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貼身戰龍 > 虎起平陽 第170章 就差那么一點點
    過了個悶霍霍的夏天,趙玄機在家里這個女兒國也休養了差不多,當然也快要到了為多多擇校的時候。

    房子買了,全新的,是沈柔親自過目挑選的一個高檔小區里的聯排小別墅。原本的價格根本買不到,但開發商也是云水社會圈子里混的,聽說玄機大哥要住他開發的小區,當場給打了個最低折扣,比內部員工價還低了十個百分點。

    其實這些年云水市已經禁止在市區內建設別墅,不過這個小區是幾年前開發的,開發商自己手中留了兩套位置最好的。而且小區隸屬于本市最好的學區,云水市第一實驗小學和教育質量最高的初中都在這里,因此就算開發商給了那么低的折扣,其實趙玄機手頭的錢還是不夠用。

    為此,沈柔又從裝修公司里抽出一部分錢給墊上。原本她想買個價格低一點的,但考慮到房子這東西越貴的越保值,而且必須能讓多多讀最好的學校,于是干脆咬牙買了這個。

    而到了裝修的時候,沈柔就相當專業了。精心設計了效果圖,哪知道趙玄機都懶得看,只說讓沈柔看著合適就行了。

    “你這人真是的,每個人喜歡的風格都不一樣,這房子是你的,回頭是你住。”

    趙玄機笑了笑:“只要能遮風避雨,只要是自己的家,狗窩都是溫馨的。”

    “你簡直是對我們裝修設計專業的鄙視!”

    “哪有這么嚴重啦,哈,那我看看還不行嗎。”趙玄機雖然身體好多了,但還是沒下床。剛剛做了一套奇奇怪怪的盤膝修煉,正平心靜氣地休息放松。一身精壯的腱子肉披上一層淡淡的、明亮的汗跡,看上去越發顯得健壯。

    沈柔拿著效果圖坐在了床邊,一張張圖攤開了讓他看。但是不知怎么的,她總有點心猿意馬。身邊彌漫著男性荷爾蒙氣息,刺激著她的神經。

    其實她有點想躲開,生怕越了雷池,但是兩只腳卻不聽使喚,還是靜靜地坐了下來。光潔白皙的小手兒在圖片上指指點點,但卻說得有點不太專業了,似乎思維有點微微的亂。

    同樣,趙玄機也處在一種微微的迷路之中,甚至比沈柔更沖動一些。一直像苦行僧一樣禁錮著自己的七情六欲,而現在身邊卻坐著這樣一個柔美可愛的女人,木頭才會不動心。

    不知不覺,兩人的胳膊觸碰在了一起。夏天,沈柔穿著的本就是一件無袖長裙,趙玄機更是光著上半身,這樣毫無阻隔的貼近讓兩人都產生了一種觸電般的感覺。

    唇有點微微的干燥,室內的氣溫似乎在急劇上升。終于趙玄機伸出一只手,一下攬在了沈柔的腰間。

    好柔軟,柔若無骨似乎就是天生為她量身定做的成語。

    沈柔眼睛一下瞪得大大的,腦袋有點懵,完全不知所措。而這時候男人的臉已經貼了上來,讓她的雙眼瞬間閉合。

    身體壓倒了下去,倒在床上。男人貪婪的索取,讓沈柔感覺到那種強烈的侵蝕感,但卻又欲罷不能般無法拒絕。甚至她輕輕開啟了雙唇,迎合著對方霸道的侵入。

    兩人舌尖輕輕的點觸,于是像一股電流一樣麻遍全身。甚至趙玄機的大手都不老實地從下向上游走,最終搭在了她柔軟又堅挺的胸口。沈柔幾乎都要融化了,意識都有點失靈。

    就在這種索求與送與的過程之中,也不知持續了多久。終于,男人從一道悶哼聲中奪回了一點點清醒。

    甚至有點后怕!

    他剛才幾乎忍不住要去解開沈柔的衣服,而且看她現在的樣子,應該不會有任何抵抗。她的心早就被俘獲了,又不只是今天才繳械投降。

    但是,一旦越過了那一步,以后怎么辦?

    自己不知哪天就沒了,朝不保夕。以前還以為有十來年的壽命,現在看來不打對折就算不錯了。朝長了說,七八年,那時候讓三十剛出頭的沈柔怎么辦。

    看著身下已經迷醉的女人,如微醉般嬌嫩微紅的雙腮如此誘人,仿佛一朵睡著了的牡丹花。但趙玄機卻還是沒有再貼上去,而是雙手輕輕捧住這張妙俏的臉蛋兒,靜靜審視了兩秒鐘。

    沈柔也清醒了,一睜眼便是不盡的羞赧。依舊被男人那強健的身體壓在下面,兩人面對面不足十公分,這么近的凝視令人無法自持。

    “哎呀你討厭,快起開!”終究還是沒那么放縱大膽,沈柔紅著臉往上推。趙玄機苦笑著一個翻身,雙手墊在腦后當枕頭大大的喘息,仿佛隔了一世。

    沈柔則匆匆做起來,有點心虛般的扯了扯自己的長裙,但心底深處卻又悵然若失。剛才,距離那種神秘的誘惑已經何其接近,但是最后時刻他卻停止了侵襲。

    一點點,就差那么一點點。

    沈柔心里甚至暗恨對方膽子那么小,但卻也知道他之所以畏懼,只是因為后半生無法照顧她。

    “柔姐。”

    “嗯……?”沈柔背對著他,但依舊坐在床沿上。

    “剛才太沖動了,對不起。”

    “瞎說什么呢……”沈柔站了起來,抓起枕頭砸在趙玄機的腦袋上,“我還以為你要說對我負責呢,哈哈哈!”

    說完,沈柔捂住微微發燙的雙頰跑出了臥室。留下趙玄機怔怔的發呆,唇齒間還留有女人含苞待放的芬芳。

    恰在這時候,大門響起了敲擊聲,竟然是小樹回來了。

    沈柔不知怎么的有點心虛,整了整衣衫去開門。結果嗅覺靈敏的小樹一進門就抱怨:“干什么呢,這么大會兒才開門。”

    臥室里的趙玄機忽然一楞,因為他發現剛才臥室門沒關,畢竟家里剛才就他們兩個人。可問題在于,小樹那對小耳朵比警犬都厲害,只隔著一扇大門的話,說不定……要不然怎會這么巧?恰恰等到兩人“事兒完了”之后才敲門呢?

    要鎮定。

    沈柔沒理會小樹,跑到陽臺去收拾晾曬的衣服,小樹就直接殺到趙玄機的臥室里,看到光著膀子的他一本正經地翻閱設計效果圖。

    “喲,跟個君子一樣呢。”

    我勒個去。( 貼身戰龍 http://www.mhvaca.tw/3_3061/ 移動版閱讀m.zbjxs5.com )
龙江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