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貼身戰龍 > 虎起平陽 第76章 謎底
    “為什么跟蹤……調查我?”坐在一個便宜小餐館兒的角落,錢夕惕有點好奇的問。而且明顯有點謹慎了,因為剛才慕容小樹直接點了兩瓶高度白酒,這下子嚇得錢夕惕一個哆嗦。

    “因為我想幫你啊。”小樹樂滋滋地喝了一杯。小皮鞭被她收到屁股后面了,別的警察怎么佩戴警棍,她就怎么佩戴小皮鞭。

    想幫我?錢夕惕冷笑。雖然婚禮上那個手機是趙玄機遞給韋嘉的,但你敢說你慕容小樹沒參與?手機原本是被你沒收的,而且你也參加了那天的婚禮。可以說我現在的悲慘主要是趙玄機和大德造成的,而你慕容小樹也得承擔一定的責任。

    “你能幫我什么?讓春桃活過來?還是讓我的職務恢復?又或者讓我把宅子什么的弄回來?”

    “還想這么多呢?幼稚!”小樹帶著可憐的眼神嘆了口氣,自顧自地又喝了一杯。她這喝法兒真嚇人,除了趙玄機都受不了她。“我是幫你活下去呀,你還要求這么多身外之物。”

    錢夕惕幾乎忍不住要笑出聲來:“還要你幫?我都成什么鳥樣子了,還能更差嗎?你也看到了,魏云亭派了林靖中來,給了我兩萬塊錢讓我滾出云水。單純只是想活命的話,我直接滾蛋就是了,還用你幫什么。”

    “喲喲喲,果然自信地一塌糊涂呢。”小樹樂呵呵地取出手機,調低音量播出了一段錄音。錄音是一老一少的對話,赫然是魏云亭和林靖中——

    林靖中:“要干掉他,必須調離云水才行。他在這里出了橫禍,警方會很輕易聯想到我們大德。”

    魏云亭:“所以,先在商務局里面逼得他沒有生存空間,讓他在這里生無可戀。最后隨便打發點錢給他,讓他滾出云水,他就覺得咱們的打壓已經到了極限,不會再對他怎么樣。”

    林靖中似乎笑了笑:“嗯,在這里把狗逼急了,就怕他亂咬,多少會對咱們造成一定的損失。而等他去了外地,呵呵……”

    魏云亭:“著什么急,又不急在這三兩個月。盯住他別失去聯系就行,等風平浪靜了再在外地動手。”

    語音有點模糊,但聽起來確實很像魏云亭和林靖中。

    要是單憑這段錄音,根本無法作為法庭上的證據,至少連說話人的身份都不能準確判定。法律要嚴肅,這種模糊音質不能隨便確定別人的謀殺。

    但是錢夕惕卻知道,這肯定是那一老一少兩只狐貍。因為這些對話里的安排,和林靖中剛才的話完全對應、絲絲入扣!也只有錢夕惕才最能判斷,這對話人確實是林靖中和魏云亭。

    剎那間,錢夕惕起了一身雞皮疙瘩。他一直以為死亡、謀殺之類的字眼距離自己很遙遠,但這次是切身感受到了,渾身冰寒。

    而且他本以為林靖中甩給他兩萬塊,已經等于宣告大德的打擊報復停止了。可沒想到這只是一個幌子,是為了迷惑外界。等到一段時間之后,大德那邊還是會痛下狠手干掉他。

    “你……哪來這種錄音!”錢夕惕嚇得聲音都幾乎有點發顫。

    慕容小樹得意地收起了手機,笑道:“這你別管,就問你里面的對話內容,你應該相信是真實的吧。”

    錢夕惕臉色煞白地點了點頭。

    小樹更得意了:“這回知道我為啥盯著你了吧?我是知道他們對你不懷好意,所以暗中照看著你一下。萬一他們有啥不軌,我好保護你啊。”

    錢夕惕甚至沒心情說感謝,滿眼之中都是怒火。他以為自己現在就已經夠慘了,想不到大德還是不依不饒,竟非要置他于死地。“那你要我做什么?揭大德典當行的老底?”

    呀喝,這家伙不傻啊,小樹覺得這貨雖然人品不咋地,但腦袋還是夠用的。

    但是錢夕惕卻表示,自己知道大德的事情都是表面化的,深入的東西不會讓他接觸到,魏云亭等人像防賊一樣防著他。

    慕容小樹正要追問,沒想到錢夕惕自己卻另有主張。自打被大德打壓報復以來,其實他一直想著怎么對付大德。最終想來想去,倒是想出來一個鷸蚌相爭的辦法——利用趙玄機去和大德爭斗!

    “想對付大德,我看還不如讓趙玄機去下手呢。”錢夕惕一旦冷靜下來,其實也是壞得可以的,“趙玄機這家伙似乎很能打,現在也似乎有些能力,而且和天和泰保鏢公司攪合在一起,擁有一定的社會能量。要是讓趙玄機和大德狗咬狗的話,那么大德肯定會繼續有麻煩,而你也就趁亂能找到新的機會吧。”

    “行啊你,不愧是頭頂長瘡腳底流膿的主兒。”慕容小樹再次刮目相看,“只不過你以為自己是誰,還能利用小機機?哎,雖然你已經夠壞了,但我覺得其實他比你更壞哦,不會上你的當的。”

    慕容小樹也想繼續搞事兒,但趙玄機不想啊,這家伙已經準備和魏云亭談和呢。雖然大德方面有點不依不饒,但只要大德不主動出手,趙玄機估計也不會有什么動作的。

    趙玄機的這些想法兒并沒有隱瞞小樹,小樹一清二楚。

    錢夕惕卻似乎很有信心:“不,就算知道這是我的激將法,他也一定會被激怒的。”

    什么辦法?慕容小樹很好奇。

    錢夕惕想了想,道:“咱們在你派出所里初次見面,趙玄機不就已經到醫院里調查過了,說是趙小貞住院期間清醒很短一段時間,但我去醫院之后就再度惡化、直至死亡了嗎?”

    沒錯兒,當時他進去之后,趙小貞剛剛好轉的病情就急劇惡化了,而且他走出病房時候還露出了詭邪的笑容,被監控鏡頭給拍了下來。一想到這件事,無論趙玄機還是慕容小樹,都能把心腔子氣炸。

    只不過大家不知道的是,錢夕惕當時究竟對病床上的趙小貞說了什么?

    當時以為只是簡單的吵架,但現在看來并非這樣。而且,這跟大德那邊又有什么關系呢?

    謎底即將揭開,小樹就算心里頭非常憤恨,但還是保持冷靜聽下去。( 貼身戰龍 http://www.mhvaca.tw/3_3061/ 移動版閱讀m.zbjxs5.com )
龙江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