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貼身戰龍 > 虎起平陽 第447章 坦白
    趙玄機所謂的第二種可能,指的是梁先森雖然貌似不顯山不露水,但實際上卻不是鄭鳳翔的下屬,而是平級!

    不是剛才就已經斷定,鄭鳳翔背后肯定有神秘的人或者組織在掌控嗎?也說不定鄭鳳翔掌管的奇美藥業是負責“研發”,而梁先森的康樂制藥則負責“銷售盈利”。只不過在燕云會內以鄭鳳翔為主,梁先森為輔助。

    假如這樣就更好了,因為梁先森的價值會更大,也就能從他身上牽扯出更多的秘密來,不至于鄭鳳翔一死就線索全斷。

    田思文:“所以說,你和陳琳在燕云會里才能發揮更大的作用。不僅僅可以接觸到梁先森,同時還能接觸到燕云會更機密的事務。比如說鄭鳳翔的資金如何流動,以及燕云會直管產業究竟是什么樣子,都涉及哪些不正常的領域。”

    趙玄機笑了笑:“我也只能表示隨意留意一下,不會專門去調查什么的,耽誤生意。我現在就是個商人,我和陳琳說到底還是做生意的,不是警察或密探。”

    田思文故作不開心:“其實我也知道,龍牙都已經跟你們接觸了,所以你不會是幫龍牙做事吧?”

    趙玄機搖了搖頭:“龍牙和我交往不是太深,而且他們也不至于專盯著某個案子不放。你們特戰局分幾個大區,下面每個省有辦事處,可謂是守土有責,轄區內發生大案會很難堪;但龍牙不一樣,人家又沒具體的活兒,案子能辦就辦,不能辦就關注別的,所以沒啥迫切要求對吧。”

    但他的話聽起來有道理,但繞了這么多,終究沒有直接否認自己和龍牙合作的事情。

    田思文嘆了口氣:“不強求,只希望以后能多交流,哪怕只是交流一下信息也好。就好像這次,我在你們面前可沒藏私,關于梁先森的事情都告訴了你。”

    沒問題,趙玄機不介意這種交換性質的淺表層次合作。

    “還有,我們局高層其實也對你的事情挺可惜的。假如你樂意的話,我們司空鼎副局長愿意跟你談一談,甚至現在就可以聯系。”

    說著,田思文取出了手機。顯然司空鼎是給過她交代的,假如是招攬趙玄機加入,隨時可以聯絡。

    但趙玄機擺了擺手,以一杯敬酒婉拒過去。什么司空鼎,你們特戰局拿你當副局長,甚至畏你如虎,但我不怕,你也別在我面前裝什么妖蛾子。要我給你打電話?你要是有誠意,不奢望你三顧茅廬,至少該主動電話聯系我才對。

    所以對于這樣帶有攀附性質的交往,趙玄機能躲則躲。

    田思文則覺得有點惋惜。

    而且要是慕容小樹也離開云水的話,她和趙玄機能聯絡的方式更少。以前還可以通過王局長對小樹產生影響,小樹的事情自然也就是趙玄機的事情,但以后就沒這個渠道了。

    “那好吧,不管怎么樣,祝我們友誼長青。”田思文笑著舉杯,“也提前祝秦大宗師和劉老師婚姻美滿,幸福和美。”

    “哦,已經決定了?”趙玄機哈哈一樂。

    秦星士笑著點了點頭,表示女兒秦時月挺高興的,所以他們兩個也就不拖延了。到他這歲數,日子應該掰著手指頭算,何必再蹉跎。

    而且辦理了結婚手續之后,不舉辦什么盛大婚禮,只在家里邀請幾位親朋坐一坐就算了。回頭兩人就準備出去度假一段時間,越輕松簡單越好。

    趙玄機笑了笑:“兩位前輩算是活明白了,就得這么灑脫才對。”

    虧你嘴上說得輕松,可你自己灑脫嗎?

    ……

    回來的路上,趙玄機和小樹依舊沒多少話。此時小樹忽然提議買點酒帶回去,痛飲一宿到天明。

    “回家喝?”

    小樹嗤笑起來:“我倒是不介意帶著你到野地里喝去,就怕你家小柔柔不放心啊,幼稚。”

    趙玄機苦笑。

    最終還真的帶了一大箱白酒,有捎帶了點零食回到家里。看到這陣勢的時候沈柔都呆住了,心道你倆這是要作死嗎?

    “你不知道,小樹……”趙玄機笑得有點慘,“小樹準備離開云水了,工作調動。趁著咱們能在一起住幾天,我倆喝點兒。”

    沈柔呆住了。

    沈柔就是軟性子,但一點都不傻,而且女人的第六感很敏銳。她本能的覺得,小樹選擇離開應該跟她和趙玄機的事情有關。

    畢竟早晨起來就在這客廳里吃飯的時候,小樹還沒打算走,離開之后一個白天就變了主意了?

    沈柔默默地坐在了小樹的身邊,抓住了她的一只手。看趙玄機尷尬地去了衛生間,她才嘆息說:“小樹,不是覺得受委屈了吧。”

    “哪有,凈瞎想……別鬧,趕緊給我們做幾個熱菜去,哈哈。”說著雙腳已經盤在了沙發上,打開一瓶白酒,將兩個玻璃酒杯緩緩倒滿。

    沈柔不知道該說什么好,默默起身去了廚房。但是不知怎么的,那菜做著做著,眼淚就滴了下來。

    外面客廳里趙玄機和小樹已經喝上了,一開始喝得還有點謹慎。但是大約大半瓶白酒下肚之后,兩人就都開始話多了起來。沈柔坐在一旁靜靜地聽,結果沒多大會兒之后,小樹竟然霸氣地宣布——柔姐你到臥室里去,下面有些話不告訴你。

    啊?沈柔幾乎被氣樂了,這是我家呀,說話還讓我避著。再說你跟一個女人的老公說話,還得讓這個女人避嫌,這合適啊?

    好在沈柔沒那么小雞肚腸,笑了笑就去里屋看電視——雖然腦袋里亂糟糟的什么也看不下去。她并不擔心趙玄機會和小樹做什么,主要就是覺得小樹的離開太可惜。而且她甚至有點錯覺,覺得仿佛是自己將小樹趕走了一樣。

    而在外面,小樹已經樂得得意洋洋了:“你說我攆走了柔姐,回頭要不要你跪搓板兒啊。”

    “不可能,你不知道我在家里的地位啊。”

    “牛皮……”小樹笑了笑,將身體貼近到趙玄機的身邊,“既然決定要走了,我還是把自己以前的真實身份告訴你吧。以前看你猜來猜去滿心撓癢癢,那是我的人生一大樂趣,但以后我要走了,也就不瞞著你了。”

    她竟然要坦白!

    趙玄機:“那你以前的身份,會影響你在我心中的完美形象嗎?”

    “難道我還完美呢?你開什么國際玩笑!”小樹笑道,“不知道算不算影響完美,但至少會有點顛覆你的想象。”

    “那算了,不聽了。”趙玄機笑著將杯中的酒一飲而盡,“我希望你現在的形象永遠留在我的心里,現在就挺好,不做任何改變。”( 貼身戰龍 http://www.mhvaca.tw/3_3061/ 移動版閱讀m.zbjxs5.com )
龙江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