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歷史小說 > 天下豪商 > 元符元年 第655章 割人頭啦!
    這其實是一場算不上完美的重騎兵沖陣。地形實在不夠開闊,展開的正面不夠寬大。雖然是居高臨下發起沖擊,但是敵人同樣在山坡上布陣,所以在沖陣的末尾,千余名宋軍甲騎實際上是從下往上仰攻,沖擊的速度就很難提起來了。

    但是有利的因素也不少,最有利的就是敵人的配合。吐蕃人全是騎兵,還是輕騎兵,不是重步兵結成的鐵刺猬一般的槍陣。而且這些輕騎兵還不是黨項、契丹那種耐得苦戰死戰的精銳,而是尋常的西軍都能隨便欺負的吐蕃。他們還因為多羅巴的惱怒打了一個上午送人頭一般的騎兵沖陣,早就人人士氣低落,叫苦不迭了。

    另外,宗喀吐蕃王國并沒有真正成型和鞏固。哪怕在唃廝羅擔任贊普的時代,也不過就是個稍微有點聲色的部落聯盟,并沒有嚴格的律令法度(李立遵和唃廝羅曾經頒布過律令法度,不過根本沒有辦法實行),更不用說到了如今這個分崩離析的時候了。所以多羅巴這個湟州藩部大首領也是一個松散的部落聯盟的首領,他從邈川城帶來的15000湟州吐蕃騎兵并不都是他的部眾,大部分是從湟水流域的眾多部落中征集來的雜牌軍。

    這樣的雜牌軍打打順風仗還行,真要打起苦戰血戰,一準會分崩離析的!

    而現在,他們面臨的已經不是苦戰血戰,而是一場滅頂之災了!面對如洪水一樣洶涌而來的大宋鐵騎,那些中小部落的首領腦海之中就只有一個念頭。

    那就是跑!

    可是他們跑得了嗎?他們的腦袋可是開封府的房子,是大宋朝的官身啊!怎么能讓他們跑了?

    ……

    來自西軍的騎士吳扆和李永奇沖在最前面。這兩人都是西軍的邊角料,并不屬于種家將、姚家將、郭家將、劉家將、苗家將、折家將這樣赫赫有名的將門。沒有長輩的提攜,想靠一刀一槍在軍中賺功名自然是很不易的。所以從軍多年之后,他們也只是搏出了一個無品武臣,想要轉官是千難萬難的。

    不過宋哲宗聽從慕容忘憂的建議,開辦的樞密院兵學司卻給了他們這種西軍邊角料一個往上爬的機會。那些出身將門的西軍少年英才轉官容易,而且他們自有家中的長輩教導兵法戰陣,自不屑去跟著慕容忘憂和趙鐘哥這兩個遼人學習兵法。于是被兵學司搜羅去的,都是吳扆和李永奇這樣不上不下的西軍低級武官。

    而他們如今的處境,說實在的,比原來好點兒,但還是不上不下。

    好點兒是有1500畝的職田,還能從官家那里領到一份頗為豐厚的賞賜,如果超期服役還有額外的軍餉可以拿。

    不上不下則是仍然沒有官身!

    所謂的騎士,其實就是給騎兵換了個好聽的名字,還附帶上一份看著很不錯,但是經營起來卻很傷腦筋的家業。

    這份家業對心思比較縝密的李永奇而言倒是不錯,他的出身比吳扆好些,家里面有兄弟有客戶,可以拉點人去滄州把那個擁有1500畝田的莊園打理起來。

    但是李永奇是一個有理想的騎士,他的目標不是當一個富有的莊園主,而是成為大宋王朝的官人。

    要當官,就得立功,就得拿藩人的腦袋去換啊腦袋不僅可以換房子,還可以換到官身!不過一顆腦袋只能用一次,要么用來換官身,要么用來換房子……如果兩樣都想要,就麻利點割人頭吧!

    而對性子粗疏的吳扆來說,當個沖鋒陷陣的騎兵才是最合適的,真要去做官或是經營莊園,一定會壞事的。還好他的妻子劉氏是個能持家的女子,在滄州含辛茹苦的打理莊園,還把長子吳玠送去了南開書院。

    呃,吳玠這下成了千年大學巍巍南開的著名校友了,將來大有前途啊!

    不過吳扆并不覺得自己的兒子上了南開書院就會有出息了,將來最多也就是個鄉下騎士吧。

    在開封府呆了幾個月后,他總算是知道什么叫繁華,什么叫昂貴了。和開封府相比,滄州終究是個小地方。他現在的理想就是能在開封府掙一套房子,將來讓自己的長子吳玠繼承滄州的職田繼續當騎士,自己老兩口和次子吳璘一起到開封府居住。

    而吳璘今年才2歲,頗是聰明伶俐,但是也看不出有自己賺房子的本事,當老子的怎么都得替他籌謀一番啊。要不然將來沒有房子討不了娘子可怎么辦?

    要得到開封府的房子,靠經營莊園的盈利是不用想的。唯一的辦法就是去割藩人勇士的腦袋!

    現在割腦袋的機會終于來了,而且還有割不完的腦袋,如果這回不能割出一套房子或是一個官身,以后不知道什么時候才有那么容易割的腦袋了。

    吳扆和李永奇心熱之下,兩人已經突出了所在的騎士陣列,他們手中都夾著馬矟,呼喊聲中,就這樣生生撞入了藩軍散漫混亂的大隊當中!

    這種騎士脫離陣列的情況,在武好古的假子軍團中是絕不會發生的,但是這幫沒有多少機會湊在一起練習陣列的騎士,卻很難在快速沖鋒中保持隊形。

    不過今天他們遇上的是更加散漫的藩人輕騎,不能保持隊形也就不算什么問題了。

    兩人手持的都是矟桿柔軟有彈性的馬矟,不必像使用硬木馬槍一樣在和敵騎接觸時松手,因為馬矟可以彎曲抵消掉一部分沖力。但是對于被矟尖戳到的藩人騎兵而言,這一擊依舊是極端致命的。

    兩名藩人騎兵,頓時就被吳扆和李永奇用馬矟從馬背上掃了下去,身體上還各有一個飆血的窟窿,還沒有馬上死去,只是在翻滾慘叫。

    不過吳扆和李永奇并沒有勒停戰馬去收割人頭,而是繼續借著馬力直直沖進藩人的亂陣深處。在沖陣的同時,兩人都奮力揮動馬矟,不是用刺,而是用抽,借助馬矟極具彈性的矟桿去抽打周遭的藩人騎兵。誰要被抽到,不僅會被打落馬下,而且少不得骨折筋斷!在這樣一個馬蹄到處踐踏的戰場上,重傷落馬其實就是在等死!不是被馬蹄踩死,就是被魔鬼一樣的宋軍騎士割了腦袋……

    對于這種披甲持矟的重騎,多羅巴的輕騎根本就沒有反抗的余力。他們的馬弓都太軟,慌亂之中往往連弓弦都沒有拉滿就把箭鏃射出,而且也沒多少準頭,根本傷不了披著皮甲的宋軍騎士。而他們的馬刀又太短,面對宋人騎士的馬矟抽打,根本連招架之力都沒有。

    因而吳扆和李永奇所過之處,藩人騎兵就如紙糊一般,一片人仰馬翻,竟然沒有人能稍稍阻擋他們一下!

    在兩人之后,大隊的御前騎士也已經撲擊而來!由如一堵堵移動到銅墻鐵壁,將所有來不及閃避的敵人,全部碾成粉末!

    從高處向下看,就能看見一道道鋼鐵洪流涌入了吐蕃人散亂的軍陣當中。

    藩人軍馬,卻連半分的抵抗之力都沒有。他們中的大部分人并不是能耐苦戰的戰士,不過是被部落首領拉來湊數的山谷農夫。大半個白天的苦戰,已經讓他們人困馬乏,士氣低落。宋人突然發動的甲騎突擊,一下就摧垮了他們全部戰斗意志!

    被御前騎士鐵流掃過的藩人騎兵自然是崩潰,但是更多的藩人騎兵并沒有和他們接觸。畢竟現在列陣野驢坡上的藩人騎兵數量還有13500騎以上,靠1000甲騎能掃到多少?

    但是那些沒有被宋軍騎士掃到的藩人騎兵,卻已經意志崩潰!不少人已經打馬掉頭逃跑。多羅巴大首領和喬阿埋首領卻根本無力阻止這兩個首領帶來驢馬坡的自家人馬加在一起不過五千多人,戰場上有超過一萬騎是依附他們的部落首領帶來的人馬,憑什么都丟在這里?河湟的規矩向來是有實力就有一切。

    現在多羅巴大勢已去,溪賒羅撒看起來也是兔子尾巴長不了啦!今后青唐邈川是誰家天下,還不得看實力?

    那些帶著部落中的勇士跟著多羅巴、喬阿埋征戰的頭領個個都比猴子還精,看到大勢以去,就爭先恐后帶著部落中的男兒逃命了。其中一些更加精明的頭領干脆帶著部眾棄了戰馬,往周圍的大山里鉆去了宋軍是不可能搜山的,而且現在是夏天,山里面有的是食物,他們總能逃走的。

    而更多的人,則想憑借著馬力,以最快的速度逃離這片死地!可是這里并不是哪兒都能去的平原,而是不大適合騎兵運動的山地。往鞏藏城和隴朱黑城的山路又不怎么寬敞,一萬多騎驟然涌去,怎么可能不擁塞難行?

    看到藩人戰陣已經崩潰,而且有不少人開始逃跑。王厚和童貫兩人,立即下達了全軍出擊的命令。

    現在,是時候收割人頭了!是當騎士,是轉官身,還是換開封府的房子,又或者換取實實在在的銅錢絹帛,就看這一遭了!( 天下豪商 http://www.mhvaca.tw/3_3060/ 移動版閱讀m.zbjxs5.com )
龙江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