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貼身戰龍 > 虎起平陽 第77章 污點證人
    錢夕惕對這件事已經考慮了很久,可一旦要說出口,卻還是猶豫了一陣子。

    他知道這件事要是說出來,趙玄機肯定會怒懟大德,但同時也會把怒火燒到他的身上。

    可只有讓趙玄機和大德咬在一起,才能更好的報復大德。錢夕惕承認,趙玄機的殺傷力比他大多了,兩人根本不是一個段位。

    “你回頭轉告趙玄機之后,讓他隨便惱,但別找我麻煩。”

    慕容小樹瞪大了眼睛:“我哪知道你做了什么虧心事,怎么跟你保證。啰嗦,趕緊說!”

    錢夕惕咬了咬牙說:“趙小貞遲遲不死,而活著她又不愿意離婚,所以我和韋嘉都等著她死。而且我們都商量好了,只等著趙小貞一閉眼,我們兩個就登記結婚籌備婚禮。”

    “啥狗屁玩意兒啊你……好好不說你了,你接著說……”

    錢夕惕咽了口吐沫說:“所以那天得知趙小貞沒死,我和韋嘉都有點著急。腦血管那種病你也知道,一旦清醒過來,以后再好好保養的話,說不定活幾十年也很正常。于是韋嘉想了個辦法,她讓我故意去氣趙小貞。”

    至于這個故意的氣法兒,也是韋嘉想出來的。她竟然拍下自己和錢夕惕滾床單的視頻,讓錢夕惕去拿給病床上的趙小貞看!

    別說是剛剛重度昏迷之中醒來的病人,哪怕是一個健康的妻子看到這種下流無恥的東西,也會氣得昏過去吧?

    所以當錢夕惕把這個拿給趙小貞看了以后,趙小貞直接氣暈過去,此后就再也沒能醒來。

    當然還帶有很多無恥輕佻的話,故意挑逗刺激,這些就是錢夕惕當時的臨場發揮了。

    砰!

    慕容小樹一拳砸了過去,猝不及防的錢夕惕頓時被砸得鼻子流血,一臉血糊糊的,同時伴著慘叫。

    “媽蛋,我這就弄死你得了!你這種沒人性的禍害浪費什么糧食!”

    錢夕惕捂著鼻子相互撤,結果連人帶椅子滾在了地上,惹得店老板和店員都跑過來。外人都來了,慕容小樹也意識到自己反應過激,于是干咳一聲表示朋友之間小矛盾,讓店家各忙各的就是了。但是內心深處,那股揍人的沖動還是那么暴烈。

    媽個蛋的,這就是蓄意謀殺啊!要不然的話,趙小貞活幾十年也不一定吧。

    但這只是錢夕惕的一面之詞,僅憑這個無法認定他和韋嘉犯了謀殺罪。而且別看錢夕惕現在這么說了,要是慕容小樹真的敢將這件事捅上法庭,錢夕惕肯定死活不會承認的,他又不傻。

    所以這件事只能當真事兒聽,但別指望用這番話當什么證據。

    而且小樹也意識到,這事兒自己聽了都想炸,而要是趙玄機聽到之后……我勒個去的,那家伙還不把天捅個窟窿啊。趙玄機肯定會更恨錢夕惕,但同時也會更恨韋嘉,因為韋嘉是主謀,錢夕惕只是執行者。要說這兩個人的該死程度,半斤八兩。

    難怪錢夕惕那么自信,說一定可以惹怒趙玄機,感情他也知道自己做的事有多畜生。

    原本魏云亭就不準備談和,如今趙玄機再知道這件事的話,談和更沒戲了。就算魏云亭現在跪下求和,只怕是趙玄機都不樂意了。

    “起來,剛才我承認自己沖動了點。”慕容小樹歪著腦袋,用拳頭揉了揉太陽穴,這是美女小警花的一個習慣性動作,凡是真正傷腦筋的時候才會這樣。“哎,這事兒究竟要不要告訴小機機啊,就怕能氣炸了他。嗯,也可能揍死你哦。”

    錢夕惕臉色煞白:“事情反正已經告訴了你,請你晚個一兩天再告訴他,好讓我提前離開云水。”

    說完就溜,只留下韋嘉以及整個大德來承受趙玄機的怒火,這家伙果然夠黑的。

    但小樹卻搖了搖頭:“你也不能走,畢竟還有別的事可以幫忙。比如說,楊漢興那件事也跟我說一說。”

    “跳樓那個?”錢夕惕搖頭,“那就是個意外吧。當然,我承認前面存在違規操作。當時楊漢興舉報大德典當行違規經營,就舉報到我那個科室里面,我給壓下去了。”

    隨后楊漢興覺得官商勾結告狀沒戲,這才去大德總部鬧事,最終失足跌落下來摔死了。

    錢夕惕的做法是違規,但不至于掀翻了大德典當行吧。

    錢夕惕擦了擦鼻血,道:“當然,你們警方接到的消息都是大德的一面之詞,跟我掌握的情況可能不太一樣,這也說不準。”

    當時楊漢興墜樓死后,警方馬上到場了。但涉事雙方死了一方,基本上就全憑大德方面交代供詞了,也肯定有利于大德。

    當時他們表示,楊漢興使詐耍賴,先是將一個快要壞掉的名表當給了大德典當行,沒幾天之后這表就壞了。回頭楊漢興就來大鬧,非要大德典當行按照全新的手表來賠償。本來典當的那塊表就已經很破了,就算全賠也不至于按照新表來賠。

    所以雙方起了爭執,恰好楊漢興當時喝點酒,爭執之中一不小心就墜樓了。

    “這種說法兒,和楊漢興的說辭肯定不一樣。只不過你們警方當場的時候,楊漢興已經死了,誰也不知道他會怎么說。”錢夕惕冷笑,“但是在此之前,他的舉報電話上,和大德說的可不一樣,那就是我接的電話。”

    果然如此……慕容小樹當時就有預感,覺得從錢夕惕這里或許能打開楊漢興墜樓案的缺口。但當時錢夕惕要做大德的女婿了,不可能配合她。只有像現在這樣,錢夕惕才能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所以她才和趙玄機謀劃,讓錢夕惕和大德徹底翻臉。

    可以說小樹這妞兒看起來二二乎乎,其實很符合做幕后黑手的潛質,超級精干。

    “那么你掌握的消息,和大德對警方的供述有多大差別,主要差別在哪里?”小樹問。

    錢夕惕:“第一,楊漢興那塊表確實是舊表,但你不能拿舊貨來看待。那是他家祖傳的勞力士,有感情價值在里面,而且這種東西也有存放價值。表在你手里弄壞了,讓你按現在新表價格賠償,其實已經是非常退讓了。”

    也就是說人家那不僅僅是塊表,而且還帶有傳家寶的屬性。

    “第二,那表也不是壞的,原本就是好好的。交給大德典當行之后,大德的員工違反行規純粹胡鬧,才導致那塊表壞掉的。”

    慕容小樹一怔:“這一點你確定?”

    “當然,那表壞掉的時候,其實我還在場呢。”

    這家伙果然是個很有價值的污點證人。( 貼身戰龍 http://www.mhvaca.tw/3_3061/ 移動版閱讀m.zbjxs5.com )
龙江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