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貼身戰龍 > 虎起平陽 第14章 揉捏般的審問
    被小警花兒連珠炮般質問,錢夕惕有點語塞。雖然事先準備了說辭,但現在看來,這個二貨女警察似乎有了先入為主的意見。

    更何況慕容小樹補充了一句:“要是跟錢多多說的不一樣,我會選擇相信多多的話。”

    我勒個去,那還說個蛋蛋啊!童言無忌,肯定全盤托出了,錢夕惕有點蛋疼。他忽然覺得自己不該報案說孩子丟了,而只是單純地報自己挨打。

    “不敢說了?你這人,不老實!”慕容小樹似乎很得意,拿著一枚指甲銼仔細地修剪指甲。很漂亮的一只手,修長白皙細膩。

    但趙玄機看了一眼微微一怔,剛才她亮證件的時候并未看得清楚。看似普通的一雙美手,但在趙玄機眼中卻有了些非同尋常的意味。

    此時錢夕惕覺得這陣勢似乎不妙,自己作為報案人,怎么反倒有點被審問的意味?這樣不行啊。

    “警察同志,我是受害者啊。”錢夕惕訕訕地說,“對了,我和你們李所長也認識的,這不是他出差了嗎,要不回頭你問問他,就知道我是個老實人了。”

    都在一個小城市里混,都在行政體制內,相互之間能認識其實很正常。錢夕惕就是想通過這種方式暗暗告訴慕容小樹:我和你頂頭上司有些交情,希望能給個面子。

    慕容小樹吹了吹指甲,皺著眉頭似乎很不高興:“這世道是怎么啦!但凡有個芝麻大的案子也得說認識誰誰誰,你認識老李能咋樣兒啊?你意思是說,老李會幫你走后門唄?會因為你而徇私枉法是不是啊?”

    把話說這么直白,簡直不按套路出牌。體制內混飯吃的,腦袋再短路也不能搞得這么一是一、二是二的,太離譜兒了,也太讓人下不來臺了。

    但是更讓錢夕惕下不來臺的還在后面,只見慕容小樹拿起手機撥打了一個電話——

    “頭兒,有個叫錢夕惕的你認識不?”

    “沒事兒,這人身上有點事兒,他說跟你有交情。要不要我放放水呀?要不我再問問,看他帶幾瓶酒沒有,我先幫你收著?”

    “你看你,就是問兩句唄,你著什么急呀真是的……掛啦掛啦,對了出差回來記得給我捎好吃的。”

    一屋子人被雷得外焦里嫩,錢夕惕則欲哭無淚。

    慕容小樹晃了晃手機說:“老李的原話是——‘我跟那孫子不熟!他死活關我屁事!’他就這脾氣,說話簡單沒腦子,你別往心里去。”

    我忒么能不往心里去嗎?錢夕惕想哭。而且還說人家老李說話簡單直接,究竟是誰簡單沒腦子啊我擦。

    而趙玄機忽然發現,錢夕惕雖然潑皮無賴,就算被打半死都跟你當滾刀肉,但是面對慕容小樹這樣直來直去的二乎猛女,他還真沒轍!

    這可真是鹵水點豆腐,一物降一物,趙玄機越品越覺得這事有意思。

    “錢夕惕,我就問你,你遺棄家庭成員是‘犯罪’你知道嗎?咱們國家可是有遺棄罪的。遺棄病重的妻子在前,遺棄無獨立生活能力的女兒在后,情節還很嚴重,最高能判五年以下有期徒刑你知道嗎?”

    錢夕惕目瞪口呆。自己是來報案告狀的,怎么一轉眼就扯到自己進監獄的事情上面了?

    “還有,讀過未成年人保護法嗎?”慕容小樹繼續教育錢夕惕該怎么做人,“你不履行監護人職責,法院可以根據申請撤銷你的監護人資格,依法指定別的監護人。你當自己有個父親的身份就能一直帶著孩子了?還到我這兒來報案要孩子,你也配!我告訴你,就算法院給孩子指定了新的監護人,你還必須繼續支付撫養費呢,傻眼了嗎?還嘚瑟啵?”

    錢夕惕竟無言以對。

    趙玄機微微點了點頭,心道這個二乎警花妹其實挺有意思的。若非今天因為姐姐的事情而無法開心起來,換做平時肯定要跟這警花嘮幾句。

    最重要的一點,在于警花妹對付錢夕惕這潑皮的辦法很極端——要么以純二對潑皮,要么以法律為準繩,一正一邪、一左一右,直接把錢夕惕這個潑皮搞得暈頭轉向。

    沈柔大感解氣:“對,所長同志說得有道理,就該這樣!”

    慕容小樹順便看了沈柔一眼,點了點頭:“你這人心眼兒好,但也有問題。孩子不是你的,你說帶回家就帶回家啊,辦領養手續了沒?遇到錢夕惕這樣的孬蛋,反咬一口就能告你拐走了兒童。要不是遇到姐姐我這樣英明神武為民做主的好警察,你早就被冤枉死啦,幼稚!”

    一屋子里頭就數她年輕,還裝老成訓斥了一堆人。

    “也是,多謝妹妹了,晚上請你吃飯。”

    “別!有這樣的孬蛋在這里看著呢,回頭吃你一頓飯,他就可能告我得了你的好處。”

    這么當著面打臉,錢夕惕幾乎要瘋,偏偏抓不到什么把柄。頂多說這個警察工作作風有問題,不尊重群眾,但問題是你錢夕惕這樣的值得尊重嗎?就算把這事兒捅到其他地方去評理,你錢夕惕有信心得到大家的同情嗎?得了吧。

    總之一句話,這個二乎警察其實還是挺有分寸的。

    “還有你,當個娘舅就了不起呀?”這回輪到訓斥趙玄機了。趙玄機知道這妹紙的性格就是心直口快人不壞,而且也確實幫了忙,所以隨便說。“錢夕惕做事兒沒良心不要緊,你別打啊,打人犯法的。要是弄出輕傷來,說不定還能給你量刑呢。”

    “到不了那個程度,我有數。”

    “喲喲,對自己出手這么有信心呀?你就不怕這孬蛋回去后自己給自己把傷勢弄狠點兒,硬說是你打的,你百口莫辯!”

    沈柔算是服了:姑娘,你這是教孬種使用孬辦法啊!萬一錢夕惕真的這么干,那咋辦?

    還別說,甚至錢夕惕真的已經蠢蠢欲動了。

    哪知道趙玄機拿出當時奪走的錢夕惕的手機:“沒事兒,打的時候拍著錄像呢,錯不了。”

    沈柔徹底無語,這是大魔王碰見了老妖精,都不是省油的燈。慕容小樹點了點頭:“干得不錯,拿來讓我瞧瞧。”

    趙玄機本已經遞過去了,但馬上又收手回來:“算了,畫面丑陋,少女不宜。”

    哪知道慕容小樹竟然眼睛一亮:“哎喲我去,竟然有違禁內容!快快拿來讓我看……讓我審核審核!”( 貼身戰龍 http://www.mhvaca.tw/3_3061/ 移動版閱讀m.zbjxs5.com )
龙江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