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貼身戰龍 > 虎起平陽 第275章 鄭鳳翔
    商業城項目開始出現不妙的苗頭,但是義豐總部那邊似乎沒有任何幫扶措施。也難怪,因為就像趙玄機說的那樣,周家林現在確實不得不忙起來了!

    原來,陳琳專門抽出一定的時間,將副會長周家林直接告上了燕云會的總部!

    哪怕你是副會長,但普通會員也得有個說理的地方不是?

    而陳琳狀告周家林的理由也很簡單——

    第一,刺殺陳泰雄的殺手毒郎中,承認自己是周家林集團介紹給魏云亭的,進而才有了陳泰雄、陳琨和葉赫被毒殺;雖然沒有確鑿證據證明周家林的參與,但他至少不該袒護韋世豪。

    第二,周家林的下屬曾一津,聘請殺手刺殺趙玄機一家,而趙玄機是陳琳的軍師,也是燕云會體系之內的人物。

    第三,周家林不但不顧及燕云會會友的情誼相互幫扶,反而在商業開發的事情上搞惡性競爭,故意攪黃會員陳琳入股的生意,完全沒有一個副會長應有的樣子。

    第四,也是陳琳狀告最讓人哭笑不得的一條,就是替韋世豪喊冤!韋世豪也是燕云會的會員,竟然被曾一津雇兇毒殺。

    這四條大罪呈送給秘書處的時候,秘書長石兆杰嚇了一跳,心道小姑奶奶你可是剛剛入門兒的新人,一上來就這么殺氣騰騰地對副會長開刀,自信心太強了吧。

    但他也只能勸導一下,畢竟向總部申訴是每個會員的基本權益。更重要的是,石兆杰得到了另一個副會長張威的指示——

    不要打壓陳琳這樣的新人,讓人覺得越抹越黑;正所謂真理越辯越明,我們既然不相信周會長會做這些事,那就不如坦白了說清楚,給周會長一個自我澄清的機會。

    瞧瞧人家老油條,說話都這么云山霧罩的。

    而牽扯到這種內部兇殺的命案,會內不得不高度重視。就算當初奇天宇也只是“失蹤”,并未像現在這樣火爆。

    為了避免引發重大波瀾,而且擔心人多嘴雜,所以不可能開全員大會,但18理事必須全部到場。就算再有急事,也必須派軍師前來參會,并且全權代表該會員的投票權。

    結果,除了一個在醫院里剛剛接受手術的,其余17位竟然在指定時間里悉數到場。畢竟這是件超級熱鬧的事情,就算不讓大家來,大家都帶著巨大興趣要湊過來。

    這18理事之中,包括了1位會長、2位副會長,以及15名普通理事。比如秘書長石兆杰這樣的,占據的也是普通理事的名額。

    唯一例外的是陳琳和趙玄機,他們不是理事但卻是原告,直接當事人。

    所以在這次會議上,趙玄機和陳琳第一次看到燕云會最高層這么棄權的面貌。當然也是在這里,他們終于見到了燕云會的會長、大名鼎鼎的鄭鳳翔——面對面的見到。

    鄭鳳翔,其實在報紙雜志上應該經常聽說的,就連晚七點的新聞都上過兩次,可謂是燕云一帶企業家代表,在全國商界都是拿出手的大拿。

    面容方整的國字臉,身材中等慈眉善目,一頭銀發從未做過任何漂染。很多男人就是這樣,白發展露出的是閱歷和智慧,是讓人本能產生尊重的重要特征,沒必要藏起來。

    身體倒是硬朗,六十多歲的人確好似四十多歲的壯年一樣步履矯健,而且滿面紅光笑容可掬。另一個明顯特征就是那瞇成一條縫的眼睛,樂呵呵像是一尊彌勒佛。

    不對比還不明顯,一旦真正站在一起,張威和周家林確實自然而然就像是兩個副手。不僅僅因為長相,還因為氣質、氣場等方方面面的因素,說不清道不明。

    會議約定的是午餐后十四點,在總部大樓里召開。而趙玄機和陳琳被要求提前半天到中州市,早晨九點鐘接受鄭鳳翔的直接詢問。因為在召開這場大會之前,鄭鳳翔總要見一見當事人,不能只憑那份申訴報告。

    兩個副會長也都到了,周家林看到陳琳和趙玄機之后當然好似斗雞,滿嘴臟話。但是真正詢問的時候,周家林和張威卻都沒有被邀請入內,只有秘書長石兆杰陪著。

    原因很簡單,周家林是被告。鄭鳳翔已經聽周家林親口解釋了,那么再聽陳琳申訴的時候就不便讓被告在場了。而一旦這位副會長不在場,另一位副會長張威也不便入內,否則就好像鄭鳳翔和張威聯手排擠周家林一樣。

    于是會議室里,只有趙玄機、陳琳和鄭鳳翔、石兆杰。

    “第一次見面,陳琳比我想象中還要干練,讓人不禁想起早逝的泰雄老弟。回想起當初的把盞言歡,真是萬般感慨喲。”

    純屬客套的屁話,事實上陳泰雄生前和鄭鳳翔的交集很少,所謂把盞言歡,也無非是大桌喝酒時候輪流敬酒而已。

    但是鄭鳳翔既然表示了對陳泰雄逝世的惋惜,陳琳還是表示了感謝,同時她也表示,當初沒能在云水照顧好玉濤公子,使得玉濤公子掃興而歸,至今想起來依舊惶恐。

    都是表面文章,說開了倒是哈哈一樂掀了過去。

    但是客套完了之后,鄭鳳翔更關注的仿佛還是趙玄機。他觀察了已經有點時間,終于對趙玄機笑道:“陳琳這個會員這么年輕,軍師也是同樣,你們可是咱們燕云會里最年輕的組合,破紀錄了。趙先生可謂是少年英雄文武雙全,令人敬佩啊。”

    “鄭先生過獎了。”趙玄機也在觀察這頭老狐貍。江湖傳聞之中,鄭鳳翔是個口蜜腹劍的狠貨色,但表面上偽裝得真好,看上去仿佛鄰家老翁。“鄭先生無論人品道德還是事業成就,才是我們年輕人敬仰和學習的榜樣。”

    鄭鳳翔樂呵呵地倒也沒有虛推。他聽兒子說了,趙玄機是個狠貨;也聽別人提及,趙玄機武力超群技壓群雄;更因為石兆杰匯報的那句“鄭雀兒”諢號,以為趙玄機是個桀驁不馴的江湖豪客。

    但是現在他要重新審視,因為他發現以前自己的判斷并不準確。趙玄機是位豪客,但更是一頭順毛驢。你要是不招惹他,他或許就是一頭熊貓;你要是招惹他,他就是一頭北極熊。( 貼身戰龍 http://www.mhvaca.tw/3_3061/ 移動版閱讀m.zbjxs5.com )
龙江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