著朝廷庇護。

    也沒有什么仙派敢亂來!

    但是,現在卻不一樣了。

    如果陸氏一族的人不出現在面前,一時間還想不起來。

    但是既然出現在了面前,那是無論如何也不肯放過的。

    此刻,元神法相一出,許白賢充滿驕傲,心中已經篤定手到擒來了。

    已經幻想師門打開龍宮會得到什么好處!

    然而恍惚之間卻又見到了另外一座像是高山一般的巨塔同樣從虛空而出……

    “元神法相,殷勝之?怎么可能?”

    這一刻,許白賢受到的刺激甚至要比當初的殘血老祖都還要大!

    殷勝之的經歷清清楚楚,換個誰都知道。

    他是在三年前開了神竅,拜入阿爾文門下學習法師的。

    也就是說,如果殷勝之當真擁有元神法相的話,就說明了他只憑三年就從普通人修煉成為元神高手。

    怎么可能?

    許白賢也是花了四十多年的時間修煉成元神法相的,如此已經被人稱之為天賦不錯了!

    殷勝之又怎么可能在短短的三年中修煉出元神法相的?

    難道法師真有如此厲害?

    若是真的如此厲害的話,仙門還抵抗什么?早點投降了就好。

    人家三年就能夠培養出一位元神級數的高手,哪怕只是大法師能夠培養。

    然而羅巴的大法師加起來也有幾十個之多,豈不是說羅巴元神高手滿地都是了……

    而仙門都是憑借數百年上千年的底蘊,才積攢下的幾個元神高手,又如何能比?

    這刻許白賢腦袋之中剩下的就是茫然和恍惚了!

    盡管許白賢見過殷勝之出手,疑似元神,還有地獄古堡。

    但是人嘛,都有著一種不撞南墻不回頭的習慣。

    太多的時候,只要不是自己親身經歷,聽得再多,看的再多,也都不放在心中,或者說總是有著僥幸……

    殷勝之的那也許不是元神呢?或許只是羅巴法師的什么厲害法器?

    畢竟不管怎么說,殷勝之也只是剛剛修煉三年啊!

    然而現在硬碰硬之后,許白賢心中的所有僥幸,所有借口都是已經不翼而飛了。

    一聲無聲的撞擊,許白賢的元神法相崩潰開來。

    跟著,山峰消失。許白賢連退數步,口中再次噴出血來,以一種不可思議的目光看向殷勝之。

    殷勝之卻是動也不動,身形凝重如山,居然是好像在和許白賢這種元神真人的比拼之中占據了上風。

    “師伯……”項離川不可思議的驚叫一聲,扶住了許白賢。

    而那陳翎雁同樣是長大了眼睛,不可思議的看向殷勝之。

    盡管殷勝之在東南總督府之中小試牛刀,露出過地獄古堡,震懾住所有人,讓人懷疑他是不是已經有了魔宮。

    但是,那絕對沒有眼前這種直接硬撼元神真人讓人來得震撼!

    這可是元神真人!

    是一只腳已經踏入仙境的傳說人物。

    就算是再高看殷勝之的人,事前也絕對不會想到會有這種情況……

    只有云菲真人還保持著鎮定,殷勝之從上龍峽把她救出來,她已經在近距離見識過殷勝之的地獄古堡了。

    也正是因為見識過,所有她隱約發現,殷勝之的元神法相似乎有些似是而非……

    但是不管再是似是而非,那代表的力量卻是真實不虛!

    “陸氏一族的代表前來見我,便是相信本官,本官自然不能讓人隨意欺辱。許真人,希望這種事情不要再有下次!”

    這時候,殷勝之自稱本官,便是要用官方身份來壓人了。

    許白賢從恍惚茫然之中驚醒過來,卻是又驚又怒,指著殷勝之說道:“你……”

    然而一個你字出口之外,其他話卻是一句也都說不出口了。

    想到自己門中托付自己,一定要壓服殷勝之,讓他乖乖交出法師機密。

    而自己也是信誓旦旦,認定自己堂堂元神真人壓服殷勝之這么一個毛頭小子豈不是手到擒來?

    此刻再回想起當初的自傲和自滿來,頓時間就有著一種羞愧無地的感覺。

    他原本以為憑自己仙門元神真人的力量,收拾一個尸魔王不在話下。

    然后憑此威風,自然能夠輕易壓服殷勝之!

    卻沒有想到,自己先被那尸魔王給打傷,接著更是輸在殷勝之手下……

    這殷勝之哪里是毛頭小子?

    只是三年修行,就勝過自己一生。自己還有什么臉面在他面前驕傲?

    越想越是難受,這許白賢忍不住再次噴出一口鮮血來。

    就如同當初的那位殘血老祖一般,羞愧難當。

    卻不知道,殷勝之當然不是那么輕松。同樣已經負傷……

    只是負傷的是第二元神而已,本尊自然若無其事。

    再加上,許白賢原本就在尸魔王手下負傷,還沒有好,就再次和殷勝之交手……

    卻不是殷勝之當真有那么厲害,能夠隨隨便便的打敗元神法相的高手了。

    不過這些事情許白賢都不知道,他也就只能郁悶和懊惱到吐血了……

    “好好好,你厲害,我們走!”( 蒸汽時代的道士 http://www.mhvaca.tw/3_3059/ 移動版閱讀m.zbjxs5.com )
龙江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