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貼身戰龍 > 虎起平陽 第729章 二桃殺三士
    狹窄地帶里被上千人搜尋,暴露是遲早的事情。

    當時趙玄機還在那座小院子里等著,結果山貓雇傭兵的一部大約二十多人搜了過來。這部分人馬還是比較精銳的,而且這么多人也確實難以不聲不響地處理掉。

    結果就爆發了一場正面硬仗。

    大家先是摸黑偷襲干掉了好幾個,而后就是一場激烈的槍戰。很顯然,作為偷襲方的趙玄機他們非常占便宜。

    特別是趙玄機和慕容千里的槍術,簡直神了。小樹看得直瞪眼,心道你這家伙的槍術可以啊,竟然都不亞于我老爸了。

    要知道,慕容千里當年可是南疆兵王,人家是正兒八經玩兒槍的行家!

    打了這么一通之后,這二十多個雇傭兵倒是被打掉了一大半,只不過趙玄機他們也不能繼續躲著了,只能開始到處流竄。

    可現在這里人太多,一旦暴露了行蹤就絕難再度藏身。不管跑到哪里,幾乎都能被人給看到,真是胸中萬頭草泥馬奔騰。似乎鋪天蓋地都是人,跑到哪里都能遇到圍追堵截的。

    而且所有追捕自己的人都仿佛眼冒綠光,真像是惡狗看見了肉骨頭,那種迫切感簡直讓人腦袋爆炸。

    所以這一路上趙玄機也干掉了不少對手,特別是紫和小熊,一旦出手甚至比趙玄機的殺傷力還大。紫是因為殺人專業,而小熊則是因為打架毫無章法,完全如野獸般狂轟濫炸,所以戰績驚人。

    就這么一路平推下去,雖然背后尸骨如山,但他們幾人也確實累得不行。

    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趙玄機他們發現了越來越多的病毒爆發者。

    眼睜睜看著一個個家伙口吐白沫倒在地上,再站起來的時候就窮兇極惡喪失人性,具備了極強的攻擊力。甚至有次趙玄機明明連續兩槍打在了一個病毒爆發者的身體上,這家伙只是晃動兩下就繼續撲殺過來,根本不知道疼痛。

    真像是發了瘋的僵尸。

    這種家伙的力量和速度確實明顯提升,因為襲擊趙玄機的那家伙就是個普通科研人員,本該是文弱書生才對。但真正撲殺的力量和速度,不亞于一個嚴格受訓的特種戰士。這是因為筋肉的潛能全都被開發了出來,而且沒有畏懼、沒有痛感,身體完全可以超負荷運轉。

    現在這種家伙越來越多了,好多地方都會突然出現一陣驚呼喧囂,緊接著就是哀嚎和槍聲。病毒爆發的形勢,似乎漸漸失控了。

    怎么會這么快?

    按道理說,病毒爆發的時間因人而異,雖然有早有晚,但平均時間至少應該在中間時段——也就是病毒擴散之后的十來個小時吧。可現在才多大會兒,怎么就出現這么多病毒爆發者,難道都是因為免疫力低下的問題?

    不應該。

    趙玄機他們猜測,會不會是因為這地下王城空間封閉的原因!

    由于爆發者越來越多,死亡也越來越多,所以導致這密閉空間里的病毒濃度越來越恐怖。于是,就算免疫力還算可以的人,也漸漸支撐不住了。

    就好像一塊肉在通風處,遠不如在一個密閉盒子里腐爛得更快。

    假如這一點猜測屬實的話,那就意味著二十四小時的時限可能無效,說不定幾個小時之內就會全部發作。除非那些沒有沖進地下王城的,比如卡爾扎伊這樣的家伙,或許還能堅持到二十四小時。

    而趙玄機他們能猜到這一點的話,那么謝東籬和龐建勛這些家伙也能大體猜得到。所以對他們來說形勢更加嚴峻,也必須更快找到趙玄機。

    放在以前他們還忌憚趙玄機的槍術,說到底更是因為危險而不值得拼命。但現在不拼命就沒命,所以也就顧不得那么多了。

    于是,雙方終于如期遭逢。

    當時趙玄機他們剛剛干掉一群尾隨的榮耀之劍士兵,就被謝東籬和龐建勛一前一后夾擊在一個角落里。

    趙玄機提了提手里的手槍,冷笑:“還真長了能耐,真不怕我手里這把槍了?”

    謝東籬搖頭嘆息:“沒辦法,你手中的疫苗就是命。不來爭奪,只怕是連命都沒了。”

    趙玄機點了點頭,他早就確定是疫苗消息走漏了風聲,所以并不覺得意外。“其實給你一支倒也無所謂。咱們之前雖然打成那樣,但畢竟只是生意和陣營的不同,本沒有什么不共戴天的血仇。”

    這話一說出來,龐建勛在另一邊就狂吼了起來:“小子你休想挑撥離間,玩兒什么二桃殺三士的把戲!現在我們是聯盟,要把你手里所有的疫苗都搶到手!”

    龐建勛當然怕這個了。因為趙玄機一旦挑撥離間的話,肯定會選擇將一支疫苗給謝東籬,然后聯合謝東籬來殺他。

    畢竟他很趙玄機之間的仇恨不共戴天,沒辦法化解。

    謝東籬當即哈哈大笑起來:“戰龍你也太小瞧謝某了,謝某是為了點蠅頭小利就出賣盟友的人么。”

    趙玄機也忍不住笑了起來:“那隱社第三高手,‘血影劍’薛西陵是怎么死的,你當我不知道?”

    謝東籬干咳一聲:“那老小子先對我動了壞心思,我才對他見死不救的,又不怪我。”

    你他娘的連自家人都黑,難道會不黑盟友?鬼才信。

    此時不但龐建勛父子倆擔心,連謝東籬身后的五個兄弟也開始擔心。萬一謝老大真的和趙玄機私下媾和,弄了一支疫苗就脫身逃走,那可就麻煩大了。剩下他們五個人,說什么也不是戰龍和慕容千里等人的對手啊。

    “謝老大,究竟怎么干,你劃出個道兒來!”

    “對,兄弟們都聽你的,就算是死,也得死個明白!”

    這些人嘴上說聽謝東籬的話,實際上是在用言語擠兌他,好讓她繼續帶著大家戰斗,不要單獨偷偷的媾和。

    謝東籬頓時陰惻惻地笑了起來:“還能怎么辦,當然是奪過來了。謝某人當初就承諾了,假如疫苗數量不夠的話,就算自己不用也得讓兄弟們先注射了。”

    說得好聽,真的能做到?趙玄機才不信!

    他笑著打開了藥箱,故意讓人看到里面只剩下了六支疫苗。真讓人羨慕啊,看得所有人都流口水。

    而他取出其中一支,輕輕地彎腰放在地面上,笑道:“誰都別搶我手中的這幾支,因為惹毛了我,我會把它們全摔碎。這一支是你們的,先到先得。”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現場剎那間靜得仿佛夜間的墳地一樣。只有眾人急促濃重的呼吸聲顯得那么清晰,進一步加劇了緊張氣氛。( 貼身戰龍 http://www.mhvaca.tw/3_3061/ 移動版閱讀m.zbjxs5.com )
龙江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