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貼身戰龍 > 虎起平陽 第457章 顧慮
    其實到現在就能夠看出來,陳琳在毫無根基的情況下,想要做一個副會長是有多難。

    因為手頭沒有現成的合適人選,所以就算是兩個執委會給出了空缺,她又能將哪個信得過的人塞進去?

    當然齊陽省這邊也有幾位理事和一批會員,其中有些是真心樂于跟陳琳和趙玄機交朋友的。到時候從這些人里面選擇合適的,穩一下齊陽的基本盤,現在先談下來再說。

    石兆杰顯然不樂意讓張威這邊的人選讓出哪怕一個席位,而梁先森卻堅持至少多得到一個席位才行。最終妥協之后的結果很簡單粗暴——燕云資本和燕云鐵騎各增加一個名額,執委會委員數量從四個變成五個!

    沒想到這種最簡單粗暴的辦法,反倒成了解決問題的最佳方案。

    梁先森他們被準許多得一個席位,而另一位多出來的被陳琳一方得到,張威保住了原來的基本盤面。而且陳琳本就被視為張威這方的人,所以張威也算是有所得。

    而在談判時候趙玄機也留意到,別看包玉超張揚跋扈,而且又是燕云會的老牌子理事,可是很多事情談到最關鍵的時候,卻都要征詢一旁梁先森的意見。

    要知道,梁先森就算資歷再老,畢竟還不是理事。

    所以當一切都談妥之后,趙玄機貌似無意地問了一句:“明天選舉的時候,你們這邊派哪位參選?”

    梁先森似乎還稍微猶豫了一下,而包玉超則直接說:“我們保寧天河的會員都會公推梁先生作為副會長,意見絕對一致。”

    果然!要把一個連理事都不是的人,直接推送到副會長的位置上。這下也好,誰也別說陳琳資歷淺了,好歹陳琳還是理事呢。

    而他們這么弄,顯然梁先森已經把保寧和天河近三十名會員都搞定了。究竟是怎么弄的?很玄奇的事情。

    要知道從鄭鳳翔死到現在也無非半個多月的時間,半個多月里,梁先森就能搞定這么多家大商?

    趙玄機知道,在鄭鳳翔內部小團體里,梁先森本就是重量級的人物。所以當鄭鳳翔死后,梁先森可能直接繼承了這個小團體的管理權,這是其一。

    而第二個因素,趙玄機懷疑幕后的勢力出手了!

    這個勢力或許是鄭鳳翔和梁先森共同的后臺,當初扶持鄭鳳翔為代理人。如今鄭鳳翔死,必須馬上再扶持一個新的代理人,于是就選中了梁先森。要知道鄭鳳翔奇美藥業研發出來的病毒解藥,就是交給梁先森的康樂制藥制售的,說明梁先森在這個集團之中地位特殊。

    心中有了數,表面上趙玄機則和和氣氣地抱拳恭喜:“那就提前預祝梁先生了。”

    “彼此彼此,也希望陳琳小姐順利實現目標。”梁先森客氣道,“希望大家以后和衷共濟,為了燕云會的發展,也為了咱們自身的進步,團結一致。”

    石兆杰似乎有點解脫,畢竟大任務沒出岔子,舉杯哈哈笑道:“來,預祝明天的選舉大會順利召開,咱們共飲此杯!”

    ……

    終于做了一個了斷,上車之后的陳琳松了口氣。呼吸著夜風里清新的氧氣,總算是有了點好心情。

    “多謝你啦,剛才真霸氣,嚇得我還以為你要用熱湯澆包玉超一臉呢。”

    趙玄機笑了笑:“包玉超無非是個外強中干的貨色,其實梁先森才是更值得關注的家伙。”

    陳琳:“管他呢,反正我先弄個副會長做做,嘿。好像大把的好處都要向我涌來了,幸福來得很突然。你真是我的福將,哈哈。”

    趙玄機搖了搖頭:“先別這么樂,選舉結果揭曉前哪怕一分鐘,我認為都不能大意。不知怎么的,我總覺得張威是不是有些什么別的想法。”

    陳琳:“你懷疑他說一套做一套?表面上答應支持我們,而后面卻又支持別人?比如……支持石兆杰?”

    石兆杰也是參與了選舉的,就在剛才做出的決定,而且電話上經過了張威的同意。既然是選舉,那就總要有個差額,所以說現在就是三選二的局面——陳琳、梁先森、石兆杰這三人當中選出兩個副會長。

    而石兆杰自己也說了,這就是走個程序,他也無非就是陪太子讀書的角色,請兩位都不要介意。

    陳琳所擔心的是,張威明面上支持她,但實際上稍微運作一下就支持了石兆杰。到時候選舉結果出來,石兆杰和梁先森攜手出線,陳琳當著滿堂的會員能怎么辦,總不至于潑婦撒潑一樣大鬧一場吧。

    趙玄機沒有正面回答,而是問:“假如真的出現這種情況呢?”

    陳琳:“你的意思呢?直接和張威開懟?”

    趙玄機搖了搖頭:“那就只能向張威索要更多好處了,做不成副會長的話,就要弄到燕云資本主任委員的位置,同時還得讓齊陽的一位理事成為燕云鐵騎的執委。這是最底線,要是這個都不答應的話,咱們就不跟張威玩兒了。”

    “怎么個‘不玩兒’法兒?撂挑子走人?”

    “又不是沒退路,還怕他們報復?”趙玄機冷笑,“你放心好了,就算咱們退會,他們也奈何不了咱們。甚至咱們可以加入江南會,成為江南會打入齊陽省的一根釘子,氣死他們。咱們不是軟柿子,再加上江南會提供支持,燕云會能咋地。”

    陳琳哭笑不得。咱們是在商量當副會長啊,這倒好,副會長還沒開選呢,你就已經打算著怎么當叛徒了。

    剛才你義正詞嚴地斥責梁先森他們為叛徒,還說要追究到底什么的,一轉眼才發現,你心里頭更黑暗啊。

    不過我喜歡……陳琳不自禁地笑了笑。

    趙玄機:“這些商盟本就是一個因利益而結合的圈子,利益不合自然一拍兩散。當初能跟鄭鳳翔玩兒,玩兒他歸西,現在就不怕跟張偉或梁先森玩兒。希望他們都聰明點,別搞出你所擔心的那些事。”

    但是還別說,等到第二天投票的時候,還真就出了意外事件!( 貼身戰龍 http://www.mhvaca.tw/3_3061/ 移動版閱讀m.zbjxs5.com )
龙江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