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女神的超凡高手 > 正文 第508章 強烈刺激
    一個小時之后。

    杜破武和趙逍遙都在溫泉里出來了,畢穎仍然在衛生間里沒有出來。

    陳魚躍示意兩人坐下,不要著急,更不要去催她,讓她自己慢慢來。

    任何一個女孩兒剪掉自己頭發的時候,都要做很長的心理斗爭。更何況現在畢穎要做的不只是把自己的長發剪斷,還要把自己頭上所有頭發用推子推光。

    恐怕這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的女孩都不可能做到這一點吧。

    剛才畢穎說要自己動手的時候,陳魚躍真的被她的勇氣給震驚了。

    原本陳魚躍是想過自己幫她處理的,但現在看來畢穎比他想象中要堅強多了。

    一開始他還懷疑畢穎不會答應離開華夏的要求呢,現在看來他所有的擔心都是多慮,畢穎比他想象中要堅強的多。

    終于,洗手間的房門被推開。

    畢穎在里面緩緩的走了出來。

    這一刻陳魚躍他們幾乎已經認不出人了,畢穎原本的長發已經全部被剪掉,她就像是一個剛剛剃度的小尼姑,臉上還帶著幾分羞澀。

    沒等陳魚躍他們開口說話,畢穎就上前拿起了一套運動衣,轉身跑入套房的臥室中。

    幾分鐘之后,一個假小子出現了,就在陳魚躍的面前,完全看不到畢穎以前的影子。

    畢穎帶著帽子,她依然還不習慣別人看到她沒有頭發的樣子。

    “你們覺得這樣行嗎?像是一個男孩兒嗎?我估計就我這種性格根本不需要偽裝吧,反正我從小也不像是一個女孩。”畢穎顯然是在故意的強忍心中委屈。

    她不希望陳魚躍他們看出她的不開心。

    所以她全力以赴的讓自己看起來并沒有什么大礙的樣子。

    可是她越是這樣,陳魚躍他們就越是心疼。

    他們真的不希望畢穎把所有的一切都壓在自己的心里,他們也希望畢穎能夠將自己的委屈通通發泄出來,她這個時候若是能夠大哭一場,反而會讓他們覺得放心。因為那是一個人正常應該做的,就算沒有什么原因,一個女孩兒被剪了頭發估計也會傷心一陣子吧。

    “我覺得挺漂亮的,這衣服特合適,顯得你倍兒精神。”趙逍遙違心道。

    當然他這話也并不算全部的違心,畢穎穿這身衣服的確是挺精神的。

    “逍遙哥,聽你的意思,我好像更適合當一個男孩兒啊。”畢穎道:“說真的,我哥從小就特希望我是一個男孩。”

    陳魚躍他們紛紛愣住。

    “我還記得小時候我哥對我說的話,他說,畢穎啊,如果你是一個男孩該多好,我就不會那么擔心了,而且我相信我的弟弟一定比我強,到時候我們哥倆就可以在一起并肩作戰……”畢穎的眼眶已經紅了。

    陳魚躍打斷她的話:“雖然你是個女孩,但你依然很強大,比你哥想象中的更強大,他一定會為你而自豪的。”

    畢穎卻搖了搖頭:“如果是個男孩,今天這一切或許就不會發生了,如果我是個男孩兒,我可能會像你們一樣,也有自保的能力,如果是個男孩,說不定你們那里也會接納我,說不定以后親手為我哥報仇的人就是我自己了。”

    陳魚躍竟無言以對。

    杜破武一向都嘴笨,更不會說什么話來安慰她。

    “如果你愿意,女孩又怎樣?我們那里一樣有女孩兒。”趙逍遙卻回答道。

    畢穎指了指自己:“那你說如果我想加入你們,你們會愿意嗎?你們能接納我嗎?我可以吃苦,所有的苦都可以吃,你們做什么樣的訓練,我就做什么的訓練。只要讓我能夠融入你們,讓我能夠有殺敵的能力!讓我做什么都愿意。”

    “畢穎,很多事情沒有你想的那么簡單。”陳魚躍聽得出她情緒的失控:“你別想太多。”

    “哥,不是我想太多……而是我今天終于才發現,如果一個人太弱小了,很多事情都只能選擇忍耐。”畢穎道:“一個人的忍耐力有多強并不能代表什么,或許只能說明這個人沒有足夠的實力去做其他的選擇,所以只能忍。”

    畢穎的話也說到了陳魚躍他們的心底。

    如果他們懷疑的對象沒有那么強大的背景實力的話,或許他們也不需要一直忍到現在。

    他們會一直忍一直躲,一直到現在,都是因為他們沒有足夠的能力對抗。

    有些時候,這就是現實。

    “小不忍則亂大謀。”陳魚躍只能安慰畢穎:“有些時候的忍耐只是為了以后更好的應對。”

    “哥,我愿意相信你。”畢穎點點頭:“只要你讓我忍,我就一直忍著,你讓我忍多久,我就忍多久,你讓我去多久我就去多久,你讓我什么時候回來,我再什么時候回來。你讓我什么時候去,我什么時候就去。哪怕是現在你馬上讓我離開,我都會毫不猶豫。”

    陳魚躍鼻子一酸,終于忍不住紅了眼球。

    這么多委屈,都要讓畢穎一個人去承受,他覺得自己對不起死去的二哥。

    當初陳魚躍在畢昇的墓碑前承諾過,絕對不會讓他們這個唯一的妹妹受到任何的委屈,可現在他沒有做到,他食言了。

    這件事情上畢穎受到了很大的委屈。

    可是陳魚躍真的是沒有辦法的辦法,首先要保證的是畢穎的安全。

    如果他連畢穎的安全都沒有辦法保證,其他豈不更是空談。

    趙逍遙感覺到了陳魚躍的自責,他上前拍了拍陳魚躍的肩膀:“哥,很多事情我們別無選擇,既然現在我們不得不讓她受委屈,那我們就在以后的事情里把畢穎受到的委屈找回來!”

    “那些人給我們的每一丁點的委屈,我都會還回去!”杜破武哐的一拳砸在桌子上:“加倍奉還。”

    畢穎這才意識到自己的話已經在無意中深深的刺激了他們。

    陳魚躍終于再次抬起頭來,該咽下去的,再難他也要咽下去:“你能自我調整就好。等我把一切安排妥當以后就送你離開,別怕……你只要記得,任何時候,任何事情,都有我們呢。”

    畢穎上前抱住了陳魚躍。

    這是在她親哥哥離開之后唯一能帶給她安全感的人。

    所以無論陳魚躍說什么,畢穎都會無條件的選擇信任。( 女神的超凡高手 http://www.mhvaca.tw/3_3062/ 移動版閱讀m.zbjxs5.com )
龙江快乐时时彩